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民主,以太坊和通往革命的漫漫长路

摘要:随着区块链技术变革全球经济的潜力逐步得到释放,“流动民主”终将会来到每个人的身边。

文章编译自外网Medium

编辑:何永赞

相比于当今全球各国的社会制度,流动民主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更为直接的民主实现路径。假设存在一种支持持续投票的系统,而且系统本身反应迅速、运行安全、信息透明并且被众人信任,那么这样的民主形式就有可能成为现实。这在过去可能会被人以为是哪个狂想家又在异想天开,做着与现实脱轨的美梦,最终美梦化为泡影,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随着以太坊智能合约的问世,这些都有可能成为现实。尽管当前以太坊的运行速度还不是很理想,扩容方案迟迟得不到解决,但它毕竟为人们带来了希望,提供了诸多可能。

“流动民主”概念入门

悠久的人类历史创造了丰富灿烂的文明,其中不乏诸多散发理性光辉的民主形式,从古希腊的雅典民主到罗马共和国时期的长老院,再到当今社会的“议会制”和“总统制”,人类从未停止过对民主的追寻,这也是推动人类文明不断进步的动力之一。综合比较可以把它们大致分为两类,一类叫直接民主,另一类叫代议民主。而我们要讨论的“流动民主”则介乎这两者中间。

“直接民主”之所以直接,是因为决策权由人们直接行使,不经过任何媒介或代表。当人们需要对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投票恰巧这些事情的数量又不是很多的时候,选用“直接民主”的方式就比较适合。不过,一旦要决策的事情增多或者要求决策者具备某一领域的专业知识才能进行时,“直接民主”就不再适用了,因为要将人们全部聚集起来投票相当困难,所花费的成本和时间都非常高昂。而且,很多人都来自各行各业,要求他们对不熟悉的事情投票也是不恰当的。

代议民主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通过指派社区管理经验丰富的代表代替自己投票,选民自己省去了很多麻烦,从而能够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其他事情上。不过,这样的民主形式也有着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选派代表和公众的利益之间连接比较松散,很难刺激他们为公共事业全身心地付出。所以,代议民主对于集体来讲只能算是次优方案。

既然“直接民主”和“代议民主”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流动民主是否会比它们更出色呢?答案是肯定的。和“直接民主”要求选民直接投票和“代议民主”需要选举代表的方式不同,流动民主既可以让选民授权他人代自己行使投票权,也可以直接越过委派代表自行投票,具体怎样操作完全取决于选民自身。“流动民主”的形式多种多样,某些甚至可以让选民委托多名代表代自己行使投票权。可以说,“流动民主”的诞生是对这两种民主形式的扬弃,这对那些患有“选择恐惧症”的来讲无疑是个好消息。

需满足的条件

要想同时结合“直接民主”和“代议民主”的优点,选票系统需满足大量的条件,以下便是这些条件的汇总。

委托代表投票

作为委托式民主投票的核心,委托代表投票的功能是必不可少的。假设在只有一名代表的情况下,接受委托的代表必须是出于自愿,而且用户只能将投票权委托给代表而非和自己身份一样的普通用户。

将别人委托给自己的投票委托给他人

也就是说,用户能够将自己的投票委托给其他任何用户。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打造一条委托链,在此过程中,用户可以放心地让其他用户挑选一名代表,或挑选一名用户并让他/她挑选代表。这在无形之中形成了一条信任链,从用户选择将自己的投票权委托他人开始到最后正确决策的推行,各个环节都是可信的,所以这可以看作是“流动民主”的最佳形式。

不过,要想形成这些链条会面临很多难题,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两点:以我们目前的计算能力还无法将这些选票以图表的形式汇总呈现,那么这些“链条”该如何实现?如何避免陷入无限委托的怪圈中去?

能够根据问题的不同而有条件地委托投票

要想实现理想状态中的“流动民主”,条件之一就是用户相信代表们在某些域具备一定的特长或优势,并以此为依据将特定类型的事情委托给不同的代表执行。比如,你可能很放心某人替自己做一些财务决策,但要是待解决的事情是军事方面的,可能你就要选择换个人选。

在正式计票之前,能够替换代表或自己直接投票

“流动民主”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选民能够对获得信任的代表以及选举活动的态势保持长时间的监督,一旦发现问题,能够随时介入并推翻代表的决策。对于某些身居要职的代表来讲,这招有着很强的威慑力,可以有效防止以权谋私、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发生。

