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死穴终成“魔咒”,留给直播的时间还有多少?

摘要:料到了会有今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料到了会有今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继今年2月花椒被爆拖欠主播工资之后,近两日业内又一主流直播平台熊猫直播也因欠薪风波被推至舆论旋涡,甚至有消息称熊猫直播正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王校长麾下知名“不差钱”直播平台竟然会在资金链上出了问题,这不禁引得业内一片哗然。同时熊出墨请注意也想弱弱地问一句,其他平台,你们活得还好吗?

细想一下,其实答案已经十分明显。直播市场红利期已过,存量时代到来,多家平台的增速已经呈现明显放缓。而在此背景之下,行业内的玩家又普遍存在内部造血能力不足的硬伤。因此,外部资金一旦停止供应,接下来等待玩家们的结局或者都是一致的。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留给直播平台的时间不多了。

平台用户流失严重

经历过此前“千播大战”的大浪淘沙,一众有实力的直播平台得以存活。而现在来看这批“实力玩家”,他们的日子或许也并没有多么好过。

花椒和熊猫直播最为明显,这对难兄难弟先后陷入了欠薪风波。

今年2月份时,抖音短视频达人、美食自媒体“朝食集”公开表示自己在经纪公司介绍之下转至花椒直播,最初对方承诺会给予丰厚报酬。但一个月后,协议的20600元税前薪酬,无论是经纪公司、家族还是花椒平台,都不愿如约支付,无奈之下当事人才选择曝光此事。熊猫直播更为严重,有媒体报道称因延期支付,不结算“公会”及主播收入,熊猫直播疑似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

“直播平台延期支付主播工资,其实属于正常现象,此前其他平台也有发生过”,一业内人士向熊出墨请注意说道,“但现在直播市场来到了一个特殊时期,如果在这个阶段出了岔子,那平台的处境或将变得十分危险。”

该人士口中的“特殊时期”寓意几何?数据会告诉我们答案。

根据艾瑞数据统计的移动APP指数,能够看到在网络直播这一分类之下,排名靠前的是陌陌、YY、映客、一直播、花椒等。细看这几款APP,以排名第一的陌陌为例,其月度独立设备数在5月份为6477万,环比下降了1.5%。

或许有人会说,这样的小起伏实属正常,如同胜败乃兵家常事一般。但将时间范围扩大,其中端倪就浮现出来。2018年初开始,陌陌在月度独立设备数这一指标的表现趋于平稳,其环比增幅整体呈现出下降的态势。


陌陌是否是个例?再来看一下花椒和熊猫直播。2018年一月份至五月份,花椒月度独立设备数分别为1115万、1007万、836万、767万、756万;熊猫直播分别为882万、872万、793万、801万、782万。很明显,这二者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用户增长放缓,而是用户逐渐流失。

事实上,按照艾瑞数据的统计,其他直播平台也大抵都是如此。映客从一月份的1849万跌倒了五月份的1088万,YY从2516万跌倒了2064万。综上可得,直播市场红利期已经过去,用户增长速度开始放缓,各平台的竞争跨入存量时代。

即便是不通过数据,这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大环境上是整个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退,细分到直播市场,也已经经过多家平台数年之久的开荒,用户增速放缓也已是预料之中。

其实早在2017年,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0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就已经为存量时代的到来吹响前哨。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总数为3.43亿,而2016年底时这一数字则是3.44亿。

留住用户依然要靠挖墙脚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即使不愿接受也别无他法。用户增速普遍放缓之下,如何确保已有用户的留存就成了直播平台工作的重中之重。当然,留住老用户的同时若能够顺便吸引点新用户,那肯定再好不过。

于是,各平台都踏上了征程,希望搞出个大新闻。近期关于直播平台,能够引起全民关注的的事,当属直播答题。这一名义上用知识,实际是用金钱和未知来刺激用户神经的方法十分奏效,2018年初,直播答题风靡,映客、花椒等等各大直播平台纷纷入局,“撒币大战”就此打响。

但由于太过疯狂,以及自身固有的漏洞,直播答题出现了诸多问题,甚至遭到了监管部门的叫停,直播答题昙花一现,最终没能成为直播平台的救命稻草。整个直播市场再次回归平静,直至日前熊猫直播欠薪风波出现。

