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驯服泰坦?巨头的“馈赠”,早已暗地里标好了价格

摘要:未来8年腾讯的道路:腾讯不再做大而全蒙古帝国,刀兵相向,杀伐决断;而是通过开放资本和流量来培养“小狼狗”,打打杀杀的事小弟们做就行了,自己则是所有人看不见的那个王。

4月11日晚,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

美团CEO王兴担任摩拜新任董事长,并且承诺,现有摩拜员工的位置不会动,摩拜也不会进行裁员。

一周之前,经过拉锯战,美团拿下了摩拜,代价是“35%股权+65%现金”,摩拜总估值27亿美元。

在美团出手之前,摩拜经过了六轮融资。其中D轮和E轮过后,腾讯成为摩拜第一大股东。

在最新一轮搁浅的融资中,在摩拜原董事长李斌的反对下,美团没有获得成功。

根据财新杂志的报道,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的牵线之下,美团点评才正式谈妥投资入股摩拜事宜。

如今在微信九宫格中,经过连横合纵,如今美团点评占据三席,京东占据两席。

而在去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东兴饭局的组织者刘强东和王兴,分别坐于马化腾两侧,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1、绕不开的泰坦

4月12日,在腾讯规模空前的第四次互联网+峰会上,马化腾发表了主题为《互联网+助力数字中国建设》的演讲。

马化腾阐述了腾讯在互联网+发展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可以用“一三五七”来形容——一个目标、三个角色、五个领域、七种工具。

一是指一个目标,要发展互联网+首先要做减法,才能更好的赋能。三个角色,具体指做连接、做工具、做开发生态平台。腾讯将会成为各行各业进行数字化的接口。五个领域,则是指民生政务、生命健康、生态环保等方面,腾讯会在这些领域做出努力。

刚刚打赢了一场战役,马化腾的讲话中志得意满:拥有微信和QQ两个大杀器,超过10亿以上的活跃用户,腾讯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社会最中坚的力量。

而在这两天,美国的“腾讯”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正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接受国会议员长达五个小时的质询。

因为Facebook泄露了8700万用户的隐私,也影响到了2016年的美国大选。

这个33岁的美国青年手中,掌握着可以左右世界最强国家政治风向的利器。

更重要的是,它还超级有钱,Facebook全球有20亿活跃用户,它和谷歌控制美国三分之二的在线广告市场。

在全球腾讯也许不是Facebook的对手,但是在中国,Facebook尚没有合法进入的市场,腾讯有着碾压一切对手的优势。

这是目前创业者永远绕不开的“泰坦巨人”。

摩拜创始人、总裁胡玮炜曾经说,“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最后你都得还回去”。

这跟茨威格的名言不谋而合:那时她还太年轻,不知道上帝给予她的馈赠,早已在暗地里标好价格。

只是在中国创业圈,创业者面对的这个“上帝”——是腾讯。

摩拜CEO王晓峰在出行领域的两次创业,优步中国和摩拜单车,分别被滴滴和美团收购,两小巨头的背后,都是腾讯。

在创业圈兜兜转转,绕不开小马哥的王晓峰,或许感触最深。

“团队也犯了很多错误,自己的态度其实一直都是坚持公司独立发展,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中国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各种巨头。”

虽然反对,但不管股份和投票权都不占优的王晓峰坦言,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摩拜创业两年就以27亿美元卖出,资本的功劳当然功不可没,但创始团队的失望哪怕股权套现财务自由也无法掩盖。

2、互联网大半壁江山

摩拜一位小投资者说,“本来有更好的选择,却因为胳膊拧不过大推。国内市场上日订单2000万单的公司有几家?况且格局已经非常明朗。如今只能服务于巨头更大的布局,给美团送上大礼包。”

2000万单这个数据的确惊人,环顾中国互联网圈,超过日订单2000万的公司,仅有微信支付、支付宝、京东、美团、滴滴。

中国互联网圈已经上市的四大“BATJ”和尚未上市的三小“TMD”,其中有京东、滴滴和美团的大股东同为腾讯。

七分天下有其四,腾讯系已经妥妥占据互联网大半壁江山。

根据腾讯年报,腾讯2017年底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1057亿元,上市投资公司权益的公允价值合共为人民 币 2,108 亿元。

3000多亿元的可调动资产,说是富可敌国毫不夸张。

10年前,腾讯是扩张业务边界,成为行业公敌;10年后腾讯则变成了扩展投资边界,成为创业者依然绕不过去的上帝,但公敌身份却一洗而净。

从好的角度看,腾讯这是居安思危;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马化腾则是在焦虑。

2011-2012年,微信和移动QQ内部赛马,微信胜出,马化腾大喜,腾讯终于拿到了一张移动互联网的站票。

而现在微信互联网已经呼之欲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腾讯的焦虑感还为何如此之强?

