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他爸从报纸上得知他在创业,如今27岁卖出1000万份牛肉粉

摘要:一切恐惧的来源都是未知。创业也是。

导读:

2014年,张天一从北大硕士毕业创立伏牛堂,立志用学霸的态度做牛肉粉。4年过去了,他已经卖出超过1000万份牛肉粉,伏牛堂也改名为霸蛮。在公司成立四周年之际,他写下了这篇文章,分享创业四年的感悟和人生理解。本文系霸蛮牛肉粉授权新消费内参分享发布!

2014年4月,将毕业的我和几个同学凑了10万元钱,开了家37平米的牛肉粉店,在那家店里,我卖出了第一碗牛肉粉。

2018年4月,是创业的第四年。粗算下,这四年我卖出了超过1000万份牛肉粉。

四周年之际,我想聊聊这1000万份牛肉粉带给我带来的一些感悟。这些想法,也代表了27岁的我对人生的一些理解:

不解决情绪,只解决问题

许多人以为,创业是一场创始人不断克服内心恐惧与煎熬的旅程。

要我说,那些过于关注自己内心的创业者,活不了几集。

因为创业者根本没有时间去解决情绪。更好的方式,或许是专注解决问题。

问题解决了,情绪自然就好了。问题不解决,内心戏再丰富也没用。

我总觉得,内心情感太丰富的人创不了业。相反,粗线条的直男风格简单粗暴,可以更好地轻装上阵。

因为,创业有点像看恐怖片。要知道,恐怖片中最恐怖的部分不是“鬼”,而是即将出场的鬼啊。

一切恐惧的来源都是未知。创业也是。

我恐惧公司可能倒闭、恐惧他人的非议、恐惧工作与生活的失衡、恐惧业务的发展停滞、恐惧骨干员工的离职。。。

而团队和家人就像是和你一起看恐怖片的女朋友。佳人在旁,明明心里怕得要死,你还得挺着胸膛,借她个肩膀靠靠,装作若无其事。

要知道,看鬼片最好的方法不是透过手指缝看、不是眯着眼、也不是大惊小怪。而是大吼一声:“去你奶奶的!”。然后瞪着眼看。

一旦你掌握了瞪眼看鬼片的技能,什么鬼都吓不倒你。因为,鬼片都是自己吓自己。

创业也是,只要不自己吓自己,啥事都好办。所以,干这种事,就得直男癌一点。

我刚开始创业时,出于恐惧,不敢告诉我父亲。他在报纸上知道我创业的消息,顿时暴走。我硬着头皮与他沟通,最终也还是说服了他。其实没有我设想地那么恐怖。

恐惧,意味着你正站在舒适区之外接受未知的挑战。站在舒适区之外的荒野猎人,根本没有时间解决“恐惧“这类情绪问题。

大骂一句“去你奶奶的”,忘掉恐惧,着手解决问题。不要怂,就是干。一力降十会。才有最快的进步。

内功大于招式

有人至今不理解我卖牛肉粉这件事。我看来,这是他们太纠结于招式。事实上,最重要的东西不是选招式,而是修内功。

什么是招式?招式就是做某一特定事情的能力。例如律师要学的法条、财务人员要学习的会计准则。

什么是内功?内功就是做事的底层能力。比如逻辑思维能力、谈判与表达能力、模仿与学习能力、自我反思能力、坚韧不拔的毅力等。

成为一个顶尖的律师需要这些能力,成为最优秀的牛肉粉之王也需要这些能力。

好比《天龙八部》中的少林七十二绝技。少林寺的和尚们一辈子也只能修炼其中的一两门绝技招式。而鸠摩智练了小无相功这门强大内功后,可以瞬间掌握所有七十二绝技的招式。

创业就是个练内功的活儿。

一个练内功的人,最大的能力不是某个专业能力,而是迅速搞懂一件事的学习力。

几年CEO当下来,运营、研发、人力、财务、营销、供应链,这些曾经陌生的模块在不知不觉中我都会有所掌握。

假设我今天去找工作。我相信用人单位也不能按照评估一个“四年工作经验”求职者的逻辑来评估我。因为我修炼的是全面管理能力啊。

我接触过一些刚入职场的新员工。他们不愿意做一些诸如做会议纪要、复印文件、粘贴发票之类的小事。总想着要做一些他们认为“更重要”的事情。但我想,同样是做会议纪要,内功不一样的人做起来结果也绝对不一样。

我见过一个员工,她的会议纪要有清晰的页眉、页脚,有重点标注、有封面、有LOGO水印、有思维导图。我看到这份文件,便想:简单招式能做成这样,绝对是高手!

