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界“段王爷”段涛:未来很多医生会被消灭,不管你愿不愿意

摘要:AI对医疗最大的影响是医疗方式的改变,很多医生会被AI替代掉,看病的纯手工时代一去不复返。


至少在2014年,“段王爷”这一雅号就传开了,时任上海第一妇婴医院院长、著名妇产科专家段涛自称“妇女之友”,作为妇产科医生,他的病人都是女性;作为男性,家里都是女人;作为一位院长,超过90%的员工都是女人;作为专家,他很懂女人的生理和病理状态。唯独身为男人,“段王爷”表示,“真的很难了解女人的心理,经常会猜错”。大概因为段涛将在医生身上并不容易发现的幽默风趣,展现的淋漓尽致,人称“段王爷”委实实至名归。

微信公众号拥有39万粉丝的“段王爷”,卸任院长职务不足半年,于2017年6月宣布创业,段涛称,他的创业项目具有“体制内与体制外的混合、医院管理公司与医生集团的混合、国内与国外混合、专业与行业的混合、投资与运营的混合”五个特点。能将项目描述的既分门别类又高度概括,也正反映出“段王爷”身份没那么简单,他既是亲自为患者开刀的医生,同时是春田医管创始人,还和合作伙伴成立国内首个妇幼健康主题基金“赋友基金”,并参与医院管理设计。

言归正传,长期从事妇产科临床医疗、教学、科学研究以及医院管理工作的段涛,目前为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教授、春田医管创始人。这样一位顶着“网红院长”称号的“段王爷”,4月12日接受「科创者说」采访时说,人工智能AI对医疗最大的影响是“医疗方式的改变”,变化比互联网带来的程度要大得多,很多医生会被AI替代掉,“看病的纯手工时代一去不复返”。

中国好医生太少 人工智能系统打败95%—98%医生

「段王爷说」“中国注册医生300万,本科以上学历一半不到”

段涛所在的妇产科医院,是全中国生孩子最多的医院,一年大约出生30000多个孩子。创业后,段涛更多思考人工智能如何在妇产科领域发挥作用,是否有机会取代医生。

现代医院痛点明显。数量上看,医生不少,截至目前,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注册职业医生、助理职业医生加起来超300万。但好医生太少,庞大的300万医生团队中,本科及以上学历连一半也不到,多数医生都是本科以下学历。

听上去荒谬,实则是事实——人工智能中图像识别系统及其它系统报数据时,显示95%—98%的医生成为人工智能的手下败将,这些“败将”据段王爷说,是“全中国好的三甲医院的专科医生”。

更为瞠目的还在后头,这些所谓的“败将”医生,竟是中国最好的大夫,有一大半医生还达不到他们的水平。段王爷希望大家看清中国目前的医疗现状——好医生太少。虽然医学进展迅速,但医生诊疗水平、诊疗方法尚且停留在半人工时代,而且医生当中,人和人的区别非常大。

“你去看个病,到协和找刘教授,他说吃药;你去301找马教授,他叫你打针。同一个病人,医生说法完全不一样。你相信谁?也有很多专家认为,我这个手术做的最好,我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另外一个人也有他认为的自己的手法,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医疗现状,停留在半手工时代、纯手工时代。同个病人,同样症状,同样体征,同样的CT片子,居然每个医生说法不一样,治疗方案不一样,这是非常原始的状态。”段王爷用排比句,佐证中国“医生不少、好医生太少”的现状。

这一现状,也导致了国家很多医改方案很好,但无法执行,落地困难。医生轻松吗?很不轻松。

4月12日,段王爷飞北京参加由同渡资本举办的“医疗+AI 路在何方?新一代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应用价值及商业化潜力”线下沙龙,他需要当天来,当天返回上海。而在参加会议前一天,他还在看特需门诊,一个下午看44位病人——注意,这还是特需门诊。如果非特需,段王爷要看60—70位以上的病人,接下来,他还要再做三台手术,做完手术还要去开会。他在北京开会的同时,上海医院里“还有一大堆教授等着”。

段王爷忙到这个程度,令在座咂舌。许多医生工作的共同点在于,90%甚至95%以上的情况下,都是面对同样的病人、同样的问题,属重复性工作。这恰好是人工智能可以渗透进去的领域,将医生从简单的、重复的劳动中解脱。

此处插播一段段王爷讲的“严肃段子”——

为什么文化大革命时,医生、专家都被赶到牛棚里了,结果我们很多扫地阿姨、门卫上台做手术,也没死那么多人?(众笑)就因为这是一个重复性工作。但是,一旦面对复杂病例,阿姨就不行了、门卫也不行了。所以,我们需要专家,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需要普通人,需要重复性劳动。医生再忙,都是重复性的,这些是人工智能可以帮我们做的事。

