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汽车...末端出行新经济还能怎么玩?

摘要:从高峰到谷底,再到如今一步步的走上新轨道,道路客运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跌宕。沉浮中,末端接送的组织技术优势却历久弥新,在互联网赋能下,互联网道路客运平台在末端出行上或将释放更大的能量。

在国内大出行体系,公路、铁路、航空三大主干交通网络日臻完善,却也毫不妨碍独角兽高频出没的互联网出行新经济的发展。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各路玩家们都在试图以不同的法宝完成对出行末端的改造,以期在这个千亿市场上划一片自家的地。 

滴滴,当属这场出行新经济中最耀眼的明星,其涉及的快车、拼车、顺风车等业务光环已无需赘述。然而,在近期频频爆发的乘客遇害、粗暴甩客等安全问题上,滴滴正在经历一场社会性的安全恐慌和信任危机。另一个战场,试图解决末端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也频受挑战,媒体及行业资深人士对其押金问题、盈利模式等方面的舆论不断。当下新风口,无人不谈的区块链也发出了进军互联网出行的信号,但也仅停留在概念层面而已。 

留给其他选手的机会,还有? 

一位出行老伙伴正以全新的面貌蓄势登场。道路客运,这个本该划在出行主干道的组织形式,在互联网的赋能下也开启了末端出行的新经济。相较于滴滴网约车、共享单车这些风口上的新模式,道路客运与互联网这对CP似乎略显突兀。但从历史长河中看,前置后置两端接送正是道路客运修炼数十年的血脉,互联网技术加持下,道路客运能否另辟蹊径,在末端出行上重新开辟一个新局面? 

道路客运的前世今生

将时间拨回到20世纪90年代,彼时,正是道路客运的黄金时期。改革开放深入发展,人们的出行需求呈现爆发性增长,在铁路、航空还属于奢侈品的情况下,道路客运独揽了这一桩大生意。到2000年左右,济青、成渝、沪宁、京沈、京沪等高速公路相继建成,2004年底,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了3.4万公里,高速公路的快速发展为道路客运铸造了一双坚固的无敌风火轮,道路客运也因此进入了鼎盛时期,省际、市际、县际、农村班线,目光所及之处便为客运。 

随着这一波时代红利,全国大大小小的客运企业无论是在资金储备还是行业运作经验上,都积累了强大的先发优势,并产生了一批享誉华夏的知名客企,在线路规划、调度技术、组织管理上形成了规范化的经营体系。 

然而,好景长了这么久,也正是从2000年左右开始,铁老大和民航开始正式发力。到2010年前后,温福、武广、甬台温、京石、沪杭等高铁陆续投入使用,并经历了多次提速。而民航业在2002年也迎来了再次重组,到2004年底,定期航班航线达到1200条,形成了以北上广机场为中心,以省会、旅游城市机场为枢纽,联结国内127个城市的航空运输网络。 

自此,道路客运以不可逆转的态势被铁路、民航扼住了命运的喉咙。 

救援运动

空铁的强势挤压给了道路客运当头一击,而道路客运自身在管理形式、思维模式、服务意识上的长期固化,也在一点点地侵蚀着自己仅存的光环,这个曾经叱咤出行风云的胜利者已经到了不得不开始找出路的时刻。 

一场救援运动必不可少。 

时间拉到2013年前后,这个O2O高速发展时期,搭载互联网,成了行业转型的制胜法宝。从用户接触客运的第一步操作——售票开始,道路客运“触网”计划启动。在交通运输部的号召下,全国各大省市开始建设联网售票平台,江苏、浙江、河南、四川等全国大部分省份相继实现联网售票。与此同时,以纯互联网企业切入的巴士壹佰、畅途网,以互联网+运输集团背景的巴士管家,南坡北坡的选手们,都在以不同的攀爬路径冲顶珠峰,以实现高品质道路客运服务平台的打造。

