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君桥资本克里斯·韦根: 美元投资机会在哪里?

摘要:华人首富李嘉诚曾说:眼睛仅盯着自己小口袋的是小商人,眼光放在世界大市场的是大商人。同样是商人,眼光不同,境界不同,结果自然也不同。

“一个人一生能积累多少钱,不是取决于他能够赚多少钱,而是取决于他如何投资理财,人找钱不如钱找钱,要知道让钱为你工作,而不是你为钱工作。”在和克里斯·韦根交流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对美国政治、经济、投资有着独到见解,同时又对投资当中所蕴含的风险充满敬畏的专家和学者所应有的专业和涵养。


华人首富李嘉诚曾说:眼睛仅盯着自己小口袋的是小商人,眼光放在世界大市场的是大商人。同样是商人,眼光不同,境界不同,结果自然也不同。

当今中国已日益变成一个更加开放的国度,甚至连银行、证券、保险行业等传统意义上的“国字头”都将在今年逐渐放宽外资股比限制,国家层面的开放吸引着更多资本的涌入,同样也鼓励着更多本土资本勇敢走出去。那些拥有远大视野和巨额财富的商人们,其造富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国内,而是放眼到了世界大市场。

中国人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始了一场名为“全球资产配置”的财富迁徙运动,房屋、股票、基金、固定资产乃至保险,手握巨额财富的中国人亟待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更加安全和稳健的资产保值增值方式。

而在这场全球资产配置运动中,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强国,是投资者不可能错过的财富盛宴。

一点财经等媒体近日专访了君桥资本(Royal Bridge Capital)CEO克里斯·韦根。克里斯·韦根在90年代供职于美联储,对于美国经济走向的研判和美联储利率制定机制有着切身了解。他曾于2008年加入索罗斯基金,与索罗斯团队一起成功度过金融危机并获得盈利。还曾是美国前财长的顾问、花旗银行的董事总经理。

经验是最好的老师。克里斯·韦根二十余年独特工作经历所沉淀下来的经验财富,其对于未来美国经济的走势研判,特朗普时代下美元投资所存在的机遇和风险规避,以及他对投资者的建议等,都将为我们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意见。

01 | 美元投资的君桥经验

问:和格林斯潘、索罗斯一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克里斯·韦根:我非常荣幸也非常幸运能有机会,与我们全球历史上在经济方面、在金融方面最具盛名、也是最伟大的人共事过。

我刚刚加入工作是在20世纪90年代,当时我第一份工作就是供职于美国的央行、美联储委员会。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是格林斯潘,我工作的主要职责就是和我的团队一起为美国的经济走向做判断,然后承交给格林斯潘,进行美国利率的调整。

在供职美联储期间,我和我的团队做了一个特殊项目。这个项目的挑战是要直接对话格林斯潘。

当时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观点是:得益于信息的发展,美国的经济将实现高于预期的发展,同时又不产生通货膨胀。如果这种预测是正确的话,这对于美联储来制定利息政策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我和我另外一个同事在这个项目当中合作研究发现,格林斯潘的预测,他的直觉是正确的。同时我们的研究报告也影响到美联储所制定的利息政策。

通过参与这个项目,我非常深入细致地了解了美联储在制定利息的时候到底是依据什么样的制定机制,凭借什么参数、什么方面决定这个利息该上升还是下降,有什么主要参考的经济指标。

到了2008年的时候,我加入了索罗斯基金,是索罗斯本人建立的资产管理基金。我当时作为索罗斯基金的经济学家,非常近距离接触了解了历史上最伟大、最著名的投资人索罗斯。

在索罗斯基金工作期间,我不仅和索罗斯本人一起工作,也和索罗斯当时的首席投资官(凯斯-安德森KeithAnderson)一起合作。我们帮助索罗斯基金一起成功度过了金融危机的影响。在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下,雷曼兄弟倒台,但是我们在2008年、2009年依然获得盈利。

问:这些经验为您创建君桥资本带来了什么?

