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国会听证会:参议员先生的幼儿园说教方式

摘要:隐私安全,这不仅仅是法律层面问题,更是道德问题。这是参议员先生用幼儿园的说教方式苦口婆心的给扎克伯格上课。

美国当地时间4月10日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就用户数据泄密举行国会第一次听证会。而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互联网媒体关注着今日头条及其旗下内涵段子被查处、滴滴外卖搅动的无锡外卖市场风波被约谈。一边为个人隐私数据泄露和市场公平等法律问题而担忧,另一边是因为受市场欢迎的“低俗”手段被政府打击而遗憾。对于中美两国而言,各自有不同的政治文化背景,也有不同的互联网发展路径,无所谓谁好谁坏。希望透过这次听证会的实况窥探一下中美两国在互联网认知方面的差异。

中国互联网给美国人的印象

作为全球两大互联网大国,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双方的发展速度应该是相当的,甚至因为人口基数优势,在某些指标方面来说,中国的互联网更优于美国。在此次美国听证会上来自阿拉斯加共和党参议员抛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而扎尔伯格与其对答更为微妙:

参议员问:Facebook从大学宿舍一路走到现在的全球巨头,这个梦只会在美国实现。你在中国不可能做到吧?

扎克伯格:额,中国也有强大的互联网巨头。

参议员:你只需要回答“是”就可以了!

全场哄笑。

浩子解读:

1、中国有强大的互联网巨头,中国互联网规模不比美国差。

2、Facebook模式在中国不可能做好,因为在中国必须受到严格的监管。

3、中国的确也有从大学宿舍起来的公司,但还没成为巨头就被巨头给收购或模仿扼杀了。

互联网垄断

互联网的垄断问题一直是全球互联网难题,无论中美都遭遇此类法律问题。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其实没有明确的市场边界,只有用户与数据。当用户量和数据越大,这个互联网公司的市场边界就越加模糊。一家互联网公司在资本的助力下取得某一市场的垄断地位在所难免,关键要看这个公司在该市场通过互联网技术及商业手段所构建的壁垒是否牢固。但中美互联网用户对待互联网企业的垄断问题,却有着微妙的差异。

参议员:你们最大对手是谁?

扎克伯格:有很多。主要有三类我会关注

参议员:谁最大?

扎克伯格:一种是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我们与他们在多领域重合

参议员不满:他们跟你们提供一样的服务吗?

扎克伯格:不同的方式,许多不同的部分。

参议员:如果买辆福特不喜欢,我可以买雪佛兰。但我不爽Facebook,我可以选什么?!

扎克伯格:我刚要谈的第二个类别,

参议员:我没有要谈类别,我在说真正的竞争者........私人企业中除了Facebook,是否还有其他选择?

扎克伯格:美国人联系朋友,平均使用8种App来跟朋友交流,与他人保持联系。从短信APP到邮件,

参议员:跟你提供的服务一样?

扎克伯格:我们提供许多种类不同的服务。

参议员:推特跟你提供的服务一样吗?

扎克伯格:跟我们部分服务重合。

参议员:你不认为你们已经垄断了吗?

扎克伯格:对于我来说,没这个感觉。

浩子解读:

1、作为一个真正创新型的互联网公司,由于其核心优势是用户和数据,利用这一资源可以向任一市场拓展,所以扎克伯格的确很难说清楚FB的市场边界,自然很难确定主要竞争对手。

2、社交只是FB满足用户需求的功能,并非直接盈利手段,甚至在社交的运营上是亏本的。但基于社交积累的数据成为精准营销的基础,构筑了强大的技术壁垒无人竞争。因为精准,所以有泄露用户隐私的嫌疑。

3、反观国内互联网企业,在尚未建立强大数据支撑的情况下,通过烧钱取得垄断地位后就迫不及待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干预市场。最后资本退去,所谓的壁垒也就是纸糊的,不堪一击。近日美团与滴滴的互怼可见一斑。

4、美国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企业家,对于垄断的态度非常敏感。无论企业是否有滥用市场地位行为,一旦套上垄断企业头衔,就犹如戴上紧箍咒一样束手束脚,唯恐避之不及。所以参议员穷追猛打,扎克伯格打死不承认。而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能够取得垄断地位却是其追求的重要目标,而烧钱就是达到这个目标的重要手段。对于中国普通用户们来说,企业是否垄断无能为力,但烧钱补贴那是直接获益,乐见其成。

关于用户隐私

最后来聊聊这次听证会最为重要的隐私问题。之所以放到最后来聊,是因为隐私概念对于中美两国用户来说有天壤之别。对于美国人来说,隐私权是他们人权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不容任何理由与形式的侵犯。而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隐私概念可有可无。在我国现有的法律体系里,隐私权也并没有得到特别明确的阐述与保护。

首先我们来看看参议员先生是如何就Facebook的用户协议对扎克伯格发难的。

参议员:我们先来说用户协议。我尽量温和的说,你的用户协议很糟糕,你的用户协议的目的是替Facebook打掩护,而不是告诉他们权利,我建议你回家去重写一份。现在,我作为Facebook用户,你愿意多给我一些控制自己数据的权限吗?

扎克伯格:参议员,您作为Facebook的用户,我相信您应该对自己的数据有全部的控制权。

参议员:你愿意做出改变,让我有更多的删除数据的权利么?

扎克伯格:你现在已经可以删除任何现存数据。

参议员:你愿意更进一步努力扩展这方面吗?

扎克伯格:我认为我们已经实现了您说的功能,但是我们会持续努力,让这些控制更加方便。

浩子解读:

1、现在全球互联网产品中的用户协议几乎都是不准备让用户看明白的,我们可以理解为“行规”,但美国的参议员先生对此“格式合同”却开始炮轰了。

2、既然是协议,就必须公平。不管你的技术是否有难度或无法实现,但必须以公平和安全为目的。作为公众公司,这不仅仅是甲乙双方的事情,而是法律层面国家的事。

参议员:你愿意分享下昨天住的酒店名字吗?

扎克伯格:呃,不。

参议员:如果你这周给别人发过信息,你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你发信息人的名单?

扎克伯格:不,我不会选择在公开场合公布这些信息。

参议员:我认为,就是这个意思(意思是Facebook也同样不能把用户信息泄露出去)。

浩子点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隐私安全,这不仅仅是法律层面问题,更是道德问题。这是参议员先生用幼儿园的说教方式苦口婆心的给扎克伯格上课。

由此难免让人想起前不久,我们的人大代表李彦宏说的大实话:“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当然我们也要遵循一些原则,如果这个数据能让用户受益,他们又愿意给我们用,我们就会去使用它的。我想这就是我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的基本标准。”

好了,就写这么多吧。浩子无所谓立场和态度,只是希望将中美互联网的一些认识差异拿出来说说而已。

文 | 浩子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浩子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扎克伯格参加美国会听证,这些是最奇怪、也最重要的发言

全球互联网道歉日

互联网巨头Facebook道歉的背后,隐私与商业利益孰轻孰重?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