联网售票为传统道路客运的互联网化进程迈出了实质一步,然而,需求网络化的另一端,供给侧改革才是道路客运救命的关键。避开空铁的正面阻击,从用户多元化需求出发,优化道路客运资源配置方式,用互联网思维创新运输模式成为新的战略点。 

互联网化了的道路客运平台不再恋战长途出行战场,将目光转向城际间的短途出行重新布局,推出定制出行服务。定制出行涵盖城际拼车、城际快线、定制包车形式,原来的大型客车换成了7座高端商务车,根据乘客高频出行线路进行规划,站外灵活设置上下车点,甚至可实现门到门接送服务。 

定制出行改变了一直以来以站到站为主的传统运输形式,创新开展点到点门到门服务,将用户体验放在了首要位置。由此,旅客出行便捷度和舒适度都得到了极大提升,而客企末端接送数十年的经验优势在互联网的赋能下也实现了指数级放大。 

新模式的诞生必将带来市场的剧烈震动。犹如美团点评、滴滴快的uber当时在各自领域的混战,道路客运的救援运动也已然升级,曾经南北坡的选手们最终汇聚到了同一个岩点。一时间,各大道路客运平台的业务模式大抵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此时,资本的助推,为一些选手加足了砝码。 

“不只是卖票”的巴士壹佰率先获得了新加坡基金领投的1100万美金,其投委会成员新加坡前交通部部长的背书为当时的巴士壹佰赚足了目光。 

然而,资本催化的另一面开始显露,产品很快陷入了盲目扩张。巴士壹佰创始人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经过5个月的发展,团队就已经接近100人,巨大的运营成本造成的不是微亏,而是巨亏。最终,在运营不到2年的时间,巴士壹佰低调的退出了战场。巴士壹佰的失败也让行业深感实际运营中团队的重要性,纯互联网企业切入的产品,缺失线下实际的运输和管理经验,使得产品在offline这块阻碍重重,最终无法实现平台整体实力的提升。 

明星平台的倒下没有阻碍救援运动的继续开展,反之,经过一轮市场洗牌后,对团队、产品、模式的考验在进一步升级,处于行业赛道的领跑者们更加聚焦于利用传统客企资源优势做模式延伸。 

做深联程体验

犹如微信建立的社交信息壁垒,在无法超越它的情况下,利用微信红利发挥自身优势成为最佳选择,曾经的微信公众号,如今的微信小程序,都让一波又一波的机会者享受到了流量红利。同理,在航空、铁路一路高歌的态势下,道路客运何不坐享他们带来的旅客红利,在一站式联程出行平台模式上下功夫? 

在这个模式延伸中,出现了诸如愉客行、巴士管家践行者的身影。而巴士管家作为最早一批从联网售票开始搭建互联网道路客运的平台,继而开始布局定制出行业务,再到如今一站式联程出行服务的打造,在这场救援运动中颇具代表性。 

如上文提到,巴士管家是互联网+运输集团背景的选手,在2015年由同程旅游和江苏大运联合出资设立。据悉,其联网售票基础业务实现了从长三角到华东地区以及整个沿海城市的覆盖,互联互通了全国70%以上省份的票务信息,解决了大部分区域往返购票问题。在此基础上,创立同年年底巴士管家即首推定制出行业务。据其负责人表示,目前定制业务保持以平均每月120%的速度增长。 

从定制出行上积累了不少经验和思路,巴士管家团队将目光更加聚焦于末端出行上,围绕交通枢纽先后上线了陆空联程、公铁联程为一体的一站式运输服务。 

联程联运模式的创新,使旅客在一个平台即可实现机场、火车站门到门无缝接驳,减少了周转劳顿,大大提高了旅客出行效率,也为传统客企多元化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是互联网道路客运平台在助力传统客企转型与优化用户体验两者上实现的巨大跨越。 

从高峰到谷底,再到如今一步步的走上新轨道,道路客运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跌宕。沉浮中,末端接送的组织技术优势却历久弥新,在互联网赋能下,互联网道路客运平台在末端出行上或将释放更大的能量。

文 | 袋鼠呗哔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袋鼠呗哔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满华。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