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参加美国会听证,这些是最奇怪、也最重要的发言

摘要:扎克伯格虽然不是一个具有超凡魅力的公众演讲者,但他几乎已经做到了滴水不漏,尽管还是有一些言语上的小失误。

编者按:Facebook 公司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今日前往国会进行了作证,这场听证会的时间长达5个小时,听证会的主题就是近期爆发的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隐私丑闻。《大西洋月刊》刊文,原题为“The 13 Strangest Moments From the Zuckerberg Hearing”,文章选取并记录了听证会上13个最奇怪、最重要的对话时刻。文章由36氪编译。

美国时间周二下午2点30分左右,马克扎克伯格坐在一张铺着垫子的椅子上,在国会听证会上首次公开露面,面对44名美国参议员的质询。这个场景看上去很奇怪,但其实,这只是后面一系列更加奇怪事情的开始。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马克扎克伯格与参议院司法和商业委员会成员之间进行对话。这些对话涉及广泛,但有时因果关系不通,有些言辞让人意想不到,论点也不够明确。

扎克伯格虽然不是一个具有超凡魅力的公众演讲者,但他几乎已经做到了滴水不漏,尽管还是有一些言语上的小失误。我们从证词中选出最奇怪、最令人惊讶和最重要的时刻如下:

1. 一位参议院老头向Facebook CEO介绍Facebook是干啥的

Chuck Grassley:Facebook由扎克伯格先生于2004年创建,在过去的14年里爆炸式增长。Facebook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20亿的月活跃用户,超过25,000名员工,在美国13个城市和其他各个国家都有办事处...... [Facebook和其他]公司提供的技术服务,为别人收集客户个人信息提供了无限的机会。我们获得越多免费或极低成本的服务,美国消费者就会泄露更多的个人数据。基于数据收集的进一步增长和创新的潜力是无限的。但滥用的可能性也很大。 

2. Bill Nelson称,感到扎克伯格很“真诚”

Bill Nelson: “我认为你是真诚的。我在与你交谈时有这种感觉。你想做正确的事情。你想实行改革。我们想知道你计划的改革是否能够让我们满意。我希望今天能得到答案。”

3. 马克扎克伯格说:社区最优先,广告往后站

扎克伯格: “我的首要任务一直是连接人们、建设社区,让世界更加紧密的社会使命。只要我运营Facebook,就永远不会优先考虑广告商和开发者。”

4. 到底审计了多少次?

Chuck Grassley:您是否曾经要求审计人员确保删除不正确传输的数据?如果是这样,多少次?

Chuck Grassley:主席先生,是的,我们有。至于次数,我没有确切的数字...如果你对此感兴趣,我可以确保我们的团队跟进你的调查。

Chuck Grassley:我是不是可以这样假设:你今天坐在这里,暂时不知道具体数字;不过你能够在未来提供给我们具体数字,对吗?

扎克伯格:主席先生,我会让我的团队跟进你的信息。

Chuck Grassley:好吧,但是现在你无法确定是否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对吧?

扎克伯格:(眨眼。)

Chuck Grassley:好吧。

5. Bill Nelson喜欢巧克力

Bill Nelson:昨天我们聊天时,我给出了一个相对无害的例子,我在Facebook上与我的朋友交流,并表示我喜欢某种巧克力。突然之间,我开始收到巧克力的广告。如果我不想收到这些商业广告怎么办?

6. Facebook投放广告

Orrin Hatch:现在,扎克伯格先生,我记得你在2010年首次访问国会山时......当时你说过Facebook总是免费的。这仍然是你的目标吗?

扎克伯格:参议员,是的。总是会有免费的Facebook版本......我们致力于做到这一点。

Orrin Hatch:那么,如果是这样,那么您如何维持一个用户不会为您的服务付费的商业模式?

扎克伯格:(眨眼)参议员,我们投放广告。(傻笑)

7. Facebook 没有直接竞争对手,但它“不觉得”自己处于垄断

Lindsey Graham:谁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

扎克伯格:参议员,我们有很多竞争对手。

Lindsey Graham:谁是最大的?... 让我这样说吧。如果我买了一辆福特,而且效果不好,我不喜欢它,我可以买一辆雪佛兰。如果我对Facebook感到不满,那么我可以注册的同等产品是什么?...在私营部门有没有Facebook的替代品?

