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距离“圣地巡礼”还有多远?

摘要:在动画的带动下,日本的御宅族们终于又有理由走出家门,亲近大自然了。

在动画的带动下,日本的御宅族们终于又有理由走出家门,亲近大自然了。

根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因为《摇曳露营△》这部一月新番动画的热播,动画故事发生地山梨县的游客人数比去年同期猛涨了3倍,其中绝大部分游客都是自带帐篷来“圣地巡礼”的。该报道还指出,可能是由于动画中对露营的规则做过介绍,所以即便是游客大幅增多,但露营区的管理者仍旧表示非常的省心。

《摇曳露营△》是一部日常系的动画,讲述的是家住日本山梨县的几位少女,一起开启了场波折但又温馨的露营之旅。在看似平淡的剧情下,这部动画通过对露营活动的细节和自然环境的把握,加上几位角色间温馨且有趣的互动,最终让这部动画成为了不少观众口中的“一月日常系霸权”。

所以,这部动画能够成功带动一大批粉丝进行“圣地巡礼”,其实也就不奇怪了。

将文化与旅游业结合在一起的“圣地巡礼”

“圣地巡礼”是ACGN文化圈中一种常见的词汇,指的就是爱好者通过旅游的形式,造访自己喜爱作品的故事背景所发生的区域和地点。这些动画取景地往往被爱好者称之为“圣地”,而“巡礼”则是爱好者按照这些取景地的地理位置规划出来的旅行线路,颇有一种宗教朝圣的仪视感。

随着“圣地巡礼”这种行为不断被外界所关注,这类行为在日本就被称为“内容旅游”(コンテンツツーリズム/Contents tourism)。实际上,这就是文娱作品带动旅游业发展的典型案例。

由于上世纪90年代《灌篮高手》动画的热播,位于日本神奈川县镰仓市,也就是动画OP中樱木花道与赤木晴子相遇的铁道口,就成为了许多海外游客必须造访的“圣地”之一。日本《朝日新闻》甚至还曾大篇幅地报道了游客组团观光的场面。

而在《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第三新东京市”的所在地箱根,也因为这部动画巨大的影响力,成为不少游客在日本观光旅游必去的景点——这部动画与箱根当地的观光协会甚至还推出过官方的联动合作,让不少游客在泡温泉、看风景、买周边的同时,极大限度地释放心中的那股“厨力”。

此外,2016年在日本和中国都引起巨大反响的动画电影《你的名字。》,也成功带动了一股“圣地巡礼”的热潮。其中位于日本东京须贺神社的那条长长的楼梯,俨然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网红景点”。

正是在这些优质作品的宣传下,动漫游戏逐渐成为了日本这个国家的文化名片,与观光旅游业非常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时至今日,倘若我们提起去日本旅游,位于日本东京都台东区西南部,汇集了大量ACGN产品的电器街秋叶原,可能就已经成为了不少中国年轻人心中最向往的日本景点了。

2005年,日本政府在《电影等内容制作和运用对地方振兴的作用报告书》中提出,要将电影,动画,电视剧等影像作品作为地方旅游振兴的方式。该报告书指出,这类以地方风景为背景或者插入地方的文化习俗的影像作品,除了让作品本身更具有真实性外,也能丰富其作品的文化内涵,最终以潜移默化的方式,介绍当地的文化。

中国文娱行业的“圣地巡礼”

那么,在中国的社会大环境下,能够出现本土化的“圣地巡礼”吗?

答案是肯定的。倘若我们将眼光放眼到整个中国文娱行业,就不难发现,其实中国在几十年前就出现了本土化的“圣地巡礼”了。

1959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来到中国滇西重镇大理,拍摄了《五朵金花》这部讲述白族青年阿鹏与副社长金花爱情故事的喜剧电影。凭借精巧的艺术构思及浓郁的时代气息,再加上片中对苍山洱海、三月街、蝴蝶泉等大理本土民族风情的细致描绘,这部电影作品让当时不少中国的电影观众对大理产生了无限的好感。

随着《五朵金花》对音乐故事片表现形式的探索,作曲家雷震邦萌生了全部采用对歌形式来创作一部电影的想法,并由此引出了《刘三姐》(1961)、《阿诗玛》(1964)这两部同样获得了当时中国社会各界一致好评的电影作品。

这三部电影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通过电影的形式,极大宣传了大理、桂林、石林这三个中国城市或旅游景区的知名度,并在多年以后中国旅游产业逐渐兴起之时,有效推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时至今日,“五朵金花的故乡”仍然是大理旅游业必不可少的一句Slogan;而刘三姐的故乡虽然经考证是在广西宜州,但由于电影《刘三姐》的取景地在200多公里外的桂林,于是这位壮族民间传说人物却也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桂林旅游业的代言人;至于说电影《阿诗玛》的外景地云南石林风景区,身着彝族服饰的导游们甚至直接采用电影中的叫法,女性导游全都自称“阿诗玛”,而男性导游则全都自称“阿黑哥”。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三部电影就是新中国文娱行业“圣地巡礼”的祖师爷了。

