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睿医疗CEO乔昕:定位临床驱动 瞄准医疗AI

摘要:未来出现人们更为乐见的“AI辅助医生”,可对医生进行指导。

深睿医疗CEO 乔昕

今年4月初,深睿医疗宣布完成B轮1.5亿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联想之星跟投,A轮及A+轮投资方——丹华资本、昆仲资本、道彤投资、同渡资本、弘道资本继续跟投。截至目前,成立仅一年的深睿医疗三轮融资累积金额达到3亿元人民币。作为同类公司中的后起之秀,深睿医疗在“医疗+AI”这一热门新兴领域崭露头角。

国内医疗AI首选医学影像领域切入,近两年涌现出一批主攻医疗+AI的创业公司,深睿医疗是其中之一。“将AI运用到医疗中的场景最为复杂,本身人体构造、疾病种类也够复杂,可预见的是,医疗+AI会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步成熟。”深睿医疗CEO乔昕接受「科创者说」独家专访时说,“其次,AI也会带来新问题,重要的是如何解决、评估、预防,把对疾病的诊断工作往前提,符合医学早诊断、早治疗的科学观。

 医疗+AI发展两大步:助医生抽身繁琐、AI辅助医生

人们对医生工作的繁忙程度并不陌生,尤其是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看病排长队、去几个科室东跑西颠是常见状况。医生忙、挂号难,瞧病不易的问题也导致了不少医患纠纷。就连曾担任上海第一妇婴医院院长、现为春田医管创始人段涛也曾发“自白书”自曝“被病人家属骂过、打过,当过很多次被告”,对作为临床一线医生的苦衷与忙碌程度深有感触。段涛坚定不移认为AI未来会“消灭”很多医生。【详情请参见  医学界“段王爷”段涛:未来很多医生会被“消灭”,不管你愿不愿意

乔昕接受「科创者说」采访时表示,医院有些工作“机器来做更好”,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不光医生,所有工作岗位都会被重新排序”。他认为,医疗+AI的发展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AI可以重现医生的部分工作,让医生从重复性、复杂性的工作中解脱;第二阶段,未来出现人们更为乐见的“AI辅助医生”,可对医生进行指导。AI辅助医生的经验、知识积累会超越人类。

目前来看,已有的AI系统、产品都比较初级,对可发挥的效用,业界也存在争议。譬如与段涛对AI的高度认可截然不同,有些医生反而认为AI帮倒忙。

此前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一位医生公开表示,医疗+AI“被过分夸大”,他以肺结节筛查软件为例提出不同看法:1、肺结节筛查软件早已有之,AI技术的引入并未带来实质性的提升;2、AI最小可以识别2mm的结节,人类医生最小只能识别5mm的结节,虽然看起来AI更强,但2mm结节和5mm结节的预后一模一样,临床价值并不高;3、不解决假阴性问题,AI就无法帮助医生提高效率,因为医生还是要二次确认。

对上述医生的看法,乔昕认为,AI可发现更小结节其实是有价值的,其价值在于“能及时对结节进行观察、随访”,“等有一天结节发展到无法控制、恶化,就来不及了”。乔昕对「科创者说」强调,AI出现后要推动临床技术的提升,人们不能停留在原有看法。AI可更早发现疾病,比人类更稳定、更敏感,这一点已在很多领域被证实。原来的技术无法发现更小结节,而AI不仅能发现,还可以预知这些小结节将来发展的趋势、恶变程度、良性还是恶性。

乔昕认为,AI的学习犹如人们上学读书,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他强调,AI目前不能完全摆脱人类,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深睿医疗都会非常重视与一线医生一起研究产品,产品的设计理念、方案,背后都有医生的参与。目前,大概有50多家医院正在与深睿医疗一起做针对性研发。

AI对医生的辅助作用还体现在,可排除人为因素造成的失误。是人就难免出错,尽管机器也并非百分百,但精准度比人要更具优势。“这是个福音,人太复杂,谁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AI辅助医生’倒真可能成为全科专家。”乔昕说。

与此同时,从宏观角度看医疗体系的发展,乔昕认为:“医学是很重视实践的科学,非常依赖practice(练习)和 experience(经验)”,并非单靠某个软件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医疗属民生体系,许多流行病需要专门监控机构去分析原因,找到更好的临床方法。”

