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优车曲线杀入造车业,上演四两拨千斤好戏?

摘要:曾一度否定了自己造车计划的神州优车却因认购五龙电动车,再次重新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曾一度否定了自己造车计划的神州优车并没有放弃,此番通过认股五龙电动车曲线入局新能源造车。一旦此次认购事项落实完成,神州租车成为五龙电动车新晋单一最大股东,神州优车就可以通过神州租车以11.4亿港币(约9.7亿人民币)的代价取得其他企业或许烧钱100亿元也未必能取得的成果,一举完成新能源车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的一条龙完整覆盖,并获得弥足珍贵的进军新能源造车的入场券。可谓“以小博大”。

曾一度否定了自己造车计划的神州优车却因认购五龙电动车,再次重新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7月11日,神州优车旗下上市子公司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拟以每股0.06港元的价格认购90亿股五龙电动车(0729HK),合计港币5.4亿元。以五龙电动车现有股本计算,完成认股后,神州租车将占有五龙电动车22%的股权,成为其最大股东。

与此同时,神州租车还将认购五龙电动车6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如果完成债转股,股份比例将扩大至37%。据北京商报报道,在双方此次的合作中,或将涉及到新能源汽车的制造。

换言之,作为神州租车的母公司,神州优车此次将通过入股的方式,将曲线进军新能源造车领域。

虎视上游

7月12日,神州租车宣布停牌。在这之前,其欲认购五龙电动车的消息就已被媒体披露,业内普遍认为:停牌正与此有关。若此交易成功,造车或被纳入神州租车的业务范围。

神州租车当前的主营业务是汽车租赁和二手车销售,其中前者支撑了公司的主要营收。但在一季报中,神州租车的数据并不突出,在去年整体业绩增速放缓的基础上,神州租车的租赁收入和总收入双双下跌,同比分别下跌了1%和4%。

神州租车业绩的放缓,主要原因受制于租赁业务中车队租赁业务的急剧下滑。以2017年为例,公司的车队租赁业务面临较大压力,年內收入同比大幅下降42%至12.35亿元。

今年一季度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好转,神州租车的租赁业务整体出现业绩下滑的态势,其中车队租赁业务收入继续大减41%。

神州租车期待牵手五龙电动车可给自己寻找到新的增长机会,神州租车方面表示合作将为双方带来协同效应,并为公司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并为公司的新能源汽车战略建立基础。

神州租车有望从汽车下游产业链向上游延伸,通过新业务寻找增长点。但同时也代表着,神州优车需要面临经济实力雄厚的传统车企的直接竞争。

神州的造车梦

事实上,神州租车此举并不突然,这一动作背后的操盘手直接指向其母公司神州优车的董事长陆正耀。

在新能源汽车和互联网造车的风口来临时,也吹动了陆正耀的造车梦。

早在2015年下半年,陆正耀就对造车跃跃欲试,当时甚至花费了1500万元的“论证费”聘请全球最大汽车设计公司和汽车零配件供应公司之一的麦格纳,来论证自己的新能源造车计划是否可行。

然而,在2016年春节前后,陆正耀又亲自否定了神州优车的造车计划。

至于个中原因,陆正耀去年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解释为三方面因素,他认为,第一,我们要做这个事情,从零开始研发一个东西,不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第二,觉得自己起步稍微晚了一点。时间点非常重要,这决定是不是跑在最前面;第三,神州总体的定位还是一个渠道公司、平台公司,如果自己造车了,就可能把自己陷于不义,就会站在所有品牌的对立面。

然而,在随后的一年里,新能源汽车风却越刮越猛烈,新造车企业、BAT、传统车企纷纷入局。来自 IT 桔子的数据显示,仅仅2017年,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就总共发生投资事件63起,涉及总金额高达430.18亿人民币,平均单笔融资额6.83亿人民币。

不愿错过风口的陆正耀,此时再度点燃造车热情,2017年6月8日,神州优车发起建立优车产业基金,募资总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4天后的6月12月,神州优车即宣布了第一笔投资,领投了互联网汽车公司小鹏汽车的22亿元A轮融资。

今年7月,神州优车又与中国普天信息集团旗下的普天新能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涉及充电基础设施、新能源汽车租赁运营服务等方面。

