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1550亿美元的估值是怎么来的?

摘要:近日,巴克莱银行经实地考察并重新进行业务分析和估值计算后,决定对蚂蚁金服的估值由1060亿美元上调至1550亿美元,上调幅度达46.23%。这个估值是怎么来的?

巴克莱称,上调估值的原因是:过去一年蚂蚁线下支付增长迅速;受益于多样化的支付场景和其他金融服务的渗透,蚂蚁金服收入来源更加丰富,单用户平均收入提升。

近日,全天候科技获得的一份报告显示,巴克莱银行经实地考察并重新进行业务分析和估值计算后,决定对蚂蚁金服的估值由1060亿美元上调至1550亿美元,上调幅度达46.23%。

巴克莱表示,其上调估值的主要原因具体来自两个方面:

首先,蚂蚁在过去一年线下支付增长迅速;

其次,受益于多样化的支付场景和其他金融服务的渗透,蚂蚁金服的收入来源更加丰富;同时,消费者使用更多类别的金融服务,一体化金融服务的渗透促进ARPU提升。

此外,巴克莱认为,全球化会推动长期增长,蚂蚁金服也将不断寻求发展机会,未来估值依然有上调空间,并看好其后续发展潜力。

1550亿美元估值怎么来?

巴克莱的报告从以下几个方面给出了具体分析。

线下支付:作为蚂蚁金服的收入增长引擎,支付宝的运营状况则成为了衡量蚂蚁金服的估值一个重要指标。巴克莱报告显示,2017年Q3支付宝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为53.7%,较2016年同期的50.4%上升了3.3个百分点。与此同时,腾讯2017年Q3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的份额占比为39.4%,较2016年同期的38.1%仅上升了1.3个百分点。

巴克莱预计,2017年下半年,蚂蚁金服还将保持这样的增长势头,这一预判主要受用户流量趋势影响。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的手机线下支付渗透率(占手机用户总数的百分比)达到65.5%,较2016年的50.3%上升15个百分点。同时2017年中国手机线上支付普及率为70.7%,达到5.27亿,这意味着在中国,线下支付用户是所有手机支付用户的子集。这也是支付宝全力推进线下支付,扩大线下消费场景的重要原因。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17日,支付宝的活跃用户数已达5.3亿人次,同比增长33%,而11月17日统计时同比增长仍为7.5%。

消费者场景的不断渗透推动ARPU(单用户平均收入)增长: 过去,消费者使用更多类别的金融服务,一体化金融服务的渗透促使ARPU提升。巴克莱预计,ARPU未来依然会保持向上态势;2019年蚂蚁金服用户总量将超7亿。

营业利润率:支付宝扮演着用户入口的角色。所以,蚂蚁金服可以接受在这项业务上零利润。另一方面,蚂蚁金服的金融服务采用的是类似淘宝/天猫的平台模式(收费方式是向金融机构收取技术服务费),这种模式在成熟阶段的营业利润率可达60%-70%。

多元的TPV(年度交易额)增长:蚂蚁金服的支付业务服务涵盖13种不同的消费场景,包括网上购物,零售店,游戏,日常缴费,餐饮,汇款,公益,信贷,金融服务,充值,校园服务,交通和医疗服务。据介绍,在根深蒂固的电商支付领域之外,有着2亿用户会使用支付宝的公共交通、社保和民政管理服务。蚂蚁金服的财富管理和贷款服务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了TPV的增长。

所以,巴克莱认为,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对蚂蚁金服整体TPV的贡献在过去几年中呈下降趋势。如果抛除没有商业价值的交易——比如P2P业务,巴克莱估计支付宝在2014年的商业价值总计为8.7万亿美元,而腾讯的则为4.1万亿美元。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与阿里巴巴的相关业务对TPV的贡献占比低于10%,这与巴克莱预计的2017年的7%的数据吻合。

全球扩张带动长期增长: 除了国内市场的快速增长之外,蚂蚁也正在关注全球化扩张的机会,通过投资和与当地合作伙伴的合作扩大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

