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诺李竹:一流企业卖专利,超一流企业卖标准

摘要:如何利用“一带一路”新机遇拓展市场?如何帮助创业者推出产品?

lzhu

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  李竹

5月11日,由国家发改委、中国科协、厦门市政府领导共同启动了“创响中国”厦门站活动,厦门市“一带一路”创业加速器也在启动仪式上正式揭牌成立。厦门站活动是2018年“创响中国”重点活动第二站。与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家、投资人以及政府人士,通过主题演讲以及圆桌论坛形式,共同探讨了未来科技、发展共赢、跨国合作等重要议题。

在5月11日—12日举行的创投“一对一”与“一带一路”创业加速器创新创业大赛两大平行板块中,来自海内外的优秀创业团队与专业的投资机构、知名投资人近距离交流,胜出者将获得资格进入厦门市“一带一路”创业加速器孵化加速,其中的海外项目孵化毕业回国后,将在设于海外的离岸创业加速器继续成长壮大,从而为各国青年打造“双向离岸”的创新创业孵化平台,助力创新模式和创新资本“走出去”。

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在会上发表了主题为“一带一路 IP为王”的演讲,李竹表示,中国企业通过“一带一路”到底要输出什么值得思考,要输出的不仅是产品和服务还有中国的生产能力,更高纬度的输出其实是科技和文化。他强调,科技和文化领域最大的价值是IP、知识产权,“一带一路”首要应重视IP,IP是可以占领人们心智的东西。

lz

IP是企业发展“护城河”

李竹认为,文创企业有IP就有一切,IP可能是某个形象、某个故事甚至是一个名称。而对于科技企业来说,IP是可以让企业持续发力、构筑护城河的重要内核,比如专利、商标。以最近要上市的小米为例,小米是做“一带一路”的典型企业,小米在“一带一路”沿线8、9个国家中的手机销量排在第三位。即便成绩斐然,小米也曾掉进过IP的“坑”。

前两年小米刚到印度销售,就遭遇爱立信提出的专利诉讼,直到现在小米手机研发的芯片仍然被禁售,只有用高通芯片的手机可以在印度销售,小米付出了沉重代价。另以台湾HTC手机在美销售产品为例,HTC触发过200多个专利诉讼,每个专利诉讼索赔或和解的费用都在200万美金以上。

企业“出海”在专利方面所交的学费很高昂,上述小米、HTC的案例已经充分说明IP、专利的重要性。

还有一则经典案例是,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曾耗资125多亿美金,重金买下摩托罗拉的原因正是在于谷歌看中它拥有10000多个专利。后来谷歌将摩托罗拉机顶盒业务以23.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美国有线设备制造商Arris,又将摩托罗拉的手机制造业务以及部分专利以29亿美元价格出售给联想,相关专利有2000多个。

李竹指出,“如果小米要到美国销售,到全世界销售,要花多少钱?小米是后来者,在专利上积累没那么多,所以需要百亿美金。”小米如果要建立全球销售体系,在专利的持续运营上所要花的资金就要百亿美金,“所以我们在卖牌子时千万不要小看IP,能做大的科技公司都是IP公司,能够做大的文创类公司也都是IP公司。”

IP对盈利发挥重要作用的案例有很多,像IBM60%的收入来自于专利和知识产权,而富士康之所以受青睐,拥有众多合作者,能够生产各种消费电子,正是因为手机和手机配件的连接这一细分领域中,像耳机、蓝牙等方面,富士康竟有8000多个专利。如果不选择与富士康合作,那么支付的专利费比找其他合作伙伴要高得多。就连已经衰微的诺基亚这一品牌,每年还有几亿美金的利润是来自于知识产权。每年高通从中国的手机和运营商中收取的专利费就达几十亿美金,比所有手机厂商赚的还多。“所以中国一直是出于被收割的阶段。”李竹说。

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必须有IP

李竹在会上强调,中国企业“走出去”不能再重复上述企业遇到的IP弯路,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如何衡量此类企业的价值,据此做专利分析时发现,除了BAT还有北汽、新能源特斯拉等,这是一些估值从几百亿到几十亿不等的公司。有意思的是,“从这些公司的专利水平来看,它们的估值和专利拥有量是正相关的”。

