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虹市首富》:“强迫你一个月花掉10个亿”的背后故事

摘要:《夏洛特烦恼》这个梦的名字叫“后悔药”,而《西虹市首富》这个梦则是“天上掉馅饼”。

《夏洛特烦恼》和《西虹市首富》这两部电影在模式上有着一定的相似性:即通过一个极为荒诞的白日梦来保证戏剧性,再通过讨论普世意义的问题来打动观众——面对诱惑,我们将会如何进行选择?《夏洛特烦恼》这个梦的名字叫“后悔药”,而《西虹市首富》这个梦则是“天上掉馅饼”。

来源:三声

作者 :申学舟

“你去跟任何人说,’一个月花光10亿’,他都是感兴趣的。”

导演、编剧闫非和彭大魔坐在房间的另一端,试图解释他们最新一部电影作品《西虹市首富》与自己的共鸣。这是一个落魄三流球队的小守门员王多鱼(沈腾饰),突然得到300亿巨额遗产的故事。但为了拿到这笔遗产,他必须在一个月内花光10亿,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一限制条件。

与他们上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不同,《西虹市首富》的故事创意不来自于麻花的任何一部话剧,而是从环球影业处拿到的版权,改编自其1985年的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

“当时对方找到我们,跟我们说有一个故事,一句话说就是,一个月务必花光10个亿。我俩说,这个挺好玩啊,还挺造梦,就进一步去聊了。”彭大魔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因为电影的功能就是造梦。”

这场梦并不便宜。制片人马驰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西虹市首富》的制作成本约为1.5亿元,大约是《夏洛特烦恼》的7倍。

这两部电影在模式上有着一定的相似性:即通过一个极为荒诞的假设来保证戏剧性,再通过讨论普世意义的问题来打动观众——面对诱惑,我们将会如何进行选择?

从现在的成绩来看,观众愿意为这样一场梦买单。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西虹市首富》上映首日票房就达到2.26亿元,并预测其最终票房将达到24.29亿元。截至发稿时,该片累计票房达到5.21亿元,其中分账票房4.82亿元,按照片方37.79%的分账比例,已经收入1.82亿元。

“你们俩也做过这样的白日梦?”我们问道。

“比这夸张多了!其实每个人都会想我钱要是多到花不完多好。”彭大魔回答。

“那你会用这些钱做什么呢?”

“肯定先解决燃眉之急,然后买房子、名车、名表什么的。”他顿了顿,接着说:“但是当一个美梦往下延伸、想了很多之后,其实是会往回思考的。如果我真有那么多钱,我会得到所谓的快乐吗?”

“首富”的诞生

西虹市的故事并不新颖,实际上,它已经116岁了。1902年,美国作家George Barr McCutcheon的小说《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出版。故事主角是一名穷困的棒球运动员,在最潦倒的时候突然得知舅父给自己留了一笔3亿美元的遗产。但前提条件是,先在一个月内花光3000万美元。

一百多年来,这个故事被改编成舞台剧、电视剧、电影等各种形式,仅电影改编就有12次。

2015年,环球带着这个故事找到了闫非和彭大魔。当时他们正准备写一个和钱相关的故事,叫《资本接班人》,“也是关于富翁怎么教育孩子成为接班人的故事”,剧本已经写了一半。但充作中间人的投资人坚持请还在写剧本的闫非和彭大魔回一趟北京,观看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

“当时就觉得这个点子特别好,放在当下国内的环境里能够做出不少好玩的东西。对方也比较急,问能不能先做这个,我俩一合计,就决定《资本接班人》就先放一放。”闫非说,在经过与对方的两轮沟通后,二人就决定接下这部电影。

不论是当时的《布鲁斯特》还是现在的《西虹市》,故事主题都不难理解:一个穷人在一个月花光一笔巨额财产,其中必定会伴随着各种现实上的错位,以及随之而来的笑料和思考。

“在所有人都想赚钱的时候,他想把钱赶紧花掉,这样本身有一个天然的错位。”闫非说,这个故事给他的共鸣点在于,一个小人物面前,一边是巨额的金钱,另一边是自己想守护的东西,“这个时候钱和义哪个更重要?”

“其实就是一个小人物造梦意淫的故事。”彭大魔说,他和闫非觉得自己都是这样的小人物。

导演、编剧闫非(左)和彭大魔(右)

在这主题得以确认后,如何做好故事改编的本土化,让中国观众能产生共鸣,成为了两位导演在剧本创作阶段考虑最久的问题——最显而易见的一个设定就是,在《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中主角一掷千金参加纽约州长竟选,但竟选标语却是“谁也不要选”,以此讽刺当时美国贿选的现象。

“这是原版电影里一个特别好的亮点,但因为环境不一样,肯定不能继续沿用。我们绞尽脑汁最后终于把这个替换掉了,觉得还挺棒的。”闫非说,这一点想通之后,整个电影剧本的创作就变得顺利起来。

