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炉石传说看中国电竞产业:职业选手夹缝中生存,产业落地艰难

摘要:近几年,电竞产业发展势头迅猛,电竞职业联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640

纪胖说:无论是从队伍培养、赛事运营以及商业赞助等各方面,电子竞技都逐渐向传统体育靠拢。在以游戏为核心的电竞产业,游戏是决定性一环。有的游戏“活着”,或许已经“死了”,死了又何谈产业落地! 

代表中国大陆出战2018年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亚运会的“炉石传说”选手JasonZhou在预选赛出局,所以本届亚运会赛场上将看不到来自中国大陆“炉石传说”的选手。其实,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一次失利不可怕,也未尝不是好事,可是如果失利是因为电竞产业本身的问题而导致的,那么事情就严重了。 

近几年,电竞产业发展势头迅猛,电竞职业联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今年5月,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官网公布了包括“炉石传说”等在内的6个项目成为雅加达亚运会表演项目,这是对电竞的最大认可。不过“炉石传说”亚运会预选赛似乎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媒体以及各大社交平台一片沉寂。 

“炉石传说”母公司是暴雪娱乐,它旗下游戏在电竞圈内有一段广为流传的梗,那就是“炉石要凉”。说的就是“炉石传说”在中国逐渐式微,不再受到玩家的喜爱和关注。以前,人们都把这句话当成玩笑,现在从亚运会预选赛的反响来看,也许就是现实的反映。 

在进入亚运会前,很多圈内人士认为“炉石传说”这一可在移动端运行的爆款IP能够商业落地,成为移动端电竞产业的标杆。与电竞产业有关的装备制造以及合作赞助等会迅速搭上“炉石传说”的亚运快车。可是,令人意料不及的是中国选手居然无法进入正赛,这对产业未来的发展是一个打击。 

夹缝中生存 

预选赛失利的JasonZhou近日通过微博发表了一纸长文《中国职业炉石路在何方》,概述了“炉石传说”职业选手的生存现状。文中他直言国内选手不仅难以参与国际大型赛事,而且如果一旦比赛没有成绩,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对于电竞产业来说,职业选手是产业的根基,是赛事内容的生产者、产业链中重要一环。职业选手的生存境遇一定程度说明了产业发展的好与坏。若是选手待遇过低,势必难以专注于赛事,直接影响办赛质量。但是事情真如他所言吗? 

近日,笔者采访到了2016年UCG(即WUCG前身)“炉石传说”项目全国亚军选手屠习桐。现在的他只是把游戏当作娱乐,每个月只会在月底的那几天玩上3、4个小时。不过一旦提起过往,屠习桐就滔滔不绝地向笔者讲述当初参赛的艰辛。 

每年他花在“炉石传说”上的费用在1000元左右,钱其实并不多,最大的成本是时间。“比赛前,首先要准备卡组,一般比赛要准备3到6套,我觉得每套卡组起码要练习100盘以上,”屠习桐说,“而且不只在赛前调整好自己操作起来最舒服的一套卡组,还要尽可能去了解对手的习惯与善用卡组。” 

而根据“炉石传说”官方公布的信息,平均进行一盘对战超过8分钟。“整体下来的话,基本上比赛前一个月,每天除去睡觉外,剩下的时间都要进行针对性训练。”屠习桐表示。 

通过不懈地训练,最终他赢得了下了全国亚军,获得了1万元奖金,据他说那一届比赛全国冠军奖金是3万元。虽然奖金不多,但依然吸引了不少的选手参加,因为这笔钱能解决选手的很多根本问题。不过选手在比赛中没拿到奖金,以个人身份参赛的选手没有其他收入,如果比赛主办方不提供出行、食宿等方面的帮助,就意味着选手参赛要倒贴钱。代表战队出征的选手,待遇同样不高,岛猫曾是OM电子竞技俱乐部队员,破产前OM是国内较为知名的“炉石传说”俱乐部。岛猫在NGA论坛上曾透露,他每个月领到的底薪加上排名积分加成的奖金,一共只有5000元。 

过低工资导致他们只能选择通过电竞直播来赚更多的钱。但电竞直播毕竟属于副业,不仅会影响职业选手的竞技状态,而且直播的薪酬也不高,除非能成为大主播。 

屠习桐属于水平较高的玩家,曾有电竞直播平台联系他,不过由于该平台给的待遇中没有底薪,屠习桐没有接受这份合约。 

在2017年8月18日开始的“炉石传说”黄金赛桂林站的比赛现场,笔者接触过一支半职业战队,其中有一位队员年龄不到18岁,战队在网吧临时训练时,他只能站在一旁观看。为了组齐比赛所需要的套牌,他分解了许多平时不用的卡,这就相当于篮球运动员为了穿上球鞋而卖掉了平时生活中穿的鞋子。 

