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人民医院王凯:依托诊所诊疗标准化,推进青少年近视防控

摘要:立足中国眼科市场,青少年近视防控主要依托于家庭、学校,专业通道的缺失导致大量近视患者得不到有效的诊断控制。

立足中国眼科市场,青少年近视防控主要依托于家庭、学校,专业通道的缺失导致大量近视患者得不到有效的诊断控制。

资本进入眼科领域后,标准化流程的眼科诊所开始落地,但是部分家长对于近视的“第三世界思维”仍旧是青少年近视防控推进过程中巨大的障碍。

文丨 杨亚茹

现有统计中,中国近视眼患病人数比美国总人口数还要多出1.3亿。

两年前,《国民视觉健康》报告指出,2012年中国5岁以上总人口中,近视眼患病人数约4.5亿,保守估计,这一数字到2020年会飙升到7.04至7.11亿之间,每三个人中间就有一人患近视。

“科学防控近视,关注孩子眼健康”是第23个“全国爱眼日”主题。这是自2016年以来,(原)国家卫计委联合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连续3年将“全国爱眼日”主题聚焦于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

备受重视的青少年近视防控

1992年9月,全国爱眼日第一次召开研讨会,眼科学界和眼科专家们迅速响应,每年的5月5日被定为“全国爱眼日”。1996年,国家卫生部、国家教育部等12部委联合发出通知,将爱眼日活动列为国家节日之一,并将时间重定为每年6月6日,延续至今。

老人眼保健、眼外伤、白内障、儿童盲症、低视力患者以及糖尿病致盲等等都曾作为“全国爱眼日”的聚焦主题,近视防控更是屡屡受到关注。近视虽有遗传因素,但绝大部分为后天因素诱发。伴随着电子产品品类的日益丰富、学生课业压力增大、光污染日益严重等一系列因素,我国近视人群数量以惊人速度增长。

从国家层面出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视光中心副教授王凯认为此次“全国爱眼日”主题设定遵循了“一般原则”,他说:“每年‘爱眼日’主题,都是卫健委针对亟待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出发设定,有时也会征询眼科医生的意见。‘爱眼日’关注的眼部问题一定是要发病率高,不是特别少见的疾病或家系遗传疾病,要有足够广的受众辐射。”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在2010年发出的《国民体质监测公报》,中国小学生近视患病率为31.67%,初中生为58.07%,高中生为76.02%。到2014年,教育部“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中国小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达到45.71%,初中生达到74.36%,高中生达到83.28%。“小眼镜”在生活中比比皆是,青少年近视防控迫在眉睫。

针对此次“全国爱眼日”的青少年近视防控活动,国家卫健委已在近日正式出台了《近视防治指南》《弱视诊治指南》和《斜视诊治指南》三部指南,为儿童青少年眼病有诊治确立标准。

近视发生后的诊断控制

“在很多人印象里,眼睛近视戴个眼镜就完事了,也不影响什么。”王凯教授说在眼科医生眼里,近视绝对不是能不能看清这么简单。

近视的发病机制复杂,一旦发生几乎很难逆转,视光学将近视分为轴性近视和屈光性近视两种,其中轴性近视最为常见,尤其在高度近视人群中更为普遍。轴性近视发生后,眼轴被不断拉长,在这个过程中,视网膜会变薄,严重时会出现裂孔,导致视网膜脱落,引发黄斑出血、后巩膜葡萄肿等眼底并发症。

 

王凯给出了一组数据:300度的近视,出现视网膜裂孔的概率是非近视人群的9倍,而1000度近视出现视网膜病变的概率比正常人高50倍。

青少年本身处于生长发育阶段,眼睛近视度数在16岁之前都不会完全稳定,更趋向于增长,久而久之会成为高风险的高度近视。“度数越高,风险越高,所以我们强调青少年近视预防,并做近视控制、延缓度数加深,道理就在这儿。”王凯说道。

