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于莺:我觉得医生创业这事不成立

摘要:水岸祐邻诊CEO于莺,“认真维护诊所周边人群,与患者交朋友,甚至去深入了解每个家庭的情况,这是水岸祐邻诊的初衷。”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这位340万粉丝的网红医生,一如既往以风趣幽默的画风活跃在社交媒体上,这位带着女儿上学都有陌生人频频打招呼的医生,却一次次的拨动着医疗圈的心,使其风起云涌,但她一直保持自己的风格,比如,不喜客套。

“别拍马屁了,快开始吧……”这是我在坐下后“尬聊”开场白时她说的第一句话。

 这次《四百味》与于莺的对话,我们和她聊了聊刚刚创办的全科诊所水岸祐邻,她所看待的医疗行业,以及她个人。

 2013年,她一句“不和这个体系玩了”在北京协和医院潇洒离职,曾在医生群体内引发巨大震动。随后奔赴台湾考察,学习台湾的全科医生模式,开淘宝店、尝试开办自己的小诊所,接着又走马上任美中宜和,以合伙人的身份担任综合门诊中心CEO一职,用近三年的时间把美中宜和打造成为一个“同类型、同规模门诊机构中的佼佼者”后,她在2017年9月再一次从美中宜和辞职,准备一手打造属于自己的社区诊所。

全科的酝酿

最早接受“全科医生”这一概念时,于莺已经在协和医院做了3年内科+6年的急诊。那时候,北京协和医院“元老级”主任马遂向她提出了一个全科的概念,在她内心中留下了一株萌芽。

“一个急诊的医生,你从30岁干到60岁,你永远就是干这些活,说的直接一点就是拯救危重症,说的再直接一点,就是为了薄弱的基层医疗现状和不健全的三级转诊制度‘擦屁股’。”老领导对于莺说过的这句话,让她印象深刻。

而全科这一概念,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在发达国家盛行,英国在这方面尤为突出。全科医生享誉世界的原因就在其强大的控费能力。根据2013年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统计数据,全科医生系统仅用不到8%的医疗经费,就解决了全国90%以上的医疗服务,这也是全科医生贡献的重要价值之一。

于莺辞职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把小急诊与全科结合起来,做中国真正需要的家庭医生,当时考察归来,她曾想独立申请创办诊所,但由于当时的社会政策还并不支持个人全科诊所,后来与美中宜和的合作也是一个缓兵之策。她说:“如果不考虑收入,全科家庭医疗是一个适合急诊科医生创业的模式。”

台湾一行,她感受到台湾的医疗机构并不像内地的公立或者私立医疗机构那么庞大,或者说是富丽堂皇,甚至有些私人诊所都很简朴,但医生和患者之间的那种信任,是她很久没有看到的医患状态。

认真的维护诊所周边人群,与患者交朋友,甚至去深入了解每个家庭的情况,这也正是水岸祐邻诊所想要做的初衷,她与台中中国医药大学教务处处长交流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段话:“中国的医疗缺人文,这是一个很概念的东西,说的直白一点就是同理心,或者是换位思考。人文就像一阵微风,你看不到,但是你能感受到。”这正是中国的医疗教育中稀缺的,台湾的医疗人文程度对于内地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几年的酝酿,让于莺脑中的模式越来越清楚,水岸祐邻也有了明晰的定位——趣味化、生活化的社区医疗服务,一个以家庭为单位的医疗模式。

从粉丝的线索,打入社区内部

对于莺的采访,对话的信息密度极高,她对每一个问题的回答,迅速且连贯。在社交媒体兴起的当下,拥有340万粉丝的于莺,在个人品牌上有着很多人难以比拟的声量优势,这也让她在建立新品牌时,有了一个绝佳的信任基础。她对《四百味》说,水岸祐邻诊所在正式运营前,就已经在当地社区聚拢了500多户线上社群。

对于莺来说,这种运营方式要更优于大张旗鼓的营销推广。“我只要把周边社区做好就行了,我没有必要让丰台的人知道我在北五环有一个诊所,等将来水岸祐邻发展到那里再说。”于莺很清楚全科诊所的地理半径意味着什么。

