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拥有两只独角兽公司?吴明辉向你传授他的成功秘籍

摘要:明略数据刚刚宣布已完成华兴新经济基金、腾讯产业共赢基金联合投资的C轮10亿元融资。这意味着创始人吴明辉拥有了继秒针之后,第二家独角兽数据公司。

明略数据刚刚宣布已完成华兴新经济基金、腾讯产业共赢基金联合投资的C轮10亿元融资。这意味着创始人吴明辉拥有了继秒针之后,第二家独角兽数据公司。

曾有不少人问他是不是太跨界、太多元化,包括投资人也问。但了解吴明辉后就会发现,走到今天,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拾阶而上,他的数据连接蓝图才刚刚展开。

有故事、极富个人魅力是吴明辉公认的标签。今天要分享的就是他从学霸到草根创业者,再到数据生意领军人物的故事。

1.一家早期赛道公司 同时拿下红杉、华兴、腾讯

“我们一直不担心融资问题,不怎么做宣传,免得份额不够分,还会得罪人。”跟吴明辉聊不到五分钟,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天然的乐观主义者,自信、率直、不加掩饰。

明略数据是一家支持分析决策的行业人工智能公司,由吴明辉在2014年创办,以面向AI的数据融合治理著称。在此之前吴明辉还创办了营销监测公司秒针,用12年将其做成了行业当之无愧的头部。

吴明辉复盘了明略的融资经历,一脸轻松。 “A轮还没签对方就把钱打了过来。”当时明略想打入金融行业,很快发现赛道拥挤,摸索中反思,吴明辉发现安防市场很大,于是将战略重心投入安防领域。

明略对A轮融资并未做宣传,但很快红杉资本的投资经理找上门来。

“红杉看好这个赛道之后考察了几个公司,红杉的投资经理相信只有技术人员才最清楚谁家技术强,他们问两个公司的CTO,这个赛道谁家技术最强,两家都说是明略。那时A轮已经结束了,我就说,你们再等几个月吧。”

几个月后,吴明辉报了估值,红杉资本很干脆,没有还价。

“腰部最强的公司”——红杉资本在尽调之后给出这个评价。这几乎是明略股东的共识,除了创始团队,中层非常强大,尽调访谈到二十几个人的时候,还能聊出信息增量。红杉投资宣布后,投资机构更是纷至沓来。

华兴新经济基金一直专注消费升级、产业变革、技术创新三大投资主题。于是在华兴关注的企业服务赛道,领跑的明略很快进入投资经理的视野。

华兴董事总经理、新经济基金合伙人杜永波解释了为什么看好企业服务领域的未来:中国此前的新经济明星公司绝大多数都是To C的。而像美国有很多To B的顶级的企业服务公司。这跟环境有关,以前中国劳动力便宜,可以打人海战术,流量红利也丰富。现在一方面人口红利趋于见顶,劳动力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技术升级,所以企业必须围绕效率提升做文章。

华兴新经济基金在看数据领域投资标的的过程中,访谈了银行、公安、轨交等看起来很传统的公司,惊奇发现它们在数据底层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也对数据指导业务趋势有很清楚的认识,问题在于行业数字化程度仍然不足,市场上也找不到合适的服务商。这就是明略的市场机会。

杜永波很快邀请吴明辉参加了华兴2017年的CEO Summit。“明略给我们演示了他们的技术,如何抽丝剥茧为公安机关找到犯罪嫌疑人。我之前听明略讲觉得不可思议,眼见为实,非常厉害。”

杜永波发现明略很多中层此前是创业公司的CEO,能力非常强。而且中国之前只有To C产品的产品经理,明略实战历练出了一批To B的产品经理。“明略特有的科学家驻场和项目经理一起,面向业务场景,以产品化来规模化。”

在吴明辉看来,华兴是不折不扣的战略投资人。“明略所做的企业级服务跟To C业务不一样,需要企业资源。而华兴是中国最好的新经济‘多层级资源连接器’,明略所在的领域,未来实现人工智能行业落地,需要来自生态的多方资源共同去做。” 

本轮融资中,明略选择腾讯也是经过了审慎考虑。“我很欣赏腾讯文化开放;其次,明略不做底层基础设施,腾讯有云的能力、也有产业资源。”

"客户买单你,比融资成功更重要",吴明辉补充,"明略开始的第一天就是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明略对标的其实就是美国的Palantir公司。这个估值超200亿美元的大数据公司,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案例是通过情报分析帮助美国政府追捕到了本拉登。

在安防领域,明略做的叫做认知计算,将海量多源异构数据实时转化为“人事地物组织”数据,编织公共安全领域专属的知识图谱。如果说商汤、依图等AI视觉识别公司做的是安防的眼睛,那么明略在做的就是大脑。

简单举个例子,一个警察以前破一个案子,要在N个系统之间来回切换,先查查这个人以前有没有犯罪记录,再查查这个人的车有没有违章,耗时长又辛苦。今天有了明略的SCOPA系统,这些数据全部都连接到一起,一个系统全部搞定。

