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物说要用小红花开拓市场,五大难题等待给出答案

摘要:在平台发展的道路上,怎样面对竞争、维护生态、开拓未来这些难题也会一个个呈现在其面前。面对这些难题,不知道享物说是否已经有了答案?

强调“送”而不是“换”的闲置交易平台享物说听起来带有理想主义的色彩,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和资本市场的注意,这样的一个平台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近。据36氪报道,享物说近日完成了由红杉资本领投的 6500万B+ 轮融资,目前享物说累计融资额已超 1.1 亿美元。

享物说通过“小红花”积分体系开创物品“赠送”模式,为闲置交易平台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也让更多人思考这种模式的发展前景。诚然,新模式的崛起让旧的交易平台措手不及,但新事物总会面临新难题,享物说想要在未来继续发展壮大还面临着不少的挑战。

传统闲置交易市场存在弊端  平台发展容易遇到瓶颈

享物说的新模式与传统C2C闲置交易平台的一些特点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也许一开始就是这个团队的有意为之。传统平台存在的一些痛点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用户对价格敏感 影响成交率

买卖闲置二手商品而不去买一手,用户考虑更多的是经济实惠的问题,因此对价格会格外敏感。买家对卖家的信任程度也有限,在交易前会犹豫再三。

在转转《2017年中国分享经济趋势报告》中被当作典型的星巴克圈子的一周售卖率为64.5%,一般用户交易达成率比兴趣圈用户还要低30%。这个比例在传统闲置交易平台已经是不错的数字了。

(2)信息不对称产生柠檬市场 对平台与买家都不利

信息不对称让买家对市场上的物品充满怀疑,进而不接受较高价格的优质商品,导致提供次品的能得益,劣币驱逐良币。买家承受了财产损失,市场也变成了充斥坏商品的市场。

信息不对称一直都存在于C2C的闲置交易市场,因此柠檬市场也会长期存在。当然像闲鱼引入芝麻信用分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不信任感,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思路。

(3)用完即走 用户转换成本低

闲鱼、转转对于用户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闲置交易,交易的支付手段是法定货币。买家完成支付、卖家收到货款,都是借助支付工具,整个过程和一般的电商差不多。

它们都没有把用户绑定在平台上,用户在闲鱼交易和在转转交易并没有什么区别,离开一个平台去另一个平台也没有什么阻力。目前闲鱼主要在社交上想办法,希望进一步留住用户,增强粘性。

模式创新+社交流量  享物说被成功引爆

循环经济在当前本来就很受关注,但闲鱼、转转在前,如果享物说仍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二手交易平台,必然激不起什么浪花。

享物说与闲鱼、转转的最大不同,在于不用钱而是用虚拟货币“小红花”来完成交易,或者说是用积分来“送东西和收礼物”。对前面提到的闲置交易市场出现问题,这种创新正好是巧妙的解决方案。

因为小红花不与法定货币挂钩,也不存在对应的价值,用户的价格敏感被模糊,对好商品的高定价更易于接受,对成交率和成交速度都有提升(据称享物说80%的产品能在一周内售出),交易双方不再是买卖关系,售后问题也会大大减少。

再加上“赠出者”获得的是小红花,如果不在本平台使用就没有价值,买家想要买东西也需要先积累小红花,用户的粘性也会增强,转换成本陡然提升。

单纯只是模式创新并不足以让资本进行关注,毕竟这几年各种创新层出不穷,能让享物说走向大众的,还是它所依托的微信平台。

享物说目前主要由微信公众号+小程序构成,充分利用了社交裂变的能力,具有和其他社交电商类似的裂变玩法:砍价0花拿。相比之下,由于虚拟货币发行成本接近于零,享物说平台办这种优惠活动的优势足以羡煞旁人。

据36氪报道,享物说团队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7 月,享物说小程序的用户数已经超 2000 万,日活跃用户超 100 万。在7月31日的阿拉丁指数中,享物说排行26,网络购物第4。相比之下转转排行第5,享物说的爆发力可见一斑。

新模式必然要面临考验  五大难题怎么解决?

