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神谈区块链技术面临的主要挑战:公链的效率还不够高

摘要:V神认为,金融业和博彩业自然是区块链落地的先行者。在金融方面,原因是与其他形式的数字技术相比,金融技术通常很难使用,而且非常“落后于时代”。

6月22日 V神接受了《王峰十问》“万物生长”主题访谈,并针对区块链落地应用、如何看待“项目真假”、无币区块链等问题进行了回应。

区块链技术面临的主要挑战:公链的效率还不够高

王峰提问到2018年将是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关键年。如今,2018年已经过去近半,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看到真正的大规模区块链应用出现?你认为,影响区块链大规模应用落地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V神表示:他认为,金融业和博彩业自然是落地的先行者。在金融方面,原因是与其他形式的数字技术相比,金融技术通常很难使用,而且非常“落后于时代”。

除此之外,在短期内,区块链可以在其他行业提供的主要功能是互通性。运用区块链的平台,可以让服务提供者之间进行互动。这样以来,用户也可以更轻松地与正在接受其他服务的用户进行互动,这种方式能够在不创造集中垄断的前提下带来很多好处。现在金融行业里已经有一些案例了,例如OmiseGO和台湾的AMIS,他希望在其他行业也能看到类似的概念。

谈到其他行业采用区块链技术时所面临的主要挑战,主要是公链的效率还不够高。因此很难说服人们接受使用现阶段的公链,使用过程存在很多不便,例如确认时间较长,交易费用较高等等。

但区块链技术还在开发中,他预计几年后,区块链的可伸缩性会进步很多,我们将有更好的技术来做高效的事务,以及更好的隐私解决方案,我们将看到区块链更多的应用。

V神对开发者提出的建议

V神认为,状态通道(state channels)在短期内可以做很多事,让一些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以及可扩展性,而且开发难度也会降低。来自L4的Jeff Coleman,以及其他一些公司最近做了很多工作,他们让“状态通道”技术更加标准化,也更容易使用。最近他们还发布了一个状态通道论文(http://counterfactual.com/statechannels).

此外,Plasma会有助于可扩展性,他认为Plasma对企业会很有帮助。因为它允许以半中心化和半去中心化的式方式构建应用程序,这样既可以受益于区块链的高安全性,也可以同时拥有中心化系统的效率优势。

另外,开发人员还应该多了解一些Vyper:http://vyper.online。 这是一种相对较新的智能合约开发语言,并且,这个开发语言比较容易理解。它采用了类似Python的语法,也具有更多安全功能。最近Vyper发布了一个测试版https://github.com/ethereum/vyper/releases/tag/v0.1.0-beta.1。

V神认为,许多人对智能合约存在误解。他们觉得智能合约能够解决一切事情,实际上,应该把智能合约看作是一种经济机制。智能合约并不是要把所有事情都做完,而是为各方设定一套可以相互交流的规则,其中一方可以是仲裁员,也可以使用博弈论创建智能合约,即使没有任何仲裁员也可以产生良好的激励。

现在有一个叫做2-of-2的托管概念,只要产生争议,所有人的钱都会被“烧掉”。这种概念看上去虽然很苛刻,但一旦这么做,即使没有仲裁员来确定争议中谁是对还是错,也能激发各方诚实的完成相应工作。

“状态通道”和Plasma也仍然依赖于成熟的智能合约逻辑来实施这些机制。而像比特币这样纯粹的“以支付为中心”的设计,其实很难实施这样的结构。比特币不能执行Plasma,智能合约在“状态通道”上需要设置更多限制和更复杂的方式。相比之下,以太坊拥有更多灵活性。

他发现这种模式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你创建了一个通用系统,那么由于图灵完备的编程能力,该系统在二十年内不仅通用而且可用。在另一方面,如果你为某个行业创建了一个专用系统,如果该行业的需求迅速发生变化,那么这意味着协议规范需要每隔几年更新一次。对于基础层公链来说,这一点就是问题点,为解决这个问题,治理机制上将承担了很多压力,以便与新的协议规则达成一致,这反而会导致产生中心化。但是他坚信,对于某些特定行业,Plasma链会非常有潜力。

V神:中国区块链行业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研发

王峰提问到:我曾经问过分布式资本沈波如何评价中美公链,他的回答是,美国项目是好坏问题,中国的项目是真假问题。好像大家的普遍看法是中国的项目有活力,甚至是很喧嚣,但争议性也比较大。能否谈谈你对来自中国的区块链项目的整体印象?

V神回答道:事实上,当你创建了一个所谓“激进的”新项目时,自然会有很多人觉得不靠谱,觉得很疯狂。但其实,我很理解人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有太多项目真的很疯狂。

我认为,中国区块链行业里的开发人员质量正在不断提高。今年六月,我在北京参加的一次活动上,很多与会者的素质真的很高,而且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我觉得,中国区块链行业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其实是研发。

如果你看一下是谁在发明算法,例如权益认证、分片、零知识证明等等,会发现其实都是以色列人、美国人,还有些欧洲人。而在亚洲,似乎只有新加坡。不过最近,我已经开始看到很多来自中国的学术论文,我希望中国区块链行业能在研究方面有所改进。

我没有花太多时间关注数千个不同的区块链应用程序,我需要专注于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现阶段,我认为重要的东西是底层区块链协议。

