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外卖九天攻克无锡,美团出师未捷后院又起了火

摘要:美团和滴滴双方都在跨界,可取得的结果似乎有些不同,这对于美团来说绝对不是个好的消息,给人一种新业务还没怎么起色,后院就起火了的感觉,那么滴滴做外卖为什么能够成功,美团做打车却不行呢?

毫无疑问,美团打车,滴滴送外卖,绝对是近段时间人们关注的焦点。先是美团落户南京将近一年后,美团打车高调入驻上海,上线了出租车及快车两种业务,并对外宣称取得了30%的市场份额。而后,滴滴更是后来者居上,4月9日滴滴外卖正式在无锡全城范围内上线。当天订单高达33.4万单,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

美团和滴滴双方都在跨界,可取得的结果似乎有些不同,这对于美团来说绝对不是个好的消息,给人一种新业务还没怎么起色,后院就起火了的感觉,那么滴滴做外卖为什么能够成功,美团做打车却不行呢?

“送人”与“送物”的比较:行业壁垒差距明显

通过滴滴外卖上线首日的成绩单来看,不难发现,外卖行业的壁垒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很容易被攻破。而美团做打车,却只能取得30%的市场份额,甚至还有报道称刷单的比例高达40%,这也使得实际的数据还要更低一些,双方壁垒由此也体现的淋漓尽致,而这其实是由多方因素决定的。

首先是双方立场,网约车的市场环境是滴滴一家独大,再发展外卖业务,属于主营业务已经稳固之后寻求新的发展,而之前的主营业务可以持续为新业务供血。而美团主营业务外卖不同,本身就处于与饿了么的两强对峙,双方还在拼命搏杀,并没有稳定下来,没有稳定的收入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对外业务扩张其实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其次,每个行业都有壁垒,但相比较出行市场而言,外卖行业似乎是没有壁垒,而这主要是由于打车的壁垒在技术和服务管控上要远高于外卖行业。

出行的规模效应比外卖更高。出行的规模效应在全城,乘客是在全城流动,而外卖的规模效应是3公里内,可以每3公里区域把需求、商户、骑士的密度提高,打破规模带来的效率优势,规模无法形成壁垒,更容易被后来者颠覆。

而且外卖的供需匹配仅在3公里范围内,技术门槛会降低很多,而网约车则是一个跨城市级别的运输管理系统。

除此之外,与静态的商家相比,打车的B端也就是司机和车辆是不断运动的,对技术的要求更高,外卖的技术水平则相对于接近代驾,要低一个层次。同时,在时效性方面,乘客打车希望3分钟车就到跟前,点外卖等半个小时很常见,预期相差很远,技术要求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在服务管控上,出行在服务管控方面比外卖更复杂。乘客上车仅是服务的开始,在车内的时间短则20分钟,长则一个小时甚至更多,过程中需要管控司机的服务质量、绕路、计费准确性等问题,同时还有乘客的焦虑、不礼貌不文明等行为,外卖流程,骑士和用户的接触点时间很短,基本不超过一分钟,不需要复杂的服务管控体系,即便如此,外卖人员和消费者的冲突事件也经常出现在新闻和社交媒体上。这对于美团来说一定会是个考验,而美团在上海上线之后,关于吐槽美团司机的声音不绝入耳就是最有效的证明。

最后,同样是双边市场,网约车的壁垒在于地域性强,每到一个地方都得重新开始,而且司机就是员工,美团所谓的以点带面根本行不通。相反,外卖领域的壁垒是用户和商家,但并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美团也没有什么管控力度,因为与商家也是合作关系,无论是商家还是用户,对于外卖的选择久一点,那就是活动力度,本身美团就不是一家独大,如今又多了滴滴,其实是给用户更多的选择。

由此可见,从行业特征、技术领域、服务领域、双边特性等几个方面来看,出行要比送外卖要高得多,因而滴滴可以通过活动迅速攻克无锡,而美团通过补贴加40%的刷单却只能取得30%的市场份额。随着滴滴在上海的回击,目前美团在被压制在15%以内,并仍在持续下滑。

天时、地利、人和:不只是回击,更是技术优势的延伸

在很多人眼中,滴滴做外卖似乎是对美团进行反击,正如前文我们所说的那样,相比较美团并没有实现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对外布局,滴滴送外卖其实是在自身网约车市场已经稳定的时候进行业务扩张,本身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且相对于已经收官了的网约车领域来说,外卖行业还有不少问题亟待解决,这包括骑手派单的路程合理性,骑手收入过低、用户订单等待时间过长,商户抽佣过高等。而且外卖的渗透率还有很高的上升空间,行业也没有一家独大,这也意味行业大门还没有关闭,风口尚未过去,按照互联网一贯的逻辑是允许有新晋玩家加入的。

因此,滴滴发力网约车本身占据着天时地利的优势,而两个行业技术方面的相通,更是让滴滴具备了“人和”方面的优势。

因为滴滴做外卖并非是为了回击美团,更是自身技术优势的延伸,将拼车的算法技术运用到外卖上,产生新的价值创造。所以滴滴进入外卖市场是必然的结果,网约车和外卖都是运输,前者运人,后者运物,区别自然是“运人”更难、更不易把控了。

而且外卖领域需要的是订单智能匹配、运力调度和供需预测等技术,在这一方面前面我们也有提到,滴滴都有经验,而且难度要比外卖要大。网约车的经验与在专快车、代驾、拼车等产品上积累的算法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不同时间,客流量预判等技术也非常成熟,而有了这个技术与运营的基础,拓展到外卖领域也是顺理成章,并不需要攻克什么技术壁垒。

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网约车平台送外卖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先例。

早在2015年UberEats就布局网约车市场,截至2017年12月31日,UberEats已经在200多个城市里的45个城市(即1/4的城市)盈利,公司宣布将提高追加投资,计划在欧洲、中东、非洲共计280亿美金的外卖市场中拓展业务,进入100个城市,其中包括爱尔兰、埃及、肯尼亚、乌克兰、罗马尼亚、捷克共和国,此外,UberEats还计划在UK的40个城市和法国的35个城市开城。Uber表示,UberEats比预想中更成功(“more successful than we thought") ,是扩展核心打车业务的关键。

正如程维在朋友圈所说的那样,交通到物流,运人到运物,滴滴希望打造A点到B点极致效率的运输网络。滴滴外卖或许只是滴滴配送的1.0阶段,未来滴滴将不仅仅局限于外卖领域。通过出行和外卖的数据,可以打造一个极致效率的运输网络。

由此可见,美团做网约车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而滴滴送外卖则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看到一个涉及出行、外卖等多个领域的专业运输网络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服务于人们的生活,提高生活的品质。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财经三剑客 的原创作品,责编: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