在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文娱行业和旅游业的不断发展和崛起,这两个产业之间的联系也变得越来越紧密。从《庐山恋》中周筠与耿桦爱情故事发生地江西庐山,到《卧虎藏龙》李慕白和玉娇龙对决的四川宜宾蜀南竹海,再到《花千骨》中“长留仙境”的取景地广西崇左德天瀑布,以及在《芳华》出现的火车站云南蒙自碧色寨,都是文娱作品与旅游业结合在一起的典型案例。

不过随着特色旅游小镇概念的兴起,跟着影视作品取景地进行“圣地巡礼”开发的做法,亦得到了相应的进化。

无论是位于宁夏银川的镇北堡影视城,还是位于浙江东阳的横店影视城,以及华谊兄弟近些年来投资建设的冯小刚电影公社,这些与文娱行业息息相关的旅游项目的不断推出也正说明,中国的影视行业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地方影视取景,而是会积极地与旅游、地产等开发商合作,从文娱作品的内容创作阶段便与旅游业充分结合到了一起。

中国动画与旅游业结合存在的问题

之所以影视行业能够如此快速、有效地与旅游业相结合,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影视行业所覆盖到的人群比较大,加之这些作品基本上都是采取实地取景拍摄的关系,所以这类影视作品往往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完成地方旅游景区的宣传推广工作——我在电影电视剧里拍出来是这个样子,观众老爷们实地看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不会加一丝丝的特技在里面。

然而由于内容创作方式的问题,即便是经过了实地取景,动画总是会或多或少地与三次元的现实存在一定差别。因此,动画与旅游业的结合,靠得更多的则是动画观众们对作品的认可。

在现阶段,中国动画与旅游业相结合的案例仍然比较少,目前只有《全职高手》《我是江小白》《一人之下》第二季、《大鱼海棠》,以及在今年暑期档即将上映的《昨日青空》等动画尝试过实地取景。在这些动画作品中,既有很容易实现实地取景的都市题材作品,也存在带有一定玄幻或者神话色彩的作品在其中,因此,内容题材并不是动画作品实现“圣地巡礼”的决定性因素。

相比起影视行业,中国动画与旅游业的结合,目前仍然还停留在尝试的初级阶段。当我们将其与日本动画或者是中国影视行业相比较时,就不难发现想要通过动画来带动旅游业,仍然存在2个尚待解决的问题:

1. 作品内容质量决定的转化率

无论是日本动画还是中国的影视行业,其实有很多作品都曾采用过实地取景的做法,但并不所有的取景点都能成为观众心中的“圣地”。对于许多观众来说,无论这部动画是大IP改编还是完全的原创,其实都不太重要,其故事内容到底能不能打动人心,让观众产生旅行的欲望才是最主要的。

比如说《一人之下》第二季,动画中对道教文化的细致描写,才是让观众动身前往江西龙虎山风景区的主要驱动力,而《全职高手》凭借作品本身的高人气和优秀的画面表现,让不少粉丝仅凭一部预告PV就在杭州西湖进行圣地巡礼。

然而《大鱼海棠》却是这方面的反例。在上映之后,围绕这部动画电影所展开的话题,从最初的“十二年情怀”“中国风”逐渐变成了“三观到底正不正”的讨论,其豆瓣评分也从最初的8分一路下滑到了如今的6.6分。

很难想象,在这样的舆论风向下,还有多少人会关注到在这部动画电影中出现的福建客家土楼建筑,更别说掏钱买张车票前去“朝圣”了。

2. 产业成熟度的局限

之所以现在采用实地取景的动画作品很少,主要原因还是很多动画公司的变现方式仍然还局限于影视、游戏等线上环节,压根就没往旅游这方面想。很多内容创作者哪怕是采用了实地取景的方式,可能也都纯粹是从艺术创作的考虑出发,缺乏明确的商业目的。

而动画作品与旅游业直接挂钩,关键还是在于线上线下同期发力,即动画作品的商业路径需要向用户端倾斜,相关旅游部门也需要对动画项目进行支持。

比如《重神机潘多拉》这部中日合作的四月新番动画,其制作委员会就与重庆市旅游局保持着较为深度的合作,所以即便是其动画的质量表现和口碑可以说是不尽人意,但它获得的宣传推广资源,其实都要比同样在重庆取景的《我是江小白》要多得多。

由此看来,中国动画想要真正出现如同日本那样的“圣地巡礼”,显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无论是作品本身质量内容的提高,还是产业发展的成熟度,没有数年时间的积累和完善,恐怕还是难以做到的,更别说像影视行业那样为了拍片子直接建一个旅游景区这样大手笔的“土豪级”操作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ACGx,责编:王满华。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从《恋与制作人》到《旅行青蛙》,爆红游戏的赚钱之道是什么?

初心资本田江川:找比我看得更远的人,投资他,信任他

电影造城运动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