扎克伯格:有的,参议员。普通美国人使用八种不同的应用程序与他们的朋友进行交流,并与人们保持联系,从发短信应用程序到发送电子邮件——

Lindsey Graham:你们提供的是这样的服务吗?

扎克伯格:呃,我们提供许多不同的服务。

Lindsey Graham:Twitter与你们所做的一样吗?

扎克伯格:它与我们所做的一部分重叠。

Lindsey Graham:你不认为你们有垄断嫌疑?

扎克伯格:对我来说,当然不是这样。

8. Roy Blunt 假公济私,想帮儿子在 Instagram上红一把

Roy Blunt:“我儿子查理,13岁,特别爱玩Instagram。他给我了一个任务,就是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要向你提起他的名字。”

9. Facebook对其内容负责...

John Cornyn:早在过去我们就被告知,像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这样的平台是中性平台,拥有并运营这些平台的人们......对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您现在同意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不是中性平台,需要对内容承担一定责任吗?

扎克伯格:我同意,我们对内容负责。

10. ...但它仍然不是媒体公司

Dan Sullivan:你提到你是一家科技公司,一个平台,但有人说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媒体或出版商。

马克扎克伯格:我同意我们对内容负责,但我们不提供内容。当人们问我们我们是媒体公司还是出版商时,我认为他们真正想问的是:我们是否对我们平台上的内容有责任?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但我认为这不符合我们的核心,我们的核心仍然是一家科技公司。

11. Chick-fil-A 争议

Ted Cruz:扎克伯格先生,我会说,我认为有很多美国人深感担心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正在陷入普遍存在的偏见和政治审查模式。Facebook上有很多例子。2016年5月,Gizmodo 报道称,Facebook有目的性和常规性地抑制了当下新闻的保守报道......除此之外,Facebook关闭了Chick-fil-a Appreciation Day页......并且最近,在确定其内容和品牌对社区“不安全”之后,封禁了特朗普的支持者Diamond和Silk的账号,而他们在Facebook上有120万粉丝......在你的证词中,你说你有15,000到20,000人从事安全和内容审查......扎克伯格先生,你觉得评估用户是你的责任吗?无论他们是好的用户,亦或是那些被认为不可接受或可悲的人?

12. 当你录制视频的时候,Facebook正在倾听

Gary Peters:我听到有人担心,Facebook正在从他们的移动设备挖掘音频,以达到广告定位的目的......Facebook是否使用从移动设备获得的音频来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是还是不是?

扎克伯格:不是。

Gary Peters:好。The- 

扎克伯格:那么,参议员,让我明确说说这一点。你正在谈论一种阴谋论,这种阴谋论说,家里的孩子们来回走动,而我们则通过麦克风去窃听正在发生什么,并使用这些信息。我们不这样做。具体而言,我们确实允许人们在他们的设备上拍摄视频并分享这些视频。当然,视频也有,音频也有。因此,我们确实在拍摄视频时记录该视频,并通过确保用户的视频具有音频来更好地使用该服务。这很清楚。我想确保我说清楚了这件事。

13. John Kennedy吐露心声

John Kennedy:以下我要说的,是今天每个人都想告诉你的。我尽量温和地来说。你的用户协议很糟糕。我智商并不高,如果我能明白这一点,你肯定也可以明白这一点。你们用户协议的目的是掩盖Facebook的行为,而不是要告知用户他们的权利。你知道,我也知道。我会告诉你,你不妨回家重写。告诉你那1200美元一小时的律师——没有不尊重,他们很好——告诉他们你想用英文写而不是斯瓦希里语。美国大众需要能够理解它的内容。那将是一个开始。作为一名Facebook用户,你是否愿意让我更好地控制自己的个人数据?

扎克伯格的听证会持续到美国时间周二晚上。这篇文章可能会更新。

原文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8/04/the-strangest-moments-from-the-zuckerberg-testimony/557672/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来源:36氪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36氪,责编:马红伟。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数据泄露丑闻”后扎克伯格首次接受专访,洗白乏力但怼了库克

扎克伯格的另一面:患有红绿色盲 被恐吓仍坚持跑步

股东团体要求扎克伯格辞去Facebook所有职务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