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行到外卖,滴滴的“报复”还将继续?

摘要:美团的服务是靠精耕细作的工艺品吸引顾客,而滴滴的生意则是靠砸钱吓退对手赢得顾客,双方的经营逻辑和用户粘性有着本质的区别。

自美团打车上线已将近一个月,程维“尔要战,便战”的豪言壮语仍在耳边回响,滴滴的外卖生意才初露尖尖角,出行领域的人间却已经快变了模样。

服务生意与流量生意,从来不是同等难度

在大举迈入出行领域之前,美团和滴滴干着全然不同的行当。美团包揽了用户娱乐饮食的推荐和优惠,还在外卖领域稳居老大地位;而滴滴则成功从几年前出行领域的补贴大战中脱颖而出,紧握打车市场最大份额。虽说俱居行业第一,然而两家业务内核却大不相同。

就业务复杂程度而言,打车业务连接司机和乘客两方,同时承担定时接送乘客的履约环节。流程相对短,复杂性低,主要在导航可实时监测的主干路完成任务,而不会和无名小路多打交道。而外卖业务则需要连接商家、骑手、顾客三方,需完成骑行、取餐、交付等多个履约环节。流程长、程序复杂,并且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影响履约。具体来说,配送服务过程既有骑手在室外的通行,又有上下楼取餐和交付等室内任务,需要骑手与门卫、顾客有机沟通。因此,骑手、店家和顾客之间需要建立高效通畅的沟通渠道且掌握共同的沟通话语体系,系统后台也需要在此过程中提供相应的技术和服务支持。

具体到时间预估方面,打车服务只需要通过路程距离和路况预估乘客等待司机的时间,而在乘客上车后无需过于苛求时间的精确程度。而外卖业务在下单前就要向顾客承诺预计送达时间,同时,骑手通行时间、商家出餐时间、和在顾客位置的交付时间都需要至少精确到5分钟之内。在此过程中,商家出餐时间受堂食影响,预估难度大;另外,电动车的可行线路和路况场景比汽车复杂多样,准确估计通行时间的难度较大。

而上升到算法调度层面,就打车业务而言,非拼车业务是一对一实时匹配,求解司机和乘客最优对应关系复杂度较低;如果是拼车业务,一辆车最多对应3个乘客,出发地和目的地最多6个节点,求解最优路径的复杂度依然不高。但对于外卖服务来说,每一次都是高难度的多人多点实时匹配问题。一般情况下,一个骑手每次最多10几个订单,包含20多个取送餐任务节点,路径规划的求解空间已经是天文数字。在此基础上,计算骑手与订单的最优匹配关系又是指数级的解空间。如此大的计算量,算法却要在秒级完成所有最优路径的计算、所有订单的最优指派,因为计算的时间越长,下达指令时的实际情况与算法开始计算时的情况偏差越大,决策出错的可能性越大。

而要评判一个企业所能触及的高度,则要从极端场景出发,将用户需求和企业对策对应分析。对于打车领域而言,其面临的典型问题是乘客在高峰期打不到车,而滴滴通常采用通过提价抑制需求和后台调度运力的方式进行解决。而对于配送时长更为敏感的外卖业务一旦出现难以在指定时间送达餐品的情况,则会牵涉点餐客户、已下单客户、店家和骑手多方,商家餐损、骑手安全等问题也需要被充分考虑。因此,外卖配送除了调整价格抑制需求和调整派单之外,还需综合调整商家备餐进度、配送范围变化、动态预计送达时间等问题。

从出行到外卖,滴滴的远大“报复”能否走入现实?

近日有消息称“滴滴无锡份额第一”,面对此等攻势十足的挑衅,美团外卖发布海报轻松回应:“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嘲讽滴滴是个“演员”,同时宣称美团外卖无锡市场稳居第一。据相关数据,目前滴滴外卖在无锡每天订单量仅有3万到5万单,与滴滴自己所宣称的33.4万相去甚远。

作为滴滴开展外卖业务的首选城市,无锡并非一线城市,也不具备鲜明城市特征,让人对于滴滴这一选择背后的原因摸不着头脑,也不禁怀疑其做外卖的动机是否仅是寻求一时的报复,而缺乏持久的全景规划。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显示,美团外卖占据了62%的国内市场份额,位居行业第一位。长久以来深耕外卖领域,深谙行业规则的饿了么尚且难以与美团平起平坐,以流量见长而服务式微的门外汉滴滴若想施展拳脚恐怕也是十分困难的。

如果滴滴想另辟蹊径,通过改变业态来强行切入市场也并不简单。目前,外卖领域确实存在几大痛点。首先是骑手派送速度问题和安全问题,滴滴固然可以通过汽车配送加以改善,然而就目前的机动车出行成本和出行效率而言,其又会引发配送价格变动和配送路线变化的新问题。第二,食品安全是外卖领域一直以来的行业难题。尽管身为独角兽体量的大公司,滴滴就算有心对此在此做一番文章,恐怕在实操层面也羸弱无力,渠道、技术、商家关系都等待着一一磨合打通,这对于在主营业务上正遭遇强敌挑战的滴滴而言,可以说是再添一个大包袱。

总体而言,无论从单项任务解决难度还是从宏观系统层级维度而言,美团的外卖生意都显然比滴滴的打车生意高级许多。换句话说,美团的服务是靠精耕细作的工艺品吸引顾客,而滴滴的生意则是靠砸钱吓退对手赢得顾客,双方的经营逻辑和用户粘性有着本质的区别。曾经的滴滴坐拥流量,然而对打车产品稍有了解的用户都明了,几家主流出行软件的服务广度和质量并无本质差别,滴滴打车App也只能做一件事儿,那就是打车。

而就可行性而言,滴滴跨界外卖的故事也很难接着往下写。此前滴滴曾宣称除无锡外,再进入国内9座城市,不过对于进入的时间至今尚未明确。而从外卖业务的整体运营模式而言,滴滴目前也并未给出能对目前业态产生挑战和威胁的新想法,沿着各家外卖龙头探索的路一直走,在别人制定的游戏规则里穿梭,跑得再快恐怕也很难实现超车。

作者 | 景彤

编辑 | 科技逻辑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新零售评论 的原创作品,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