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大热并获总理批示,非虚构故事影视化的巨大潜力将爆发

摘要:《我不是药神》承担了一个证明市场和打通渠道的角色。

来源 | 刺猬公社

作者 | 石灿

导读:《我不是药神》承担了一个证明市场和打通渠道的角色。

7月18日上午,一篇关于因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热议,总理做出相应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的文章在微信传播开来,各方奔走相告,瞬间引爆网络。

这是《我不是药神》的另一种胜利形式,也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光辉时刻。“此前绝少见过电影播出后即影响到官方政策的事例。”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刘蒙之说。

《我不是药神》改编自真实故事,它上映之前,就已经有非虚构作品出现了,《我不是药神》引爆社会之后,相应的作品不断被翻出来,非虚构写作又一次在世人面前大面积曝光。

越来越多的投资方和导演,加入到寻觅更为真实有趣的现实主义题材的队伍中去,但他们依旧需要考虑可能存在的风险。

记录当下的价值观冲突 

故事硬核主笔:杜强 | 其非虚构作品《太平洋大逃杀》卖出百万级影视版权

看到推送,我没有感到震撼,只是觉得《我不是药神》巨大的影响力在另一个层面得到了证明。

它是一部很合格的商业片,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合格、规整,该有的都有,就是没有特别惊喜的地方,可我还是会给它打很高的分数,因为中国好些年都没有出这么标准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了。一些影片,看似现实主义,但没有《我不是药神》这么标准,这么正,它关切的目标确实都是社会上大家都在关切的现实问题。

现在,市场已经因为《我不是药神》受到影响,我知道很多导演都在寻找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想要改编成影视剧,我们也接触了好些家,但我们的正常工作不会受到影响。

我非常看好非虚构故事市场,你看好莱坞经典影片,很多都是改编自非虚构故事,这套模式已经在美国得到印证了。在国内,非虚构这个概念炒得非常热之后,需要一个案例出现,验证“非虚构故事影视化”道路可走,只要走通了,这个市场蕴藏的巨大潜力就会爆发出来。现阶段,《我不是药神》承担了一个证明市场和打通渠道的角色。

当然,在国内做非虚构写作,不是容易的,有时候你遇到一个具有公共价值的题材,你没法做;非虚构写作处于整个新闻产业链比较靠后的位置,现在都市报和晚报的数量都在减少,非虚构写作者寻找选题的来源也在减少,水源不是那么充足了,不过社交媒体的扩张,也给了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可能;国内有一些具有媒体属性的平台在做非虚构写作,比如谷雨实验室、GQ,但是整体上不是很兴旺,比较缺乏人才。

我们是一个独立工作室,专门撰写非虚构题材,由腾讯谷雨实验室独家支持,给我们提供资金,也帮助我们运营,我们的文章独家首发在谷雨实验室和腾讯新闻,我们已经合作半年了。

我们的前身是ONE实验室,我们的团队比较稳定,整个编辑流程很顺畅;作者也很成熟,对选题的判断,对事件的拿捏都没问题。为了保证故事的真实性,我们还设立了事实核查员,这个在国内是唯一的。

半年来,我们产量不是很多,但大多数都是爆款,那些稿子涉及了社会热点、社会话题和强故事性元素,记录当下的价值观冲突,比如说《ayawawa制造:情感教主和300万种择偶焦虑》,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写她,就是因为她的价值观在当下造成了巨大的冲突,有支持她的人,有反对她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记录。

用故事去梳理、理解自己的人生

真实故事计划创始人:雷磊

昨天早上,我在床上醒来,拿起手机刷朋友圈,就看到了推送的那条消息,挺惊奇的,我立马转发朋友圈。

我看了两遍《我不是药神》,你会发现,《我不是药神》非常克制,导演能够将处于情理夹缝之间的问题处理得很好,整个故事线是贴着人与药的故事在走。从商业片的角度来说,它非常成功,有报道说,它的成本在一个亿左右。

电影出来之后,官方与社会形成了一种互动关系:官方在回应民众的诉求,解决影视作品揭示的一些问题。这种意识很前卫,看得出来他们很放得开。《我不是药神》起到了现实题材影视剧推动社会的作用。

其实,官方的这个回应让大家很振奋,会让大家更关注现实题材,对非虚构写作者、影视从业者都有激励,但是具体的操作,还需要非虚构写作者和受众进行互动、探索。

很多人都对非虚构作品感兴趣,因为它“真实”,有些故事情节连编剧也想不出来,那种超预期的情节很吸引人。《我不是药神》借用了一个好故事的蓝本,讲述了真实的内核,让大家产生共情。

真实故事计划是国内首个真实故事平台,我们一直在强调所有人写、所有人阅读非虚构故事的“全民非虚构写作”概念,我们希望这些作品能够让写作者表达自我,用故事去梳理、理解自己的人生。

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需求。

我们挖掘好内容的方式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与优秀的作者签约,协助他生产出好的内容,我们签署版权协议;另一种是挖掘大量写作者,力推UGC模式,从大量的稿件中挑选最好的内容做运营。

我们发布的内容都与作者签订了纸质协议,拿到他的授权。但是在操作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一个问题:作者写的是别人,我们要使用别人的故事和素材。

这个怎么办?

