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直播:出发点不是色情,却成为了色情的温床

摘要:这边厢快手、今日头条刚被约谈,那边厢语音直播尤其是ASMR却仍在情色的边缘试探。

48d5c390-1d8d-3a24-1c5f-d67653fdec43

这边厢快手、今日头条刚被约谈,那边厢语音直播尤其是ASMR却仍在情色的边缘试探。“男朋友打着助眠的旗号在移动电台上收听ASMR,说实话,我都不好意思戳破他”,一位网友忍不住吐槽。

ASMR?也许你还不太了解,但一提及它的中文译名——“颅内高潮”,想必已经引发了你无限的联想。在移动电台APP的ASMR频道下,你很容易就能找到带着“搔耳按摩”、“舔耳哄睡”字样的语音直播间。与平常意义上的“聊骚”相比,ASMR的擦边球监管起来显然更加困难——主播很有可能在长达两小时的直播里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持续地发出黏黏腻腻的声音让各位听众自行体会。“你说我涉黄,怕不是你自己想歪了?”

是的,ASMR的本意是通过一些温和的声音引发人体舒缓的感受,从声音的角度来说,它可以是一切能让人感觉舒服的声音。在年轻人普遍感觉压力山大的今天,ASMR不啻于语音直播领域中的一支潜力股。

然而,尽管国内第一批“ASMR探路者”并不希望这个词与性扯上太多关系,但当它配上让人想入非非的中文译名来到国内,一切似乎都悄悄变了味。

出发点不是色情,却成为了色情的温床

94de812f-4fe1-8824-7eca-faa806d8811c

“ASMR完全是被某些网络主播玩坏的,正统的ASMR很多都是无人声的,完全和色情不沾边啊”,当这个本来有些小众的圈子走进了越来越多人的视野,同时也承受了外界更多的误解时,一些圈内的爱好者跳出来愤愤不平的感慨。

“性”似乎是一个永恒的博眼球的噱头,打着ASMR的旗号招摇过市的主播大有人在。语音直播中虽然没有视频直播的“颜值即正义”,但也成为了主播们天然的“遮羞布”。回归到ASMR本身,因为它的包容性实在是太大,所以想要在语音直播领域详细划分此类“精神按摩”与“色情”的边界,似乎也成为了伪命题。

语音直播目前主要有娱乐、知识付费和本文所关注的ASMR几种形式,但是仅有声音没有画面,让语音直播在泛娱乐上不敌视频直播,因此知识付费和通过ASMR吸引人气成为两个重要出口。而且,语音直播的门槛较之视频直播还要更低一些。没有姣好的容貌和多样的才艺?统统没关系。在网上搜索音频直播类主播的招聘广告,上边的要求基本上用一句“普通话良好”就可以概括。门槛不够,内容来凑。但值得注意的是,语音直播在注重垂直细分的特点、增强听众粘性的同时,也在构筑新兴主播成长的壁垒。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主播便选择了在旁门左道上下心思。

技术本身无罪

ASMR直播形式的兴起一定程度上是VR技术在音频领域应用的助推。毕竟“颅内高潮”很大程度上便是在强调现场感的带入。

今年1月,荔枝FM就发布了其平台上的ASMR黑科技。该项技术通过对普通声源的转化,摆脱音频硬件的束缚,全力为用户打造S-VR即声音虚拟现实的场景。现在,用听觉激发听众的想象力,引导用户进入一个放松状态的“陪伴类”语音直播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喜爱。

在ASMR创造的安静氛围里,用户的注意力相对集中,听觉感官被放大,同时以技术为支撑,与主播“共感”氛围的构建变得更加容易。而ASMR最初引入的原因正是能让人心情愉悦和放松,至于是否把它划入色情范围,引用一位知乎答主的比喻可以说很是贴切——“舞蹈本身并不色情,但脱衣舞……你说呢?”

或许语音直播正在走视频直播走过的老路

a7d9f67b-18ec-2d09-4737-d51c80d62142

回过头看一眼热度从未真正削减的视频直播,最初依靠着“全民化”的概念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场。此后资本催生出的盲目逐利的市场导向,使整个视频直播行业信马由缰般地一路狂奔。而缺乏监管留下的后遗症,似乎也让“重拳”的落下成为必然。对比今天的语音直播行业,情况似乎如出一辙。

去年以来,互联网音频市场的巨大潜力使得音频平台重获得资本的青睐。异军突起的语音直播正在成为音频巨头的新布局点,无论是喜获融资宣布转型的荔枝,还是更名之后再度启航的kilakila(原红豆fm),似乎都在宣告:2018年会是语音直播领域风起云涌的一年。

艾媒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语音直播用户预计突破1.5亿。虽然目前这个数字与视频直播用户相比,依然是小巫见大巫。但年均40%以上的高速增长,也让这个一直以来表现不温不火的行业变得受人瞩目。那么,如何才能服务好如此体量的用户群呢?从从前的“骚聊”到如今悄悄变味的ASMR,优质内容的产出和平台监管成为音频平台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联想到最近那一场有关“算法”的大讨论,炙手可热的快手与今日头条接连被“一纸公书”腰斩,相信会给正蓬勃发展的语音直播行业带来不少的思考。“算法的价值观便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便是人的缺陷”,快手CEO宿华在道歉信中如是说。

那么,语音直播的监管难题能由算法解决吗?希望这一次不是当问题都暴露出来,平台才能给出回应和整顿举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语音直播确实正在走视频直播走过的老路,但请别再次跌入相同的泥潭。再次回头看看被“玩坏”的ASMR——这个东西本身也没毛病,它变成什么样往往取决于它身后的人。

【结束语】

与视频直播不同,语音直播只能听到主播的声音。而撇开浮云看真相,在监管趋严之下,以打情色擦边球的“颅内高潮”为主的语音直播平台,或也到了正本清源的重要时刻。

作者:懂懂笔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懂懂笔记 的原创作品,责编:黄然暄。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质疑 | 语音直播是否真能让国内网红向“Creator”转变?

视频直播严控后,色情擦边球在语音直播行业沉渣泛起

视频直播日渐式微,语音直播能否趁势逆袭?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