吴明辉认为:大脑是更超前的领域,需要更复杂的know-how,很多技术还不成熟,“认知智能不是成熟的赛道,是早期赛道。”他相信,“真正伟大的事情,是十年后爆发的事情。”

很少有人知道,吴明辉来自中国数学史上的黄金一代——北大数学系2000级。在这里,学霸遇到了学神,加速了他的自我觉察,也助推了他的人生道路抉择。

2.数学家VS应用家

北大数学系是中国最好的数学系,2000级更是闪耀世界数学界。

吴明辉小学时的理想就是当数学家。“我从骨子里就热爱数学,热爱数学的美,那种喜爱是天然的。”

2000年吴明辉凭国际奥数银牌保送北大数学系。在这里遇到了北大数学系历史上天分最好的一级学生。同班同学们今天的画风是这样的:

袁新意,第一个获美国克雷研究所研究奖的华人;朱歆文,美国数学学会百年纪念奖获得者;张伟、恽之玮分别拿了2010年度和2012年度的拉马努金奖,又在2017年一起拿了科学突破奖-数学新视野奖。这些都是国际数学界超顶级的奖项。

吴明辉大学入学发现,相比他们,自己只是业余选手。“我很多东西都是自学的,训练也不如他们多。”

最根本的差别在于人生哲学层面。

吴明辉曾邀请恽之玮组队参加数学建模竞赛。结果,恽之玮对他说,“明辉同学,我们学数学的不是为了做应用,而是为了做底层研究的东西。”

吴明辉感觉受到了冲击,“我觉得数学就是为了做应用,于是我知道了跟神的区别是什么。”对两个人的哲学有了理解之后,吴明辉更加清楚,恽之玮这样的人才适合当数学家。

聪明的人常常什么都可以做得来,然而“可以做”与“Enjoy”是两件事,禀赋和喜好是改不了的。吴明辉义无反顾走向应用方向。

“初二第一次接触计算机的时候,就感觉快感比数学更强。我就知道我是一个喜欢应用的人。数学更多地是自娱自乐。我希望分享快乐,例如中学的时候,班上很多同学开始玩我写的游戏。我对快乐、幸福感很有追求。越多人分享,我就越快乐。”

吴明辉至今都感谢父母最英明的决策:在1994年,花掉家里两万积蓄的一半多,给吴明辉买了一台电脑。“我家算不上小康,是我苦苦哀求来的。”

吴明辉的父亲是一名基层警察。吴明辉从小就希望帮助这个辛苦的群体。“我想让警察轻松一点,每一个老百姓也更放心。所以后来我就想当一个发明家,创造一个比我厉害的机器人,服务他们。”

吴明辉原本的第一志愿是清华计算机系,山东奥数领队老师希望他,本科先把数学底子打好。这个建议让吴明辉受益匪浅。“数学系为大数据打下了基础。大数据不是简单的工程问题,是面向AI的算法问题。很多算法难题根本上是数学难题。”

而明略俨然已经站在了最顶尖的数学家的肩膀上。“在这个市场上,如果有一个算法问题我都解决不了,那就没有人能解决,因为我搞不定就会去美国直接找恽之玮他们,他们都解决不了,那基本上就没有人能搞定。”

本科毕业后,吴明辉选择去北大人工智能实验室,之后,他再度做出了“非主流”的选择。

3.连续创业,核心能力圈内多元化

2007年吴明辉研究生毕业做决策的时候,大多数同学一毕业就去了大公司工作。而大学期间就已经有过创业经历的吴明辉则选择创业,成立了一家编程公司,之后方向几经调整。

“当时创业的时候连融资这个词儿都没有听说,是认识了李丰,他告诉我的。”李丰也是秒针Co-founder之一,之后成立了峰瑞资本。

吴明辉的第一篇商业计划书写的是资讯分发平台,类似于今天的今日头条,研究生论文写的也是这个方向,可惜当时的市场不成熟,就做了秒针。

秒针初期并不顺利。2008年金融危机时,吴明辉一度见了40多个VC才拿到投资,“非常痛苦”。好在他有两大法宝:乐观、学习能力极强。

吴明辉是天然的乐观者,在他身上很难看到匮乏和胆怯。“从小积累信心,每次解决难题会更加自信,有一次我在书店买了一本竞赛的书,有一道题老师也不会,我花了一年才做出来。花了一年。所以,我相信任何困难都是短暂的。有了必胜的信心,反而什么都能解决。”

学习能力在吴明辉参加混沌创业营中,获得了充分体现。“2014年有上一届师兄来宣讲,介绍了一本书——《精益创业》,我看完第一章,就觉得自己之前太愚蠢了。还没开始上课,我就决定将业务做一些重组。结果秒针很快从亏损到盈利。”

这次重组直接导致了明略的诞生。

业务精炼后,吴明辉发现秒针用不了这么多的人,于是做了团队精简。还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拉出二十几个人2014年成立了明略。那一年,吴明辉知道了Palantir,受到很大启发。

