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英诺天使王晟:文娱资本界的“钱荒”来了!

摘要:正如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罗斯福所言,“我们真正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危机之时信心比黄金更值钱。

撰文丨占太林

编辑丨沈   多

文娱价值官解读:

2018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对于创投圈而言,上半年的投资不再像之前那般热情似火,在中美贸易战、外汇收紧等各项不确定的因素影响下,“钱荒”真的来了,一些投资机构募不到资金,各家都以稳健策略为主。 

对于文娱圈而言,也是热闹而又慌乱的一年,抖音突然崛起,给腾讯打了一记闷棍,甚至危及后者的社交地位,爱奇艺、虎牙、B站相继上市,股价稳中有涨,但是监管红线之下政府手起刀落,内涵段子、二更食堂、暴走漫画相继关停。 

在这个背景之下,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专访了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投资机构,目前已投的创业项目超过300个,在一级市场资金收紧的情况下,5月份公开的投资项目仍有8个,而王晟主导的投资项目包括宾果消消乐、途牛旅行网、多彩投等项目。作为一个创业老兵,对当下这个充斥着很大不确定性的市场,他会给出大家什么样的建议呢?

投资最难的是说服自己 

和很多投资人出身金融行业不同,王晟过往的经历相当复杂,但是又能自然汇聚到文娱投资这个行业上面来。

首先,王晟也是最早的互联网弄潮儿,大学毕业后,王晟工作的第一站就是瀛海威,彼时的互联网行业还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大学毕业生首选工作都是外企而不是互联网,尽管王晟也拿到了大外企的offer,但他就懵里懵懂一头扎进来互联网。 

其次,王晟还是个文娱达人,早年在大学就玩摇滚,后来还是游戏的重度玩家,2015年底,王晟重新组建起一支名叫“老帮菜”乐队,屡屡登上创投界的各种年会,到处潇洒露脸,但是他也告诉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记者,工作太忙了,“老帮菜”已经有半年没有排练了。 

“老帮菜”乐队 图片:中国音乐财经网

王晟 图片:中国音乐财经网

再次,他还有很长的创业经历,相继创办了酷米网、联和运通,也曾是搜狐的早期员工,直到2013年加入英诺天使投资基金。

这些经历决定了他看起来和其他的投资人不一样,采访在英诺天使基金的会议室,他衣着打扮也非常互联网,和西装革履的华尔街风格完全不同。在他看来,企业文化这件事就是要接地气,金融不是高大上,而是要为创业者服务,所以一定要和创业者打成一片,混在一起,文创行业本身也是比较随意的行业,所以没必要搞个大办公室然后西装革履。 

当年投身互联网几乎在懵懵懂懂的状况下,也没有预见互联网未来会怎样,但是就是相信互联网会改变一切,因为当时的经历简单,思维不会被太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而当时的互联网就像现在的区块链,可见的都是泡沫,但现在要让自己去做区块链就难了,对这个行业认识深了反而会受到羁绊,所以市面上现在区块链做得不错的都是年轻人。

这样的情况同样发生在投资上,文娱行业覆盖面大,从社交、游戏、到现在年轻人漫画、二次元,每个行业的壁垒都很厚,隔行如隔山,而且文娱行业变化特别快,如果学习能力没有跟上行业迭代的速度,就会错过很多很好的项目。 

投资原则上来讲应该是理性的,但是早期的投资更多的是主观的判断,这也与对文娱产业的认知有关系,认知越浅,投资的风险越大,很容易投偏,因为缺乏判断力,但是认知越深,你也会被过去的传统的思维束缚,在文娱这个快速迭代的行业里投资也不行。 

所以,即便做投资这么长的时间了,任何一个项目拿过来最难的还是说服自己,因为经历复杂了,对产业的理解也深刻了,顾虑也多了很多。

现在并非文娱创业的最佳时间 

今年,爱奇艺、B站、虎牙相继上市,上市后反响也不错,与此同时,斗鱼、唱吧、腾讯音乐……也都在扎堆排队上市。 

对于这种情况,王晟认为可以做两个方面的解读:

一方面是文娱领域的消费市场依然火热,因为迭代速度比较快,去年火的可能是二次元,今年就到了短视频,每个行业里面都可能诞生一两家独角兽;

另一方面,之所以今年大量的公司排队上市,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已经做得这么大了,已经拿了很多融资,估值已经很高,而业务还没有盈利的趋势,再想融一笔大额的资金已经很难了。 

