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老而近妖

摘要:你勿须低首相拜,但是一生虚怀读芒格。

题图:伯克夏·哈撒韦公司副主席  查理 · 芒格

查理·芒格已经94岁了。

他是一位卓越的投资家,是沃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巴菲特曾公开表态,“芒格用思想力量,拓展了我的事业,让我以非同寻常的速度,从猩猩进化到人类,否则我会比现在贫穷得多。”

 芒格以价值投资而闻名,但更为值得称道的是——他独特的思维体系启发了无数人,他的“多元思维模型”和反向思考逻辑广受推崇,他的言谈很多都成为了金句。比如,一个人能做的至善之举,就是帮助另一个人知道得更多。

 这篇文章来自一位芒格的推崇者,他从多个角度论述了芒格的思维模型和投资机会。以下,Enjoy:

芒格曾说过两句话,如仙露明珠。

一句是:我做的只是在观察——什么灵,什么不灵,以及为什么。

另一句是:一个人能做的至善之举,就是帮助另一个人知道得更多。 

所以我想芒格肯定是乐于传道解惑的,虽然其并非著作等身,但光听听这个年近期颐的老人谈谈人生,我们也会获益匪浅。

但读他的文章与演讲,你读完以后可能感觉就跟啥也没读一样。这说明什么?这进一步地说明了芒格是个哲学家,是一个可以一生低首相拜之人。

芒格太大,我且斗胆碎笔写之。

1、思维模型 (Mental Models)

芒格既不好写也不好学。

一来他嘴比较碎,调教起来喜欢东一句西一句;二来作为一思想家,芒格的精神世界比较滂沱,又有下里巴人又有阳春白雪。这与他的教育背景与职业履历相关,数学、物理学、气象学、哲学、法学、经济学、金融投资学,行伍戎马、讼师生涯,再加上大几十年岁月的摧残,于是芒格老而近妖。

当然知识只是颜料而不是匠作。在接触了五花八门的海量知识之后,你有可能成为芒格,但更大可能是成为博古知今的北京出租司机——知识多了杂了而缺乏归纳合璧,表达出来就容易变成贫嘴。愤世嫉俗,夸夸其谈。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芒格非常强调从知识中抽离出一些最精华的模型加以融贯,以期形成一种“思维模型的网格”(latticework of mental models)。这是芒格教给我的第一课。

“模型”俩字容易把我们震住,一般建模的都觉得是隔壁学霸才能干得出来的高科技;但西方人常说的Model其实是一个挺随便的词,比如鼎鼎大名的资产定价模型无非就是E(ri)=rf+β (E(rm)-rf) 这个简单表达,里面的变量比你家的马桶还少。

啥叫模型呀?—— A model is a human construct to help us better understand the real world—— 任何能够帮助你更好理解现实世界的人造框架,都是模型。

模型是我们意淫出来思考和理解世界的工具。

举例说一些生活中常用的模型——比如奥卡姆的剃刀(哲学)、格雷欣法则(经济学)、泊松分布(统计概率学)、确认偏误(心理学)、邓巴的数字(人类学)、帕累托定律(经济学)、机会成本(经济学),现金流折现模型(金融学),这些都是无比实用的思维框架。

芒格说:你首先必须要去学习关键学科中的这些big ideas,然后你将这些模型串成网格,并确保在你的余生里可以对这个网格调用自如。

为什么需要模型的网格?因为单一某个模型,你用多了就产生了路径依赖——导致你会扭曲现实来满足模型,而不是更换模型来满足现实。如果工具不多,那么过度使用几成必然。

芒格常引用老话说“如果你手里只有一个锤子,那你看谁都是钉子”,此句谚语已经把这个问题说透了。

比如一个经济学的学生,经典的需求曲线表明商品价格越高需求越低。他拿着这个大榔头去敲经济学问题的钉子,很多时候是敲得顺手的;但碰到某些残酷现实——诸如为什么LV这种塑料包能卖到那种荒谬的价格而且需求居然还越来越大,他就要错乱。

这时候你就需要心理学或者人类行为学的一些解释,比如这些商品可能是韦伯伦商品(Veblen goods)——需求随价格升高而升高。他们不仅有浅层次的效用,而更深地关系到炫耀与性隐喻、繁衍与存续、关系到社会竞争暗示与阶层接纳——“你看我有XXX了,你该喜欢/接受我了吧?”