新的机遇当然也会伴随新的挑战,目前的享物说还处在发展的前期,在走向成熟的路上还有很多难题在困扰着享物说团队,如何解决这些难题或是淡化其影响将是享物说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难题一:可以预见其他平台的跟进 最难缠的可能是阿里系入局者

享物说的快速增长证明了这套模式的可行性,既对自己招揽投资有好处,也让竞争者看到了新的赛道。转转和闲鱼就都上线了类似的平台,转转推出“欢乐送”,送宝贝得星星,闲鱼上线“免费送”频道,可以用闲鱼币免费换宝贝。

真正挑战享物说的不是闲鱼和转转,这两家都有自己的主营业务,免费送业务只是当副业来做,整个生态并不是为此而建立,像租房等业务更不会“免费”化。

比较值得担忧的是阿里系把闲鱼免费送独立出来,或者投资一家类似企业,作为阿里系在这一细分领域的打手。阿里系拥有一项突出的优势就是芝麻信用,在本就价格不敏感的交易中还有芝麻信用做一点大概的保障,交易双方的顾虑也能被进一步消解。

目前的享物说还没有被BAT收编,如果阿里系或其他巨头参与进来,单凭目前的融资规模恐怕不足以与BAT对抗。

难题二:小红花成为虚拟货币 享物说能否做好“宏观调控”?

小红花无法兑换法定货币,也不与之挂钩,相当于是在享物说这个独立世界里的正式“货币”,由享物说发行。用户通过注册、分享、签到,可以获得小红花,用户剧增也会导致流通中的“货币”变多,进而引发通货膨胀,已标价但还没交易的闲置物品就在无声无息中发生贬值。

可以预想,平台为了促进交易,也会多发小红花。但要让用户认同小红花的流通价值,多发必须保持在一定的限度。

话费充值“充100送100”活动办了几次之后,原价充话费都让人觉得亏,在一些平台用短信充值虚拟币只能折半,可以说手机话费就是贬值的典型代表了。小红花作为享物说模式的核心,是绝不能变成这样的。

难题三:蛋糕变猎物  结果为他人作嫁衣裳

在享物说,小红花带来的价格模糊性也很可能成为牟利者的工具。对具体品类的产品比较熟悉的中间商可以筛选出标价低于实际价值的物品,再用市场价或高价在其他平台出售,享物说有望成为其他平台卖家的进货渠道。

一般的“赠送者”不但对物品的实际价值把握不准确,对该收取多少小红花也没有把握,这就会出现要价偏低的情况。短期看来不会有致命影响,但实质上损害了平台用户的利益,也破坏了生态。

难题四:物流费用仍是问题 价格敏感又被唤醒

平台内的交易,用小红花可以解决,可一到了平台外,小红花就不管用了。平台外有一个环节使很多交易都避不开的,那就是物流。享物说平台默认顺丰快递,2KG以内同城12元,异地18元。用户也可以自己发货。

在物流因素的影响下,平台内的交易便会受到物流价格的影响,价格敏感又回来了。只有获得免邮券或者价值远在邮费之上的物品才适合二手交易。由于二手交易通常以数码、家居、美妆等品类为主,邮费的价格敏感或许不是致命的,但还是会给交易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难题五:平台内几乎无金钱交易 盈利模式依赖广告

享物说的盈利模式将非常依赖于广告,比如商家入驻发布试用产品、提供推荐位等方式。因为平台内交易通过小红花进行,也不太可能收取手续费,同时要保证小红花的独立性,也不会提供虚拟货币的购买服务。

快递是平台里唯一真正用到钱的部分,也许因祸得福,有机会通过与平台合作的快递业务获取分成。随着体量变大,盈利模式还可以继续探索。

当下循环经济本就很热门,享物说借助独具特色的“小红花”机制和微信的社交关系,实现了大幅的增长。在平台发展的道路上,怎样面对竞争、维护生态、开拓未来这些难题也会一个个呈现在其面前。面对这些难题,不知道享物说是否已经有了答案?

 文 | 沙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沙水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