前海再保险杨绍东:金融科技本质应是创造价值而非赚快钱

摘要:“寒冬”,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作者/郭佳莹

2013年,互联网金融元年。那时起,互联网金融似乎成为人人可以参与的风口,不需要太懂金融,只需几个程序员,就可以手持“互联网长矛”枪挑“传统金融巨人”,互联网的英雄们宣称要将亿万用户从银行系统的压榨中“解放”出来。 

当时,人们以为新时代来了。 

然而,仅仅几年后的2018年,随着信用收紧,金融监管加强,炙手可热的新金融成了火山口。数百家网贷平台接连爆雷,成千上万投资者被卷入其中,面临血本无归。

那些曾经的挑战者们纷纷沦为被人唾骂的“骗子”。先知先觉的大公司早就转向“金融科技”,强调科技属性,要走赋能产业之路,对“金融”二字避之不及。 

从互联网金融到新金融,再到金融科技,当年一窝蜂涌上来的“互金热”迎来史诗级的潮退。 

这一切,在杨绍东看来只是迟到的市场纠正。多年的金融从业经验让他深知:做金融不易,看似最简单的“钱生钱”,其实最难,对风险需要有敬畏感。 

即便在讲究履历的投资界,杨绍东的职业经历和业绩也相当华丽。2009-2013就职于中信产业基金,投资了快乐购、普茨迈斯特、中策橡胶等项目;2013年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共同创立复星昆仲资本,主要投资于科技创新和移动互联网领域,并主导投资了随手记、徙木金融、保险极客、大特保等项目,基金迄今为止年化收益率超过30%;如今加盟前海再保险,担任战略投资与创新业务负责人、董事总经理。 

在投资界多年,杨绍东对金融有深刻的理解,他对品途解释说,“金融是典型的‘收入发生在先,风险曝露和成本发生在后’的行业。不管是作为放贷机构把钱放出去,还是作为保险公司承接了一批人的风险,都是先有收入进来。但当时定价准不准?风控做的是否到位合格?都要事后经过时间的验证才知道。” 

无论是“新金融”还是“传统金融”,本质上都是中介,都是用一定价格(利息)从投资者/储户手里“借”来资金,再转“借”/“投”给需要资金的人或企业。前者是资金端,后者是资产端,从资金端获取的钱越多,也就意味着负债越多,都需要从资产端获利来偿还。所以在“传统金融”里,风险定价与管理是最为重要的一环,简单来说,只要出高价,从资金端拿钱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把“借”到的钱投出去再安全的赚回来? 

“新金融”,一开始被定义为信息中介,只是撮合出借方与借款方。但急速发展的行业和前期的“造富”效应,让许多新人为之加入。不少新入行团队对自我能力高估、对估值期望过高,对风险意识的认知也有明显偏差,也开始有不法者利用“新金融”名义从事自融,甚至一开始就搭建“庞氏骗局”,整个行业环境开始恶化,鱼龙混杂。 

在看项目过程中,杨绍东见到不少团队认为做金融赚钱很容易,奔着一两年就要让团队暴富的心态去做公司,对金融的风险意识明显重视不够,这与他多年的金融从业经验是相悖的。因此,遇到这样的团队要选择谨慎对待。 

经过对行业的深入调研和思考,他选择真正用科技手段解决用户痛点的公司。在他看来,金融科技公司的本质是“价值创造能力”,即你到底能为用户、为金融机构或者为两者之间的对接解决了什么问题,创造了哪些效益。 

在复星昆仲时,他主导投资了多个金融科技和保险科技类的项目,对保险产业链和再保行业有了更多认识。在他看来,整个保险行业的市场规模很大,在健康险、重疾险、意外险、车险等等细分领域,有许多需要用科技手段来弥补的市场空白。 

加入前海再保险后,他带领团队已经完成了3个保险科技项目的投资,希望能通过保险科技的布局为保险公司服务提供更好的服务手段和服务能力。 

他告诉品途说,“如果能用科技手段解决,做一个能真正创造价值的公司,不管是在资本寒冬还是在有泡沫的情况下,都一定能够得到相应的资本支持和市场接受度。” 

以下为采访人杨绍东口述,根据采访内容编辑撰写。

 前海再保险董事总经理 杨绍东

“寒冬”,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每隔几年,大家就会时不时喊一次“资本寒冬”,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前几年国内市场货币发行过量、资金过剩造成的。资金过剩不光折射在房地产暴涨、地价暴涨、大宗商品和各种期货的炒作上,在创投市场也是一样,每次国家资金供需情况和资本市场政策调整都会对创投行业带来巨大冲击和影响。 

