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的3个“命门”

摘要:虽然宁德时代受到资本热捧,但其盈利能力能否维持尚存疑问。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IPO火速过会,距A股只有一步之遥,接下来就要择日敲钟了。

如果没有上市计划,宁德时代可能还只是锂电池这个垂直领域里的黑马角色,默默耕耘,孵化着“锂电安全做到世界第一”的梦想。

而今,宁德时代的影响力已经超出锂电圈子,这只披着金甲圣衣的独角兽光彩照人。

作为一家锂电企业,宁德时代有些不可思议:对下游车企客户挑三拣四,惹得同行羡慕嫉妒恨;创立仅7年,便一跃成为全球锂电出货量老大;它24天火速过会,刷新IPO过会纪录......宁德时代似乎是不可复制的神话。

发展初期,有宝马汽车做品牌背书,宁德时代赢得一众车企的青睐,并吸纳一线车企入股,进行利益绑定。而面对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电池技术要求日高、竞争对手发起猛攻等现实问题,宁德时代的高毛利还能维持多久?其可观的盈利能力可持续吗?

分析人士认为,宁德时代的盈利能力是存在一定隐忧的,而这就是处于资本狂欢派对中的宁德时代所不为人注意的B面。

政策收紧 动力电池行业进入微利时代

在几代汽车人艰苦卓绝的努力下,我国燃油汽车的发展仍然未能赶上西方的步伐,“换道先行”发展新能源汽车则提供了打响“翻身仗”的契机。

在这场追赶中,国家对符合要求的新能源汽车给予可观补贴,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政策驱动下走在了世界前列。

然而,补贴退坡直至完全取消是大势所趋,在呵护中成长的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企业,受益于补贴的同时,也受累于补贴。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成本占整车的30%~50%,补贴退坡意味着动力电池企业要承担相应的降价压力。

很多人应该都有印象,2017年11月15日,受“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40%”传闻的影响,A股锂电池板块遭受跌幅逾3%的重挫,2017年大热的概念股盐湖股份(主要从事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盐湖提锂是其重要业务)、先导智能(锂电设备企业)等锂电相关板块纷纷跌停。

前几年,数千亿元的资金潮水般涌入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领域。2018年2月13日,《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出台,更加细分的补贴标准与传闻大体一致,投资者逐渐恢复理性并冷静下来。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表示,补贴退坡和新补贴政策的发布,击碎了政策的温床,动力电池产业进入市场转型期,行业竞争的残酷态势开始显露。

“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的不断攀升,提高了产品入市门槛,加速了对落后企业的淘汰”,刘彦龙直言,“降价压力逐级向上游传导,动力电池逐渐从暴利产业转变为微利行业。”

宁德时代也未能摆脱行业的发展规律。由于受到动力电池产能快速提升和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影响,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售价大幅下调,由2015年的2.28元/Wh降至2017年的1.41元/Wh,累计降幅达38.26%。

宁德时代将其持有的普莱德23%股权转让给东方精工。受此影响,它在更能客观、公允反映企业经营状况的扣非后净利润方面表现并不乐观。数据显示,宁德时代的扣非后净利润从2016年的29.6亿元跌至2017年的24.7亿元,有些不可思议。随着补贴的退坡,能否保持当前的盈利能力对宁德时代是一个考验。

在下游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的带动下,上游电池所使用的钴等原材料价格疯涨。一边是客户对电池降价进行施压,一边是上游供应商疯狂涨价,电池企业的处境自可体会。

原材料涨价 动力电池企业难除心病

目前,新能源乘用车电池的主流技术路线为三元电池,(三元也是宁德时代的主要技术路线)即以镍钴锰酸锂或镍钴铝酸锂为正极材料的锂电池,其前驱体材料以镍、钴、锰或镍、钴、铝为原料,钴作为稳定剂在其中不可或缺。

业内人士认为,就原材料来看,钴其实比原油要稀缺得多,中国本身也缺乏这种资源,因此,新能源汽车发展起来后,动力电池无法摆脱对国外的资源依赖,而且可能依赖会更多。此外,地球上锂资源并不稀缺,稀缺的是把锂资源应用于锂电池的能力。正因如此,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大潮中,看似离得有些远的电池原材料企业着实火了一把,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华友钴业、洛阳钼业等,因下游新能源产业的拉动而体量大增。

最近几年,钴原料的供应持续吃紧,妖“钴”频现。据相关机构统计,2015年底以来,国内金属钴价格整体呈现震荡上行走势,涨幅已超过230%。截至2018年2月底,钴平均价已达58.78万元/吨,价格突破近10年高点。

钴价暴涨的背后是我国钴资源紧缺的现实。2017年,我国钴需求占到全球约45%。2018年的需求将达12.76万吨。悬殊的供需缺口使我国90%以上的钴依赖进口,其中84%进口自刚果(金)。产能高度集中导致全球钴资源基本被刚果(金)垄断。

2018年3 月9 日,刚果(金)正式签署新矿业法,其中针对大矿山钴的矿业税税率从2%上升至3.5%,同时增加了征收50%暴利税(Super Tax)的条款。受此影响,钴价上涨较多,据了解,当前国内99.8%的钴金属价格已经达到64 万元/吨。