直到控股五龙电动车,神州优车布局新能源造车有了实际操作。与投资小鹏汽车更多是涉足资本层面不同,神州优车此次通过与五龙电动车的合作,或就此正式进入到造车环节。

厂商“合流”

此前,陆正耀担心造车将会使神州优车站着所有品牌的对立面。但从其认股五龙电动车取得其控制权的举动看,似乎再看不出其曾经的忧虑。

所谓时过境迁,实际上,汽车出行行业的发展情况已与3年前有所不同,汽车制造厂商与汽车运营商的“合流”,正成为行业的发展趋势。吉利、首汽、北汽等国内主流汽车制造商要么推出自家的出行平台,要么与其他网约车平台合作,寻求转型。吉利集团的曹操专车成为其新能源汽车业务的重要体现;首汽集团也推出分时租赁业务的“Gofun出行”;而北汽更为摩拜的共享汽车业务提供定制新能源汽车产品。

更重要的是,曾依靠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赢得市场的滴滴,如今也开始涉足上游产业链。今年3月,滴滴与车和家组建合资公司,未来将研发定制的汽车产品,这一度引起了业内热议。打通上下游,布局全产业链,已经成为各家比拼的“新制高点”。

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对时代财经表示:“有人认为,未来的出行方式是共享模式。对此,传统车企显得很忧虑,决心布局共享领域;而互联网平台进军出行领域,由于没有重资产,也需要与传统车企合作。这是一种双向选择。”

四两拨千斤

然而,造车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今年4月,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就曾对媒体感叹,“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行业人士告诉时代财经:“整个市场新能源潮非常热,但行业发展并不是特别明朗。生产线、销售渠道都是新能源车企要解决的大问题,而传统车企这些都是现成的,无非是什么时候安排生产、布局等。局外人要进来,还是很难,所以我认为最终还是传统车厂能做好。”

而据了解,神州租车认购的标的公司——五龙电动车,恰恰就是一家专业的新能源车制造商,旗下已拥有长江汽车品牌,业务覆盖电动车从锂电池到整车研发、生产、制造和销售的全产业链,公司在杭州拥有占地700余亩、功能完整的电动车生产基地。

更值得一提的是,与宇通、北汽等主流厂商相比,五龙电动车的名声虽然并不显赫,业绩也不怎样,算不上优质平台,但是,五龙电动车的手中攥着由工信部和发改委发放的新能源商用车和乘用车两张制造牌照。这在如今,足够珍贵。

这意味着,一旦此次认购事项落实完成,神州租车成为五龙电动车新晋单一最大股东,神州优车就可以通过神州租车以11.4亿港币(约9.7亿人民币)的代价取得其他企业或许烧钱100亿元也未必能取得的成果,一举完成新能源车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的一条龙完整覆盖,并获得弥足珍贵的进军新能源造车的入场券。可谓“以小博大”。显然,陆正耀打了一手好牌。

要知道,互联网造车领域这两年风起云涌,除了传统主机厂外,一下子闯进来了蔚来、威马、小鹏、新特、拜腾、前途等诸多新面孔、新势力,但这些新进入的企业里边,大多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难题——没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时代财经查阅发现,虽然国家这几年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但对于生产牌照的发放却是相当谨慎。自2016年3月起,相关部门仅发送15张生产牌照,而且审批工作已暂停一年,无形中提高了准入门槛。上述汽车行业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目前的互联网新能源造车企业,大多没有新能源车生产资质,不得不依靠代工生产。”这其中,就包括2016年5月,蔚来汽车与拥有生产资质的江淮汽车达成战略合作;2017年9月,小鹏汽车寻求海马汽车代工生产,签订了4年代工合作协议。

在如今新造车企业纷纷依托传统车企的情况下,神州优车一举之间就间接拥有了工信部和发改委发放的新能源商用车和乘用车两张牌照,其入局显然更有优势。

可以预见,随着新能源造车玩家不断入场,这个优势将越发明显,贾新光对时代财经表示:“这对其他没有新能源生产资质的企业很有吸引力,或许还能为它自己引入新的投资。”

文 | 时代财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时代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