王晟说,这也是近年来文娱产业中的一个怪现象,大家都知道随着物质生活的逐步满足,人们的需求会提高到精神层面,但是放眼望去中国的文娱市场,各个细分产业都有大大小小的独角兽,但是绝大多数的净利润都为负。

特别是当前一级市场资金紧缺的情况下,所以出现了不少独角兽争相上市的情况,为的就是避开一级市场的“钱荒”,到二级市场拿钱续命。 

所以王晟也坦言,当前并不是文娱创业的最佳时机,大的环境并不乐观,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投资策略也在发生相应的调整,看项目的时候除了之前要求的好的团队、能够快速迭代、看对赛道之外,英诺天使投资基金目前的投资已经更加稳健。 

投资机构不缺钱的时候,判断一个项目是否值得投更偏重溢价,比如说到A轮退出能否获得4倍~5倍的投资回报,但是这两年这个倍率在降低,可能2倍、3倍也就投了,因为高收入同时意味着高风险,如果一大笔钱投进了一个坏项目,可能会给财务带来压力。 

尽管投资本质上也是一门生意,因为所投出去的钱追求一个好的溢价回来,比如说有一个好的团队,赛道也足够大,选择的方向也没有任何问题,并且这个团队能够对产品快速迭代,明显的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人一定会投你。 

王晟说,投资人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项目去投,这是投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自己喜欢这个项目,投资人才会花大量的精力真正地去研究这个行业,去体验这个产品,和项目做朋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投资人不喜欢的项目就不是好的项目,只是投资和创业一样,都需要全情投入才能更好地为创业者服务。 

对于投资人而言,做生意的本钱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充裕了,或者说即便投资了,项目也难以找到下一个“接盘侠”,自然做生意的策略就会相应调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创业者,他们拿融资更难了。 

王晟说到,钱荒的背景下所有的人都难以独善其身,特别是文娱产业对钱又比较依赖,只有做得最好,跑得最快的创业团队才可以拿到融资,现在无论对于创业者还是投资机构都不是一个好的时间。

打擦边球的方式获取流量不可长久 

但即便是外部坏境比较恶劣的情况下,仍有一些现象级的产品出来,比如抖音,在春节期间似乎很快就从大量的短视频平台中冲了出来,跑到了前面,令很多人为之侧目,这当然离不开抖音这个优秀的团队,和字节跳动对产品、技术、运营等各条线的把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其实王晟认为,也有外部的原因,快手已经在三四线城市教育了两三年的市场,可以预见在一二线城市也会出现一个“快手”,市面上也有很多尝试,最后只有抖音做成功了。 

还有一个大的层面的原因,文娱产业很大竞争对手不仅仅是同行,还有隔壁“老王”,游戏、动画、漫画、短视频等覆盖到所有人的几乎所有的时间,但是每个用户的时间是一定的,只有24小时,除下8小时工作学习的时间和8小时睡觉的时间,那么多的行业都需要变着法儿去争抢用户剩下的8小时,导致了游戏的竞争对手不仅仅只有同行,可能还包括漫画、短视频…… 

此外,用户对文娱产品放弃的成本很低,一般而言我们购买了实体产品,如果没有充分利用就会产生沉没成本,王晟举例说“我买了一台手机,换得再频繁,也得用一年,我买了一辆车,即便不喜欢,也会用上两三年,但是文娱产品,你想从游戏转到短视频,几乎没有成本。” 

在王晟看来,文娱产品本质上是一个注意力经济,大家都在争抢用户有限的时间,文娱产业太大,选择很多,可是用户时间有限,所以只有最好的产品才能取得成功。

然而,为了吸引用户的注意力,市场仍有很多产品利用打“擦边球”的内容来获取流量,王晟认为,当前的环境之下,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英诺天使基金对所有的项目都不赞成使用一些“三俗”的内容来获取流量,尽管二更食堂、内涵段子、暴走漫画被封杀了,市面上还有很多产品这样做,这种手段是不可持续的而且潜在风险很大。 

从长远来看,这也是国内整个文娱产业发展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环节,有的公司用一些“擦边球”的内容把用户的注意力带走了,导致了很多创业者也不踏踏实实做内容,但是未来可期的是,一定会有踏踏实实做内容的公司走出来而且做得很大,到那时候可能中国的文娱市场就相对成熟了。 

目前来说,我们不仅仅是我们文娱产业面临一场危机,几乎国内所有的创业市场和资本市场的环境都不太理想,但是正如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罗斯福所言,“我们真正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危机之时信心比黄金更值钱。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文娱价值官,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