最后采取的办法是签订双重授权协议,与作者签协议,也与当事人签协议,让当事人适当让渡肖像权、名誉权给我们。我们要拿到稿件故事的独家。

我们也一直在尝试提供多元的写作示范。我们在短时间里极少发布同类题材文章,发布各种类型的文章,以保障平台稿件的多元性。我们希望非虚构作者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对事物充满敏感度,在写作的时候以细腻的文笔勾勒细节,给我们展示更加多元化的故事。

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必须是善良的、克制的、美的,这也是我们的内容价值底线。而我们的核心商业模式是围绕版权做生意。我们现在已经卖出去20多个故事,7个故事的影视化制作正在进行中,不久的将来,大家就能看到我们联合出品的影视剧了。

政府也在想办法来解决问题

新华先锋董事长:王笑东

昨天上午,我在一个微信群看到了那条消息,刚看到的时候我确实比较激动。

之前,有小道消息称,上层对这部电影不做评论,在网络上流传过一个“三不”政策,事实证明,不是那样的,上层非常关心这部电影,关心民间。我非常欣慰,非常高兴。

在电影界,一部电影能让总理来做批示,这种情况并不多,电影界、现实题材主义写作者都受到了极大鼓舞。我们这个时代是娱乐至上的,很多商业片投资大,都注重形式,没有实质内容,你看前几天刚下架、号称投资7.5亿的那个电影。

《我不是药神》也是商业片,可是它的成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不仅能拍出关心民生大众生活的好电影,这个电影还能在市场上也被认可。

我很早就关注到《我不是药神》了,它的制作成本并不高,上映后大家对它好评如潮,它并不比那些纯商业片获得的回报利益少。

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我相信更多的影视艺术从业者,乐于去做一些好的现实主义题材影视剧。

不过,它确实站在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位置,这对出品方来说,有些出乎意料。并且,现在的大众、媒体圈,把这部电影捧得确实有点高了。

谈点其他话题,关于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影视从业者基本上把锅甩给政府,其实我觉得事实并不是这样,只是说,我们现在的审查制度或者管理制度,需要接近行业的主管单位参与审批,因为有些人并不是专业的影视从业者,不太了解情况。

我们作为出品方,我们有时候不敢投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剧,担心题材敏感,做到一半或者播放到一半的时候就被禁了。后来发现,我们要找那些涉及大众生活的题材,大家都关心,都需要解决问题。你要换位思考,政府也在想办法来解决问题。我们影视从业者切入这个角度就正确了。

如果要展现这些故事,影视剧形式要比纯文字更受欢迎,因为电影的展现形式简单直白、传播速度要快、更具娱乐性,看文字需要花一定的时间,而且要有一定的文化程度。现实社会中能够静下心来读书的人,真不多。

其实,《我不是药神》只是现实主义题材中的一角,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和挖掘有价值的现实主义题材。说句实话,我们希望找到符合现实情况、符合政府要求、符合大众需求的故事,最后通过影视化的手段展现出来。

谁不希望有个英雄暖人心?

非虚构写作研究者、高校教师:刘蒙之

我最近正在香港访问,在咖啡厅等人的时候,看到了那篇文章。看到这条消息时,我很意外。

就我来说,此前绝少见过电影播出后很快影响到官方政策的事例。深度报道或记者内参引起领导重视,推动问题的解决的情况我们已经习以为常,而且通常都是就事论事,一事一报,最后促进具体问题解决。由于电影热映引起政府高层重视并立即回应的情况真不多见。

《我不是药神》热映能够引起总理重视,我觉得除了基于“真实事件改编”这个噱点外,更在于医疗话题的重大性,老百姓的民生问题是我国非常重视的问题。总理的重视放大了这部电影的社会影响,而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这是艺术作品应该实现的是社会功能之一,干预社会、影响社会。另外也证明,那就是直面社会问题的严肃题材和市场票房并不矛盾。

有人从这部电影里汲取社会常识,也有人超越具体的社会常识,思考更抽象的人生问题。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把标准的非虚构故事改编成电影是有难度的,其中之一就在于如何顾全“事实”和其他细节。一旦有了改编和发挥,与非虚构精神又有冲突。当然,这个转化问题如何看待和处理,我觉得学界和业界还可以讨论。

这几年优秀的非虚构作品并不多,但受力于各大非虚构平台的推动,非虚构作品产量很大。

在我看来,非虚构写作更多地需要浸入式的体验和采访,是汤姆 ·伍尔夫所说的“更衣室风格”的采访。但我也能够理解,少出优秀非虚构作品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机构化媒体内容生产的周期、成本、运营等逻辑决定了不可能涵养一部有潜质的作品。而非虚构写作要求投入较长时间,这是一般的记者、作家很难做到的。

我觉得一部好的非虚构作品一定是均衡的和协调的。选题再好,故事结构与语言不及格的作品不可能成功。而细节很好,选题一开始就低端的非虚构故事也很难获得市场的认可。所以说,要整体都比较好才是好作品。

来香港之前,我专程带孩子去影院看了这部电影。观影的时候,我看见他在影院里默默掉泪,其实我的眼角也湿润了。生活很现实,谁不希望有个英雄暖人心?

走出影院的时候,我跟他开玩笑说,你哭了。

他还击我说,你还不是一样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刺猬公社 的原创作品,责编:燕姝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