详细的了解一个家庭的基本信息与健康情况,根据情况的不同订制专属的健康计划,在这个辐射范围仅有3~5公里的诊所里,完全可以做到这一步的医疗服务。水岸祐邻每年399元的会员定价,包含着一家人都能享有的医疗服务,会员挂号费用是99元,而非会员则是198元,在衡量服务费用的时候,一方面是公立医疗体系也在提高门诊费用,对比来看,享受家庭式医疗服务,更方便的交通,对老百姓来说这个价位的门诊费用更划算。另一方面则是于莺在初步摸索基层社区诊所的服务定价,使其模式能够真正培养为标准化流程,这是有价值的东西。

于莺坦言:“单家诊所不谈盈利,单家诊所3~5年的利润率为10%~15%,未来如果能够形成规模化经营,整体的诊所运营成本就会得到缩减,利润上升。其次在这平台会形成专科和手术需求,以及医疗相关的健康需求才是连锁基层医疗的价值体现。此外,基于社区的上门医疗服务,也会是赢利点”。

对于未来的诊所连锁化,于莺计划未来3年在北京开设5~6家。在形成中央配送的基础上,这几家诊所,运营管理团队的人员大概是10人左右,而单家诊所的医疗专业人员不超过7人。这个规模让运营和管理成本能够得到更好的控制,服务能力也足够覆盖各个社区的全科医疗需求。

另外诊所选址问题也极为考究,周围生活化环境适宜,社区与写字楼密集,入住率要达70%~80%。水岸祐邻诊所的选址主要有四方面考量:第一,公立社区卫生服务站一直没有落地;第二,新的大型社区;第三,外来定居北京的人口居多、年轻白领家庭多;第四,没有太多的私立医疗机构。于莺在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早就做过详细的调查,如数家珍般罗列了7、8个地理位置,作为未来诊所连锁化的下一个阵地。

但未来于莺并不只想把连锁化经营全部放在北京地区:“如果单在北京做连锁诊所商业模式,利润率不如周边城市,因为北京的房租和人力成本实在太高了”。早期摸清楚运营模式速度稍微快一点,这一年是需要精细打磨每一个管理环节的,反而是第二年的速度不能过快,决定未来1~2年到底能否进行复制化。归根结底,北京这个市场足够大,这块蛋糕到底能不能分完还是未知数,现阶段就是要踏踏实实做好北京的基于社区化的医疗服务,并且快速复制,争取本地规模最大化。

诊所虽小,但它也是平台

实体诊所还是有物理空间限制的,诊所能够辐射的范围决定了其业务量的多寡。但于莺表示:“医疗只有在需要诊疗的时候,才会形成物理半径,我们大可以换一种方式进行医疗服务。比如说我们做上门医疗、在线医疗,以一个诊所为圆心,用平台思路去服务更大地理半径的人群,让医生的碎片化时间和诊所实体的空置时间产出更多的价值。”

但如果诊所形成连锁,就可以在平台上去嫁接一些专科的服务项目,甚至可以跟一些医生集团合作,比如说骨科团队、康复团队,在平台上投放仪器、设备,甚至引导周围病人来院。也是更好的为医疗复合项目提供落地场景,“我们将来势必会把医疗服务分层。”于莺说。

而社区诊所的意义,除了常规治疗以外,还为周边人群提供了健康服务,即治未病。于莺说水岸祐邻要做的是实际的服务,相对于传统家庭医生签而不约的“虚”。于莺介绍道:“更重要的一点是,周边社区近九成住户都是外地户籍,老人在北京看病本身就没有医保,三甲医院更摸不着门路,而且很多是空巢老人,他根本就不可能出去看病。”出于这个考虑,社区诊所有时候必须得主动出击。全科医生的服务还是得走心,让大众认识到家庭医生是值得信任的,而医生要做到把握医疗服务的尺度。

医生单独创业,失败概率太高

“我觉得医生创业这件事不成立。”

同样是医生出身,在经历了自我IP的塑造、在体制外的经理人训练,于莺对医生创业有一个很明确的视角:“医生的医学教育都是专科化教育,他除了医疗知识强之外,其它都是没有的,尤其没有市场和商业思维,所以医生单独出来创业失败概率太高。”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医生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大多数医生需要时间进行市场化思维的转变。而且创办医疗机构与资本的投入也密不可分,如何让医生与投资人达成一致,解决医疗本质与商业化的分歧至关重要。能够正确的运营资本的力量才能够把医疗服务做到最好。

在谈到医生创业这个话题时,于莺对于基层医疗创业的观点是“难,但也不难”。在如何取得患者认可度的同时,还需要社会资本的力量协助诊所的发展,提供正确的运营方案以及战略发展方向。

