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点之争:2700万“年薪”下的入局者

摘要:EOS也许不是他的最终解决方案,但一定是此时最有信心的一个。这个方案在中国拥有太多的狂热粉丝。而他们正向着黄金和权杖进发。

老猫是第一个宣布参加竞选的。

那是2018年3月9日,MT.Gox受托人抛售大量BTC;币安遭受黑客攻击,上演惊魂2分钟;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雪片般飞出80张传票,发起对数字货币的大调查。当天上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发布文章《比特币,中国不认可》,比特币价格跌破1万美金。

现在看来,那时的币价还远未探底,但在当时,无疑是浇头而下的一盆凉水冰凉了投资者随比特币高涨到2万美金而突增的信心和澎湃的热情。

老猫说:“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就此拉开EOS节点选举的大幕。

通往正义之路

他开发了一个又一个天才式知名项目,又一次次抽身而去。有人说他是天才程序员,也有人说他是有始无终的创始人。他叫做丹尼尔拉里默(Daniel Larimer),粉丝们更愿意称他为BM,即Byte Master,这个名字让人想起星球大战里的绝地大师,指导着绝地武士和邪恶的帝国斗争到底。

BM2003年毕业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之后参与了一些无人机、无人驾驶项目。2007年,他认识了罗恩.保罗。罗恩·保罗是一个著名的小政府主义者,他几乎反对所有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认为联邦储备银行是通货膨胀、乃至于经济萧条和衰退的主要原因,并且曾3次参加美国总统大选。

与罗恩·保罗的往来或许影响到了BM的政治倾向,他开始探索自由主义之路。2009年他在Google上搜索“数字货币”和“数字货币系统”,发现了比特币并开始钻研。随着研究的深入,他开始担心比特币的可延展性和冗余问题。他认为比特币必须改变共识机制才能缩短确认时间。

在接触比特币的同时,BM正在与妻子离婚。法院判决BM支付高到离谱的配偶赡养费、抚养费,而妻子则要在她30分钟内搬走,否则抚养权将归BM。

这件事在BM看来无比荒唐,他意识到自己是政府的奴隶,政府才真正拥有他的孩子和财产。他决心找到通往正义之路。

2013年,比特币交易所被美国政府叫停,银行账户也被没收。BM发现,如果没有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话,比特币就会死掉。因为政府有权利在任何地方夺取财产,即便推翻了旧政府,新的政府依然会继续旧故事。

BM说:“我意识到,人性对生命、自由和财产的需求极高,任何能够找到办法把这些东西提供给市场的人都可以很赚钱,同时让世界变美好。我开始寻找一种非暴力手段——能让暴力政府无能为力的方式。”

他创办了比特股,这是第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除非大部分数据被毁灭,否则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比特股软件的运转。2015年,升级之后的比特股2.0每秒支持1万笔交易,BM第一次获得了成功。但他认为,相比于技术上收获的经验,他在政治经济上收获的思考才更有意义。

BM说,比特股是一个横跨几乎所有领域的东西,从法律到政治,从哲学到科技,从社区治理到可用性。在BM的脑子里,比特股不止是软件或者交易所,比特股还是网络、账本、公司、银行、货币、社区、观念、是一个全球范围的国家。

这个时候,政府监管变得清晰,中心化的交易所也已被接受,BM准备好了长矛,风车却不见了。于是他开始思考如何建立一个自利驱动的社区,这就是他的第二个区块链项目——基于区块链的社交媒体Steem。

在Steem中,用户创作内容会获得奖励。一个著名的例子是,有一位作者在steemit上发布的一篇文章,轻松赚到15000美金。2017年,在steemit生态开始稳定下来的时候,BM宣布辞职。5月的纽约共识大会上,BM宣布了他的下一站——EOS。

黄金与权杖

李笑来的背书、BM亮眼的履历、长达一年的ICO、以及对EOS前途的美好憧憬。那个闷热夏天,财富梦想灼烫了投资者的双手,EOS项目仅用5天时间就融资1.85亿美元。7月2日,这一项目在二级市场市值冲到50亿美元。

在白皮书中,EOS被描述为一个区块链操作系统,通过并行计算使得区块链拓展到百万用户和每秒百万次交易成为可能,提高了智能商业开发的效率。如果这一目标达成,大量的DAPP会在EOS上开发,BM将亲手开启区块链3.0时代。