分析人士认为,考虑到我国新能源汽车高速增长对需求的拉动,以及刚果(金)钴新增项目持续低于预期,中期来看,需求增速仍将高于供给增速,钴市场有望维持高景气。

为了解决原材料成本高昂的问题,宁德时代与上游企业签署长期供应协议,以确保原材料的稳定供应。比如,2017年7月,宁德时代与海外矿业巨头Glencore签署了2万吨钴的供货协议。为布局上游锂资源,宁德时代孙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Canada Limited拟出资2.45亿元对北美锂业进行增资。

然而,随着下游需求的大幅增长,上游企业为实现利益最大化,更倾向于签订短期供货协议。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在与上下游企业谈合作事宜,与下游相比,上游原材料领域更难搞定。

从一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迹象。2015-2017年,宁德时代的主要产品动力电池系统,其毛利率分别为41.40%、44.84%和35.25%,可见2017年动力电池系统的毛利率明显下降,电池的降成本压力依然不小。

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宁德时代锂电出货量全球居首,这并不意味着它对竞争对手实现了电池技术研发、生产工艺等领域的全面超越。反之,比亚迪、松下、LG等锂电巨头已对宁德时代发起了猛烈围攻。

况且,在动力电池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宁德时代很难独善其身。

竞争白热化 宁德时代市场份额或被蚕食

贪婪是资本的本性,大量资本涌入电池行业,市场对电池的需求赶不上资本的推波助澜,电池产能严重过剩。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为36.27Gwh,与2016年相比增幅约为20%,动力电池装机量与2017年年初业内所预估的50~60GWh相去甚远。

而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在2017年均接近80万辆,与2016年相比增幅达50%。很显然,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增速赶不上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的增速,原因很大一部分在于新能源汽车产销结构发生了改变,乘用车和专用车的占比迅速上升。

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动力电池产能已经严重过剩。据刘彦龙介绍,2017年,我国整个动力电池行业的产能已超过200GWh,而动力电池装机量预计到2020年才有可能达到100GWh。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863检测中心主任王子冬难掩悲观:“未来三年恐怕也会是这个样子(指产能严重过剩局面),现在动力电池200GWh的产能,我很担心,未来都卖给谁去?”

刘彦龙坦言,虽然目前动力电池整体产能很高,但很难满足国家政策调整后对产品的要求。刘彦龙对动力电池产线的迭代升级充满感慨,他认为,企业建设的均为当下最先进的产线,但设备迭代速度加快,因产能过剩而闲置的装备,几年后就会被淘汰。

从凡事必有两面性,赢得资本欢心的宁德时代也无力拒绝资本的贪婪,在资本的助推之下,产能已远超实际的扩产需求。

据媒体报道,宁德时代江苏溧阳基地其一期项目并未按计划在2017年底前投产,二期建成后尚无生产计划,三期尚为一片荒地。从宁德时代招股书可以看到,2017年宁德时代锂离子电池产能17.09GWh,产量12.91GWh,产能利用率为75.54%。而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96.92%、92.37%,产能利用率连续两年下滑,下滑幅度达20%。

在国内,比亚迪是宁德时代最有力也是最具威胁性的竞争者,这个曾经的电池霸主,在出货规模上被宁德时代反超之后,一度有些落寞。

为了夺回电池龙头宝座,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发展战略上做出两项重要调整:一是调整电池技术路线。从2017年开始,比亚迪就在其乘用车业务上开始使用三元锂电池,2018年及以后生产的纯电动车型也都将使用三元锂电池。二是将动力电池业务分拆独立运营,向其他新能源车企供货。比亚迪封闭的全垂直发展战略使其失去大量整车客户,动力电池业务拆分之后,其乘用车市场上潜在客户将是原来的数倍。

比亚迪锂电事业部副总经理沈晞表示,动力电池业务将在2018年底或2019年初拆分完毕,预计五年内上市。可以预见,比亚迪的动力电池拆分举措将对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造成不小冲击。

近几年,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和推荐目录对外资电池企业的某种“约束”,降低了松下、三星、LG等日韩电池巨头对国内市场的冲击,从而在某种程度上给宁德时代这类企业提供了良好的成长环境。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电动汽车研究室主任陈全世认为,在技术研发上宁德时代已经不弱于日韩企业,但在工艺的精密程度和生产一致性上与日韩电池企业仍有差距。2020年之后补贴将会取消,届时日韩电池巨头将会发起新一轮市场争夺战,宁德时代还能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吗?

此外,2017年国家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联合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规定,国家将放开动力电池合资企业股比限制,用市场来磨砺、淘汰落后电池企业。宁德时代并非落后企业,但松下、LG也非等闲之辈,宁德时代不能过于乐观。

综合考量补贴政策变动、电池生产成本以及市场竞争的变数等各项因素,宁德时代目前的盈利能力恐难以维持。加入宁德时代这场狂欢的资本,其本质依然是逐利的,在投资对象盈利能力下降时,资本会用脚投票。

对于宁德时代,有投资者看重其发展的迅猛势头,对其趋之若鹜;也有投资者看透了产业发展的根本规律,对其敬而远之。

猎云网了解到,不少创投机构在接触宁德时代之后最终选择了放弃,主要原因是对取消补贴之后,宁德时代能否竞争过三星、LG、松下的不确定性表示担忧。也有投资者认为,目前投资宁德时代为时已晚,因为在高昂的估值下,很难有更上一层的空间,无法获得较高的回报率。

来源:猎云网

作者:周效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周效敬,责编:王满华。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能源汽车大热、动力电池需求激增,宁德时代趁势崛起

新能源汽车:政策造出的万亿帝国

福特新能源车计划:2022年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投入50亿美元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