克里斯·韦根:我们常说经验是最好的老师。实际上最近的这几年,我做了更多具有创新精神的创业性的活动,而这些都得益于我的相关工作经历。正是这些工作机会,让我能更深层次、更微观的了解到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市场的动向,在全球资产管理、资产配置等方面也积累了相应的经验。

在一年半前,我和我的合伙人陈小帅一起建立了君桥资本,公司的宗旨就是满足全球的投资人在全球平台上的资产配置。我们公司所推出第一款产品就是高收益、固定收益的以美元所计价的基金产品。

02 | 投资的机遇与风险

问:为什么说现在是美元投资合适的时机?

克里斯·韦根:简单来说,我认为现在美国的经济乃至全球的经济,都处于非常强劲的状态。

美国以及全球的经济处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佳状态,甚至可以说是最近的十三四年以来的最佳状态。经济增长表现出强劲、稳定、平衡这些特征。

首先从全球来说,当前在全球这么多的国家、这么多的经济体当中,应当说唯一一个没有出现经济增长的国家就是委内瑞拉。根据国家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在他们的统计当中,现在全球所有国家出现经济衰退、下滑的数量是过去50年来最少的。

也就是说,当前,全球经济走势良好。

其次,我们来看美国的失业率,因为失业率是非常好的显示美国经济状态的晴雨表,能反应出美国经济的情况。

那么最新一个数据,美国的失业率是3.8%,这个3.8%的失业率是美国近20年历史当中最低的。

考虑到美国整体经济并没有不均衡发展,而未来美国的经济仍将继续良好的走势,失业率在未来几个月当中,很有可能从现在3.8%继续下滑到大概3.5%左右。如果失业率能降到3.5%,这将是美国失业率从1960年代到现在为止历史最低点。

低失业率意味着什么?低失业率意味着我们这些工薪阶层、普通老百姓有更多的收入、更多的存款,可以去花钱、可以储蓄、可以投资,可以有钱覆盖所有的帐单。美国的消费者不断拉动消费,美国的企业也有一个良好的发展前景,也将继续消费、投资,这对拉动美国的出口,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数据显示,美国的贸易增长与世界经济增长呈正相关表现。

2018年我们预计全球平均的经济增长率会达到4%,这将是全球经济增长率从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最好的一年。

而美国从2016年2%的GDP增速,已经增加到现在的2.57%到3%的经济增长率。鉴于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同时是第一大消费国,美国强劲的GDP增速,将会拉动全球经济的增长。

这对中国来讲就意味着,美国经济的增长将继续拉动刺激中国的投资走向世界、走向美国。即便现在出现了一定的贸易摩擦,但是这个趋势仍然如此。

而在全球经济走势良好、美国经济走势良好的大背景下,美联储正在考虑要把利息从原来的0上升到比较正常的水平。前几天大家可能也从新闻看到了,美联储再一次加息加了0.25的百分点。这是过去两年半是美联储第七次加息0.25个百分点了。

我们君桥资本的观点是,未来美联储将会持续加息,2018年我们预测会有4次加息,2019年还会有2到3次的加息。经过多次加息以后,到2019年,我们预计美国的利息会增长到3%。

最近在美国的一场晚宴当中,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耶伦主席就美国、全球经济以及利率政策的看法,与我们君桥资本的看法不谋而合。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耶伦主席对美国过去10多年来的利息政策做了回顾,同时他对未来美联储考虑到美国和全球良好经济走势、对美联储未来的利息政策做了预测,而这个预测和我们君桥资本是一致的。耶伦主席也做出预测,今年美国的美联储将继续加息大概是3到4次,并且到明年也将持续加息。

基于以上原因,我认为今年乃至未来几年,都将是美元投资合适的时机。

问:中美贸易摩擦会不会给美元投资带来一定的风险?