今年来看,在“去杠杆”宏观政策的调整下,的确造成了不同类型机构的资金面在收紧。很多基金面临募资期时,需要付出更大努力和更长时间。还有一些项目做后续融资时,遇到投资机构手里弹药变紧张,对项目的要求也更高,这些都是在资金面收紧情况下出现的正常现象。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对行业的健康发展来说不见得是坏事。毕竟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整个一级市场特别是创投市场,估值和热度都上升过快,很多公司的性价比和它本身的基本面资金并不匹配。 

泡沫是不是存在可以对比来看。 举例来说,如果拿模式类似、阶段类似的公司来做对标,我们会发现美国硅谷的项目比国内项目的性价比要好很多。2013年,一个美国A轮项目估值在一两千万美金是普遍的,。五年过去了,美国市场A轮估值在一两千万的项目还是大量存在,团队也不差;但中国市场不一样, 五年前A轮项目估值区间跟美国差不多,但到2015年、2016年涨得非常快,一个A轮项目就能估值五六亿,奔上亿美金去了。 

这个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估值泡沫的存在,而投资市场又是个“接力棒模式”,天使投完给VC,VC投完给中后期PE,或者一路坚持到上市给二级市场。如果各阶段的人长期配合做这个接力,就需要每个阶段留有合理的利润空间才能平衡。早期估值增长过快,就意味着后期涨不动,没有人愿意最后接棒,一旦大家不买帐,游戏就容易出现断档。 

所以想要行业恢复健康秩序,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做调整。通过降温,让一些不能为投资者赚钱的机构和没有价值创造能力的企业被淘汰,实现市场供需关系的再平衡。 

2

随着市场大幅降温,今年让大家感受比较明显的就是网贷项目所受到的严重冲击。尤其是6月以后,50天内出现了200多家P2P公司的资金链断裂问题。 

当然,这要分情况来看。有一些公司还是真心想通过P2P手段,来解决金融市场服务覆盖不到位的问题,这里面不乏一些做得不错的公司,包括我2013年接触过一些项目,有些也已经或准备上市了。如果在那个时间节点去投,可能回报也不错。有几家深入接触的公司,在估值和具体条款上没有达成一致,觉得性价比不够好,就没有出手。 

后来到2014年下半年,我开始明显感觉到市场秩序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一些并非真心想做长期经营的团队冲进来了。 

有的公司很直白,直接说自己的策略就是“放高息”,给那些正常渠道借不到钱的人做贷款,就是所谓的“次贷群体”,不少借款人出来借钱是还其它平台的钱,拆东墙补西墙。当时算年化收益率,可以达到100%多,这意味着放出去的贷款,只要借款人出现1-2次逾期,就很难再翻本了。 

另外,在风控手段上,各个公司都会讲自己有独特的风控能力,但有的公司也不过是搭了一个架子,看起来是在用银行风控手段去做,但往往执行当中却没有严格遵循。还有一些公司做了些很花哨的东西,用所谓手机里抓取出来的APP安装和使用数据和一些社交属性数据,来做风控定价,这类数据与违约的关联关系,在统计上的可靠性还未充分验证的情况下,风控效果到底怎样很难让人信服。 

看项目中还不时发现,市场里存在给自己做自融的情况,甚至有一开始就用新拿到的钱偿还早期的钱,类似庞氏游戏的玩法。很多团队对估值期望很高,但风险意识薄弱,也有公司刚开始是想踏实干活儿,用科技来解决金融问题。但当2014年下半年整个市场一下子热起来后,获客成本和整个经营成本包括资金成本开始不断抬升,他们发现赚钱太难了,所以慢慢也开始转向后者,开始赚快钱,整个行业环境在发生恶化。 

从那时起,行业蓄积风险的步伐加快了。之后,基本不再看P2P模式了。而今年我们也看到,随着整个去杠杆、资金面收紧的大环境到来后,确实对那些想赚快钱却没有核心能力的公司产生了巨大冲击。 

监管趋紧的大方向是对的,不重拳出击很难快速遏制不良平台进一步扩大受害面,但客观上也会给经营尚可维持的平台造成挤兑危机。毕竟资金在平台上放出去后,收回来有个时间,如果用户却纷纷要求提前兑付,压力之下也有可能把平台拖垮。 

