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鸿燊的最后一场赌局

摘要: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没塌。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没塌。

香港回归前,何鸿燊到北京参加阅兵式,见到邓小平时,他开口就说:邓大人好。

邓小平回答:恭喜发财。赌王立正致意,表示自己一定继续努力,并就此坚信,自己可以继续发大财。

1

何鸿燊以赌成名,但他是靠发战争财起家。

抗战期间,香港沦陷,20岁的何鸿燊揣着10港元,前往澳门避难。在澳门,他加入了为澳门运输油粮食品的联昌公司,负责押船。

海上多风险,除了台风,还有日本军舰,更有可能遇上海盗。何鸿燊一次压船,要换三次国旗。

在码头上挂葡萄牙国旗;在公海遇到日本军舰,换太阳旗;到了西南海域,高悬青天白日旗。

富贵险中求。1943年,联昌给他的分红达100万港元。二战结束后,何鸿燊与人合伙开办炼油厂,自认经理。

炼油厂油水太大,遭到当地豪强嫉妒。对方要求分一杯羹,被何鸿燊断然拒绝,对方一怒之下,往厂里扔了几颗手榴弹,幸亏只有两颗爆炸,大火被及时扑灭。

强龙不压地头蛇。1953年,在一位幕后人物的介入下,何鸿燊变卖家产回到香港。谁知竟因祸得福。

战后香港经济恢复很快,人口激增至200多万。何鸿燊认为房地产行业大有“钱”途,成立利安建筑公司,兴建商铺和住宅。

几年后,他的财富由原来的300万港元,变成1000万港元。

有仇不报非君子。地产大亨何鸿燊一直念念不忘回到澳门。就在此时,机会来了。

上世纪30年代,澳门当局为了解决财政困难,推行赂博合法和职业化政策。二战期间,老赌王傅老榕和高可宁以180万银元的年税拿到了赌牌。

1960年,傅老榕去世。次年7月,新一届澳门政府发布公告,采取招标方式,重新拍卖赌牌,中标者可在澳门合法经营赌场。

在姐夫叶德利的帮助下,何鸿燊加盟竞投赌牌。他和澳门赌圣叶汉,姐夫叶德利,香港霍英东联手组成财团,运筹策划。

传闻说,霍英东当时已是香港名望最盛的富豪之一,担心入股博彩业会影响自己的名声,所以举棋不定。何鸿燊凭个人交情硬拉他去澳门参观。

到澳门的头天晚上,两人和老赌王傅老榕家族吃饭。霍英东一进门,对方就起哄:霍乱来了,霍乱来了。

这个外号犯了霍英东的大忌。一怒之下,霍英东决定与何鸿燊合作,参加竞投赌牌。

四人联手出了316.7万元,仅比傅家多出1.7万元,最终有惊无险中标。

1962年,四人成立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何鸿燊作为股东代表和持牌人,任董事总经理。叶德利任董事长,叶汉、霍英东任常务董事。

傅老榕、高可宁家族不甘心,发出八大威胁,宣称要取何鸿燊性命。

何鸿燊见招拆招,放出风声:“如果我被打死,在48小时内,谁能把凶手杀死,这100万就归他所有,到我的律师那里支取。”

此后,何鸿燊在澳门出入似闲庭信步,安然无恙。

2

相比于老派赌王,何鸿燊的玩法更加大胆。

他从香港购买花舫,取名“澳门皇宫”,改造成海上娱乐场,内设酒家、夜总会,并请来粤剧名伶捧场,一时间,上“贼船”赌博成为澳门时髦。

他以公司名义,赞助创办澳门《星报》,鼓吹澳门经济繁荣,推广当地博彩娱乐。到1965年,来澳门旅游的客人已激增到120多万人次。

他斥资6000多万,将澳门葡京酒店改造为赌场。1970年,葡京酒店首期工程竣工。酒店外形酷似雀笼,寓意赌客如鸟入笼。

在葡京酒店,何鸿燊引入巴黎艳舞团,以此招揽赌客;他组织“赌博旅游团”,招待来自日本、东南亚和台湾的赌客。

后者在赌场往往一掷千金,为赌场带来滚滚财源。

为激励员工,何鸿燊把赌场小费的七成分给赌场工作人员。

赌场工作成为澳门人眼中的金饭碗。

90年代,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直接聘用的员工近1万人,人称“无冕澳督”、“米饭班主”。

