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孙媛:深陷误解的民营医院如何发展科室 丨院长访谈

摘要:做重症患儿、治疑难病例,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从一开始就坚定了这一选择。

‍‍2017年全年,全国完成儿童噬血细胞综合征移植治疗共计80例,其中50%以上都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进行。

做重症患儿、治疑难病例,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从一开始就坚定了这一选择,在盐碱地里播种与公立医院的差异化准则。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噬血细胞综合征上挣得的成绩,已使他们成为民营专科医院差异化发展的又一新标杆。

采写丨 杨亚茹

2012年,还在酝酿筹建中的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向孙媛伸出了橄榄枝。

此后的两年里,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进入紧张的筹建期,目标是办成一所顶级的儿童医院,而孙媛也开启了一段“持续充电”的日子。看书,拓展知识,赴美读博,去海军总医院供职半年,又去304医院供职半年。

2015年6月,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正式落成开业。孙媛两年的成长期也伴随着患者的支持、家人的帮助结束了,患者的不离不弃给了她很多感动。想要给患者更好的就医服务,她集合了自己的团队,一头扎进北京京都儿童医院。3年时间,孙媛从主任升任副院长,把血液肿瘤中心做到首屈一指。

目前,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开展包括各种类型贫血、出血性疾病以及儿童血液系统恶性肿瘤、先天性免疫缺陷病等诊疗项目。设立6个病区,固定床位近200张,其中百级洁净仓20个,是中国最大的儿童血液肿瘤中心。

硬带出来的血液肿瘤中心

经卫建委批复,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设置临床及医技科室36个。孙媛扛起了血液病、重症医学交叉的血液肿瘤中心发展重担,负责血液肿瘤中心的整体建设。

三年前的血液肿瘤中心只是个模子,摆在孙媛面前的仅有高楼和病房。2015年6月8日,第一个移植治疗仓房开仓,空荡荡的血液肿瘤中心在第二天收治了第一个孩子——外地赶来的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患儿。当年8月,这个孩子在进行半相合造血干细胞移植后,顺利出仓。

“三五个病人,七八条枪,就开始打天下!”回忆起当时的窘境,孙媛笑出了声,再想起来也还是觉得难,但那时候就是卯着一股劲儿。“平时很小资的同事,忙的没时间梳头,每个人都一门心思的要把科室建起来,设备、药品、采购、制度,大家一点一点过,科室也一点一点做起来了。”

第二年,孙媛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一段“宣言”:“我的理想就是发展全国最大的儿童血液中心,让更多的血液病孩子得到最好的救治、最优质的服务、最合理的价格、最人性化的关怀,我会为此不断努力奋斗。”

刚到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时候,有一些信任孙媛的患者跟了过来,做出成功病例之后,家长间的口口相传很快成了这家新医院最掷地有声的宣传标语。血液肿瘤中心从0到1的成长究竟卡在哪个时间节点上?孙媛觉得就是一步步走过来,有段时间感到“忙不过来了”。

 “之前我们收病人都是一个一个的来,2017年9月刚开第二病区的时候病人量还不是很大,结果第二病区开出来没几个月就满了,特别快,有很多病人都已经住不进来了。”孙媛这才真切感受到她的血液肿瘤中心立起来了。

科室成立三年,在噬血细胞综合征、慢性活动性EBV感染、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先天性免疫缺陷、先天性骨髓衰竭疾病等方面开展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总移植例数接近200例,成功率不低于70%,这中间约有1/3的移植案例是噬血细胞综合征(HLH)。

把起跑线拉到噬血细胞综合征

2016年,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血液肿瘤中心完成了全国首例噬血细胞综合征二次移植。

“白血病好治”,采访开始前就听到医院的工作人员这么介绍,见到孙媛,她证实说:“在我们中心,白血病确实不难治,移植成功率有80%。

很多医院都会收治白血病患儿,中心成立初期我们的病源很少,当时就决心要把噬血做起来,也是因为噬血的孩子们去处太少。”

噬血细胞综合征是一个小众血液疾病。《丁香园》2016年的数据显示,原发性噬血疾病多发于婴幼,儿童年发病率为0.12/10万,未经治疗中位生存时间不超过两个月,继发性噬血疾病在任何年龄阶段都有可能发生。

“一般大医院也就有两三例,在京都,整个病房都是患噬血的孩子。”孙媛告诉《四百味》,白血病患者要么是普通的内科病人,要么是ICU重症患者,但是噬血的患者横跨血液科和重症医学科,治疗风险大,疾病恶化快,病情极不稳定,需要医生时刻处在一级战备状态,耗心耗力,但往往没有好的治疗效果。