再以无人机为例,大疆刚完成一个高估值的融资,企业求融资也需要参与竞争,这是过去没有过的现象。大疆在无人机方面批准的专利有3000多个。对于科技公司而言,专利和知识产权至关重要。李竹强调,“当你想在全球卖东西的时候,没有IP是不行的。中国以前没有出现过三星这样一年几百亿美金(销售额)的公司,就是因为在IP方面做得不够。”

综上所述,李竹总结道:“一流企业卖专利,超一流的企业是卖标准。一旦进入国际标准,全世界的消费电子用了你这个标准就要给你钱。”目前,美国三大国际标准中有4068个专利,中国只有163个,所以特朗普前段时间在社交媒体上说“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欠美国3000亿美元”。

“现在(中美)贸易摩擦背后就是因为IP,就是知识产权的竞争。美国到发达国家、中国输出了什么?网络设备还有好莱坞大片等都是IP,中国虽然加入了WTO,但在知识产权方面的积累和重视程度不够,现在要做‘一带一路’必须要在这一方面布局。”

李竹认为, 创业企业要成为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必须要有IP,也必须能够给社会和用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价值。曾有人问李竹“作为天使投资人为什么重视IP”,李竹回复这是因为投资公司中已经碰到了很多经验、教训,像做游戏的柠檬微趣,在海外收益很高,同样遇到过知识产权的困扰,从游戏的名称到后来“走出去”,全面进行IP布局,完成了长足的发展,目前正在准备IPO。此外,还有臻迪科技做水下机器人,还有梦想加做梦想空间有10亿的估值,梦想空间的门锁、会议室等这些物联网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做,他们通过这种连接建立了创业者的社区。

巨头抢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专利先机

目前,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知识产权交流与合作持续增加,年专利申请量双向突破3000件,仅以2017年上半年为例,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17个国家专利申请公开量为2174件,同比增加17.8%,“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华申请专利2038件,同比增长23.2%。

李竹指出,“一带一路”是一条取经之路,会有很多的困难和险阻,现在不管是国际还是国内的巨头,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始布局专利。到底谁能最终胜出,取决于谁在这些国家抢先布局专利。此外,南亚、东南亚知识产权制度的国家有诉前禁令,所以对于各个国家知识产权方面的知识都要有了解,不了解就会吃亏,导致卖多少、赔多少。

与此同时,李竹强调,要重视“请进来”的工作,此前发布的“一带一路”加速器针对的是沿线国家创业者,他们可到厦门进入这一加速器,给予其启动资金,完成注册公司。科技类公司一定要做好专利的申请,然后回到自己的祖国甚至到其他国家开展自己的业务。“我们既能帮助他们开拓中国市场,也可以用合理的方式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每一年大概有几十家这样的公司进入厦门“一带一路”加速器,值得注意的是,吸引并引导这些公司也是以IP为核心。

究竟如何利用“一带一路”新机遇拓展市场?如何帮助创业者推出产品?李竹再次强调,对于企业来说,首先在开展业务之前必须做IP的布局,包括知识产权、专利、商标。此外,有可能做了这些布局后,将来可以用自己的专利进行以小博大。专利,就是如此重要,做海外的机构必须研究标的企业在专利、知识产权方面的情况如何。

对于政府来说,也需要建立一个专利池,对海外重点的方向做研究,这些国家在某些方向上的专利是怎样的,出去开拓业务时会碰到什么问题,要做到抱团取暖、建立专利池。“这也是我们成立专利运营中心要解决的问题,大家把专利放在一起,当遇到问题时,我们有人帮你去进行谈判。这是需要大家一起去努力的事情。”李竹说,“未来一段时间中,‘一带一路’会造就很多公司走向海外,我们希望企业重视IP,以IP为助力开拓大航海时代。”

文/孙丞义

来源 / 品途创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他山石智库,责编:周文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