2015年,石家庄公安局看到明略在论坛发布的技术观点,主动找到了明略。由此打开了明略进入安防赛道的大门。

“数据库打磨过程很痛苦,2016年才开始谈钱。公安局说‘可以给钱了,这个真的做得不错’。我们还帮助他们赢得了警察生涯中重要的奖项。”

而吴明辉对自己的路径也愈发清晰。

“成立明略时,也有投资人问是不是太多元化,看起来跟秒针差别太大。”吴明辉认为,自己一直专注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围绕核心竞争力去做多元化。

“我很清楚我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我就是一个处理数据的专家,明略做的是跟数据相关的生意,这种多元化没有任何问题。要坚定自己的能力圈。明略初始技术团队来自秒针的广告反欺诈团队。Palantir最开始的团队也是Paypal的反欺诈团队。”

事实证明,明略将吴明辉的数据生意推向了更加开阔的天地。

4.走向世界级的To B公司

很难想象吴明辉最初觉察明略的市场机遇跟斯诺登事件有很大关系。

2014年前,大国企、机构的数据库订单还是会给Oracle等国际品牌。斯诺登事件之后,吴明辉发现很多机关单位的硬件及业务系统开始国产化。

之前没有想过要做IT行业的吴明辉在2014年就笃定To B的中国数据公司将迎来大变局。

“明略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中国众多大的IT公司都是上一个时代的,他们做的是信息化、IT化。以后是智能化的时代。”吴明辉很清楚地记得父亲用警务IT产品的种种不便和痛点。

而明略的资源禀赋刚好满足智能化时代对底层技术+上层应用的要求。“这需要综合实力很强的公司,既要有很强的销售渠道,底层技术还都是自己的。明略团队综合实力很强且成熟。我们的中高层基本上都是全栈工程师。”

2016年明略产品打磨成熟后开始大规模推广,几乎供不应求。“原有厂商实力都不是很强。安防领域已有的人工智能公司多是感知AI,我们跟感知AI厂商有着很好的合作关系。但做AI最核心的是把数据连在一起,我们就是做连接的,安防可以有很多眼睛、耳朵,但大脑只有一个。在认知智能领域,我们没有竞争对手。”

杜永波认为,跟传统的数据服务公司相比,明略基于分布式,以关系型图谱分析为技术核心,能够处理各种类型的数据和底层结构,解决传统数据公司无法面对的问题。跟其他初创竞品相比,明略真正致力于理解信息化行业的需求,固化成产品复用在不同客户场景。“目前明略在公安领域的覆盖率和成功案例数遥遥领先。”

如今的明略已经落地金融、安防、工业三大领域。本轮融资后,吴明辉的想法是,三大领域齐头并进,优势方向打透;金融做出特色;工业方面主要是在轨道交通行业,可以随着中车等客户做全球扩展。“现在还有很大空间。很多单位什么系统都没用。”

吴明辉认为自己的场景并不需要担心巨头包抄。“深入到细分行业,BAT并没有优势,数据治理是个重活。”

在吴明辉看来,场景就是明略的壁垒。“举个例子,我们是这个市场里面,真正见到公安所有警种、最全数据源的唯一一家公司,而且这个数据是面向AI的数据结构。”

对于明略的未来,吴明辉有一张清晰的蓝图:成为一家世界级的To B公司。

明略大脑不仅要弥补所服务行业高质量劳动力的不足,还要做人做不到的事情,破优秀警察都破不了的案子。起步时或许可以从Palantir中获得启发,但很快就需要深入思考、针对市场特点,做出不一样的公司。

“美国缺工程师,数据公司很可能拉拢一群工程师就可以在企业级服务市场找到生存空间,但中国人力是非常丰富的,这就需要创造崭新的商业模式。CEO需要思考这样的内部战略,对外要为客户规划人工智能时代的数据蓝图。内部比外部更重要。”

大学教过奥数的吴明辉非常健谈,言语间听不到创业者常有的焦虑。虽然周末基本都用来加班,但他依然每天早上起床弹一会儿钢琴,想到哪里就弹到哪里。这位突击性学习选手不仅早早自学了钢琴、吉他、口琴等等乐器,而且对音乐有一套数学的解释。

这种平静大概来自于,明略和秒针都将他的跨界天赋发挥得恰到好处。而缺少的东西,充其量不过是一年才能解出来的那道数学题,去做就好了。认清了自己的边界,也不会因为他人所得而困扰或者患得患失。未来的路,虽然吴明辉并不敢说自己已经完全想清楚,但至少思考的格局每一天都远超前一天。 

在吴明辉眼里,如果把明略比做人,它可能还只是个刚上小学的孩子,前路漫长。他希望未来做出一个比肩IBM的平台。“做点不一样的事情,中国已经有了To C的伟大公司,但还没有对外输出To B的公司,我们有希望成长为一个世界级的伟大公司。”

文|华兴资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华兴资本 的原创作品,责编:黄叶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自如A轮融资40亿元,华平投资、红杉资本、腾讯领投

上上签电子签约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华兴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明略数据获10亿人民币C轮融资,华兴新经济基金、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投资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