能够根据用户或代表当前的投票行为展示用户现阶段的立场

如果用户对某件事怀有很强烈的感情,他/她可能会选择越过代表自己投票或更换其它代表为自己投票。然而,为了增强选民和委托链之间的信任,所有选民都应该获知代表当前立场,以确保双方的立场保持一致。

能够展示当前的计票情况

以动态的形式展现当前的计票情况能够从多个角度分析各方对同一件事的看法,从而促进各方迅速结成联盟并最终达成共识。需要指出的是,如果选民能够看到代表的投票情况,那么想要让整个大选的计票情况以实时的形式呈现也就变得容易多了。

能够针对多个不同话题同时发起投票

某些投票活动在时间上可能会发生重叠,“流动民主”要做到用户参加某一投票活动时不会影响相同时间段内举行的其它投票。

能够以冷钱包的方式存储投票需要的代币

为了降低风险并保持选民之间的信任,选民在投票时应能够自行选择存储代币的钱包。此外,由于采用的是多级代表制度,选民光有自己的钱包还不够,还应获得其他用户钱包的访问权限。

即使在投票期间也能转移代币

由于系统会根据某一钱包内的代币数量立即生成投票结果,因此不会发生“双花”的现象。

目前,国外探讨“流动民主”应用案例的公司正不断增多,有些甚至已经开始了研发工作。比如Giveth团队就在努力攻关,试图将“委托治理”的模式应用于慈善事业。区块链初创公司Aragon已经募集到2400万美元,准备将“流动民主”的治理模式应用于DAO实体。另外,获得Status支持的CommitETH项目团队正试图将“流动民主”的治理模式引入GitHub,好让那些SNT持有者管理更加庞大的开源项目。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这里我们重点介绍一下Hive Commons团队和他们的理念。

通往革命的漫漫长路

技术本身并不具备颠覆性,真正具备颠覆性的往往是技术发展造成的经济后果,这一点在人类历史的演变过程中随处可见。比如,第一次工业革命使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逐步完成由传统的农业国向工业国的转变,世界经济、科学、文化和军事重心开始由亚洲转移到欧洲至北美。第二次工业革命使得生产的社会化程度不断加强,垄断组织应运而生。帝国主义争夺市场经济和争夺世界霸权的斗争更加激烈,世界殖民体系最终形成。而第三次工业革命更是诞生了全球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高速公路,科学技术在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方面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重要驱动力量之一的区块链技术,其在变革社会方面的巨大潜力,最终还是要在改造一国乃至全球经济的过程中得以释放。要想实现这一点,获得一国领导阶级的认可和推行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以美国为例,通过前文的分析,我们可知“流动民主”的概念一旦落实,以美国总统为代表的美国政府,其职权注定是被不断削弱的,所以特朗普应该不会同意放弃现有的政权组织形式,主动过渡到“流动民主”。那么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历史上也出现过很多类似的问题,新兴阶级希望自己的意见被采纳,但当权者往往因为对方人微言轻便选择直接忽视。这时,新兴阶级往往会选择积累财富和影响力,等力量足够强大时便有足够的资本去游说政府,这一招屡试不爽。而积累财富和影响力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复利

复利指的是把前一期的本金和利息加在一起作本金,再计算下一期的利息,俗称“利滚利”。如果本金和利息是以货币这种可以量化的资源呈现的话,理解起来就会非常简单明了。但复利并不仅仅适用于货币,理论而言,只要是有价值并且能够不断积累的资源都可以用复利的方式计算。

Hive Commons的设计理念正是运用了“复利”的概念。该组织计划采用“流动民主”的理论成立一个共享社区,活动人士可以把自己的资源拿出来放到社区共享,所有资源的访问权限由社区人士共同管理。用户如果想使用这些资源必须为广大民众提供服务或为社区做出一定贡献。当然,这样的运营方式其结果并不一定是可以量化的,但是社区的财富和影响会表现出和复利一样的增长方式。

最终,社区会利用自身的影响为一国社会和政治施加积极的影响,甚至会对传统意义上的政府进行游说,建议它们采用“流动民主”这一民主形式。

写在最后

在开启“流动民主”的旅途之前,我们还需要解决一些技术和社会难题。此外,由于财富和影响力的积累需要时间,这条道路未来必然是“道阻且长”。相信随着区块链技术变革全球经济的潜力逐步得到释放,“流动民主”终将会来到每个人的身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何永赞,责编:何永赞。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以太坊或将再次迎来“硬分叉”开发者:抵制比特大陆ASIC矿机

比特大陆进军以太坊:推ETH专用矿机,吴忌寒“矿霸”名不虚传

用100倍的速度碾压以太坊,这是CyberMiles的实用主义底色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