已经成为不折不扣互联网霸主的腾讯,害怕有新的颠覆力量出现,撼动微信互联网的地位。

当年盛大规划的网络迪士尼,几乎被腾讯实现。阅文集团、腾讯音乐在各自领域已经是头把交椅,腾讯甚至还握有特斯拉5%的股份。

孙宏斌评价贾跃亭是,不肯失去一根羽毛,而腾讯则是,不可放过一个。

3、从QQ到微信梦想未变 变得是手段

回顾腾讯的控股之路,还是绕不开3Q大战。

2010年底的3Q大战,让曾经大杀四方的腾讯遭遇了第一次严重的舆论危机。

周鸿祎拥有高超的互联网舆论控制技巧,以及舆论界对腾讯的积怨,竟然让360打赢了这场“超限战”,腾讯不败而败,奇虎不胜而胜。

这决定了未来8年腾讯的道路:腾讯不再做大而全蒙古帝国,刀兵相向,杀伐决断;而是通过开放资本和流量来培养“小狼狗”,打打杀杀的事小弟们做就行了,自己则是所有人看不见的那个王。

主导开放资本的是腾讯总裁刘炽平,他出身于投行高盛,是资本高手。

在这一思想主导下,腾讯入股京东、搜狗、猎豹,乃至后来的滴滴、美团、拼多多等。

比起2010年前腾讯动辄全资收购,收购不成就用流量砸新产品来说,这一策略在形象塑造上有了很大进步。

但腾讯的基因如此强大,哪怕转换战略,骨子里的强势也磨灭不去。

强势如马云和阿里巴巴,在与腾讯争夺滴滴、美团过程中,依然铩羽而归。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腾讯投资的激进风格,一如当年的杀伐决断。

虽然不掌控腾讯系公司的业务,也不拿第一投票权,但腾讯的影响力,却始终笼罩在各个创始人头上。

比如京东虽然拆分了京东金融,京东金融也急需要支付这个最基本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来扩展业务,但微信体系内支付仍然首选微信支付。

程苓峰在2006年对腾讯定性的一篇文章,说腾讯用最快的方式复制成功者模式,利用QQ用户优势进行后发超越。

如今腾讯的模式改变了,它不再寻求复制业务,而是控股新业务,导流的方式从PC时代的QQ,变成了如今移动端的微信。

马化腾心中对大一统腾讯的梦想并没有变。

4、梦想的界限

梦想总是会与现实激烈撞击。

《Facebook效应》提到,Facebook的目标是做出一个整个人类的索引。

这是一个伟大的梦想,显然Facebook离这个目标还甚为遥远,但Facebook与美国人民的激烈碰撞已经开始了。

107年前,控制了美国91%石油生产和85%石油销售的标准石油公司被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为非法垄断,这家洛克菲勒创办的超级巨无霸肢解为支离破碎的34个小公司。

昔日收获鲜花和掌声的科技巨头们,如今被扣上了BAADD的帽子。庞大(big)、反竞争(anti-competitive)、诱人上瘾(addictive)、破坏民主(destructive to democracy)。

甚至有人称亚马逊、Facebook和Google为“标准商业、标准社交和标准数据”,以暗讽他们已经比肩当年的标准石油。

加拿大皇家资本的分析师马克·马哈尼预测了2018年互联网十大事件,科技公司将遭到实质性的监管措施被排在第一位,这个影响将非常深远。

不管中外,监管层已经对科技巨头“亮剑”。

历史上来看,对待垄断巨头,有两种模式。

一种是类似对标准石油的肢解,另外一种则是类似AT&T的当做公共事业来监管。

从1870年诞生到1911年被肢解,标准石油用了41年;而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也不过诞生在1995年,迄今也不过23年时间。

哪怕肢解了某个互联网公司,凭借着网络效应,它还是能迅速抢占市场,这是互联网行业的铁律。

历史上,也没有成功对互联网公司拆分的先例。

面对这样一个如同上帝一般掌握着一切的的腾讯,创业者、互联网行业、政府、民众应怎么看,怎么办?

这一次,全世界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文|超先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超先声 的原创作品,责编:黄叶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