段涛强调,现在医生做的低水平、重复性工作太多,此外,医疗信息也存在不完整、不准确、不结构化的缺陷。多数情况下,面对一位标准化的病人,医生会有标准化的诊疗流程来帮助诊断,这是绝大多数的临床重复性工作。多数常见病和多发病是有规范化诊疗流程的,大部分患者数据可以标准化和结构化。只是医生太忙,以大家都深谙其中看不懂之玄妙的“医生书法”为例,“医生的字,患者很少认识,只有医生自己认识,医生和医生之间也不一定认得出,哪怕过两天再给他自己看,他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我所在的妇产科医院,一年生30000多孩子,我们女同学在产科工作时,(忙的)她月经不来了,太紧张。从接班开始,到第二天下班,基本坐不下来,更别说去睡觉,那不可能的,就忙到这个程度,”段涛说,“你再要求医生做那么多详细的事情,可能吗?去写那么多病史,还得填写卫计委要求的那么多表格,可能吗?卫计委的人在办公室报纸都来不及看,我们医生那么多病人,怎么可能写那么多东西?所以最后(他们)得到的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医疗行业事故率、死亡率“非常高” 别对AI系统太苛刻

「段王爷说」“去医院做手术非常危险,美国每年因误诊误治死亡至少10万人”

民间俗语“有病不背医”,瞒着医生,自己也对疾病掩耳盗铃,最终是坑了自己。这种思想固然没有什么错,但是段王爷友情提醒——“不要以为我们去医院看医生是相对来讲比较安全的事情,其实去医院看病、做手术,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事。危险到什么程度?中国数据不知道,因为没公开,但美国的真实数据是,全美每年因医生误诊、误治导致死亡的人数至少是10万人。美国临床医生误诊率为20%—30%,甚至达到35%。没事别去医院看病,做手术。差错有一定的发生概率,因为这是人性。

看来,看病也是一项具有风险的必要性活动,尽管有风险,该治还得治,还得上医院。但是未来由谁来治,不一定都是医生了,“我们太依靠人了,人是容易犯错误的,人容易出事情”。

医生对患者进行病情诊断并不复杂,仅凭表型、基因型就可以做判断。表型是患者的临床症状、体征,譬如,感冒、白细胞升高、肺部表现等。大多数病人去医院需要化验,抽血、验尿,收集这些都属于表型,对表现出来的性状进行分析。基因型,则指测序,了解到患者是否有遗传病,是否易患癌、易患高血压、糖尿病等。这些通过人工智能去做的话,人工智能可以计算表型、基因型,来判断患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更专业的医生在临床上要有“直觉感”,患者一走过来,就知道对方得了什么病。多数患者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主要出于对怕被“误判”的恐惧。事实上,医生看了太多病例,不会太依赖患者CT、磁共振,会形成一种医生特有的职业“本能”。段王爷指出,这种本能是常规的AI算法无法算的,临床具有多变、复杂的特性。

为什么医院差错率会那么高?段王爷引用英国一位教授的话说:“是人就会犯错,如果有人说他不会犯错,他不是人”。这句话并不是为医生的错误开脱,而是希望人们对未来替人治病的AI系统“不要太苛刻”。段王爷对人工智能在医疗上的应用很有信心,认为AI系统“至少比现在一半以上的医生要好,(AI系统)再烂也比平均医生水平要好”。

段王爷建议去乡下卫生院看次病——

“你们有机会去乡下卫生院看一次病就知道了,有的医生最后给你开出来的处方,每个人都一样,你敢去吗?我们人的水平实在是太烂了。”

作为一名长期深入一线工作的医生,讲多数医生饭碗将不保,段涛此番言论来自于他“太了解人性的弱点”。尽管他知道目前很多医生对AI不屑一顾,“很快这些人就会被(AI)‘消灭掉’,这是一个时代的改变,就像冷兵器时代进入热兵器时代一样。”

医疗AI可做三件事:提高准确率、效率、保障患者安全

「段王爷说」“你知道医生写病史有多痛苦吗?”

生于1968年的段王爷,今年正好50岁,当了大半辈子医生,相信他至今还没有完全从为病人写病史中解脱,不然他不会对“做小医生时”因为患者病史写太简单被上级领导批评,至今耿耿于怀。所以,段王爷第一件认为AI可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医生写病史。

“你们知道医生写病史有多痛苦吗?”段王爷抛出反问。估计多数人会回应——“有比辨识医生写了什么病史更痛苦吗?”所以,病史实在是一把两边都有锯齿的钢锯,划拉的医生、患者都不那么舒服。

段王爷“写病史”真人真事——

我做小医生时,经常被上级领导批评,说我写的太简单。我说这个病人就这么简单,你让我写复杂,我写不出。这病人右手大拇指被老婆一菜刀砍掉了,这个诊断非常明确。写病史还要写鉴别诊断,这怎么写?(众笑)

那就写,这个人的确是右手大拇指被砍掉,因为他左手大拇指还在。

段王爷所说的“严肃段子”虽然令人捧腹,但这只是他用风趣回应过往旧医疗体制中的一些荒谬现象,态度的释然并未改变现如今仍然存在的繁琐。他透露,“现在国家卫计委要求写一大堆东西,还必须有鉴别诊断、诊断依据,每一项都不能落”。所以,未来如能让AI医生帮写病史,“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目前,一些AI系统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患者见医生前,有个机器人过来询问相关,然后通过语音识别,转为文字,最后转为病史。

