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推迟CDR发行,占有了智能硬件就占有了未来的用户入口吗?

摘要:盛名之下,众口难调。

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雷军

摘要:

1、数据显示,小米的研发经费占2017年总收入的3%以下,而营销费用近两年的花费增长迅猛,2017年营销费用增长了73%,广告费用增长97%,达到19亿元。如果小米在未来不能快速提升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依靠营销驱动带来的收益显然如同沙上盖楼。

2、虽然小米在IoT物联网领域布局较早,产品线较全,但根据公开市场显示,小米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智能手机的销售,其中主要是低端系列红米手机的销售,也就是说互联网服务目前看来并不能为小米带来持续的增长。

监管一路绿灯,但是小米还是推迟了CDR的发行。

今天一早,小米官方微博称,公司经过反复慎重研究,决定分步实施在香港和境内的上市计划,即先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择机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境内上市。为此,公司将向证监会发起申请,推迟召开发审委会议审核公司的CDR发行申请。

证监会也表示,尊重小米集团的选择,取消本应该在今天举行的上会审核。

按照本来的安排,证监会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将在今天召开2018年第88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审核小米集团公开发行存托凭证(CDR)事项。小米的CDR发行过会,也将毫无悬念。

之前安排的发审委的构成也相当豪华。七名发审委员分别是郭旭东、钟建国,蔡琦梁,李东平,陈瑜,周辉和许成宝。其中,郭旭东为证监会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专职委员,发行部主任。

与一贯的审慎态度不同,这次迎接“独角兽”回归的监管意志贯穿始终,整个过程推进的迅速而果决。

但是这次证监会遭到了小米说“不”。小米CDR的推迟,看似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小米作为在A股发行CDR的第一家机构,每走一步都有其标杆性的意义。不过,这次小米的公开发行,备受关注的同时,也饱受争议。

从时间流程上看,小米速度史无前例。公开资料显示,小米集团公开发行存托凭证的招股说明书于6月7日刚完成报送,并于6月11日在证监会官网进行了预披露,6月14日,证监会对招股书作了更新,明确了发行的主要内容。若无推迟,从申报到上会,小米CDR合计用了12天。

从市场配套上看,上周开始6家基金公司开始募集独角兽基金,已经在市场中热翻天,总共不超过3000亿上限。

背负着独角兽光环的这些科技公司,也许正在迎来回归A股市场千载难逢的政策红利期——小米的上市,各方利益在这里角逐:政府希望能够多样化资本市场主体,同时保持市场平稳;小米希望以第一家的身份完成公开发行,而且要以一个好的价格IPO;一级市场投资人希望高位退出,赚个盆满钵满;二级市场投资人则在谨慎的观望之中。

一时间,市场众说纷纭。小米的公开发行,应该是本月全球市场都在密切关注的一件大事,但前所未有的制度创新探索、极高的估值定价、CDR配套设施战略配售基金的仓促上马,都如同乘数般为小米发行的不确定性增添砝码。

雷军的小米,正在面临大考。

小米的收入

盛名之下,众口难调。

尤其是小米,还给了自己一个充满争议的估值:摩根士丹利在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小米当前的公允价值在650亿美元到850亿美元之间。市盈率在27-34倍之间。与此同时苹果的市盈率在14左右,按照这个估值,小米价格是苹果价格的两倍还多。

从机构投资人的反应上看,先是有消息显示小米香港IPO的基石投资人名单已经确认,包括中银资管、农银资管、工银资管、建银资管、交银资管、光大资管、保利和上海城投, 外资机构由于出价区间过低全部出局,小米香港IPO基石投资份额被种子机构全部包揽。小米将于今日公布定价区间,预计650亿-800亿美元。

此后又有消息爆出,说小米基石投资人中也有外资机构,且以对冲基金为主,有国际投资人反馈认为,小米的定价低于400亿美元较为公允。但这个价格,显然离小米此前宣称70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打了6折,有市场人士调侃,比“京东618打折力度还大”。

其实,一切都不能脱离开小米公司的业务本身来研究。通过阅读小米的招股书,其业务模式并不复杂,小米集团的主营业务可以分为智能手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三大类,其中对智能硬件的销售收入占了绝大部分。

结合更多的公开信息,不难发现,小米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两部分:

1、  硬件的销售收入,在2017年,这部分收入占到了91%。其中,智能手机的销售占到了收入的70%,物联网和其他生活方式类收入大概在21%;

2、  互联网服务的收入。这部分收入在2017年占到小米总收入的9%,其中广告业务收入占比为5%,其他服务类收入占比在4%左右。

在硬件销售方面,根据小米的招股书,800-1299元的红米系列手机占总销量的38.7%,799元以下的机型占总销量的39%。也意味着低端手机销售占小米智能手机销售的绝大部分。

招股书上的信息显示,小米2015年度的智能手机收入为537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80%;到了2017年,小米的智能手机收入为805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则下降到了70%。小米公司2017年收入1146亿元,同比增长67.5%;但亏损也高达439亿元。

我们注意到,有分析师指出,一直以来,小米的线下零售远远落后于OPPO和VIVO,小米在定位上,在争取高端用户上显然是失败的,同时,小米的供应链也有问题,所以时不时还会出现供不上货的情况,另外MIUI上过多的广告,也会对用户体验造成影响。

在未来,如果小米的业务模式不改变,显然依靠卖手机,很难持续满足二级市场投资人对盈利的期待。

小米的成本

看完了小米的收入,我们再来看一下小米的成本构成。有的时候,看一家公司如何花钱,可能更能体现创始团队的价值观和愿景。

公开资料显示,小米的研发费用在2017年收入占比不超过3%,有分析师预测这一数字可能还会随着小米在18年收入的快速增长而降低。

3%的研发投入对以卖智能手机为生的公司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低了。我们来看一下同样靠卖手机过生活的华为。根据华为在3月份公布的2017年年报,2017年华为研发费用达897亿元,同比增长17.4%,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3940亿元。结合2017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6036亿元,其研发费用在收入占比约为15%。

就如同在我们上一篇《热闹的CDR和要上市的小米:作为小散的你跟还是不跟?》中专门提到的:严重缺乏自身专利技术的小米高度依赖高通和谷歌等关键供应商。

与研发费用投入较低形成鲜明对比,小米一直以来对营销都是非常看重的,所以在市场和广告上的投入增加非常迅猛。有数据显示,小米2017年营销费用增长了73%,广告费用增长97%,达到19亿元。当然,这可能与小米在线下布局与国际化扩张有关。

但即便小米在营销上的投入相当可观,但它一直未能在高端市场的开拓上有突破,这点显得颇尴尬。

未来,小米真的希望可以通过互联网服务的收入成为支撑吗?至少笔者暂时没有想到,从满足功能性的角度一定要使用小米的理由和场景。这也是不少投资人感到困惑的地方。

可能雷军的想法跟乐视的贾跃亭有点类似,认为占有了各个智能硬件的屏和端,就占有了未来的用户入口。但这样,真的靠谱吗?除了讲故事造概念搞风口,二级市场投资人可能更需要看到当期盈利的能力。

文 | 来咖智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来咖智库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