克里斯·韦根:从我们君桥资本的观点来说,我们认为现在主要的一个危险就是来自特朗普总统与世界多个国家开展的贸易争端。

一直以来,应当说这种相对程度上比较自由的贸易是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能保持稳定增长的基石。这种相对自由的贸易帮助了多数国家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同时我们已经形成强有力的共识:相对自由的贸易是一件好事。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再来看目前特朗普总统非常强劲的关税政策,以及对多个商品增加关税的态度,其实是和多年来美国的贸易政策、贸易共识是相背离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们首先要去理解、要去了解特朗普总统对做生意、做企业、做政治、做总统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和做法。

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喜欢制造混乱的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一方面,他享受这个制造混乱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认为这种制造混乱,对他来讲,能获得一些优势。比如说谈生意、谈判,制造某种混乱能带来商业上的优势。在政治上,他和对手交谈,制造混乱,同样也给他带来政治上的优势。

而且显而易见,这个对他来说是有用的。因为他已经通过这招做了百万富翁,也用这招成为总统,因为没有人认为他可以竞选成为总统。在他30年前所写一本书《交易的艺术》(TheArt of the Deal),他就非常清晰详细地解释了他的策略。

所以我们现在来了解特朗普为什么要制造贸易争端,为什么有不可预测的多变行为?他用这种战术、这种策略制造混乱,让别人觉得他不可预测,让别人觉得他多变,从而获得某种优势。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这种战术、这种策略,可能在他和较小规模、较小的经济体打交道中实现了他的一些优势,比如说墨西哥。

但是中美这种贸易战并不是这种情况,就是另一种情形。

首先中国经济体规模非常大,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中国是美国主要的贸易方之一,所以中国完全有能力对美国进行贸易报复。现在中国贸易报复已经展开了,已经有两大块,一个是农业,一个是交通设施。这两大块出口的产品占到美国对华出口的35%。如果美国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继续这种步步紧逼的态势,中国将以牙还牙对美出口予以制裁。

我想特朗普总统并不希望美国对华出口的产品,被中国予以贸易政策的报复,从而造成出口大幅度减少的后果。

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中国政府加收美国对华主要出口产品关税,这将影响到特朗普总统非常重要、非常主要的政治支持者。比如说大豆,就是美国主要的对华出口的农产品之一。而很多大豆出口商在特朗普竞选时是支持特朗普的,也是帮助特朗普走向竞选胜利的中坚力量。

因此如果美国真的与中国动了真格,将会损害到特朗普个人的政治利益,他在美国执政的基础将会不稳。

所以我觉得特朗普总统不可能不顾这个后果,他制造这个贸易争端背后,主要的目很可能还是希望获得和以前相比较更好的贸易条件。特朗普总统深层次的目的是获得美国出口贸易的增长,而不是真正把美国经济、全球经济搅的天翻地覆。

虽然我们必须要清晰的认识到风险的存在,但现在大家都在谈虎色变,关于美中贸易摩擦,现在其实有一些言过其实。如果我们真正了解特朗普的背后的意图、他使用的战术,我们就会了解,这个风险并没有现在说那么大、那么严重。

问:现在不可测的因素非常多,如何避免类似黑天鹅这种事件的发生呢?

克里斯·韦根:首先讲一下黑天鹅这个事件的定义,是指那些几乎不可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那么这种黑天鹅事件、这种小概率事件,我们一般有两种做法、两种举措。

第一个是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也就是说你不要把90%资本都用于投资在房地产市场或者买一支股票,或者所有钱都放在股市里。

第二个是要做好对冲、做好保护。但这种小概率事件,即便是全球经验最丰富、最老成的投资人也会感觉到难以规避。

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多元化的资产配置、资产组合。多元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整体的资产配置要多元化,第二个每一个投资人投资的产品要多元化。

另外如果可能的话,资产管理公司应当努力来为个人所做的这种个人产品的投资或者个人的基金产品进行对冲或者某种形式的保护。

我们在君桥资本是非常重视对冲的。

03 | 投资的抉择及未来

问:中美高净值人群在投资方面有什么区别?