替换上位的是对当下资本市场和商业社会的讽刺和调侃。比如,主角王多鱼为了花光10亿,投资了各种不靠谱的创业项目,并宣称是为了“梦想”,最后这些项目竟然还赚到了钱;故意买进业绩不佳、随时面临退市风险的股票,但却因此提振了产业信心,股票持续走红;花一千万请股神“拉菲特”共进午餐,本想花钱,却因为名人效应使得自己赚到更多。以及最后的大招——脂肪险,只要投保人减肥就能获得理赔。

“这种情节和现实的交织、错位,再配合上人物性格,立刻就会出来包袱,制造笑料也就变得得心应手。但也有一些地方是,错位不那么明显,那就自己来点俏皮嗑、或者用好玩的词润一下,可能就一场戏给盘活了。”闫非说。

并不是没有遗憾。直到采访的前两天,两位导演才交片签字,“签完字真的是脑子里翁一下,觉得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哪怕是十天,片子还会更好。”闫非说。

“《夏洛》那时候没有档期的概念,剪完片子已经两个多月了,准备要上的时候,忽然觉得这怎么这么不经看,不经看就是不经反复看第二遍第三遍了。我们改一改、动一动,就觉得这个过程很重要。”

在马驰看来,闫非和彭大魔十分善于抓住这种具有大众共鸣的社会话题,并且总会对这些话题展开更深入的探讨。“我们聊天的时候,两人还经常就某一个话题开始辩论。”

“这是天赋,他们的敏锐程度真的超乎常人,内心有一种信念和调侃玩笑的心态。”

“造梦”的西虹市

马驰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闫非和彭大魔时他们都还是刚毕业的学生。

那一年,闫非和彭大魔分别从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开始从事小剧场话剧。“我先是跟开心麻花的创始人一起看了他们小剧场的作品。因为闫非也是沈腾的师弟,后来通过沈腾的推荐,开心麻花也有人才的需求,他俩就过来了。”

几人合作的历史已长达十一年。2007年,闫非、彭大魔、沈腾,以及马驰合作了第一个项目,改编自同名电影的话剧《开心麻花2007·疯狂的石头》,在其中担任执行导演,并且分别有角色饰演。2012年,两人又共同创作了话剧《夏洛特烦恼》,并于2015年将其改编成电影搬上大荧幕。

“他们都是83年出生的,那时候才24岁,现在都35了,年龄上已经从比较青涩的男孩,成长为男人。但对于戏剧作品的创作执念和独特的思维,我觉得他们一直好像没有变。”马驰解释说,“十年前那种对于喜剧的理解,他们擅长把一些东西用讽刺、批判,甚至戏谑、调侃表达出来,这种风格到现在也没有变,还是那样。”

事实上,闫非和彭大魔还在2014年和2015年创作了春晚小品《扶不扶》和《投其所好》——一个关于跌倒的老太太,另一个则关于总爱巴结领导的女科长。

这种讽刺和调侃的表达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两人的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获得了空前的成功。2015年国庆档上映的《夏洛特烦恼》以不到3000万元的成本,获得了14.41亿元的票房成绩,并且让观众看到了一种不同以往的喜剧形式。

在那之后,闫非和彭大魔的工作重心就逐渐从话剧向电影转移。也正因此,投资方才会找上两人,把《酿酒师的百万横财》的改编权交到他们手上。

不少人已经发现,这次片名中的“西虹市”正是《夏洛特烦恼》中城市的名字。最初,“西虹市”只是闫非在写《夏洛特烦恼》剧本时抖机灵的产物,觉得这个名字挺好记,就用在了作品里。但到了第二部作品的时候,他开始希望能围绕“西虹市”去做一系列的故事。

“希望能有更多好玩的人物,有趣的故事发生在’西虹市’里,慢慢形成自己独特的小品牌。”闫非在此前的活动上说。

用更通俗一些的话来说,他们在电影中为观众制造白日梦,并希望在梦醒时分能够有所思考。《夏洛特烦恼》这个梦的名字叫“后悔药”,而《西虹市首富》这个梦则是“天上掉馅饼”。

在闫非看来,《西虹市首富》确实跟《夏洛特烦恼》有一些共同的地方。“我觉得是结合自身的。比如在《夏洛特烦恼》的时候,我们就经常问,如果让你回到1997年的话,你想要做什么、要挽回什么?《西虹市首富》也一样,如果让你一个月花光10个亿,你想怎么花,你的生活会变成怎样。”

最终,夏洛纵使名利双收,依然觉得马冬梅是今生挚爱;王多鱼面临300亿财产和想要守护的人,也依然选择了后者。

“他们的创作风格和思路,首先是要有能使他们兴奋的奇妙概念,或者是能引起共鸣的情怀,接下来就是在他们的演绎下能使观众在欢乐的笑声中,对表达的议题有共鸣,能获得满足感和幸福感。”马驰解释说。