现在我们常见的医生集团也正是医生创业的一种模式,目前的医疗大环境中,为医生创业提供了很多机会,“勇敢的人从公立体制里面脱离出来,去摸索一条医生集团之路,当然也有人暂时不离开公立体制,自己弄一个医生集团,两边同时跑。”

于莺也曾在联想之星的帮助下建立“于莺全科医生集团”,而也有业内人士评论:“全科医生集团侧重于平台服务,而专科医生集团则关注构建优质医生资源。前者的产生打破了后者的垄断,让医疗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能够全面铺开,也迎合了新医改的风向。”

我国医生集团的模式,是现阶段特殊医疗环境下的一个产物,而全科医生集团与专科医生集团虽定位不同,但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未来,专科医生集团是全科医生集团不可缺少的伙伴,两者无法割裂。医生联合起来成为集团也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而捆绑这一层利益的关键,首先在于医生职业的自豪感,其次是真正能够通过医疗服务挣钱。于莺说:“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摸索出一套家庭医生真正的模式来,在这一基础上为家庭医生、全科医生赋能。”

全科医生的家庭服务    在国际上是具备标准化的,而我国目前没有完全明确全科医生的家庭医疗服务标准,包括医生的考核、培训、诊疗的时候是有一套知识库的帮助,其中包含不同基础疾病的诊疗指南、用药规范、根据疾病症状如何鉴别诊断,都有明确的规定,这是目前国内的空缺。

另一方面,从商业模式上来看,医生在什么情况下会为自己的医疗服务的后果负责?这是医生集团需要谨慎斟酌的,多点执业的医生会在制度上去规避这些一些所谓的风险,所以这些责任的背负必须由医生来全权承担是不合理的。现阶段医生集团需要全职出来做,也正是需要全权承担风险,这时候的团队才更需要重新去思考自己的定位,以及医生集团的价值是什么,做到权责匹配。

医生集团的高速建立也正是为资源下沉起到了作用,于莺说:“在现阶段国家对医生集团一定是开放大于管制,如果体制内医生的身份再改变不了,他的价值会越来越局限于围墙之内。”国家保持着观望态度,而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资本市场来进行约束。

我们能看到医生集团面临的就是执业场所的问题,这是一个壁垒,所以这点也是于莺要去建立连锁诊所的目的之一,医疗服务不可能被互联网所取代,互联网的医疗是冷冰冰的,它通过标准的临床路径给你一个大致的诊断以及用药,但缓解不了患者焦虑的问题,而且这个缓解焦虑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环是在基层医疗。

而目前越来越多的“买单方”是80后、90后人群,这个人群已经习惯了为服务买单,而医疗健康本身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个人的就医能够通过互联网医疗解决,比如老人健康,就必须去跟医生面对面的了解情况。所以互联网和科技的发展也并不能颠覆传统的线下诊所。

而全科医生正是社区诊所的主力军,也是满足基层医疗的最基本的一个要素,但目前全科医生的水平并没有发育成熟,“3~5年内会看出分晓。”于莺说。最初急诊从刚刚成立到自成一套完善体系用了30年的时间,全科在国内发展到目前不超过10年时间,但全科赶上一个好时机,它赶上了资本和政策的红利期。

对话于莺:资本不逐利,说明有阴谋

《四百味》:如何看待国内全科医生的成长?

于莺:目前绝大部分全科医生都是从一些基层医院的内科,以及放射科等辅助科室转化而来,国家也有正规院校培训,但人才的产出量还是少。更大部分的基层全科医生,都是一点点摸索打拼出来的。但是随着老百姓对健康需求的提高,全科医生要从量变转化成为质变,这个过程靠国家是完不成的,还需要资本市场的推动。

《四百味》:连锁诊所的前景如何?

于莺: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里有机会,所以才会有很多人投入来做诊所。但这是一个很残酷的市场,医疗的创业并不比互联网创业有优势,按照全民创业这个概率来算的话,大概99%的企业都会“死”,医疗创业也差不多95%的企业都会“死”,但是肯定是有人能够活的下来的,因为医疗可变。

《四百味》:对待资本进入的态度?

于莺:资本首先是逐利的,逐利并不是坏事,所有东西如果不逐利背后一定有阴谋。他感受到基层医疗市场是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刚需,如何去做,双方共同来摸索,他首先要懂医疗,不急于逐利,有耐心,这是最重要的。

文 | 四百味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艾玉琴。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