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互联网的风云际会,何为?

摘要:勤动脑,不会老,国内国际的互联网经济方兴未艾,不要内耗,要向边界奔跑。

从彩云之南、桂海、琼海直到南粤、八闽、宝岛台湾省一线向外,与巴新、澳大利亚、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之间,有世界最大的群岛、跨越南北半球,常住人口6.25亿(2014年)。

“对于Uber来说,打开市场是一场场的战斗。除了新加坡以外,东南亚大部分地区的骑行都非常便宜,尤其是乘坐在摩托车后座上。为了获得竞争力,Uber不得不大手笔烧钱”。

互联网的经济战法有三:一是外卖、网约车这么烧钱。二是淘宝、京东那样比内容和噱头。三是高德地图做顺风车、乐视做智能电视倡导生态建设。这三种我们都有,在东南亚还不健全。

“像Grab以及一个估值为50亿美元的印尼竞争对手Go Jek这类的本地公司提供的不仅仅是叫车服务。使用Go Jek的印尼用户同时可以在应用程序上预定食物、按摩和美甲服务”。

像Grab这样,一手抓烧钱,一手抓生态建设,叫做内外两不耽误。可是单凭一家企业的定力和精力都有限,对公共消费利益来说,几家企业竞争并不算多,我国的互联网流域企业可参与。

“GrabPay提供了移动支付服务,这对于那些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银行账户’的地区来说特别适用。两周前,Grab还开始与一家日本公司Credit Saison合作,向企业提供小额贷款,它还将扩展食品递送服务”。

三分之二的人没有银行账户,并且政局与社会安全稳定,经济发展中高速水平,接受大量产业转移,东南亚市场显示了什么姿态?对秉承全球化战略的任何企业,不来这里肯定将被甩丢。

“而有关核心业务,Grab的大部分车队由一辆两轮摩托车和一个戴着绿色头盔的司机组成。在柬埔寨,三轮小摩的也成为其中一员,准备接入智能手机平台。在印尼首都雅加达,摩托车的数量甚至超过人口数量,该公司还推出一种新型支付系统:不让乘客通过应用程序下单,用户可以当场选择他们的骑手,并立即预定自己的旅程”。

到什么山,说什么话。在东南亚的这种下单方式,好像是内容电商与社交电商的二合一。是线下搬到线上的最狂放式的努力,其发展速度必将最快。任何勇敢的创新都隐藏着企业的着急。

“今年1月,软银愿景基金斥资930亿美元收购了Uber15%的股份。而软银本身就是Grab的最大股东。两家公司都可以通过减少竞争而彼此获益。Grab抢占了市场,而Uber去年在全球的亏损达45亿美元,其计划于明年进行首次公开发行之前采取保守行为,亏损可能会得到减缓。孙正义的最终目标是,确保软银持有的众多轿车服务公司中,没有一家在相互竞争”。

不争?互联网市场绝对不能同意这个。阿里可以说:我争过都丢了,怎么可能不争?环顾野蛮人,最凶的两支队伍是金融行当和互联网上升企业,能掀起经济周期的巨浪,也吃掉了雅虎。

“相同的场景出现在Uber与滴滴身上。2016年,Uber获得滴滴17.7%的股份,这对于双方都有益处:这一持股价格已经从初始的60亿美元增值到80亿美元。在印度,Uber将与一家当地公司Ola竞争,而作为新兴叫车市场的日本,Uber与滴滴都大有计划。无论这些市场中发生了什么,拼车服务似乎越来越意味着公司们正划分着战利品”。

市场生态是对烧钱企业的最大不敬,烧完之后,旧的不败,新草丛生。要搞托拉斯,因特耐尔绝不会允许。笔者至今仍认同:阿里、腾讯与软银不同,他们仍是生态和技术推进的正能量。

软银也对互联经济做出很大贡献,但资本可烧可换,B端欢喜它,C端无视它。阿里、腾讯的影响力、控制力拓展还凭借真干活、真研发,比如高德地图零佣金顺风车这件拉风的大好事。

网约车越做越狭隘,不容于传统出租车和私家车。这样下去,总效率提高不会再有根本上的想象空间。消费成本高垒,我国服务购买价格的竞争力被降维,面临被击毁,这种模式出不去。

而高德地图这么一搞,网约车的老树上发出新枝丫,让竞争和垄断的博弈远离中止,暂不会被东南亚赶超。勤动脑,不会老,国内国际的互联网经济方兴未艾,不要内耗,要向边界奔跑。

文 | 仲由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仲由尹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