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不合群”的独行者

摘要:在字节跳动的产品观里,注意力是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会说“抖音上瘾”“中了抖音的毒”的原因。


抖音侮辱英烈的那张截图,最开始,只是一些微信群里流转。但是暴走漫画的悲剧示范,让每个人都意识到了抖音的暴雪将至。

果然,人民日报迅速的给抖音这次事件定了基调,就像饭桌上的长辈率先发言后,所有小辈的正确解法都是举杯相碰。

但是,这一切悲剧都是抖音自找的,抖音最大的问题不是广告投放,而是产品理念。

这次的侮辱先烈只是产品这棵严重扭曲的歪脖树,伸出墙外的一个小枝丫。产品的原罪,如同虫蛀,遍布了头条系的产品,然后敌人轻易的一指,就能指向污染了整个和谐森林的一块烂树皮。

头条系一向是不安分的,也就是所说的“易抖”。这种不安分来自于对流量的极度依赖,而又对份额野心磅礴。

其实,大部分的独角兽公司与其说是创业,不如说是做了个“流量增值”的生意。

像几年前,最大的流量主是百度,去哪儿大肆撸百度搜索流量,然后通过精细化运营成了OTA机票第一。而现在,在微信成为最大流量池后,拼多多无所不用其极的薅微信羊毛,GMV迅速超越了京东,大部分的独角兽都是这样的模式,头条也一样。

但是为什么其他的小巨头和BAT岁月静好,但字节跳动却一直鸡飞狗跳呢?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些小巨头用从BAT手里批发的流量去干嘛了?这就分为了两派,一派去干重活,一派想走轻模式。

重活的代表就是58,美团,滴滴这种重线下的脏活累活,BAT自己做太累了,利润空间又小,所以没有哪个BAT的“重活”业务不是收购或者战略投资来的。

轻模式的代表就是以头条,快手为象征的新娱乐方式。轻模式一向是BAT的传统利润来源,无论是搜索,社交,还是电商平台,这都是又轻又赚钱的生存手艺,BAT怎么会忍受独角兽们学会这个,然后从我这里批发的流量来侵占我?所以,一旦有公司开始初现又轻又赚钱的端倪,那么必然被BAT的某一方招安,成为XX系,但是字节跳动偏不。

这是字节跳动悲剧的来源。

同样是短视频,快手在腾讯的帮助下喜提A站一枚,但是抖音却被千夫所指。

这里不是说,头条不站队而被巨头搞,我们不谈阴谋论,只谈产品逻辑。

字节调动的悲剧在于,一边与巨头交恶,没有稳定又健康的流量粮草供应,一边又急于孵化出越来越多的新物种,以至于粮草不够,只能通过擦边球和博眼球,来吸引有毒的流量,但是依赖这样的流量供给,怎么可能诞生出健康的品种。

同时,伴随着字节跳动的不断壮大,这种流量独大到欲求不满的产品观念,非但没有克制,反而愈加的猛烈,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字节跳动公司,从今日头条到抖音的对社会的进步一影响,从而换取流量的扩张,结果就是从被有关部门频繁点名,到疑因整容辍学被封杀的网红温婉,再到今日的侮辱英烈。

在字节跳动的产品观里,注意力是一切,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说“抖音上瘾”“中了抖音的毒”的原因。

同样都是短视频产品,快手上线了家长控制,严格保护未成年人的观看内容,同时开始组建内容运营团队,展现编辑推荐的内容,以避免完全依赖算法分发导致的越过火越吸睛的负面循环,而腾讯的亲儿子微视,也在精品内容上只要和MCN合作,以确保内容的能量为正。

而字节跳动的对于流量的不克制甚至表现在他们设计的“防沉迷”系统上,开启防沉迷后,看90分钟文字提醒,2小时需要输入用户自己设置的密码,才(jiu)可以继续使用。嗯,形同虚设,但有总比没有强,至少抖音公关这样想。

单就这次的英烈事件,只是字节跳动唯流量论的产品观的一个小爆发,只不过涉及的对象敏感才需要重罚,甚至这次不排除是商业间恶意引导,毕竟前面说过,这样又轻又赚钱的模式,早已动了巨头们的奶酪。

所以,不站队被阴才是常态。

但根源性的问题还是字节跳动嗜流量如上瘾的扭曲的产品理念。为了流量,抖得厉害,抖得不节制,以至于不用掀起长袍,我们就看见了抖音里面满地的虱子。

文 | 一小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绍小薄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满华。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