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敬:今年募资比较难,新基金会“钱荒”

摘要:小程序和短视频窗口期不会太久,未来零售消费有巨大机会。

题图:以太创服创始人、CEO  周子敬

自2014年成立以来,以太创服已帮助知乎、蘑菇街、今日头条等上千个项目完成融资,融资总额逾160亿人民币。现主要有FA(财务顾问)、易项(投融资平台)、投资管理三块业务。以太创服CEO周子敬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他曾担任阿里巴巴资深产品经理,之后加入华兴资本担任副总裁。创立以太创服后,他曾领导完成多个融资项目,包括知乎、今日头条、蘑菇街、新达达等。

1、货币紧缩周期内新基金募资艰难

最近媒体都在说募资难,的确,宏观来看现在募资数量和金额比过去少很多,金额下滑尤其明显,对新成立的基金来说,今年的确是一个挑战。只从宏观来看,这种说法无可厚非,但我们做的是私募基金中的创投方向,因此更应该聚焦行业来看问题。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经历了三次低谷期:2008年经济危机、2012年-2013年间的小低谷期以及2015年股灾,这些事件都会对募资有影响。判断市场好坏主要看3个因素:一看技术是否有进步,只有技术进步才会有投资机会,此时的创新机会可以秒杀所有的利空。二看整个资本市场周期,这会影响到货币和信贷市场。比如去杠杆和加杠杆就是货币政策,仓位一旦多起来,银行大量放贷,市场上的资金多了就容易导致物价上涨,比如房产涨价、股票上涨;三看市场信息,二级市场的涨跌影响资产价格。对于所有创业公司,最后的出路不是卖给上市公司就是让自己的企业上市。如果投资方不好退出,大家会预判卖的价格低了,而买方也认为买的价格必须要降低,这也会对企业有影响。

在金融领域,凡是资金都需要找一个投资出口。现在基金面临的问题是两难,有些基金手里有钱,需要找到一些好的标的去投。然而VC圈头部效应很明显,当泡沫大的时候会有大量的人来接盘,有时候一个没投过好项目的基金账面也有回报,所以对他们来说募资也很容易。但当泡沫去掉后,对于回报不好的基金就是雪上加霜。当然,金融永远是有周期的。从数据来看,2018年的募资金额与2015年差不多,2016年和2017年都比2015年高很多,今年市场虽然差,但跟2015和2016年类似,不会差太多。

 现在其实有的机构并不缺钱,因为募资到投资的过程会有滞后性。目前看,头部项目依旧受到资本的青睐,尤其是在市场不好,优秀的标的不多的情况下,头部项目争抢更加激烈,所以对非一线基金的处境可能会比较尴尬。同理在这个周期下的非头部创业项目融资也会更艰难一些。创始人也需要对公司的未来有所规划,可以选择搭建美元结构的公司融美元,或者找头部基金融人民币。

2、小程序和短视频窗口期不会太久

现下大家都在谈论“风口”。首先风口本身是客观存在的。广义上它指的是在那些大产业趋势的变化影响下的某个细分领域快速崛起的项目。所谓狭义的风口可能就是大家目前看到的,最明显的就是融资的热度。比如最近很火的小程序和区块链,其实早在一年多以前小程序就有苗头了,区块链也是在三四年前就有人投过。所以,早期投资人看到的风口和大众认知的时间差距是比较大的。当大家发现这是“风口”时绝大多数企业已经处于发展的高峰期了,如果此时企业没有持续长期的增长,那它很快就会降温,让人感觉风口不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感到“风口”来去特别快。

 但对一些长期的赛道,其实“风口”相对比我们看到的要持久。人工智能、区块链、消费升级或者教育、医疗行业,这些是真正的大“风口”。这些领域的演变发展过程非常长,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完成的。而大的“风口”通常都是由底层技术以及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以医疗和教育为例,人们收入不断上升,加上人口结构老龄化,就会导致这两个领域未来很有投资及创业机会。像人工智能领域,有做语音识别、图像识别、NLP自然语言处理的公司。这些技术的成型周期相对会比较长,而且大“风口”也是由很多小“风口”组成的,比如无人驾驶领域又分做感知、整车、传感器等,每个细分领域窗口期有时不会很长,不过这些细分领域只需要几家公司做好就可以了。有的”风口”窗口期可能很快就会过去,比如小程序,短视频,这种区域政策变化带来的风口,我判断应该是个爆发性的事件。