通过实际调查,笔者发现电竞行业中,除了少数顶尖选手,大多数人过得不尽如人意。 

产业落地艰难 

今年5月,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公布了2018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项目名单,“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六款游戏将以表演项目的形式登上亚运赛场,“炉石传说”也赫然在列。消息一出,玩家都说电竞的春天来了。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电竞人口接近3.5亿人,不过在很长时间里,电竞并不受欢迎,往往被视为祸害青少年的电子海洛因,如今电竞终于得到了承认。 

资本界同样欣喜,作为新的行业风口,电竞产业充满无数机遇。尤其是“炉石传说”和“王者荣耀”,作为可以在移动端上运行的竞技游戏,未来市场前景一定广阔。亚运会带给电竞的身份认同会加速电竞产业发展,以赛事为核心的产业链即将形成。 

然而理想与现实确实还存在距离。“炉石传说”在亚运会预选赛上难以吸引玩家观看,这对后续引入商业赞助极其不利。预选赛的比赛视频是通过斗鱼TV、熊猫TV等主流电竞直播平台播放的。据笔者观察,在斗鱼TV收看比赛的人数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到10万,熊猫TV观看的人数虽然较多,也只有不到15万。两家平台收视巅峰的时候分别也只有20万人左右。如果赛事吸引不了足够多的观众,以赛事为核心的商业开发就无从谈起。 

有人认为首次把电竞项目纳入赛事版图的亚组委,或许并不擅长举办电竞赛事,才造成了预选赛无人问津的现象。但不管原因如何,产业总是围绕着赛事而生。一旦赛事没有获得足够的流量,相关产业无从谈起。没有中国大陆选手的亚运会“炉石传说”项目正赛恐怕观看的人会更少,对日后该项目产业落地带来不小阻碍。对标同为亚运电竞项目的“英雄联盟”,“炉石传说”距离产业化落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英雄联盟”在国内不仅有两级联赛,且顶级联赛每场赛事都有超过百万玩家关注,因此并不愁商业赞助。今年国内“英雄联盟”顶级联赛lpl春季赛共有7大赞助商,著名汽车品牌梅赛德斯-奔驰成为官方首席合作伙伴,多力多滋、战马、英特尔、欧莱雅男士、惠普为官方合作伙伴,迪锐克斯为设备合作伙伴。而国内“炉石传说”项目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联赛体系。 

如何实现更大商业价值? 

虽然同为亚运电竞项目,两者相比犹如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个中滋味,只有炉石圈人才能体会。差距是如何产生的?笔者认为无外乎利益二字。 

首先,“炉石传说”与“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团队游戏不同,它是单人游戏,选手获得的名次也是单人的。因此,职业战队队员对俱乐部的归属感不强,俱乐部也难以从中获得足够曝光度和利益。 

以参加亚运预选赛的JasonZhou为例,许多看过比赛的观众都对他或多或少有了解,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曾是OM战队的成员。这也难怪OM战队老板叶拙言曾表示想放弃炉石传说”而转投“王者荣耀”。 

去年OM战队由于资不抵债,被迫解散。这只是“炉石传说”俱乐部惨淡经营的冰山一角,与曾经职业炉石战队千帆竞发的场景形成了强烈反差。当时许多大型俱乐部都开设了“炉石传说”分部,一些城市也成立了本土俱乐部。现在来看,它们当中大多数最后都难逃夭折的下场。原因很多,其中有的俱乐部管理者始终想要照搬其他电竞游戏战队的成功先例,没有因地制宜地考虑问题,造成俱乐部难以发展壮大。 

其次,“炉石传说”是卡牌游戏,比赛存在一定偶然,具有一定娱乐性,也正因为它是卡牌游戏,所以没有英雄联盟那样的热血沸腾的竞技画面,让“炉石传说”比赛少了观赏性,自然关注赛事的人较少。

网易作为暴雪娱乐在中国的代理商,在赛事推进上下了大功夫,但网易办赛目的重在提升参与者,无论是“炉石传说”举办的“黄金联赛”“高校星联赛”“全民精英赛”,都是想让普通玩家参与到赛事中来。“中欧对抗赛”与“中美对抗赛”是为数不多的“炉石传说”高端玩家竞技舞台,相比之下,这样的高水平赛事才是吸引品牌赞助的重头戏,才是电竞产业的核心,可惜网易与暴雪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文 | 互联网+体育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体育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