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文学IP前置的阴谋

摘要:IP前置,阿里文学能否化身“鲶鱼”搅弄风云?

撰文丨占太林

编辑丨沈   多

文娱价值官解读:

阿里文学所推出的IP前置,盯住的并非是网络文学这个市场,而是延伸到了影视剧和衍生品两个大市场。背靠阿里巴巴这棵大树,它有足够的底气来做这些畅想,但是在大树的荫庇之下,又将如何长出另外一棵大树呢?

阿里文学为何提出IP前置?

6月17日上午,阿里文学在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上宣布,成立阿里文学IP影视顾问团,敦淇、李小婉、白一骢、杨文军、刘文武、马千策等11位国内金牌制片人和导演成为顾问团首批成员。

也是在这天,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宇乾宣布,IP影视顾问团的成立将帮助阿里文学旗下的作者在创作前期就开始确定作品人设及世界观等方向,将整个IP孵化的过程前置。

这意味着阿里文学在网络文学改编上,尝试着不走寻常路,目前主流的操作方式都是一部网络小说火爆之后,才会有人购买其版权并且影视化。

宇乾说,网文作者在一个作品启动之前就可以跟顾问团里面的大佬们进行沟通,过程中很可能就已经确定了这个IP将来的方向,或者可能这个公司就已经锁定了他的IP,这个会很大地提升IP衍生的效率以及成功率。

阿里文学的IP前置,不仅仅是影视化,阿里文学改编的方向包含了漫画、游戏,剧集、影视……阿里大文娱强调走的是战略纵深的文娱生态道路。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目前的网络文学并不像外界所看的那般繁荣,近年来除了海晏同名小说《琅琊榜》改编成电视剧取得比较好的收视与口碑之外,其他网络文学改编几乎没有亮眼的成绩,大量的大IP改编结果都扑街。

此外,网络文学在商业化的进程中也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向,而目前的方向主要是两个,第一:内容付费,按字数向读者收费,好的作品还有一些打赏、平台奖励之外的收入;第二,便是影视化,改编成电视剧和电影,收取高额的版权费。

这样的商业模式带来了两个巨大的弊端,按照字数收费,以至于作者过于关注内容的长度而非品质,作品越写越长,动辄就是好几百万字,导致了网络文学市场量大质低的现象;而随着国内影视剧市场的变化,影视剧投入成本越来越高,投资风险越来越大,面临太多不确定性因素,能够改编成影视剧的已经是少数,改编影视剧后不被骂的就更少,像《琅琊榜》那样影视剧比原著精彩的,21年网络文学史上也寥寥无几。

而作为平台方,情况也并不乐观,尽管目前是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两家几乎垄断了这个行业,哪怕还有阿里文学、百度文学等参与市场,但是他们的影响力都根本无法和前两家竞争,而网络文学市场本身盈利能力弱的情况没有改变,2017财年,阅文净利润为5.56亿人民币,增长超过14倍,掌阅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0%,这两家基本垄断了网络文学的市场,增长都不错,只是基数小。

同时,种种问题又说明了这个行业并非牢不可破,爱奇艺等新秀也在蠢蠢欲动,试图改变行业格局,因此阅文、掌阅包括阿里文学也在自我革命,探索更多的商业模式助力网络文学的繁荣,阅文不断走向外海,掌阅也在更多产业来开发网络文学,而阿里文学依靠阿里巴巴集团和阿里巴巴文化集团两大生态的荫庇,有更好的资源与条件做一些尝试,而IP前置不失为其中的一种选择。

IP前置的风险

IP前置这个提法在行业内尚属首次,但是纵观整个文娱行业发展史,类似的做法却并不是没有先例。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日本还处在经济衰退当中,电视广播兴起,而电影行业因为制作成本过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卖出更多的DVD,日本电影行业发起了制作委员会的模式,也叫出品委员会,以电视台为首的广电周边企业开始积极参与电影的制作,电视台、广告商、出版社、赞助商、影碟商……和这个作品利益相关的都参与进来一起投资。

发起制作委员会目的就是为了共同分担风险和分享利益,对于当时颓丧的电影产业而言,获得了来自外部的资金,电视台获得了转播权,影碟商获得了制作影碟的权利,赞助商获得了更多的曝光机会。

真正将制作委员会模式发展壮大的是日本的动画行业,正如阿里文学的IP前置,一个动画项目从筹备开始,动画制作方、出版社、衍生品等各方就开始出资,并且一起谋划内容的方向,这样不仅仅是从内容制作的角度来思考一部作品的市场,而是从出版、衍生多个方向统筹考虑。

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制作委员会模式在日本动画界已经饱受诟病,一部动画大部分的利润和版权都被制作委员会瓜分,动画制作方沦为了替制作委员会打工,在资本的催化下,制作委员会不再要求提高动画的品质,而是增加动画的数量,近年来的日本动画行业江河日下,更加助长了行业对制作委员会模式的批判与反思。

如此,阿里文学所尝试的IP前置,与制作委员会模式又有什么区别?