“比如《西虹市首富》这部电影,真正的钱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一方面带来生活的最基本需求,但是不是能够带来真正的幸福,这个真不一定。你得了解自己内心真正的幸福感是什么。”

这触动到不少观众。出版人路金波看完《西虹市首富》后,觉得它创造喜剧新的历史。“因为沈腾团队的天才,喜剧不再只是单一的小丑式。”

“沈腾(饰演的王多鱼)就是我们身边亲密的一个傻朋友,不,沈腾就是我们自己心里明明长得那样还觉得帅、老想有钱、好色没胆、爱面子爱吹牛爱做梦的,傻逼但搞笑的那个隐形的自我。”

但从电影的角度,两个“白日梦”的呈现形式依然有所差别。

“我俩交片剪辑的时候还重新总结了一下,拍完夏洛再拍这个电影好像更得心应手了,但其实也丢掉了一些拍夏洛的时候那种剧场感、冲突感,以及当时演员表演时不会用镜头来他的包袱,这种一气呵成能使笑点释放得更好。”闫非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但这次电影感更强,可能包袱就没有夏洛响得那么透,很多包袱被电影感的镜头切碎了,会有种断裂感。但两种经验可以互相借鉴。”

“不让投资方赔钱就好”

不论是开心麻花还是两位导演,在电影这件事上已经打造出了自己的品牌。

开心麻花方面,主控出品的《夏洛特烦恼》、《驴得水》和《羞羞的铁拳》虽然均是小成本作品,但分别获得了14.41亿、1.73亿和22亿的票房成绩。第四部主控作品《李茶的姑妈》也已经定档今年国庆。

两位导演也在2016年4月成立了西虹市影视。根据天眼查的信息,西虹市影视天津公司法人代表为闫非,前两大股东闫非和彭安宇(即彭大魔)分别持股32.5%。开心麻花是股东中唯一一家企业法人,持股比例为15%。

“我的理解是,开心麻花和两位导演,合伙成立西虹市影视。是因为他们的作品相对于麻花其他喜剧类的作品,个人风格化比较明显,大家愿意去共同打造一个以他们俩为创作核心的厂牌。”马驰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西虹市首富》的出品公司包括西虹市影视、星空盛典影业、开心麻花、新丽电影、阿里影业。据了解,今后不论是与开心麻花合作,还是两位导演独立的作品,都会由西虹市影视承制并出品。

事实上,这次的电影也有令人担忧的不确定性。

电影上映前,市场最大的疑虑在于,不是由开心麻花话剧改编的《西虹市首富》并没有经过观众的验证,也没有在一场场演出中积累经验、调整故事。

两位导演对此倒并不担心。“我们先做过小规模的试映,收集了一些观众和业内人士的反馈,也做了一些调整,所以等于也是见过观众了。”彭大魔说。闫非则笑着表示:“只要不让投资方赔钱就好,超过《夏洛》的票房我们就很满意了,超过一点就OK。”

虽然导演们看起来很轻松,但制片人却觉得压力很大。

“其实一定会有一些担心的。”马驰说,这是开心麻花参与出品的电影里,唯一一部没有经过剧场验证的,“之前我也建议过导演,我说要不咱们也先拍成话剧,先看一看。但因为时间比较紧,更因为所有人对导演的信任,所以没有这样做。”

这种自信来源于闫非和彭大魔之前的创作经验。“之前两人的《夏洛特烦恼》,包括闫非导演的《乌龙山伯爵》的话剧创作中,剧本都是按照电影剧本来写的,当时已经在用电影的思维来搞创作。”马驰说,只不过当时先拍成了话剧。

压力之外也有助力。一方面,制作成本达到1.5亿元,是《夏洛特烦恼》的7倍。另一方面,包括小米、微视、饿了么等多家品牌植入均在剧情中出现。这都反映出资本对于主创团队和作品的信心。

“我们每一个植入在谈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就是,能不能经得住我们的调侃。我们有时可能损你两句,你得有这种娱乐精神。”闫非表示,在剧情与植入的平衡中,会尽量做到不突兀,即使突兀的也可以做成包袱让大家会心一笑。

“我们会考虑更多的是,这几家赞助商,他们的渠道和平台能给我们电影的宣发和营销带来的效果。”马驰表示,比如小米就是此次电影的联合出品方之一。

马驰表示:“因为有第一部作品在那摆着,在这个标准下,他们二位第二部作品怎么做,怎么把电影服务好,提供什么样的拍摄条件和最后怎么做营销,压力是空前的。”

不少电影会以笑点数量作为宣传点,但闫非觉得一部电影有多少笑点并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标准。喜剧电影是一种情绪体现,要做到的是让人看完后心情很好,觉得值回票价就可以了。“并不是真的要从头让你笑到尾。最终还是要致力于讲好故事、表达好人物。”

“但现在有一些喜剧电影真的是刻意的。”马驰补充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申学舟,责编:王满华。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