劳力士就是韦伯伦商品的另一个好例子,其实当年远不是什么硬货——1981年一块水鬼大概只卖九百美元。后来劳力士放飞了自我标价一路狂奔,结果发现价格越涨居然销量越好,现在同型号的水鬼大概七八千,乃Veblen goods的典范。

香港人常说:你不戴劳,别人不会看不起你,别人是根本看不见你。——所以思考此类问题的时候如果你脑中仅有的经典供需模型,肯定是要怀疑人生。

我也拿自己举个肤浅的例子来说说单模型的局限。我不敢说自己是价投,但我赞同价投理念。而格雷厄姆式的“价值投资”其实就是一个思维模型,简而言之你要做到这四点:

以看生意的心态来看股票。

 以内在价值的巨大折扣上建立安全边际。

面对躁郁的市场:要买于抑郁,卖于躁狂。 

保持理性,别动情,别动气。

价投是一把政治正确的大榔头,当拿着这把榔头的时候,我就感觉档里揣着擎天柱,我是忍不住要睥睨四方的。我放眼望去,看见世界有好多钉子啊,它们被市场或憎恨或遗忘,上面缠满了韭菜的尸体。

很多时候,我们没有死在计算内在价值上,而是死在建立安全边际上。

安全边际要解决的问题其实是风险控制,而风控里极为重要的一点是不与虎谋皮(用芒格自己的英文来说,叫avoid dealing with people of questionable character);资产价值数字上的折扣固然吸引,但不考虑更广义的安全边际,再大的折扣也是海市蜃楼。

所以即使是价值投资如此伟岸的一把大锤子,你也不能只有这一把锤子。如果可以用代理问题(principal–agent problem)这个模型来分析,或许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虽然现代教育的逻辑是你在专才化之前先要通才化,虽然大学的任务理应不是培养一技之长而是培养一生之所,然而大多数人接受的教育仍然是单模式化的。大学技校化是一件悲哀之事。

芒格认为投资也是如此,投资不是诸如炒菜、做鞋、素描、开挖掘机一样的特种技能,而是一种综合性极强的大招。

投资最核心的就是做决定——投或不投或做空,投多少何时投,如何决定资产配置、证券选择、市场择时这些问题——而决策能力需要一个思维网格,需要你像机器猫一样有个袋子,里面装满各种各样的思维模型。任何一个单一模型再完美,她都会有自己的局限性。

当然,肯定有一些模型比另一些模型更管用,锤子杀伤力肯定比不过飞弹。在所有的模型中,芒格本人平生最爱俩——一个是“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另一个是“激励机制”(incentives)。

他认为通过这俩大宝贝儿可以参悟许多事。比如后者,在商业社会里最好的利益捆绑法就是自己打包自己的降落伞。

罗马人如何保证拱门造得牢靠?——每当拱门造好,建拱门的建工们就要站在拱门底下,目送支撑拱门的脚手架被拆掉。—— 永远不要低估利益捆绑和激励机制的威力。

参悟所有的姿势,融贯所有的知识。这样想来,你恐怕不是一个投资者,你根本就走上了成为一哲学家的不归路。

2、新时代的运用和发展

再来说说芒格的投资观/价投观。

首先芒格肯定是很憎恶群体性投机泡沫的,他说众人扎堆就如同一窝旅鼠,喜欢长途跋涉然后集体跳海。

所以他对比特币、区块链是绝对的刀子嘴砖头心,用尽比喻、极尽吐槽与嘲讽。芒格已经与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组成了反比特币三巨头。他们时不时杠精上身,要上节目给比特币来个三连击,反正美国币圈的人恨他们得咬牙切齿。

当然这三位大神坚持diss比特币是符合人设的,他们没有必要冒晚节不保的险去endorse一场无厘头的荒宴。对于芒格而言,投机是不可能投机的(该投的机早年都投过了),活到这份上再投机性价比太低,高科技又不会做,所以就是搞搞价投才能维持得了生活。

而与一般的从格雷厄姆那里走来的价投一样,芒格自然强调资产的内在价值与价格的分离,也强调市场躁狂的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也继承格雷厄姆那一套价投原教旨主义的总体精神和原则。