克里斯·韦根:在中国和美国的高净值人士的共同点是--他们在都希望实现资产的保值、财富的保值、获得安全的投资。

不同的是,美国的高净值人士和中国高净值人士相比,在选择资产配置有更多的选项,来实现他们资产的保值、实现安全的投资、稳健的回报。

我认为中国和美国的高净值人士最主要的不同,是美国的高净值人士愿意以较大的资产规模来作这个资产的配置,实现资产保值的目的。中国的高净值人士会倾向投资房地产、固定收益、债券等等。美国的高净值人士则有更大的选择。

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金融市场比中国的发展早很多年的。同时也得益于美国金融市场严格的监管,比如说在美国放债的公司,一般每季度都要向他们的监管机构上报他们所有的金融投资。当然这也要得益于美国的金融市场已经存在数百年,当然他在存在过程中,有不同的形态。

大家不要认为美国的投资人一直以来有这样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其实在1970年代,美国的投资人也是对房地产、固定收益更感兴趣。这主要是因为房地产和固定收益比较简单、比较容易理解。随着美国的投资人在市场当中的经验积累越来越丰富,随着他们对金融市场越来越了解,他们也有信心投资更加多元化的产品了。

所以我认为中国市场、中国的投资人也像美国一样,会逐渐把资产配置多元化,把投资组合多元化,但是这个道路需要时间、不会很快地发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培养、发展、积累的。

问:如果只能选择一种资产进行投资,你会选择什么?

克里斯·韦根: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最为富有的国家之一,和中国富有非常不相称的是中国在全球市场做的资产配置非常少的。

历史经验已经表明,随着国家不断的富裕,一个主要的做法或者说比较建议的做法,是获得比较多元、比较安全的投资组合,这样的组合意味着不仅要把这样的资产放在国内,也要放在国际市场上。

美国市场曾经是、现在仍然是国际投资人主要的投资目的地之一,也是首选的投资目的地。

这主要得益于三个方面:第一个是美国有非常强劲、有利的法制,第二个美国资本市场流动非常充足,第三个美国金融市场非常透明。

如果是在处于全球配置早期的做法和行动,我个人建议应该在资本配置关注两个原则:一个是安全、一个是简单。

因为我们要投资到全球市场,自然有之前没有预测到的新事情发生。所以在我们从事新的事情,不熟悉的事情时,自然需要先去做一个看起来比较简单、比较直白的,相对来说比较安全,而不是极大变动性的产品或者决策。

有什么投资产品符合这样一个目标呢?一般来讲有两种: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固定收益。

大家可以在历史中看到,日本在二战后经济开始增长之后,他们在90年代开始全球资产配置之路,早期资产配置也主要集中在这两个市场: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固定资产收益。

相信大家也知道,有很多中国投资人已经在美国和其他的国家购买了房产来配置房地产的资产。但现在美国的整体房价已经上升了,在一些主要的城市、比如说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这些主要的城市,我个人的观点是这些主要的城市未来的房价仅仅会出现比较小、比较缓和的增加。

这主要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现在房价基数已经非常高了;二是由于加息,购房借贷成本已经上涨;三是最近美国的税法发生一些变化。

鉴于房产这边继续上升的空间不大,所以留下可供选择的就是固定收益产品。现在美国处于加息通道,会显得固定资产类的产品,对投资人来说更具吸引力。在美国整体失业率非常低,并且美国整体经济运行环境良好的大背景下,不管消费者也好、企业也好,他们按息偿还贷款的能力不用担心,也是对固定资产非常好的刺激。

我认为中期来说,美元对主要国家的货币将持续的走高。而就短期来讲,不管什么货币,当然也包括美元,短期表现很难预测,一周两周也可能过高、也可能过低、很难预测。有时候大家会过分关注短期的表现,认为这个短期会影响未来,但我们还是坚持说,要有长期的眼光。

04 | 结语

投资本身没有风险,失控的投资才有风险。

在和克里斯·韦根交流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对美国政治、经济、投资有着独到见解,同时又对投资当中所蕴含的风险充满敬畏的专家和学者所应有的专业和涵养。

巴菲特说,一个人一生能积累多少钱,不是取决于他能够赚多少钱,而是取决于他如何投资理财,人找钱不如钱找钱,要知道让钱为你工作,而不是你为钱工作。

愿每一个人都能凭借经验和智慧,成为投资市场上的赢家。

文 | 丘衡

编辑 | 刘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一点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燕姝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