孙媛说:“噬血的孩子各种各样的病症比较多,伴随着多脏器功能衰竭,随时有抽风、大出血迹象,医生随时都面临着紧急抢救的突发状况,所以医生救治一个噬血患儿的工作量相当于救治好几个白血病患儿。”

哪里能治?哪里治的好?以前的噬血患儿经常很难找到一家合适的医院,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成立之前,北京只有两家儿童专科医院。患者可能是被医生推荐,也可能是自己从别的患者处打听到京都,跑了7、8家医院后,最终把希望寄托在这里。

孙媛提供了一组数据,2017年全国完成儿童噬血细胞综合征移植治疗80例,有一半以上都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血液肿瘤中心进行。一开始考虑到民营医院的病源问题接收噬血患儿,经过两年的临床积累,现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噬血病例移植成功率保持在80%左右。

做重症患儿,治疑难病例,京都从一开始就没有太多的选择。公立医院有巨大的虹吸效应,留给民营医院的病源里已经鲜有高净值患者。至今,有十多年发展的民营专科医院中,经营优质的基本都是从疑难重症这些盐碱地里播种差异化,这一做法的可行性已经被时间验证。这一次,在噬血细胞综合征上挣得的成绩,使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成为民营专科差异化发展的又一地标。

被误解的民营医院

不可否认的是,民营医院依旧在巨大的误解里艰难前行,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也不例外。

“已经去过4、5家甚至更多家医院的病人家属,他在到院了解情况后,更容易对我们医生产生信任,因为入院后有对比,他们自己也有更多的经验积累。治疗血液病非常需要患者方对医生的信任。”

血液病治疗复杂,初诊治愈率远高于重症、复发病例。但是,民营的外壳经常“迷惑”了患儿家属对医院临床能力的判断。

不久前,一位噬血患儿第二次来到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早在半年前,该患儿第一次来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孙媛团队给出的结论是孩子当时的身体状况很适合进行移植治疗,然而没多久,家长就带着孩子办了出院,尝试了多家医院。半年后回来,孩子病情已经恶化出现淋巴瘤,更为复杂。

孙媛会去叮嘱团队,不能跟孩子父母流露出负面情绪,没有不为孩子好的父母,不能再给他们增加负担,再难也要竭力去治疗。各种各样的事都有可能发生,有人担心民营收费高不敢来;有人来了,但同时排着京都和公立医院进仓移植的号;有人住院到一半被别人“说”走了。所幸的是,最终选择了京都的患儿家属对孙媛团队的服务总不吝夸赞。

不论是医疗质量还是服务态度,孙媛从一开始就在跟公立医院打差异化,她强调自己的团队要有服务文化,有相通的价值观。自1997年从医学院毕业后,孙媛在公立医院工作了12年,2007年她离开“大树”,让周围的老师朋友唏嘘不已,觉得这个选择“有点傻”。

正因为最初十多年的工作经验,她很明确知道公立医院的服务方式和工作状态,忙、累是共同的,但相比京都的医生,他们无需担心病源不够,无需费心建立信任关系,也没有动力去思考怎样为患者提供更令人满意的服务,成长空间很受限。

就医生个体的发展而言,孙媛现身说法:“如果是在公立医院,因为很多束缚,这些年我肯定做不了这样的事,很多的想法也就出现不了。”当年为她出走公立的同行朋友们,现在反倒希望她去讲学传授经验。

目前,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被认证为民营三级儿童医院,是北京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北京市卫健委批准设立的大型三级儿童专科医院。医院设立儿童血液肿瘤中心、小儿心脏中心、呼吸哮喘中心、小儿急重症和新生儿中心、儿童保健中心、小儿神经和罕见病中心等重点学科,实行医、学、教、研四位一体的标准化体系建设。医院汇集国内知名儿科专家,核心团队均来自于首都儿研所、北京儿童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等国内知名三甲医院。

另外,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以口腔科、外科、内科、耳鼻喉科、皮肤科、特需门诊、中医科、神经康复科、医学影像科、超声科、麻醉科、药剂科等36个儿科细分专业科室,为-1—18岁儿童提供“预防、保健、诊疗、康复”为一体的个性化医疗健康解决方案。

虽然民营医院依旧活在误解里,但孙媛很肯定,不论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还是自己,都会按照既定路线一直走下去——办一所有情怀的、全国顶级的大型儿童医院,不仅要把血液肿瘤中心发展成最大,还要最具人性化。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