来说说芒格对价投思想的发展。

格雷厄姆认为如果你能以内在价值2/3的价格买到一家公司,那么就算管理层是个老年痴呆也无所谓。

但芒格认为格雷厄姆有很大的时代局限性,格老的盛年是在资本主义的休克期——大萧条后的那几年——而休克中的资本主义是没啥竞争性的,不仅公司之间无力竞争,而对于投资者而言也没啥人跟你在股市上竞价,于是就出现大量格雷厄姆所津津乐道的Net-Net的投资机会。

但在许多年后的今天,如果你还按图索骥地找Net-Net,被坑起来你可能心脏会受不了——能达到如此可怜的估值的公司必然有其可恨之处。Net-Net 绝对绝对不能去操作看不懂的公司和治理稀烂的公司。

而芒格认为格雷厄姆的用好价格买凑活的公司,不如费雪的用凑活的价格买好公司。当然这两者虽然都可以毛估估地说成价投,但后者要求你能看出好公司——看准行业看准人,而前者退而求其次地要求你看出一个好资产。可以说格雷厄姆的价投更纯粹,适合于熊到一塌糊涂的市场。而蒸蒸日上的太平盛世里,费雪那一套靠谱。

巴菲特常说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 + 15%的费雪。但事实上我认为这两个数字倒过来大概差不多,巴菲特与格雷厄姆已经渐行渐远,与费雪倒已基本实现灵魂合体。

巴菲特回忆说:”五十年前查理就告诉我,以凑合的价格投资好公司远比以好价格投资凑合的公司要好得多”。可见芒格对于巴菲特投资哲学转变的影响。纵观伯克希尔近几年的投资,没有一笔不是用凑合的价格去搞好公司。

格氏价投与巴氏价投之间,相差了一个芒格。

巴菲特自己的说法是:“格雷厄姆教我捡烟蒂买贱货,但查理将我从这种限制性的观点中挪出来,打开了我的视野。” 

而我回顾自己卑微的投资历程,如果仅以结果而论,buying a good business at a fair pice is better than buying a fair business at a good price。

这句我深有感悟,基本上真能赚到钱的都是前者,买的时候那价格真的是非常凑合。而所谓的捡烟蒂,目前结果都不太理想。可见格雷厄姆、赛思·克拉曼的那种原教旨价投,真非我等俗货可学。

3、论投资的集中与分散

芒格强调下重注,包括三点:1. 放弃烂机会;2. 放弃看起来很好但实质上很烂的机会;3. 下重注在那些实质上很好的机会上。

芒格喜欢玩扑克,我们就以德扑举例。

玩德扑,上来拿到“草花2、方片7”这种牌那直接fold就好了啊,你对烂牌仁慈就是对筹码残忍;如果你拿到AQ但感觉桌上有AK,结果被加注、被dominate了,这时应该果断弃牌止损,这时候的AQ比27赢面还小,虽然AQ看起来是个“挺好的机会”;而如果你幸运地拿到了AA,就要想方设法在看到flop前拖着别人凹硬(当然这中间会有很多曲折),反正从EV而言凹到就是赚到。

好牌能多赚,烂牌能少亏,德扑就算入门了。

而对于德扑新手而言,A-10以下的牌全fold,也就是拿到烂牌一律放弃,一般会是一个好策略,所以你要能等能忍。

芒格认为在投资上也应是如此,大多数时候你应该在调研阅读交谈思考,再不济就吹吹牛逼,而不应花时间在不停交易上。在终于等到你、彻底占上风的机会来临时,你得下大注,因为这种机遇你一辈子应该也见不到太多个。

巴菲特有一个大家都熟悉的理论叫“二十个打孔位的打孔卡”,意思是你要假设一辈子只有二十个投资机会,投完一个在卡上打个孔,这势必让你对投资瞻前顾后、深思熟虑。

因为打孔位少,你仓位必然集中;也因为打孔位少,你下手必然重注。所以当胜率对你非常有利的关键时候你应该大声喊出我要你,然后凹硬、无惧扑街。爱恨情仇燃一把热血,好机会那么稀缺,找到它们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时候就应该跟命运摊牌。

(作者按:作者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倒不是反对好机会要下重注(反对这个不是脑残么),而是因为我们很多时候自以为是的好机会,事实上很烂。就像之前说过的AQ对AK这种情况,作为局中人你以为机会简直太好,但用上帝视角看一看就知道其实烂到没边了。唯一能够避免这种过度自信的办法,就是分散投资。我见过很多人死就死在看起来无比光辉的烂牌上。其实芒格自己也说过,很多牛逼的投资人都是死在看起来最好的机会上。)