3

作为投资人,不论宏观环境如何,我们都很忌讳一心想着“赚快钱”的公司,尤其是金融与科技之间的结合。这也是除大家经常所提到的看赛道、看商业模式之外,最为重要的一点,即创业团队必须要有足够的定力和耐心,能平衡好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 

金融科技领域的创业是一件离钱很近的事,不管是自己直接做资金相关交易还是给交易做支持服务,都有很多接触钱的机会。如果这个团队一心想要赚快钱,肯定能找到机会做。所以我们比较害怕的就是,看到很多团队认为做金融赚钱很容易,奔着一两年就要让团队暴富的心态去做事,对金融的风险意识不够,这样的团队我们通常会选择谨慎对待。 

毕竟,金融是典型的“收入发生在先,风险曝露和成本发生在后”的行业,不管是作为放贷机构把钱放出去,还是作为保险公司承接了一批人的风险,都是先有收入进来。但当时定价准不准?风控做的是否到位合格?都要事后经过时间的验证。 

如果做得不好,只追求速度和收入规模的话,很容易造成前面挣的钱后面都要再赔出去的结果,甚至可能还兜不住。所以,如果团队不能把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协调好,就很容易出事。 

尤其是,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监管愈发严格,短期套利的机会越来越少,而且在资金过剩的情况下,即便有套利机会也是转瞬即逝。而作为金融科技公司来说,我们更希望看到团队是有自己真正的长期目标,并且有足够定力去协调好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 

包括整个做金融服务行业的团队,都必须要有强烈的风险意识,才能真正长期在行业里生存下来,并且保证交易对手和服务客户对自己充分信任,这才是生存之道。而这些最终还是要回归到金融科技公司的本质——“价值创造能力”,即你到底能为用户、金融机构或者为两者之间的服务结合创造了哪些价值。 

所以回过头再看各细分领域,即便监管日趋严格,但金融科技领域的机会还是有很多。就我近几年最关注的保险行业来说,前几年发的产品大多是投资型产品,万能险、分红险,但其实我们讲保险覆盖率,实际讲的是真正保障性的产品。在老百姓的基本生活层面,用保险去加强下行风险的覆盖力度还存在巨大缺口,这也是为什么大家看到《我不是药神》这样的电影后会引起巨大反响的原因。 

而整个保险行业的市场规模很大,在健康险、重疾险、意外险、车险等更为细分的领域来说,也有许多需要用科技手段来弥补的市场空白。 

比如保险公司的“核保环节”,以往都是采用人工抽查的方式去做,不仅成本高,覆盖面也不够。但其实很多人的身体健康本就有状况,在选择投保的时候再不如实告知,就会导致国内健康险、重疾险领域存在逆选择问题;还有“意外险”,很多人都是因为自己的个人债务问题和其它诉求才买保险的,再通过保险去赚钱,这也会给保险公司带来很大风险。 

所以在这些领域,保险公司都有着强烈痛点和需求。如果能用科技手段解决,做一个能真正创造价值的公司,不管是在资本寒冬还是在有泡沫的情况下,都一定能够得到相应的资本支持和市场接受度。 

这也是我做投资近十年,感受最深的一点。 

此前我在复星昆仲管理基金四年,也是让我个人成长非常快的几年,投资了几个发展不错的项目,跟一些企业家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特别是在做完PE后,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弥补做早期项目的经验。 

主导投资了几个保险科技类的项目,也让我对保险产业链和再保行业有了更多认识。实际上,再保险行业不仅是为保险公司提供风险再分散和风险管理的专业服务,同时,它还是整个保险行业创新和向前演化的重要驱动力量,很多保险公司推出的创新产品背后都有再保的支持。 

利用再保险公司自有资本投资有不少优势,比如,可以灵活布局各个阶段,参与很长期限的项目,不会面临投资期限和退出期限的压力,因此能有机会捕捉一些长期成长性机会。

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我去年加入了前海再保险,希望能把之前在PE和VC积累的经验和保险的产业资源和资金优势结合起来目前,我们团队已经完成了3个保险科技项目的投资,还有几个项目在执行和推进过程中。而这些项目之所以愿意选择与我们达成合作关系,很重要的一点是:在产品和精算方面,我们可以提供给他们很多专业支持。

下半年,团队会持续在这个领域挖掘优质项目,希望能通过保险科技的布局为保险公司提供更好的服务,帮助他们提升效率。同时也会适当扩大赛道的覆盖,,我们还会选择一些好的优秀基金管理人,和他们形成合作关系,和大家一起共同去完善生态圈。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郭佳莹,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