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软刘积仁:创业三十年,梦想和危机感让我越走越远

摘要:同样的时代,同样的机遇,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选择,就有了不同的结果。

温文尔雅,亲切和蔼,虽已满头银发,却精神饱满,走起路来大步流星,一路带风。明明是一位企业家,即便身着一套干净利落的西装,却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教授气质,让人自然而然地想称他为“老师”。这就是东软的创始人——刘积仁先生给人的初印象。

被人们广泛熟知的刘积仁,是一名优秀的创业者和企业家。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位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33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教授,成功创办中国第一家软件上市公司,建设了中国第一个软件园,一手打造了极具影响力的软件帝国。

“我这一生十分的幸运。文化大革命,同学全下乡了,我去本钢做了工人,后来有机会上了工农兵大学,又考上研究生,出国读博士。别人都在读书爬坡的时候,我当了教授,又开始创业。这一路走下来,本就普普通通、并不完美的我,对人生能够拥有这种幸运而感到满足。”刘积仁将过去近四十年的经历三言两语一带而过,把所有的努力和成就都解释为一种“幸运”。

正所谓幸运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刘积仁的幸运也绝不是一种偶然。在中国经历巨大变革的七十年代,如果没有超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懵懂年少的刘积仁成为教授和企业家的概率可能比中彩票还低。而身为东软的掌舵人,历经行业的起起伏伏,如果没有精准的战略远见和自我认知,没有持续变革的勇气和智慧,恐怕东软很难有今天的规模和发展。

出生在50年代的刘积仁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也见证和参与了中国快速变革和发展的历程。他的每一段经历,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段值得细细品味的精彩而丰富的历史。

拼命苦读,只因恐惧回到过去

1976年8月,还在本钢动力厂工作的刘积仁接到了东北工学院,也就是现如今的东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这一纸通知书意味着他能够离开那个随时都有爆炸危险,让他十分恐惧的“战场”,从一位煤气救护工变成一名大学生。

然而,入学之后的一次摸底考试,没有知识基础的刘积仁成绩垫底,这让他惶恐不安。“那时候经常做梦,梦到自己考试成绩不好被退回到工厂里。所以,我经常天不亮就起床,从宿舍窗户跳出去背英语单词,甚至连走路、排队打饭都在背单词。白天都呆在图书馆里,几乎把专业书看了个遍。那几年,我两耳不闻窗外事,直到毕业,有些同学的名字我都叫不出来。”刘积仁说,这是他人生中最艰苦的时期。

因为刘积仁的勤奋好学,英语和专业知识逐渐扎实,1980年顺利考取了李华天教授的硕士研究生。

李华天教授是哈佛硕士,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放弃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回国任教,是中国著名的自动控制和计算机专家。李华天教授以渊博的学识、谦逊豁达、淡泊名利的品行,浓厚而强烈的家国情怀,影响着刘积仁对国家、对学术、对事业乃至对自己和他人的认知。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确立自己的梦想,希望成为一个好学者、好教授,用学识和修养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就像我的老师一样。”刘积仁说。

1986年,刘积仁在李华天的建议下,奔赴美国国家标准局留学深造。置身于绿树成荫、宽敞明亮的科研环境,感受着科研与工业的交织融合,除了震撼和惊喜,刘积仁也看到了国内外的差距。刘积仁说,“在当时的美国,科研机构和工业的合作非常密切。那时我就想,中国人也要改变研究与开发的方式,将学术与产业更紧密地结合。”

留美期间,刘积仁夜以继日地潜心科研,顺利完成博士论文,赢得了美国同事的认可。1987年,刘积仁拒绝了实验室提出留美工作的邀请,学成回国,留在东北大学任教,与李华天教授一起从事科研工作。1988年,刘积仁被破格提拔为教授,年仅33岁,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令人羡慕的教授。

直至今日,刘积仁每每提到求学的经历,总是会提起自己的恩师——李华天教授,言语之间充满了无限的敬仰和感激。他正在用自己的努力和行动,成为像李华天教授一样优秀的人。

被迫下海,为实现教授梦想而创业

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学者和企业家两者之间有着一道深深的沟壑。刘积仁说,“那个时候,教授下海是一件让人不齿的事儿,别人会觉得下海从商是因为你教授做得不好,科研做不下去了。”

当刘积仁信心十足地回国想大展身手时,却发现当时国内没有特殊经费资助教授做科研项目,导致他的科研工作难以为继。在这种情况下,刘积仁顶着各种质疑和非议,于1988年与两位青年教师在东北大学的一间半研究室里,以三万元经费、三台286电脑,创建了计算机软件与网络工程研究室,试图搭建一个技术转移中心,把科研成果转移到企业,获取充足的科研经费继续做研究。

然而,当时中国并没有创业的环境,没有资本、没有人才、没有市场,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软件是什么,能做什么,就更不用说软件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在哪里。

直到1989年,日本阿尔派株式会社一行来到东北大学寻求合作,由刘积仁负责接洽谈判。由于实验室条件简陋,没有资金购买会议桌,刘积仁就将四张课桌临时拼在一起,再蒙上一块红色的绒布窗帘撑场面。谈判结束送走日本客人后,窗帘布撤掉了,谁料一位日本代表因为遗落了东西突然返回教室,看到破旧的课桌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即便如此,日本阿尔派株式会社的会长沓泽虔太郎依然看中了刘积仁的团队和科研能力,刘积仁也因此获得了第一桶金——30万美元。“资金还没到账,我们就拿着合同去北京,进口了一批最先进的IT设备,东北大学也把主楼二层的一半教室都给了我们,我们就打造了中国一流的实验室。”