而根据此前经验能够预见,即便是不出问题,三个月之后用户对于直播答题的兴趣也会大大降低。“娱乐属性明显的互联网产品,过不了多久,新鲜劲就会过去”。最明显的就是抖音,业内有分析称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对于直播平台造成了一定的冲击。然而熊出墨请注意发现,抖音近期的用户增速也出现了明显放缓,用户环比增幅从一月份的46.5%降到了五月份的4%。

直播平台也没能跳出这一定律,用户对直播平台自身的黏性并不是很强。更多的还是对新奇的玩法感兴趣,此外就是对人的关注。

也就是直播平台的核心资源——主播。对于直播平台来说,有知名主播不一定会成功,但没有知名主播一定不会成功。这也是各平台之间花高价拼抢知名主播的根源所在。

有媒体在分析此次熊猫直播身陷资金链危机之时就提到了主播方面的问题。熊猫直播在主播运营之上相较于其他平台较弱,主播的曝光机会也并不丰富。


并且最近半年,熊猫直播的多名主播都被业内竞争对手挖走,比如说二珂、小苏菲、口罩卡等等。就在昨日,主播女王盐也宣布从熊猫直播跳槽,网友直言“如果PDD接下来也跳槽的话,熊猫这真是要被掏空了。”

知名主播动辄拥有成百上千万粉丝,转战另一平台之时,其粉丝自然会主动追随,所以知名主播对于平台的带动性毋庸置疑。这一现象在直播兴起之处就已经存在,时至今日依然是如此。有知名主播,平台就有人气,而有了人气,平台就能够变现。

因此,即便是在存量时代,直播平台较之于此前红利期,其对于主播的依赖性依然是丝毫没有减弱。

造血能力不足才是病根

挖来知名主播能够为直播平台赚钱,但别忘了,任何生意都是需要成本的。

有知情人士向熊出墨请注意透露,在直播平台的运营成本中,除了宽带、服务器等等基础设施的搭建之外,最大的开销就是在主播这一块。

已有的公开报道也能够证实这一点。今年一月末,《王者荣耀》知名主播骚白被曝出转会费高达两个亿;日前《绝地求生》知名主播BBY被挖的动态也是备受关注,有消息称斗鱼给出300万的高价欲从全民直播挖走BBY,而虎牙则是承诺不管斗鱼开多少,虎牙都会给出更高。

“出手如此之阔绰?家里有矿啊?”每当知名主播被挖之时,网友都会发出此番疑问。当然答案是否定的。而至于直播平台为何如此有钱,前文中已经有所提及,他们的经济来源之一其实正是这些主播。

艾媒咨询日前发布的《2018Q1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中指出,直播平台的主要盈利方式目前两种,一是靠签约头部主播,依靠主播人气获得巨大流量从而获取大额打赏分成。另外则是,降低直播门槛,来挖掘草根主播的商业价值。

前者以游戏直播平台为代表,后者则多是娱乐内容为主的直播平台。此外,这里涉及到一个核心词“打赏分成”。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有54.6%的直播用户表示自己看直播时没有打赏意愿,明确有打赏意愿者仅占到了总体的12.7%。而在有打赏经历的用户之中,又有54.3%的用户打赏金额不足100元。


当然,我们不能小看这些打赏,毕竟虎牙已经靠着90、95后用户的打赏成功扣开了纳斯达克的大门。同虎牙一样,多数直播平台其实都在靠着用户打赏为生。而打赏是否称得上长久之计,相信诸君心中已有判断。其实从直播平台自身的角度出发,他们也已经有所觉醒。

比如说为了有更多故事可讲的虎牙,上市之初对外称已经实现了多元化盈利,然而数据不会说谎,根据虎牙递交的招股书显示,虎牙2017财年直播收入为20.6亿元,广告收入为1.15亿,剩下的不用多说,自然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用户打赏。再比如向线下进行探索的斗鱼,在今年五月份举办了首届直播节。

这些动作,恰是直播平台以打赏续命却又不愿承认而作出的挣扎。

一边是烧钱,一边是不太能挣钱,另一边用户逐渐流失,此时熊出墨请注意或许已经猜中了诸多直播平台心中的潜台词,“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别着急,实在不行,就IPO吧。

文 | 熊出墨请注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熊出墨请注意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