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中医药学院院长袁晓宁:中医布道,二十六年东学西渐

摘要:中医发展背后的关键词,依然是中医教育、中医质量和中医的宣传。

袁晓宁在海外20多年验证了一个趋势,以针灸为先导的中医药学,自上世纪70年代在北美地区开始盛行后,中医药的海外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即普及阶段、发展阶段,而现在中医药的国际发展正在进入一个立法阶段,这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潮流。

但中医发展背后的关键词,依然是中医教育、中医质量和中医的宣传。

文丨杨亚茹

采访丨严睿

编辑丨尹磊

“西医之外,能被称为医学的只有中医。”袁晓宁对中医的笃定,押注半生。

袁晓宁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原北京第二医学院中医系)。曾在北京鼓楼中医医院任住院医、主治医生、急诊室主任。1992年,从事中医急症第一线临床工作的袁晓宁医生移民加拿大,从此开始了他在海外推动发展中医药学的漫长道路。

袁晓宁相信中医药学以他的悠久历史积累下的丰富经验,以其优异的临床效果一定能够在加拿大发展,一定能够成为世界性的医学。

建立海外中医教育新秩序

在离开北京之前,袁晓宁与它的恩师巫君玉教授有一次长谈。身为北京市卫生局主管中医的副局长巫君玉教授,是当时全国第一批500名老中医之一,学术精湛,德高望重。长谈中,老师叮嘱:发展中医学,育人是第一要务。

▲ 2016年巫君玉老师到多伦多访问,并作学术讲座。图为袁晓宁(右)与巫君玉老师(左)的合影

初到加拿大,袁晓宁发现那里有很多病人在接受针灸治疗,且多以华人为主。因此,当时的中医教育主要围绕针灸进行,大多都是短期的速成班。从港澳台以及东南亚地区移民的华人和一些来自国内的西医专业的人,是当时加拿大中医业者的主要构成,国内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医专业医生屈指可数。在这里,中医的教育迫在眉睫。

次年,袁晓宁开办了加拿大中医药学院——北京光明中医药学院,开启了两年制及四年制的中医学教育。

面对短期班的所谓速成优势,两年或者四年对学员来说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个时间周期,是科学育人的一个基本底线。26年转瞬即逝,今天的加拿大中医药学院早已是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加拿大分校。如今的教学时间周期得到了事实的认证,学校从最初的8名学生,扩展到了今天的近80人。袁晓宁改变了加拿大的中医教育模式。

更重要的是,加拿大中医药学院顺应了时代的需要,在海外中医从普及阶段向发展阶段的大趋势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正如袁晓宁在自己的论文中就表明,海外中医发展进入第二阶段的转折点是教育的正规化,带动出现了一批相对专业的中医医师。加拿大中医药学院的毕业生以及后来越来越多的移民到加拿大的中医药专业医生,构成了海外中医药发展阶段的主力军。

加拿大的中医格局变迁,绝非一蹴而就,袁晓宁等民间力量,20多年来从多维度在积蓄力量。 

▲ 2012年与加拿大多伦多市长福特在市长办公室合影。(时任多伦多市长福特(左)与袁晓宁教授(右)

为了推动中医在加拿大的发展,1994年袁晓宁与一些志同道合的中医同业成立了加拿大中医药学会。后面的二十多年,该医药学会在推动中医发展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学会向主流社会和当地政府宣传中医药针灸,深入接触政府主管部门的官员,介绍中医药的优势。利用举办展览会、说明会、义诊等形式向社会宣传中医药。同时加拿大中医学会对会员进行专业进修培训,请国内专家前来交流,不断提高会员专业素质。

袁晓宁认为海外中医药发展的关键是“培养土壤”,就是要有社会基础。因此,宣传中国文化和中医药的优势是十分重要的。加拿大中医药学会积极举办中医药国际会议,分别于1997年、2006年、2007年、2015年及2016年举办了大型国际中议论坛。目前,2018年10月的论坛正在筹备中。 

推动中医立法,没有硝烟的战斗

中医药学会的标志性贡献,是推动了加拿大中医药由“发展阶段”进阶到“立法阶段”。1999年,加拿大中医学会主导的加拿大安大略省中医针灸考试,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成功举办。“1999年11月17日中午12点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考试中心的铃声响起。120多位考生中,一部分人自此将获得合规的中医针灸医师身份。这标志着准备了多年的加拿大安省中医针灸资格考试终于得以实现”。《海外中医诊治要览》这门考试科目,成为了中医药海外发展进程中具有转折意义的文献。

中医立法是中医走向世界的标志,然而中医立法的内容是关键。内容符合中医学的发展,中医立法就是好事;如果中医法的内容制约中医药的发展,甚至灭绝中医,那么这个中医立法就是中医海外发展的灾难。 

▲ 2013年与加拿大卫生部部长(右2)会谈讨论中医药针灸在加拿大的发展。(左起加拿大中医学会常务理事张大平医生、李嘉医生、加拿大联邦卫生部国会秘书、加拿大卫生部长、袁晓宁教授)

加拿大中医药学会在中医立法的问题上颇具主人翁意识。

2006年11月,安省中医法通过,其内容是:中医医生没有诊断权、没有针灸权、没有处方权,中医成了三无医生,而中医以外24个健康专业可以不受中医法制约使用针灸。这一荒唐规定,让加拿大中医学会等民间单位颇为愤慨。

为此,由加拿大中医学会主导,并联合其它学会共同组成了安省中医联盟(后更名为“安省中医学会联合会”),在加拿大举行了史无前例的“抬棺游行”。

800人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这让当地政府颇受震慑。两周后,法案重新调整,中医获得了中医诊断权、针灸权。而且中药不属于药品,所以不需要处方权。

加拿大中医学会与各个协会的这次维权胜利,对当地中医业者来说,颇为振奋人心。中医立法的具体实施规则,对于中医药的发展非常重要,维护中医权益举步维艰,但加拿大中医药学会一直在延续这份维权使命。

在国家层面,加拿大中医药学会积极参与联邦卫生关于中医药进口条列的制定,保住了加拿大中药进口的途径,没有像欧盟一样被禁止。 

中医,千年待转机 

袁晓宁告诉《四百味》:“中医目前最大的优势在于兼并的预防、老年病慢性病的防治,特别是癌症治疗中,都有相当大的优势。”立法解决的生存空间问题,中医的发展还要依靠自身。

在国外行医二十多年后,袁晓宁愈发自信于东方文化孕育出的中医医学,他说:“西医之外,存在着很多不同的疗法,但都不能称之为医学,能被称为医学的只有中医。西医将人看做生物体,但中医把人就看做人,活着的人,而不是单纯存在的生物体。”

▲ 2014年11月,袁晓宁教授(右)陪同加拿大总理斯蒂文∙ 哈伯(左)到中国访问,在中国杭州参观了百年中医老店胡庆余堂

在时间长度上,中医几乎没有断层的几千年历史,是西医无法比拟的。提到中医发展在近百年来的停滞不前,袁晓宁有他的一番思考。

西医的迅速崛起有赖于文艺复兴之后产生的现代科学,仪器、设备的更新迭代都在推动西医的诊断、治疗技术发展。中医的诊疗是通过几千年经验积累形成的一套理论体系,以结果判断病理,重在归纳整合,现代科学几乎没有为中医发展赋能。

有意思的是,世界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大数据的挖掘分析能力极大缩短了归纳整合的时间线,中医终于有机会搭上一辆时代快车。大数据是中医的新工具,能不能用好,体现在这一代以及后世的中医人向中医输入的内容厚度是否足以从量变引发质变。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王满华。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