 利用AI深入医疗领域“没那么多容错机会”

据动脉网vcbeat消息显示,国外130多家医疗+AI公司中,20多家做医学影像,大概分两类:综合影像AI公司、专病影像AI公司。Arterys、ZebraMedical、Lunit、Enlitic等属综合影像AI公司,这些公司将AI技术同时运用到多个疾病领域,像X线、CT、MRI等,疾病种类涉及肺、肝、骨、乳腺、心血管等。专病影像AI公司有HeartFlow、IDx、MedyMatch、Viz等,其中HeartFlow成立时间最长,2007年成立后,主要制造心血管血液动力仿真辅助诊断软件,通过CT扫描采集的三维主动脉和心脏模型计算出血流储备分数(FFR),属冠心病医学诊断技术上的突破,并在2014年获FDA批准,近两年HeartFlow运用AI深度学习技术,能让医生作出更精准、迅速的诊断。

国内做医疗+AI的创业公司大概比国外像美国、以色列起步晚2—5年,但国内推进医疗+AI在数据、政策、市场、前景方面并不比国外弱。以深睿医疗为例,在医疗+AI领域部署很全面,公司计划5年内打造AI+医疗闭环生态圈,包括全科问诊、早查、精准诊断、病历数据挖掘、术后评估、术中导航,覆盖分诊、检查、诊断、治疗、复诊整个医疗流程。

促进医疗+AI发展的关键要素还是人本身。乔昕说:“需要有更多了解AI人工智能技术,具备医疗行业知识,并热爱该行业的复合型人才加入。现阶段我们讨论的是将现有技术AI化,从而优化工作流程,但实际上AI能做的事情远不止这些。诊疗还需要医生和医生之间、医生和患者之间互动,这才是人工智能面临的一个艰巨挑战。毕竟在情感层面、与人的交互上,并不是人工智能的优势。所以医疗+AI前景很光明,挑战也很大。”

选择医疗这一领域,决定了必须更为慎重对待。乔昕对「科创者说」强调:“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不允许像做其他领域有很多容错机会,医疗是非常严肃的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公司没有起名叫“深睿科技”,而命名为“深睿医疗”的原因。

目前,深睿医疗亦与北美同行展开互动,对针对肿瘤方面除影像学以外的先进技术进行交流,推进行业发展。乔昕强调,实践可以对产品进行打磨,会快速推进落地场景的实践,并会专门成再立一家公司,针对人工智能在服务领域的应用和落地场景去做深度实践。

 临床需求驱动数据 数据驱动技术革新

深睿医疗成立仅一年,早在2015年初,由百度创始人“七剑客”之一雷鸣带领八名博士进行智能医疗影像探索。后于2016年9月结识历任西门子(中国)医疗CT事业部总经理、大中华区副总裁、医疗服务领域总裁,拥有深厚医疗知识背景及市场营销经验的乔昕。2016年12月,结识曾在百度、高德任职,精通大数据、机器学习,在互联网产品研发运营管理方面有丰富经验的李一鸣,由他来担任公司CTO。乔昕表示,三人不同的资源优势形成强势互补,尤其是雷鸣对行业的理解与执着,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自此,深睿医疗开始迎接新挑战。

目前,深睿医疗已组建100多人的团队,科研人才主要来自于北大中科院博士、硕士,工程团队由来自BAT等一线互联网公司研发人员组成,团队成员曾在ICCV、AAAI、CVPR等顶级会议发表过多篇文章。公司销售副总裁Sally.Yang(美籍)为原Terrecon中国区总经理,市场副总裁李朝阳为原西门子市场总监,临床科研总监信颖医学博士为原西门子医疗资深临床专家,医疗团队成员中拥有医学影像硕士博士学位,拥有多年医学影像诊断经验。

团队优势对创业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投资人觉得我们不像初创公司,我们团队成员由具备深厚从业经验,管理过大型团队的职业经理人组成。而且开始没走任何弯路,成立公司之初与目前想做的事仍然一致。”对于为什么能获得投资人认可,乔昕解释道。同时,他认为医疗+AI之所以能燃动行业,主要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人工智能是与工业革命、信息化革命相提并论的新革命,将对整个经济环境、人们的生活起到大变化。

乔昕认为,当经验和实践发挥出优势,将会倒逼技术革新,这是医学与其他行业不同之处。每有一起流行病爆发,都是一种需求指令,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技术要服从这个指令。“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是一家临床驱动型公司,临床驱动数据,数据驱动技术,技术再去驱动科学进步。”

 「科创者说」对话深睿医疗CEO乔昕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科创者说」:深睿医疗生产的Dr.WISE比原先医院设备有哪些优势?