宇乾说,作者签约阿里文学,其实是签约了阿里巴巴整个大文娱生态体系,作者只要全心全意搞创作就好了,其他都交给阿里大文娱。而且阿里文学的IP前置的目的并非是降低成本,而是为了产业升级。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宇乾

换言之,IP前置与制作委员会虽然都是在早期群策群力,统筹规划IP的发展运营,但是阿里文学所推出的IP前置有两个关键的不同:第一,创作以作者为主导,阿里只是提供顾问帮助;第二,阿里文学不会用资本催化IP的发展,IP前置一是为了打通大文娱体系,二是连接天猫淘宝平台做衍生品。

行业内的从业者认为,从网络文学开始就统筹规划,难度极大,暂时还没有成功的案例证明网络文学能够全产业链开发成功,但这样做对于阿里文学来说机会大于风险,做好了阿里文学可能翻身把歌唱一枝独秀,假如没有做好,代价也只是一点尝试的成本而已。

阿里文学的三级火箭

在宇乾看来,阿里文学之于阿里大文娱而言有两大战略意义:首先,阿里文学要成为阿里大文娱乃至整个阿里巴巴的IP源头;其次,阿里文学要成为阿里巴巴产品体系里面的文字消费类的入口。

也就是说,在网络文学领域,阿里文学必须要有一席之地,还要作为IP源头支撑阿里大文娱甚至是阿里巴巴的核心业务零售。

目前来说,按照在线阅读收入来计算的话,国内排在前5的网络文学公司是阅文、掌阅、中文在线、百度文学和阿里文学,阿里文学市场份额并不算特别高,旗下渠道主要包括书旗小说、淘宝阅读和UC小说,和阅文和掌阅一大堆渠道相比,显得有点形单影只。

但是阿里文学选择的路线的优势也是非常明显的,第一,背靠阿里大文娱,优酷是国内三大在线视频平台之一,影视化的过程中占有明显的优势,而影视化又是当前网络文学商业转化最重要的方式;第二,除了影视转化之外,影视衍生品这个比影视还要大的市场是百度、腾讯、网易当然包括阿里都觊觎已久的市场,而阿里文学背后的天猫和淘宝是全球最大的B2C和C2C零售平台,既有上游的生产厂商,又有下游的消费者,近水楼台先得月。

相比网络文学而言,影视剧和衍生品这两块蛋糕无疑更为丰盛,阿里巴巴可谓是垂涎已久,旗下优酷和阿里影业,哪怕是持续亏损,也要继续投入,目前来说优酷做得还不错,去年推出的自制网剧《白夜追凶》已经畅销海内外,算是网剧中的精品了,今年上海电视电影节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也强调了未来阿里影业将会在内容上发力。

衍生品则是一个比影视剧更为庞大而且刚刚起步的市场,对比北美的经验,(IP主题公园和度假村)是迪士尼2017财年四大业务板块中唯一保持正向增长的业务,在北美的影视市场当中,围绕IP开发衍生品已经成为影视的核心竞争力,很多优秀的影视剧衍生品所带来的收入要比票房高得多,比如说《星球大战》10部电影衍生品销售额高达320亿美元,而票房则只有64.9亿美元。

当年王小川做搜狗,想要灭掉百度,结果差点被百度灭掉,直到后来建立了“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三级火箭的模式,有效地推动了搜索引擎业务的发展,直到2017年搜狗登陆纽交所。如今,阿里文学在前有强敌,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一个三级火箭的模型也逐步建立了:最上层是网络文学,市场不大但是地位重要,中间是影视剧,是网络文学商业化的主要方式,最底层是衍生品,是网络文学和影视剧商业化另一个途径,一个比影视剧还要大的市场,而且阿里在市场中占有明显优势。

总之,阿里文学所谓的IP前置,就是一个大大的“阴谋”,所谋的不仅仅是网络文学这个变量市场,还有影视剧存量和IP衍生的增量市场,“钱”途无可限量。

阿里文学能否化身一条“鲶鱼”,在网络文学、影视剧、衍生品这个大水缸里搅弄风云,重塑行业格局,关键并不在于IP是否前置,而在于平台留住了多少优秀的作者?产生了什么样的作品?以及赋能了多少商户?

然而这些,阿里文学已经做好规划,答案却只能留给时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文娱价值官,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