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被“脸书”洗脑,扎克伯克的公司应该承担信托义务?

摘要:一旦我们认识到,用户和脸书处于一种不对等的关系中,脸书必须承担信托义务的时候,数据泄露的事情也就很难发生了。

小札

文章编译自外网Medium

编辑:何永赞

过去一周,围绕社交软件“脸书”的新闻可谓铺天盖地。身处舆论中心的扎克伯克一时之间成为各大主流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而今,随着国会听证会告一段落,这场围绕脸书泄露用户数据的事件似乎也渐渐平息下来。然而,除了围观小扎在媒体长枪短炮的簇拥下华丽的身影之外,我们还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选民一票一票投出来的代表和身负监管重任的政府部门,在创新型技术面前是如此无力,两者之间的差距十分明显。

更加令人沮丧的是,所有围绕脸书展开的讨论似乎都没有抓住重点,对发现问题的症结和解决办法并没有贡献太多建树。这里所说的重点就是脸书和用户的关系。很多用户大概都已经接受了脸书的那套说教,认为脸书和用户并不是商家和消费者的关系。但是,在我看来,这根本就是脸书对用户的“洗脑”,两者其实是典型的信托关系。

什么是“信托关系”

首先,先来对“信托关系”这个术语做一下科普。很多人听到这里可能都会觉得很疑惑,因为一般只有在公司的语境下才会听到“信托关系”这么专业的术语,比如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对公司股东就负有信托义务,其他时候则很少听人们提及。其实这只是普通人对这一概念的理解不够深入,“信托关系”的内容比这要丰富得多。

理论而言,在一段关系中,双方如果处于不对称的地位,即一方容易遭受另一方决策的影响,那么这两者的关系就被视为是信托关系。这类例子在现实世界举不胜举,像律师与客户、受托人和受益人、医生和病人以及银行与顾客等都属于信托关系。

想象一下,如果你遇到一些法律问题,需要请一位律师帮你解决。那么对法律几乎一无所知的你就要向他透露各种私密的、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的信息。而对方却不需要向你透露太多,这样你们之间掌握的信息就处于严重不对等的状态。一旦这位律师利用自身的法律知识和你告诉他的私密信息来做一些对你不利的事,那么你肯定会摊上大麻烦。类似的事情也可能会发生在你和你的心理医生身上。这也是人们为什么会引入“信托责任”的原因。在信托关系中较为强势的一方要承担相应的职责,一举一动都要为了另一方的利益着想。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维持信托关系的双方并不需要明确表态,称自己希望这段关系具备信托特点。因为这是不言而喻的,同时也是不可商量的。如果较为强势的一方能够围绕自己的信托职责和对方讨价还价,那么身兼各种优势的他们肯定会使劲浑身解数,不停地推卸责任。

只要一段关系中有一方需要保护,以防止另一方为了一己私利而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情,那么我们就可以称这段关系是不对等的,强势方是需要履行信托职责的。在我看来,脸书和用户就非常符合“信托关系”的标准,因此我建议将脸书当做信托人来看待,并要求它履行信托责任的全部规定。

脸书的三个特点

在这里,我打算就脸书和它的用户之间关系的3个特点做一下剖析,以此来说明为什么两者之间的关系可以被归为“信托关系”一类。

掌握用户大量隐私。脸书是能够获得我们的私密信息的,这一点十分重要。我们和其它人士的交流很多时候都要通过“脸书”这个无形的中介,因此构成我们社交互动的全部信息流都掌握在脸书手里。实际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在脸书发布文字及自己的生活照,脸书在定义社会身份的生成和演变方面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这也使它成为掌握人们最多隐私的工具之一。这就好像自己的脑海中住着一位心理医生,自己的每条对话都在他的监听之中。即使你在平台编辑了一段文字,最后又不想发布了,脸书也会知道。

工作生活无孔不入。脸书覆盖的圈子范围之广、数量之多,至今没有任何人际关系能与之媲美。为了增强自身的竞争力,脸书正努力扩展自己的应用范围,争取覆盖更多的人际关系,在更多不同的场景中扮演沟通渠道的角色。此外,脸书的用户数量至今已经达到15亿,这意味着,它不仅清楚地了解你的各种会话,你认识的每一个人的会话可能也都被它了如指掌。换句话说,你知道的他都知道,你不知道的可能它也知道。举个例子,被分手的你总是事后才知道分手的真相,但脸书可能就会先你一步知道内情。有时候可能选择分手的一方都不知道自己要做出何种决定,但脸书却可以提前预测到结果。

人工智能堪比人类。人工智能(AI)的概念最近一直很火,以至于很多人都会拿来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而脸书其实早就涉足该领域了,这也是造成它和客户之间关系不对等的一个重要原因。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脸书不仅拥有数十亿用户的私密信息,还可以将这些信息公布给许多AI软件系统,凭借在心理、认知科学和机器学习等领域积累的大量知识,这些AI软件明显居于优势地位,势单力薄的用户自然居于弱势地位。阿尔法狗打败世界一流围棋高手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此后出现的阿尔法元通过自主学习,以100:0的战绩轻轻松松打败阿尔法狗,更加说明了人工智能正在慢慢超越人类。

以上三个例子足以说明,我们同脸书的关系如同我们和律师、银行家或者心理医生的关系,都是不对等的信托关系。

写在最后

一旦我们认识到,自己和脸书处于一种不对等的关系中,脸书必须承担信托义务的时候,事情就容易多了。两者之间的信托关系一旦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下来,脸书就不得不时时刻刻规矩行事,一切以保护委托人的利益为目的。

修复行业存在的漏洞势必会带来疼痛,但这样做是正确的,同时也是必要的。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一旦脸书和用户关系完成转变,结果将是十分美好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何永赞,责编:何永赞。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