2003年,何鸿燊向特区政府缴纳了90亿元的博彩税,占澳门政府财政收入的一半。

财源广进的同时,何鸿燊的女人缘同样令人艳羡。

40年代,还是穷小子的何鸿燊,赢得澳门第一美人黎婉华的芳心。黎婉华为何鸿燊生下一子三女。1857年,原配黎婉华患上了结肠炎,遍寻名医也未能根治。

赌王以此为由,说按照大清律,自己要再娶一房太太照顾自己。由此,19岁的蓝琼缨成为赌王二太,并为何家生下四女一子。

坊间传言,1981年,原配黎婉华长子遭遇车祸身亡,黎婉华万念俱灰,遂让贴身看护陈婉珍接近何鸿燊,意图削弱二房势力。

此计成功,1985年,何鸿燊派蓝琼缨到加拿大处理生意,自己则专门购置数千万的豪宅,公开与陈婉珍同居。

谁料短短半年后,何鸿燊又认识了后来的四太梁安琪。后者1960年生于广州,13岁学芭蕾舞,后考入广州文工团,1980年代来到澳门教习舞蹈。

成为何鸿燊的四太太后,梁安琪为赌王生下3男2女,成为何家传宗接代的头等功臣。

4位太太17个子女,号称“四房十七杰”,这就是赌王的家族。三太太陈婉珍说:“他有钱又浪漫,这是他的福气。”

3

有人说何鸿燊从不赌博,其实何鸿燊的赌局从来不在赌桌上。

香港回归前,何鸿燊去北京参加政协会议,人家叫他“同志”。赌王心里犯嘀咕,我是资本家,叫我同志,是不是要分我身家?

后来他在北京见到邓小平,后者对他说“恭喜发财”,他便坚信自己还能继续发财。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那天,身在香港会展中心的何鸿燊,望着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徐徐升起,激动地一宿没睡。次年,何鸿燊当选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

虽然赌赢了人生,但赌王始终赌不过老天爷,也赌不赢自己的家人。年龄渐长的赌王,终究压制不下四房家人分财产的欲望。

2001年,赌王80岁大寿时,老人家一天一夜连赴了四场生日宴。

二房蓝琼缨和何超琼准备了一个,20围酒席的盛宴,到贺嘉宾非富则贵。

四太梁安琪在六星级君悦酒店,摆下了50围酒席。三太陈婉珍则把寿宴搬到了海上,在香港仔珍宝海鲜舫排下19桌寿酒。

吃完三顿寿宴后,次日,赌王匆匆赶到澳门,与原配黎婉华一家吃饭,庆祝生日。

从那年开始,每一年的赌王生辰都变成了四房宫斗的修罗场。

2009年7月,何鸿燊在四太家中不慎中风,跌伤头部。终极争产战从此打响,这场家产争夺战打了足足三年。

最终在2011年,赌王全家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实现大和解。

分产后,何鸿燊跌出福布斯富豪榜,二房长女何超琼,名列香港富豪第12名,女性富豪第1名,四太梁安琪名列第21位。老赌王身心交瘁。

今年6月12日,澳博控股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从2018年6月12日起,何鸿燊退任公司主席、执行董事及董事会执行委员会委员职务,全面退出董事会。96岁的何鸿燊终于可以休息了。

其实,赌王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2016年12月,梁安琪带着大儿子何猷亨,以及澳门6大博彩企业60余名员工,第二次登上江西井冈山,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当时,这位穿着红军军装的赌王四姨太说,要把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记忆,传给这一代港澳年轻人。

文 | 商业DNA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商业DNA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