3、常见的伪“风口”有三种类型

虽然每年都有所谓的“风口”项目,但有些商业逻辑是不成立的,主要有3种类型:一是对市场规模的误判。比如O2O,互联网公司善于先把规模做大后让双边市场交换收费方向,原来收费的项目变成免费的,这种思路在有些行业是行不通的,很多线下业务边际成本不仅没降反而上升了,而且规模越大成本越高。还有一类是互联网人去传统行业做利益链条重新划分的事情,很多时候也不成立,大家高估了互联网对行业和产业的影响力。有的传统行业已经做了几十年,里面很多细节都有其存在道理,用互联网工具去推翻很多固有的利益,对创业公司来说成本非常高,这种风口也不成立。

 第二是对国情的误判。大家对技术的进步太乐观,国外的很多商业模式到中国可能是不成立的,主要因为中国的人口结构和社会结构与国外不同。最典型的是外卖领域,美国地广人稀,人力成本很高,中国人口密度很高,人力成本相对低,所以在中国做外卖是个大生意,但放到美国就不行。

 第三是对用户需求、付费能力的误判。脱离成本去讲刚需很不靠谱,上门美甲虽然是刚需,但它是有成本的。有用户愿意花二十元买单,有人可能五块钱都不愿意出,最后导致市场做不大,很多创业公司都把用户付费能力判断错了。

4、未来零售消费有巨大机会

新零售在未来会有巨大机会,包括社交电商。未来线上和线下一定会是紧密融合的,盒马鲜生就是典型例子,既有线上展示和体验,还有线下店做分拣和配送。伴随技术升级和人口结构变化,必然会有新的业态出现在新零售的各个环节中,如配送、物流、供应链、移动支付、智能终端等方面。

 最近几年大家可以明显感受到大型商超和便利店的变化,便利店的选品SKU相对较少,针对的人群相对高端,中国是很典型的高密度社会,所以便利店在中国会变得越来越主流。日本和台湾的便利店非常发达,中国在这方面空间非常大,所以最近很多基金都在看便利店项目。

  此外,还有智能零售终端,这是在人口和技术双重作用下的产物。原来的商超选品有万个,店铺的辐射范围可能覆盖周边好几公里,还需要配送。这是一个典型的量化业态,所以毛利和客单价足够高,布局的密集程度要求也比较高,自然对送货即时性要求也比较高。而现在智能零售终端把过去的成本结构推翻了,对比过去便利店租金高、运营成本高等缺陷,智能终端的出现会缓解以上问题,而且智能零售设备的成本以及运营成本其实很低,一个柜子成本几万元,不需要人运营,所以也降低了运营成本,通过精选的产品一天可以做到营收几百元,而且可以布局很多地方,这是智能零售终端的特点。

 零售的根本是用一个适合的成本结构满足部分消费者的需求,零售不存在某种业态会一统市场。因为市场足够大,每种业态都有自己的特点,线下陈列空间有限加上每个区域聚集的人群身份差异,导致零售终端提供的品类必须要有选择和区分。

 对于投资人来说重要的是算好账,要看终端的单点模型能否成立。值得一提的是,往往企业在推广的时候会过分乐观,比如无人货架在有些点位是非常成立的,既没租金也不需要人员值守,配送一次的成本几十块元,看似只要做几百块钱营收就会盈利,而且非常贴近用户,未来变现可以通过广告收入。但实际上投入运营后用户数量低于预期,其核心问题在于单点模式能否成立以及它的高复制性能否有竞争壁垒,而这些因素会导致它的想像空间小很多。

 除了智能货柜,我们也能在小区门口、公司楼下看到快递柜。丰巢快递柜虽然利润很薄,但在未来人力越来越贵的情况下,多布局一些柜子应该还是能赚钱的。有时候铺渠道其实都需要一定的成本结构去适应客户的需求的。除此之外,无人货架是特别有意思的赛道,然而它的成立需要一定条件,比如选址等等。

总而言之,任何一种解决方案都会对应一个细分市场,有的细分领域可能就是几万亿的市场规模。零售典型的特征就是规模效应,面对分散的市场,未来可能会出现一家公司去做整合去把规模做大。它一方面可以向供应商压价,另一方面在物流和终端展示上可以带来不错的营收及体验。小程序和短视频窗

作者 / joyce

本文系《投资人说》原创内容,欲了解更多内容,请联系本文作者,微信号:joyce66886 ,添加时请注明身份及事由。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他山石智库,责编:周文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