我认为,对于任何一个区块链协议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切换或直接使用权益认证(PoS)。ASIC太中心化了,我知道现在比特币领域里,有一个人生产了市场上的绝大多数ASIC矿机,而且已经开始使用这些矿机进行挖矿了。(不知道V神是否暗示比特大陆吴忌寒)。一些工作量认证(PoW)算法开始抵抗ASIC挖矿,而且是去中心化的。

但是在今年,我们发现很多抵制ASIC挖矿的加密货币都受到了攻击,这些事件表明,与ASIC挖矿对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具体可以参阅David Vorick写过的一篇文章https://blog.sia.tech/the-state-of-cryptocurrency-mining-538004a37f9b所以,不管是对ASIC挖矿友好的工作量认证(PoW),还是抵制ASCI挖矿的工作量认证(PoW),其实看上去效果都不是很好,因此我觉得权益认证(PoS)是最好的。

无币区块链思想并不适用于公链

王峰:在全世界范围,区块链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各国对区块链市场的态度主要分三类:

1.在全世界范围,区块链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各国对区块链市场的态度主要分三类:

2. 美国、欧盟等经济体对区块链创新技术保持欢迎,但对ICO的证券化特征保持谨慎态度;

3. 中国、俄罗斯为代表的国家,对ICO和数字货币实施严控,对区块链技术本身保持欢迎。

一些国家希望把区块链应用放入现有的监管框架中,但因为种种原因,政策推进缓慢或者监管效果并不理想。对于各国的监管机构来讲,管什么,谁来管,如何管?你有什么建议?

V神表示:我想要给的主要建议,是去专注于那些沙盒、以及特殊用途准则等领域的技术。

研究这些领域的技术,可以让你围绕加密行业的具体经验和挑战来制定规则,而不是试图重新解释几十年前的规则。软件行业与传统金融有着不同的文化,金融行业需要经历很多年的“考验”,还要在合规性(比如聘请律师)上投入大量成本(数十万美元),定期发布传统风格的审计报告和招股说明书,我觉得这些都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觉得需要给软件行业一些尊重。

事实上,我认为这些传统方法通常无法很好地满足人们真正想要的消费者保护和信息披露。我个人愿意公开表示,我发现许多国家现行的授信投资者规则非常不公平,而且很势力,只允许有钱人(百万富翁)投资证券。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其实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因为这意味着,普通人只能用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证券,结果很容易就让这些普通人变成受害者。

也就是说,现在监管方面仍然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比如要求信息披露和透明度,鼓励调整奖励措施,等等。当然,我也认同每个国家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做,比如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金融教育水平很低,人们难以发现欺诈和冒险,在这种情况下,严格监管是有意义的。

到目前为止,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内的许多监管机构采取的措施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他们采取了一些针对性的方法,专注于打击那些最严重的诈骗活动,鼓励营造一个更谨慎的行业氛围,而不是试图打击整个行业。

补充一点,对于那些通过技术应对我们在区块链行业里所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我非常感兴趣,比如DAICO就是为了解决代币发行中的问题,Plasma为了解决交易所资金被盗的问题等等。

对于无币区块链我并不乐观,首先,“无币区块链”只能用在私有链上,只要你是一个公有链,就肯定需要激励。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地方,我都看到了一些私有链项目,有些私有链项目声称已经投产了。实际上,这些私有链往往只有7个节点左右,而且所有这些节点都由同一家公司控制,所以基本上根本不是去中心化(分权)。

我认为,对于那些想要部署在公有服务器和中心化服务器上的应用程序,有一个更好的折中方案,那就是在以太坊上构建一个Plasma链。

区块链和智能合约是一个构建去中心化经济体制和解决问题的平台

王峰在后面几个问题中提到DAICO的问题,V神原文给出的答复是:我之所以要推出DAICO,是因为看到了ICO出现了一系列问题。现在ICO项目资金主要来自于前端,所以当一个项目想要获得资金的时候,他们就有动力做大量营销工作,但是一旦这家公司募集到了资金,就没有动力继续发展项目,确保项目质量了,有的甚至会跑路。

DAICO的设计理念,是构建一个结构,让项目开发者每次只能获得少量资金,然后让项目代币持有者投票决定该项目是否值得获得更多的资金。此外,项目代币持有者还可以投票决定是否取消该项目,然后把剩余资金归还给自己。这种方式,可以让项目代币持有者和项目开发者之间获得更好的协调性激励。

现阶段,DAICO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但是我发现很多项目正试图实施它。我希望,首先可以尝试几个试点项目,然后看看这种策略是否有效,或是吸取一些经验教训。

从前几个实验中会看到它的工作有多好,我们将能够从中学习。

我觉得区块链和智能合约是一个构建去中心化经济体制和解决问题的平台,有了这个平台,我们就不需要把所有权力交给那些中心化可信机构了。因此,如果我们的社区能够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可以首先尝试解决一些行业内的问题,之后在逐步拓展,这会非常非常有意义。

我们会在柏林召开一次会议,讨论Casper和分配的工作进度情况。我知道Prysmatic Labs正在构建基础设施,并在Geth上实施分片,现在他们这项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我希望,今年晚些时候可以看到测试网发布。

文 | 链视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链视界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满华。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