芒格反对学术圈谈的diversification——或者说是过度分散——他认为是胡说八道。他同时也认为Beta和现代组合理论(MPT)是胡说八道,用波动衡量风险是胡说八道。

他倒并不反对适度分散——比如十个持仓——他反对数学上的那种极致的分散,因为无可避免这会让你投资到庸俗不堪的公司上。在这一点上价投差不多都能形成共识,如卡拉曼所说,想要降低风险,分散到10到15个以上就足够了。再进一步分散都是虚妄。

芒格认为:把现代组合理论搞得无比透彻无比精妙,那你可能会是一个好的数学家,但真的投资起来你仍然会像一只锚一样地沉沦。

4、论嫉妒心理

虽说支配市场的情绪无非是恐惧与贪婪,但我觉得恐惧远大于贪婪,因为大多数时候驱使群体作出不理智行为的主要情绪不是贪得无厌,而是害怕踏空。

理解了这一点,就非常能理解一个个泡沫前赴后继的形成——真不是因为我们贪心,真的是因为受不了隔壁办公室小张一天内赚到了我一年的钱。

这种情绪芒格多次说到。

芒格认为眼红别人赚钱比自己快,这是一种要命的原罪(嫉妒被神学家解释为七宗罪之一)。而且嫉妒是最蠢的原罪—— 因为它是唯一不会让你觉得爽的原罪,七宗罪包括贪婪、淫欲、暴食、傲慢、嫉妒、愤怒、懒惰,饱食淫欲让你肉体销魂,愤怒让你内心释放,傲慢让你有装X的快感,唯有嫉妒是一朵百害无利的毒花,妒火中烧,唯有痛苦。

嫉妒心在人类史上大概也就只有在狩猎采集时期有那么一丢正能量。

有研究说明嫉妒心有利于维持狩猎部落的平均主义、创建河蟹部落,妒火中烧的族人时刻密切关注谁家买了宝马、谁家盖了小楼、谁家富了出头,这种人会被立马打地主分田地,这样部落作为一个整体比较容易活下来。

在现代社会里,嫉妒心显然就没有这方面的好处反而有很多副作用—— 仇富深、戾气重、心态崩,搞得身心无比疲惫。

被房子、被比特币、被某一年的大牛市折叠过的人们,他们无比紧张,害怕踏空的焦虑与对邻居的嫉妒一遍一遍百爪挠心,正是这种情绪——而非贪婪——最后成就了泡沫最膨胀的那一瞬间。

巴菲特也不止一次说过,驱使这个世界的不是贪婪,而是嫉妒。所以不要去嫉妒别人赚钱比你快,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这些人虽然很快地得到了金钱,但他们同时也失去了烦恼与贫穷。

另外,想到人生的嫉妒与嫉恶如仇,我也就想到了做空交易。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也是《穷查理宝典》里唯一一次提到做空—— “ 作为一个卖空了的空头,看到唱多者在那里春风得意真是心如刀绞。而你的一生不值得花那么多时间在这种痛苦上。”( Being short and seeing a promoter rake the stock up is very irritating. It's not worth it to have that much irritation in your life. )

就凭这一点我也不去做空,做空容易扭曲,这对健康不利。

5、结语

叨逼叨了很多也很散,这是有原因的——芒格自己写东西就都非常散。哲学家思想者么,你不能怪他。

但是芒格的这颗古灵精怪的小脑袋里产出了大量的奇思妙想,我觉得无论咱搞不搞投资,都应该像吸奶一样地去甘之如饴一下。

比如思维模型网格这个,我们生活中不自觉地也会运用;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会执着于自己所依赖的路径,去犯“一个榔头敲天下”的偏误。

另外在他的著作里,你总会见到这样一个愤世嫉俗的芒格:这个玩意怎么那么傻X,那个哥们怎么如此脑残。换成别人我会觉得不够谦逊,但这是芒格,又有思想又能赚钱,他不厉害谁厉害。

对于我而言芒格的市侩智慧(worldly wisdom)与犬儒主义(cynicism),看似矛盾却又师出同门,组合在一起特别耳目一新。其言其智,增一分嫌腻,减一分则太瘦;而他的态度,率性而为,大快人生。

当然你勿须低首相拜,但是一生虚怀读芒格,这个动作大概率是没错的。

作者 / 陈达

来源 / 经纬创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他山石智库 的原创作品,责编:周文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