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24000字拷问阻断上市路 小米魂断CDR第一股

摘要:原定于今日审核的小米上会前一刻突然撤回申请,原本意气奋发的雷军一夜之间魂断CDR第一股。

为了方便创新企业拥抱境内资本市场,监管层正在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从准入制度改革到发行审核提速做出了多种努力,药明康德、宁德时代、富士康等一再刷新过会记录。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审批变得宽松化了,那些伪创新企业仍然会被无情挡在门外。

这不,从6月11日报送到上会审核用时不到两周的小米就倒在了门槛上。

原定于今日审核的小米上会前一刻突然撤回申请,原本意气奋发的雷军一夜之间魂断CDR第一股。

尽管证监会随后表示,“我会尊重小米集团的选择”,但明眼人都清楚,这是官方在为雷军保留最后一点体面,因为小米很难会像之前的几家独角兽那样顺利过会。在监管部门眼中,这家创业八年累计亏损1351.6亿元的廉价手机制造商怎么也算不上合格的试点创新企业。

6月14日晚间,证监会在小米公开招股书后第三天公开了厚度达30页24000多字84个问题的反馈意见,相比之下,即使对于富士康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发审委的反馈意见也只有16页11000余字不超过70个问题。

从市场定位、商业模式、成长性、公司治理、数据真实性等各个方面,证监会对小米进行了连珠拷问,并要求后者在30天内进行书面回应,其中的不少问题都非常尖锐,如第39个问题甚至直接驳斥了雷军的屡试不爽的招数:

“关于招股说明书内容表述。请发行人在招股说明书中使用客观、平实语言进行描述,删除具有广告色彩、浮夸性、恭维性的语言和表述。”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不要大肆自吹自擂了,简单说清楚自己是干啥的就行,如果真取得了所谓的成绩,请拿数据说话,用某些障眼法试图蒙混过关行不通。

仔细梳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我们认为,在监管方眼中,小米至少存在着六大致命问题,在30天拿得出经得起推敲的回应并不现实,或者说,雷军需要用更多的时间才有可能说服证监会。

TOP 1:如何从廉价手机制造商华丽变身为互联网公司的?

近三年来,小米来自智能手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37.15亿元、487.64亿元和805.6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8成,而同期互联网服务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9.6%和8.6%,主要来自于广告推广和移动游戏业务。

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呢,就因为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比廉价手机制造商高得多吗?

TOP 2:缺乏互联网服务资质的小米是否在无证驾驶?

占比不到10%的所谓互联网服务主要由广告推广和移动游戏业务两部分构成,可是,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小米目前尚未取得游戏和在线阅读《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这无疑将整个公司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

TOP 3:雷军的一言堂将持续到几何?

众所周知,小米的股份分为A类普通股和B类普通股,前者的投票权是后者的10倍,作为创始人,雷军和林斌拥有A类普通股,对公司经营管理以及所有需要股东批准的事项拥有重大影响,并能够影响股东大会表决结果,中小股东的决策能力将受到严重限制,当二者利益不一致时,后者的利益很将不可避免遭到损害。

今年4月,雷军刚刚给自己加了一个大大的鸡腿,一次性授予自己价值98.3亿元的股份,小米集团向剥离出去的小米金融分别免息垫付了约8.3亿美元及2.99亿元人民币的小米金融重组贷款。

这引起了证监会的担忧,如果小米不能明确超级大股东的权力范围,今后可能发生各种匪夷所思的左手倒右手的怪现象。

TOP 4:利益输送何时了?

小米宣称已累计投资了超过210 家生态链企业,这些所谓的生态链企业向小米输送从智能手环及智能秤到其他各类周边产品。前者主要通过销售分成与股东分红获取收益。

然而,由于小米对于这些生态链企业的投资方式主要为参股而非控股,其高管同样控制着一些生态链企业的股份,以华米科技为例,雷军控制的顺为资本所持股份高于小米,如果雷军授意小米从华米科技高价订货,他的收益将高于小米,这就意味着利益输送不可避免,雷军有强烈的动力将高利润商品交予生态链生产,而非选择小米自行生产。

小米2017年销售增长67%,但存货增长了96%,综合考虑预付款项及其他应收款中的材料款因素,增长超过122%,存货余额的增长远超过销售收入的增长,这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强烈担忧。

TOP 5:小米的明天在哪里?

小米手机业务收入和毛利均居各业务板块之首,且是互联网业务的最主要平台,近年来国内手机市场总体趋于饱和,出货量减少,未来几年国内手机市场增长率将步入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小米的解决之道在于通过廉价手机不断开拓海外市场,且不论境内仍然为第一大市场,即使国际市场能暂时带来硬件销售收入的增长,但互联网服务很难随之增长,因为网络游戏、广告具有很强的文化壁垒。

TOP 6:招股书中数据的真实性何在?

数据是所有招股书的根基,而小米大量引用艾瑞咨询的数据终于引起了发审委的关切,监管部门怀疑相关报告为发行人本次发行上市定制的付费报告,存在不客观、不公正的问题。

按照小米在港交所公开的招股书,雷军确实为艾瑞的报告支付了高达65万的费用,国内几家所谓的市场研究机构公信力众所周知,相互打架现象时有发生,而这么一家仅在广州、深圳、成都、杭州、南京、厦门等地设有区域办事机构,海外只有硅谷设有分支机构的艾瑞居然敢断定,按每平方米的零售额计算,小米之家2017 年的销售效率全球排名第二,真不知杨伟庆哪来这么大的勇气?

除此之外,小米放着IDG的数据不用,大量频繁地引用艾瑞关于全球市场的数据,这些闭门造出来的数据真实性何在?

文 | 互联网沉浮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紫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满华。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