2017年5月,支付宝宣布了与First Data的合作,让美国的400万个商户销售点(POS)支持支付宝,这样的支持力度在当地Apple Pay等量齐观。支付宝还与日本第二大便利连锁店罗森合作,以便让日本的1.3万家罗森商店支持支付宝。支付宝现在也可以在日本的国际机场以及大型零售商,如Takashimaya百货商店和Bic Camera购物中心。蚂蚁金服还投资了一些海外企业,比如印度版支付宝Paytm。

据透露,蚂蚁金服会向当地的公司输出行业经验,进行技术扶贫,帮助这些公司增强技术实力。在这种关系下,被投资公司可以使用并链接到蚂蚁金服的系统,从蚂蚁的强力技术中受益。受以下目标的驱动:

让消费者能购买全球商品;使商家进行全球范围内的销售;使用户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无缝支付。蚂蚁金服的投资目标也许并不限于支付或与金融服务相关的公司,而是包括能与蚂蚁金服本身协同、可以增强本地用户和商家联系的任何类型的服务。

财务预期与估值:基于上述用户和ARPU预测,巴克莱预测蚂蚁金服2017财年的总收入为89亿美元,到2021年将增至335亿美元,4年复合增长率为39%。基于44%的常规息税前利润率,巴克莱得出2021年146亿美元的息税前利润。假设有效税率为20%,根据模型计算得出2021年117亿美元的息前税后经营利润。

巴克莱得出蚂蚁金服1550亿美元估值,是基于28倍的EV/PLAT和2019年55亿美元的预期息前税后经营利润,这与腾讯目前的2019财年预计的28倍市盈率倍相当。

另外,考虑到息前税后经营利润45%复合年增长率(2019-2021),巴克莱认为蚂蚁金服目前的价值是被低估的,他们只有0.6倍的PEG(市盈增长比率)。

蚂蚁金服IPO“箭在弦上”? 

关于蚂蚁金服的估值,此前已经有多个版本。

今年3月23日,科技部火炬中心、中关村管委会、长城战略咨询、中关村银行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蚂蚁金服以750亿美元估值排名第一。

而在今年2月,路透社消息称,蚂蚁金服计划通过发行新股最多筹资50亿美元,估值可能超过1000亿美元。如果消息属实,蚂蚁金服还将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

另外,蚂蚁金服IPO也一直是外界高度关注的话题。

2月1日晚间,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宣布,根据2014年双方签署的战略协议,并经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33%的股权。阿里的这一动作也被外界看作是蚂蚁金服启动IPO的信号。

随后,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称,蚂蚁金服可能会寻求两地上市,一个上市地在纽约或香港 ,另一个在上海。针对此消息,全天候科技向蚂蚁金服求证,对方拒绝置评。

蚂蚁金服官方对于上市时间表和上市地点一直三缄其口。

在今年2月初的阿里巴巴财报会议上,阿里巴巴集团CFO武卫就表示:蚂蚁金服还没有讨论过上市的计划,所以不知道未来会是在香港,亚洲(还是在其他地方)上市。

在一月初的香港浙商联合会成立仪式上,马云曾说:“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香港这个市场,而且希望参与香港金融市场打造,把她真正打造成为世界继纽约后第二大金融中心。”

不过,全天候科技获悉,在IPO之前,蚂蚁金服不排除再进行私募融资融资,但这一消息目前尚未得到官方确认。

蚂蚁金服“换帅”为IPO做准备?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进行了“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

4月9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向员工发出一封内部信宣布,彭蕾将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将兼任董事长一职。马云在内部信中称:

这是蚂蚁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不仅仅是为了传承,更重要的是蜕变。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这是人材队伍上最大的成功。

从履历看,井贤栋于2007年初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在2007年至2009年期间先后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的资深总监、副总裁,主要管理财务和运营工作。2014年10月出任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2015年6月起开始担任蚂蚁金服总裁。在井贤栋执掌蚂蚁金服3年的时间里,蚂蚁金服确立了科技、责任、全球化3大战略,完成了B轮融资,对前沿技术的布局和储备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投入。

有分析人士认为:“井贤栋是一个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他财务的背景更符合市场要求。”因此,井贤栋此次上任也被看做是在为蚂蚁金服上市铺路。

来源:全天候科技

作者:张超、李墨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张超、李墨天,责编:王满华。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