EOS的token是所有权凭证。如果某人拥有1%的EOS代币,那么他就永远拥有1%的网络带宽,这区别于作为使用权凭证的以太坊token。EOS的token还是选票,所有持有EOS的token的人都是EOS国的公民,都有权利投出自己的代表,执行自己的意愿。

EOS采用的是DPOS共识机制,它是由被社区选举的可信帐户(得票数排行前21位)来创建区块。就是像股份制公司,普通股民要投票选举代表(受托人)替他们做决策。

21个可信账户即为EOS超级节点。总量10亿的EOS每年增发1%(原先5%,后来调整为1%)分给这些超级节点,平均每个主节点每年能分配到47.6万个EOS,按照目前价格58.25元,一个节点一年约可以分得2700万元人民币。 

超级节点给整个网络提供计算和带宽支持,同时也控制EOS生态,成为超级节点就意味着财富和权力。

就像是屠龙宝刀重出江湖,各路豪杰纷纷入场。

大佬入场

如果这场大选是在现实世界进行的,我想,大选现场的BGM的应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也只有这首曲子才能显示出中国掘金军团的雄壮。

4月5日,EOS Go 发出第五份EOS候选节点报告。候选节点总数达到50个,中国候选节点总数达到18个,约为候选节点数的36%,排名全球第一,实际宣布参与竞选的中国团队还要更多,只是暂未列出。

人在东京的老猫率先入场。

老猫早年从事电商运营工作,2010年就听说了比特币。淘宝上市之后,他意识到电商运营的红利期已经过了,考虑转行。那时候的币圈除了信仰和梦想,什么都缺。看准了币圈缺运营,他便切了进来,加入云币网,成为硬币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老猫运营做的不错,很快,他的公众号“猫说”就成了币圈知名度最高的自媒体之一。九四之后,他常驻东京,成立了一个叫做安桥的置业公司,主要帮助国内客户在日本买房。

3月9日,老猫发表文章《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正式参加选举。他在文章中写道:

我将做一个区块链的公益项目:EOS 超级节点。为什么说是公益项目呢?因为,这个项目不以赚钱为目标,而是以公众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建立一个高效稳定的超级节点。所以,如果 EOS 上能实现这个功能的话,除了必要满足带宽和设备成本以及少量的人力成本之外,其他所有的收益都按比例分配给投票的人。

看起来颇为慷慨的竞选口号,没想到激起千层浪。或许是担心见钱眼开的中国选民被迷惑,EOS 联盟、EOSFans、EOS Cannon也跟随老猫采取分红的方法,其他节点则采取了「依据‘宪法’进行分红」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待后来EOS宪法禁止贿选,第一个入场的老猫却陷入了不停辩白的语境。

3月22日EOSGo社区公布了EOS主节点竞选报告,已经符合竞选标准的节点中,中国节点数量为8个,李笑来系囊括了其中4个,包括:EOS老猫、硬币资本、欧链、EOS引力区。

2天后,还在成都EOS社区大会上的暴走恭亲王也坐不住了,当场宣布:将全力参与EOS超级节点竞选。

暴走恭亲王真名龚鸣,是个十余年经验的程序员,以翻译区块链技术文章蜚声币圈内外。他表示,自己旗下的EOS.CYBEX将会开发EOS第一条测试链,免费为EOS开发者提供完备的测试环境和工具;LongHash孵化器可为全球范围内的EOS优秀开发者提供免费的支撑。

ONO创始人徐可、硬币资本单飞出来的易理华、蚂蚁矿池纷纷下水。4月13日,连币安的神秘天使投资方JRR Crypto也宣布参选。

至此,近20个中国竞选团队,包括李笑来、薛蛮子、老猫、恭亲王、吴郎、徐可、涵盖了矿圈、币圈、区块链开发者、资本方挟裹着以万计的EOS支持者、数字货币投资者全部粉墨登场。

结语

BM创造了EOS国,留下了21个王位。

这个EOS国是否通向正义之路尚未可知,黄金和权杖却已赫然矗立前方。大佬们千帆竞发,纷纷驰入。那个响亮的口号——“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还回响在耳边,喊出口号的人就已经饱受攻讦。

乱战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徐来,责编:张宇杰。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腾讯智慧金融白皮书:区块链将是未来数字经济基础设施

傅盛涉足区块链,阿里百度针锋相对,这届智能音箱令人疯狂还是抓狂

先别飞!非洲暂时成为不了“区块链中心”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