立足中国眼科市场,青少年近视防控主要依托于家庭、学校,专业通道的缺失导致大量近视患者得不到有效的诊断控制。

在加拿大的医疗体系中,眼科是少数设有直接门诊的专科之一,家长每学期末会收到校方寄出的“爱眼”信,家长根据校方建议每半年带孩子到指定诊所接受定期的检查和治疗,佩戴眼镜时也有眼科医生全程操作。而在中国,大三甲主要承接严重的眼部疾病,在专业眼科诊所落地之前,青少年眼镜佩戴几乎全部由眼镜店内3个月速成的“验光师”所垄断。

2014年,惟视嘉眼科从互联网线上入局,经过两轮融资后落地了第一家眼科门诊。在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医等眼科专家的技术支持下,完善了眼部问题的一整套标准流程解决方案,尤以青少年近视防控、近视屈光手术、老花眼矫治为主,提供个性化治疗医疗服务。

“屈光患者来了先查视力、眼压、裂隙灯,之后是标准的验光流程,角膜地形图要做、眼轴也要测,眼整形患者和眼底疾病患者又有不同的标准化诊疗流程。”目前正在惟视嘉眼科多点执业的王凯副教授表示这里的诊疗流程和就诊环境与国外并无二致,甚至于国内医生的临床技术会高于国外,因为有大量的病例。王凯曾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访问学者,很清楚国外眼科诊所的诊疗体系和环境布局。

就青少年近视防控而言,政策已经先行,民营诊所也正在实现标准化和国际化,以期规范市场,但意识的改变却非一朝一夕。

拆解家长“第三世界”思维

“一个很可怕的事实是,很多家长到了眼科门诊或视光中心的门诊,拒绝让孩子做散瞳验光。散瞳本身对眼睛没有危害,而是为了得到更准确的验光结果,但就是有家长接受不了。”王凯把这种思维称作“第三世界思维”。

某些类型的青光眼患者或疑似青光眼患者不可以散瞳,40岁以上近视患者大多数没有必要散瞳,但对于正处在青春发育期的青少年近视患者,是有必要进行散瞳验光的,以避免诊断结果出现较大误差,避免过矫的发生。

“防近视工作家本化”是目前正在推行的青少年近视防控的具体做法之一,从家庭入手宣传预防近视知识,但是青少年近视发生后,针对于家长更专业的科普非常匮乏。

让王凯感到非常奇怪的是,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在部分家长眼里,网上搜索成了他们去验证医生权威性的唯一渠道。“我想给大家树立一个正确的概念,我们绝大多数医生都接受过正规的医疗培训,网上检索到的医疗信息未必正确,以讹传讹、以点概面的太多,如果大家想验证,那就去检索原版英文书籍,否则,还是要与正规医院、诊所里的医生建立信任。”

青少年近视发生之后,部分家长的思维存在两大不足,一方面是对近视严重性的低估,比如轴性近视中拉长的眼轴如果导致病理性改变,将很大程度上增加并发症的出现,另一方面是对佩戴眼镜的不够重视,没有选择专业视光医师进行标准的诊疗流程。

“家长惯性思维中近视是功能性眼病,戴上眼镜能看清楚就行,甚至会想等孩子长到18岁,做个近视眼手术解决所有问题,这是错误的。”

究竟是什么致使部分家长对青少年近视发生后的应对方案与标准产生了如此大的偏差?有多年临床经验的王凯就他的观察给出两点答案:“第一,有些家长是侥幸心理,觉得近视了不会导致很多问题,也不知道这些问题;第二,周围戴眼镜的人越来越多,家长们也就见怪不怪,把这事常规化对待了。”

资本在投资兴建规范化诊所,王凯觉得能最直接有效触达家长的还是媒体渠道。在今年“全国爱眼日”到来之前,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健康报》等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开辟大板块报道青少年近视防控的必要性及迫切性。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