当日本阿尔派第二次来到实验室洽谈时,再一次被震惊,这更加坚定了双方合作的意向。两年之后,基于良好的合作基础,双方组建了沈阳东工阿尔派软件研究所(有限公司),后来又成立了东北工学院开放软件系统开发公司,这就是东软集团的起点。

刘积仁说,他最初创办实验室只是想做好科研,成为好的教授,东软后来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和所有人的想象……

建设软件园,为年轻人创造梦想舞台

天上白云朵朵,地上花草芬芳,湖面波光粼粼,在咖啡厅里找一个临窗的座位,细细品味卡布奇诺,仿佛一切都安静下来。这种只有在休闲度假时才有的惬意,如今在东软软件园却随时可以感受得到。

坐落于沈阳浑南的东软软件园里,一座座低矮的欧式建筑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绿树红花之间,清澈的同心湖与高耸的慧聚塔交相辉映,一群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穿梭在园区里静谧的小路上,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大学校园风光图。

“建造软件园,是我在美国留学时萌生的想法。我不想让年轻人像以前我们那样,做研究还要到国外去学习,我希望他们能在自己的国家追求和实现自己的理想。”刘积仁说。如今,梦想已成真!

1995年,东大软件园沈阳园区正式奠基并投入建设。随后,在大连、南海、成都,东软先后建立多个软件园,如今,东软在全国已经建立了8个区域总部,10个软件研发基地,16个软件开发与技术支持中心,在60多个城市建立营销与服务网络。

这样的布局让东软得以快速发展,迅速占领中国市场。软件园也成为了数以万计的东软人生活、工作的乐园。

打破CT垄断,痛并快乐着的自主创新之路

从刘积仁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出去,有一个中国版图形状的池塘。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张世界地图。言语之间,刘积仁也会经常透露出一种家国情怀,颇有些胸怀天下的味道。确实,他也做到了。

1994年,东北大学CT攻关项目组的首台国产CT样机通过国家检测,随后就陷入僵局。因为科研资金短缺,样机成像速度、准确性与国外相比相差甚远,CT产业化的道路一片暗淡。这时,东北大学校长和CT项目组负责人找到刘积仁,希望他能够接过这个重担。

正值东软的上市筹备期,东软内部很多人对此事投反对票,担心CT投入资金多,研发周期长,可能会成为公司的沉重负担。1995年11月,刘积仁反复权衡,最终决定接下CT项目。

“在90年代,中国人对CT的渴望可以说超越任何一个国家,当时的国内市场完全被美、日、德几个跨国公司垄断,新的CT价格昂贵,很多医院只能购买二手CT,维护成本非常高昂。在考虑到公司能够承受的最大风险的前提下,我们不能让东北大学如此宝贵的科研成果付之东流。”刘积仁说。

1997年,经过两年的研发,东软成功推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T机并推向市场,使得中国成为继美、日、德、荷之后的世界第五大CT整机生产国和出口国。如今,东软的CT、磁共振、数字X线机、彩超等尖端医疗产品已经遍布美国、意大利、俄罗斯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客户9000余家。

刘积仁多次强调:“中国是人口大国,医疗健康是巨大的民生需求。”在2009年,刘积仁就提出“大健康”概念,希望把东软此前在医疗设备、医院信息化、社保等领域的技术与资源积累打造成一个医疗健康平台,解决国家医疗资源不平衡、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更好地服务于更多百姓。

居安思危,万变不离其中

有人说刘积仁是个很智慧、很有前瞻性的企业家,从创办东软到后来的几次重大转型,他都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市场的风向,精准出击。

创业之初,刘积仁本想把东软打造成像微软一样的企业,结果辛苦研发的产品刚刚推向市场就被盗版。于是,东软转身成为系统集成商,由于当时人们对软件的价值并不认可,东软只能依靠硬件获取利润。随着中国的信息化建设不断加快,软件逐渐被重视,东软开始向行业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而后,东软正在外包领域做得风生水起,连续多年夺得中国最大离岸软件外包提供商桂冠之时,刘积仁突然提出“依靠人头拉动的软件外包模式不可持续”的观点,一时间引起业内一片哗然。就在那时,刘积仁已开始在东软大力推动以知识资产驱动业务成长的商业模式。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刘积仁竟然逆风而上,通过设立分子公司、收并购战略,向国际市场进军。

刘积仁的每一次布局都有很多人看不懂,跟不上,每一次行动都看似惊险,最终却收获满满。在中国还没有移动网络时,他带领东软开始做电信计费软件;在医院信息化还没有开始时做医院管理软件;在中国尚未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时开始研发社会保险软件……如今,东软为中国一半以上人口提供社会保险服务的支持;支持30%的医疗机构每一天的运行;全世界110个国家的9000多家医院使用着东软的医疗设备;近4万名大学生在东软大学的校园中读书;每天在世界上行驶的上百万辆汽车中使用到东软的软件。

“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以软件技术为核心。在选择方向上,只要是社会发展所需要的,能够让社会向一个健康的未来发展的,我们就一定要做,不在乎做的时候是否被别人认可。事实证明,我们的每一次收获都来自于社会发展需要的拉动,每一个开始都是学习的开始,让我们理解了机遇就是提前做一件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刘积仁说。也许正是这种果敢和坚决,刘积仁总是能够提前布局,抓住机会,屡获成功。

经常有人抱怨生不逢时,有人在选择面前纠结徘徊。其实,环境不会因为抱怨而改变,人生不会因为等待而成功。同样的时代,同样的机遇,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选择,就有了不同的结果。刘积仁说:“这一路走下来,我认为我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只要给了我时间,我一定把时间充分利用好,精准地利用好,有效地利用好,这样可以缩短你达到梦想的路径,也可以在这个路径上找到不同的转折点,获得不同的机会。”

文 | 懂懂笔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懂懂笔记 的原创作品,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