乔昕:能大幅缩短检查、出报告的时间,能代替日常重复性工作,大幅度提高效率,并最大限度减少人为因素,尤其是在医疗这种由人高度控制的行业,人为因素不可避免。“机器医生”的上岗,要在流程制度上(与医生)形成相互监管的机制。医生仍要保持重要角色,对最终结果,和“机器医生”一起承担诊断责任。在很长时间内,医生应该扮演这样的角色。

「科创者说」:“机器医生”会超越医生吗?

乔昕:“机器医生”可以超过普通医生,但医院还是有很多高年资医生,很有经验的专家,机器想达到他们的水平,还是有差距的。

「科创者说」:AI新医疗技术的收费情况怎样?

乔昕:技术最终要普惠于人民,应该有个合理价格。如果公司开发成本不能满足成本控制,国家大的医改目标仍有控费在里面,国家也不希望像美国在保健投入失去控制一样,最后国家赤字靠这些来弥补,所以我们要在合理的经济承受范围内来推广我们的产品。产品定价将是患者完全可承受的。

「科创者说」:怎样看待目前同样很火的临床基因检测?

乔昕:我们高度重视基因检测,也在做类似工作,但我们现在还没将其作为商业性产品去推广,希望基因技术和诊断技术相结合,提供早期诊断。基因技术的作用在某些疾病上已被证实,也处在高速发展、不断完善的阶段。

基因检测成本非常昂贵,这些年通过不断努力,成本已经快速降低,但仍未达到普及状态。一项技术要普及,技术首先要成熟,另外,价格要惠民。我们要有这个使命,完善技术,让技术更加便宜、惠民。

「科创者说」:国内医疗数据基础工作较薄弱,对发展人工智能有怎样影响?

乔昕:医疗+AI一开始应该是临床需求带动数据,没有临床需求,数据没有针对性。那么,没有针对解决这个问题的数据,也就没有针对这个问题解决的技术去和数据相结合来解决问题。国内信息化不完善,AI兴起后,不是说以原来信息化程度就可以解决标注问题,而是那个问题仍然存在,新问题又来了。目前,数据需要规模化以及非常有针对性,数据一定要深度挖掘,找到解决问题的有价值的数据。医疗大数据思维和其他大数据思维不同,我们现在面临最复杂(的状况),大家目前对大数据的理解还不足以解决问题。

「科创者说」:数据由谁来收集搭建?

乔昕:需要医院信息化从业者、职能部门解决,但数据的挖掘、分析仍需非常专业的公司和医生紧密结合。现在处于数据挖掘阶段,国外同行也遇到类似问题畏难而退。技术、数据不断在发展,需要重新标注、整理,数据实际上是有生命的,不断evolution(进化)的过程,挺有挑战。刚开始进行数据收集,不会考虑那么全面。数据从收集到分析,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科创者说」:怎样看待中国医改?

乔昕:医改是系统性工程,对医改要有耐心。目前,医改已经迈出很多重要步骤,但要达成效果还需要行业人不断努力推动,这是国际性问题,包括美国、欧洲,他们的医疗体系也是优劣并存,像美国的医疗体系占GDP18%,花很多纳税人的钱,人民生活得到更多保障。但中国以后要不要参照,我不知道。

中国有自己的经济基础和我们自己的医改目标,现在整个医改经历了特别艰苦的阶段,往下医改目标应该很明确。包括基础医疗、重要耗材、药品及器械采购等,如果注意到十九大以后新的政府职能转变,各个部门新的定位,这些迹象实际上已经为今后的医改指明了方向。比如国家卫建委的功能定位,新的质量监督管理局的定位,新的社保中心的定位,实际上,这些都是基本上按照新医改去做的功能性架构。

文 | 耿言之

来源 | 科创者说(微信ID:Innovator-Insight)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耿言之,责编:周文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