人工智能医生除了可帮医生写病史,还可帮忙做诊断。甚至帮医生做手术,段王爷认为“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让机器人来做手术”。现在一些机器人已经被用在外科手术上,患者躺床上,医生用机械手操作,机器人用机械臂做手术。

如果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结合,医生不需要近距离操作,可以在电脑中判断哪儿是血管、肿瘤,可以看到毫米级组织、血管。“这个程序做好后,医生就可以喝咖啡了,机器人就帮你把该切的组织切掉、缝好了,这些都可以程序化”。段涛相信,机器比人更稳定,除非操作系统出了问题,但通常情况不会发生。

多面手的段王爷每周坚持写三篇文章,其中两篇和怀孕生子相关,目前其微信公众号已有39万粉丝。他设置了一个后台小机器人助手,患者可以直接提问,留语音也行,夹杂方言也能辨识清。他认为,未来人工智能还可以帮助医生提高管理和服务病人的效率。

“AI先做医生助手,接着会替代一部分below average(低水平)的医生,再后面医生会成为AI的助手。就像开飞机,飞行员最后成为飞机的助手。绝大多数医生以后就会不见了,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未来很多医生都会被‘消灭’,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医生”段王爷笃定医生会被AI替代。

原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现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教授、春田医管创始人段涛接受「科创者说」采访,部分对话实录:

「科创者说」:人工智能对医疗有哪些影响?

段涛:主要是医疗方式的改变。比过去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大得多,颠覆性变化,很多一般的医生就不需要了。AI肯定会替代掉他们,看病的纯手工时代一去不复返。中医看病方法是纯手工,西医是半机械半手工,到了AI阶段,基本是全机械化、自动化,很不一样。

「科创者说」:AI时代,中医的大数据搜集是否更困难?

段涛:是的。中医最大问题是没办法标准化,没办法证实自己。每个人都不一样,把同一群病毒性感冒的人,让中医去看病,(要做到)每个人都需要个体化。如果一个理论,无法证实自己,不能老说self evident(注:不言而喻,不证自明),只有普世的真理是需要self evident,不需要证明,自证OK的。

「科创者说」:医疗+AI创业公司多数从影像分析切入市场?

段涛:这个容易呀,容易标化。AI先诊断,后面会操作手术,人躺在手术台,全是人工智能的一套在做,跟人没多大关系,会有这一天。3—5年,会有一些人工智能医疗雏形出现,实现商业化要等5—10年。

「科创者说」:未来就医成本是否昂贵?

段涛:医疗成本理论上会降低,但更好东西出来的话,总体成本会上升。

「科创者说」:AI对肿瘤治疗有多大作用?

段涛: 哪有那么多肿瘤,真正复杂的还是手术。

「科创者说」:连非常资深的医生、老专家也会被AI替代掉?

段涛:会。老专家又能怎么样呢?冷兵器时代的老专家,进入火器时代,一枪就把你打死,没有用。不要用冷兵器时代的思维方式来思考。

「科创者说」:机器能保证百分百?

段涛:人能保证百分百?

「科创者说」:机器的精度能达到什么程度?

段涛:至少比人好。以前开飞机,纯手工操作,现在人只在起飞、降落瞬间去操作,何况开飞机还不是人工智能。

「科创者说」:AI对医疗影响的重点版块有哪些?

段涛:一开始会分版块,后来不会分。

「科创者说」:会以不可想象的渗透力去触达医疗?

段涛:对。其实,技术问题是一方面,观念(的改变)才是更大问题。国内很多人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残酷性。

「科创者说」:人工智能对医改的影响是?

段涛:是一个时代的来临,一个时代替代另外一个时代,就像汽车替代马车。

「科创者说」:中国医疗环境复杂吗?

段涛:中国医疗的情况存在复杂性、不均质性,北上广跟国外比,存在很多理念问题,技术上没问题。

「科创者说」:机器出现误差,错误归咎于谁?

段涛:当然是人啊。现在人做手术,你不怪他,但是机器——好比自动驾驶会撞死人,或者人撞死人,都多了去了,怎么不说人呢?

「科创者说」:AI会促进更多私立医院?

段涛:私立的马车和公立的马车有区别吗?只是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的交替。

「科创者说」:如何让人增强对机器手术的信心?

段涛:就像马车转汽车的阶段,多数人不理解,但到了那天,那天就会到来。马车时代给大家讲汽车,宣讲也没用,来了就知道了。

「科创者说」:怎么理解AI学习?

段涛:跟人的学习、逻辑判断差不多,不断学习,形成更高级的算法,比人的进化要快。一旦进入状态,AI肯定比人要稳定。人工智能是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提升的东西。

「科创者说」:而且人的学习生涯是有限的。

段涛:对,人会忘记。

文 | 耿言之

来源 | 科创者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耿言之,责编:周文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