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们是理想主义者,必定有未来

摘要:任正非的思想,不仅是对企业发展的思考,更多的是穿透人类历史和工业文明,悟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未来。

题图: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要创始人  任正非先生

盛夏,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战与不战,这是一个问题!

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国地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国给的,而是奋斗出来的。

坚持“以奋斗者为本”的任正非,对此最有体会,也最理性:

“我们要回到世界文明的主航道,还是要回到理性上来。我们在创新上,第一要向美国学习。第二个要向德国、瑞士、日本学习工匠精神。日本一个小公司几十年就研究一个螺丝钉。德国许多高级的东西,都是德国的。他们一个村子里的小企业,就可能在讲占全球份额有多少”。

“我们是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必定有未来”。

任正非的思想,不仅是对企业发展的思考,更多的是穿透人类历史和工业文明,悟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未来。

1、世界永远都是顺序渐进的

任正非说:“世界永远都是顺序渐进的,跳跃性的世界是不稳定的。自由电子很不稳定,怎么可以创造价值呢?1000年前,欧洲处于中世纪的黑暗,中国那时是清明上河图时代。欧洲1000年来,进步都是一步一步的。有时候我们看到,欧洲人当时怎么那么傻?那是我们用今天的眼光看过去。谁都做了许多傻事,都是一点一点走到今天的。”

“世界都是顺序渐进的,我不相信大跃进可以成功。我们公司从来不搞大跃进。爹还是那个爹,娘还是那个娘,辘轳、泥巴、女人和狗一个都没有变化,你怎么就成了富二代呢,这不现实吗。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2、不能去炫耀锄头而忘了种地

“锄头是种地用的,不能去炫耀锄头而忘了种地!

“法国大革命讲自由平等博爱,但是没有讲清楚谁来做蛋糕。没有蛋糕,怎么会有自由呢?所有一切就没有了根,法国大革命的那些目标都是虚无缥缈的,都是没用的。因为它没有解决一个创造者,一个生产者。再好的理念目标,都要清楚是以什么作为承载”。

“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工具,不可以因为工具可以直接带来许多真金白银,就直接去追逐真金白银了,这就错了!”

“华为不会为了钱去上市,华为不缺钱。干嘛要上市?上市就要受干扰,不可以专心致志地锁定华为的战略目标了。这是赔本的买卖,华为不去做。”

“我们永远不会上市。我们上市,就是赚几百个亿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对钱看不上,我们就是对长远的战略感兴趣。”

3、泡沫化社会需要长期修复

“中国还是要搞实体经济,你没有实体经济,怎么解决就业问题?一个劳动法,就把工业逼到第三世界国家了。低端搞掉了,高端就没有了基础。工业是从低端走向高端的。如果把低端都给搞没了,高端怎么来?现在磨豆腐没人磨了。炒房就能来个几十万,谁还专注做实体。我认为,还是要扎扎实实做实体”。

“中国实体经济最紧要的就是一句话:诚信。对客户要有宗教般的虔诚。如果中小企还提什么商道、模式,那就错了。品牌的根本核心就是诚信。真诚。你要对客户需求有宗教班般的虔诚。诚信,只要你诚信,你就可以活下去。我们的经验说到底,就是一个诚信”。

“一个浮躁的社会,一个泡沫化的社会,这需要一个很长期的修复过程。父母已经严重泡沫化了,你怎么可以让儿子孙子不泡沫化?”

“日本人去年获得诺贝尔奖,日本人就反思:为什么几十年前的研究获奖,而现代没有新的研究获奖?现在日本人泡沫化了,沉不下心来了。日本人还可以自己批判自己,说明他们是清醒的。而去年我们中国屠呦呦获奖以后,中国则是沉浸在过去的温床上,一种复古的潮流又在兴起。这就是差距”。

4、回到世界文明的主航道

“我们要回到世界文明的主航道,还是要回到理性上来”。

“我们在创新上,第一要向美国学习。第二个要向德国、瑞士、日本学习工匠精神。日本一个小公司几十年就研究一个螺丝钉。德国许多高级的东西,都是德国的。他们一个村子里的小企业,就可能在讲占全球份额有多少”。

“我们要向发达国家学习。第一,中国首先要保护知识产权,才会有原创。第二,我们的人要耐住寂寞,现在泡沫化的社会中不会产生科学家。几十年以后我们还在泡沫边缘化上,最后会被历史抛弃,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耐下心来做学问,太难了”。

“所以我们要建立一种规则,这种规则是有利于所有人发展的,而不是利己的。如果我们建立一个狭隘的利己规则,迟早是要灭亡的。你看,成吉思汗垮了,他建立了一个利己的规则,那么,我们还是要建立一个规则,这个规则让大家共赢发展。这个规则,我们不是提了吗?要向爱立信和诺基亚学习在GSM低门槛,要向谷歌和苹果学习开放和链接千万家公司一起发展吗?所以我们不会在去建规则的时候狭隘于这个问题。”

“华为没有模式。有人问我们,华为的商道是什么?我们就没有商道,我们就是以客户为中心,就要让客户高兴,把钱给我。你哪个客户给的更好,我就给好设备。氮化镓是一种功放效率很高的功放管,使用这种功放管的设备成本较高,我们只卖给日本公司,或卖给少量的欧洲公司,因为他们出钱高,那出钱低的我就不考虑卖给你,这么好的设备。所以同样的设备还有好坏之分,氮化镓的量随着我们的使用产量扩大以后价也降下来,老百姓也会受益”。

“我就讲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我国互联网上,很少有科学论文,这些论文是有利于创新的。我们没问题,可以从国外看。小公司看不到,那小公司怎么知道这个世界该走什么路呢?那为什么我们国家不能在互联网上把外国很多的论文都拿过来呢?它本身无关政治。但拿来之后没人看,赚不到钱,这是小众网呀,引领产业的科学家是少的。他们要的是大众网,不是小众网。大众网就是拿来以后可以玩游戏,发发微信,赚赚钱。因为没有人为了国家未来的成长实现这个目的。所以这些论文都看不到,你就是在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或是你不知道这个方向而走了很多弯路,或者你根本就走不到”。

“我们没有这个问题,我们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我们参与全世界那么多组织共同研究标准。吸收了这么多优秀专家、科学家参加我们公司,所以我们没有受到这种限制,我们能感受这个世界的脉搏是怎么在跳。感受这个脉搏,然后把高端人士引进来一起再开放的讨论,我们再归纳一下,一个教授可能十几年,二十几年都没有突破,是有的”。

“我们是理想主义者,谷歌也是理想主义者。苹果是现实主义,苹果注定要衰落;而理想主义必定有未来”。

编辑 / 王育琨

来源 / 王育琨频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他山石智库 的原创作品,责编:周文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