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动画三战三北,王微的动画电影为何总是失利?

摘要:仅仅从技术和宣发的角度出发,追光动画其实早已具备与国内任何对手一战的能力。是自身技术积累尚且不足与动画野心过于庞大之前的冲突,才是三战三北最大的元凶。

玩家们的目光尚被《头号玩家》捕获之时,有些疲惫的王微却在清明档期又一次踏入名为“电影”的战场。4月5日,并不遥远的五天前,追光动画第三部原创动画电影《猫与桃花源》在清明档期首日登录院线。与追光第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相比,《猫与桃花源》的上映显得有些不温不火,尽管预告评价尚可,但最终结果却并不如人意。上映四天,票房收益1719万,而排片却从首日的4.7%一路滑落,至清末结束后的4月8日,已只有2.4%而已。

对于王微和他的追光动画,《猫与桃花源》的尝试已成为又一次的败北,而这份苦涩他早已品尝过两回。

2016年元旦,那时的王微携土豆网创始人的余威,得到了各大电影公司的看好,追光动画首部原创动画电影《小门神》首日排片达到了惊人的11.5%,票房入账1799.5万,比当时《大圣归来》首日的营收更高1000万。但很快,仅仅四天,《小门神》就遭遇与几个“大”字辈完全不同的命运,不但排片下滑如过山车,票房也最终停留在7800万。对比《小门神》超过一亿的制作成本,这笔账对初生的追光动画来说已算是伤筋动骨。

而这还不是命运最后一次痛击王微。第二部作品《阿唐奇遇》成本8500万,票房3000万,第三部《猫与桃花源》如今看来或许连《阿唐奇遇》的票房都难以触及。三战三北,这位土豆创始人的动画电影之路真可谓一言难尽。

从壮志满酬到三战三北

2013年,土豆网刚刚被优酷合并,王微怀揣着一亿美金的“退休钱”,离开了自己为之奋斗7年的视频事业。推测一下这位中年男子当时的心情,或许不舍里也带着解脱,解脱后还有些迷茫。

离开土豆后,用大半年时间周游世界的王微终于找到了新的重心。或许是因为一颗文人的心,让这位一边旅行一边为杂志写旅行专栏的中年人,迫不及待想将自己在旅途中写下的三个剧本搬上荧幕了。于是,刚刚旅行结束的王微紧接着便和合伙人于洲、袁野一起创办了一家动画公司“追光动画”,并亲自担任导演和编剧,时值2013年3月。

在当时的计算中,王微决定投入1000万美元,并在两年内完成自己第一部动画电影的上线,而此时的他期望的票房回报,是2亿5千万人民币。这个目标在《大圣归来》砍下近10亿票房后,其实并不过分。毕竟一部以华丽特效掩盖了剧情单薄的动画电影都能如此辉煌,没理由追光动画出品就会跌破谷底。

然后,故事就再也没有回头。

2014年底,成立仅一年的追光动画获得了500万元A轮融资,而在次年6月这个新生儿又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前途在这一刻,无限光明。最终,2016年,追光动画实现了两年推出一部动画电影的承诺,由王微编剧、执导的动画电影《小门神》含着金钥匙诞生了。

让我们细数一下当年这位天之骄子的后台。阿里影业是他的联合投资方与发行方,企鹅影业、百度糯米、格瓦拉联合出品,中影联合发行。这个阵容即使对比那些投资数亿的商业大片也毫不逊色了。中国动画电影史上数得上的投入,最佳的宣传,最充裕的发行,或许正应了“月满则亏”的老话,《小门神》最后还是辜负了期待,7800万的国内票房,成本也未能完全覆盖。

自然,在第二年王微与他的团队重整旗鼓时,从发行到出品,追光的第二部原创动画《阿唐奇遇》早已不复往昔优越的待遇。大地和金逸成为主要的发行方,在宣传上更是掉落第二车队。至于结局,仿佛恶性循环,票房已彻底乏力。

从高开低走的《小门神》,到今日连声音也小了很多的《猫与桃花源》,追光真的交够了学费。

失败背后,定位缺陷得背最大的锅?

早在《阿唐奇遇》失败的时候,自媒体已就这个问题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讨论,就像一节甘蔗被榨干了水分,早已失去了讨论的必要。

追光动画这一系列连续的失败,定位缺陷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早在2016年元旦《小门神》上映时,追光就在媒体的采访中提起过自身动画的定位是“合家欢”。彼时,从迪士尼到皮克斯的成功,都让“合家欢”成为动画电影最正确的康庄大道。

然而,追光却在“合家欢”上连跌了三次跟头,其中原因恐怕此“合家欢”终究并非彼“合家欢”。如果将好莱坞的“合家欢”做一个总结,大概是一个简单易懂的主题,80%的套路,还有20%的惊喜。在追光动画这里,我们能看见20%的惊喜,也有一个简单易懂的主题,但却剩下80%的混乱。

在《猫与桃花源》的首映典礼上,王微又一次自信的说“前两部对追光动画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第三部觉得自己的手艺活终于还可以了,不仅技术过硬了,在情感上也比以前更细腻饱满了。。”但结果显示,当时的自信满满在失败的结果下只能又成为追光身上另一道枷锁。

那么,是否定位缺陷真的就是追光最大的问题呢?

文创资讯以为,仅仅从技术和宣发的角度出发,追光动画其实早已具备与国内任何对手一战的能力。当你将这部新鲜出炉的《猫与桃花源》与近些年获得市场承认的几部动画电影横向比较,不管是成人向的《大护法》,还是低幼向的《熊出没》,从观看体验中就能真切地感受到追光动画已具备一定的技术优势。

而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三次失败,或许一个简单的“定位缺陷”并不足以成为追光动画失败的最大凶手。或者说,是自身技术积累尚且不足与动画野心过于庞大之前的冲突,才是三战三北最大的元凶。

纵观国产以“合家欢”为定位的动画电影,至今为止尚无胜绩,如果将这一结果单纯归于剧本的失利或者定位不准确,其实并不恰当。

在国内电影市场,如今已取得红利的可以粗略划分为两类。其一主打“情怀”路线,从《大圣归来》开始,到《大护法》结束,其票房成绩与其说是定位的胜利,不如说是小众的狂欢,由于电影市场总体的广阔,由此显示出较为强势的票房。其二则主走低幼路线,在最新《熊出没》大电影斩获五亿后,这一市场已充分体现出生命力,但归根结底,幼儿本身较弱的美学鉴赏力与大众较低的期待值,才是这类电影发展的保障。

与两类走“巧路”的动画电影相比,“合家欢”的定位早已被好莱坞将准绳订立在高处,无论从期待值还是美学要求,都远非其余动画电影可比。因此,与其说追光动画是定位不准,不如说是追光动画尚无力呈现满足观众需求的高质量的画面,尚缺乏能将剧情完整过度的技术。

因此,与其称追光动画是简单的“定位”失败者,“非战之罪”和“无限可能”才是我更愿意对它下的注脚。

作者 | 文创资讯记者 羊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黄叶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