把“大招”打出威力,是应该的。但要把“小招”打出亮点,没几分内功还真做不到。

同理,我们在做人生选择时,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关注点放在“招式”上。一时的工作高大上与否、事情有趣与否、工资高低之类都不过是表象。

我们真正需要了解的是:“怎样是在练内功,哪些又仅是练招式。”

对我而言,牛肉粉在帮我练内功。四年来,我反复在想:我做牛肉粉,能和别人哪里做的不一样?

2014年,我们提出了“霸蛮产品四不主义”。即:带筋牛棒骨熬汤不少于5小时;米粉只用直链淀粉含量不少于25%的早稻籼米;牛肉粉SHU辣度指数不低于399;掌握核心配方机密的两个合伙人不坐同一班飞机。

为了坚持这些原则,我经历过用户不理解,也经历过团队内部争执。

但我觉得,作为注定要当牛肉粉之王的男人,应当按照自己对一碗最好牛肉粉的理解来做产品。

所以,我理解的创业和人生选择是这样的:

不必介意你修炼的招式太简陋。就算是最简单的黑虎掏心,配合上浑厚的内功,也可以靠着这一拳成为高高手。

打胜仗就是最好的管理

这句话是有次在“得到”公司拜访时,罗胖说的一句话。

回顾过去这几年的经历,对此我深以为然。

有许多人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怎么和同学之间处理好合伙的问题?怎么当一个90后CEO?怎么和比你年龄大的员工相处?

我觉得,只要能带着队伍打胜仗,以上都不是问题。也不必额外学习许多的管理兵法。

《资治通鉴》有这样一段记载:

项羽打赢巨鹿之战后,走进中军大帐,诸侯皆拜服,口呼“上将军”,没人敢抬头看项羽。

要知道,这一年项羽的年龄也不过是24岁。

所以,90后、00后CEO怎么当?

我觉得,就是要打胜仗,让人记住你是CEO而忘记你的年龄。

没有体力,哪来心力

创业有一阵,我经常在凌晨四五点地时候心跳自动加速惊醒。根本不用半夜鸡叫,就会一跃而起。而且会整晚做梦。

梦的内容就是开会,开会讨论的事情就是白天的工作。梦里开会的结论醒了以后还能记得,还真能用到工作中。

创业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消耗心力的过程。

这种紧绷的状态极端消耗心力,让人十分心累抑郁。

心力值一旦为0 ,很容易转化为情绪失控。那种状态下,根本轮不到竞争对手来打击你,自己就垮了。

正好那段时间看到一位80后创业者不幸去世的新闻。一方面是震惊,一方面对那种“丧累”态有点感同身受。于是,我决定立马调整自己的状态。

我给自己定了3条雷打不动的规则。

除了特殊情况,一般的应酬、会议之类事务都要为这三件事让步:

1) 每天骑车20KM上下班雷打不动;

2) 每天晚上健身房待1小时雷打不动;

3) 每周进行2次左右篮球\散打雷打不动。

创业实质上是一个与各种困难(有人,有事)搏斗的过程。

这场搏斗,拼的是心力,拼的是谁更狠。

我个人的感受是,心力的补充不来自于参加什么心理辅导、心灵大保健。我从来不参加那种创业者抱团互相倾诉的活动。

弱鸡才干这种事。

补充心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补充体力。汗水挥洒过后,激素水平上升,压力有了出口,人很容易变得正向积极。我在办公室放了个沙袋。一旦有丧的感觉,来上两拳,立马心情平静。

总之,只有增强体力,才能及时补充心力。

唯有充足的心力,才能应对创业过程中的各种意外。

只有不断认知升级才能活下来

创业是一场认知吃鸡游戏。只有不断认知升级、捡装备的人才能活下来。

每个季度结束时,我会留出大约两天整时间。一天拜访比我厉害的人,一天独自进行系统回顾和复盘总结。

我要求自己的想法必须比三个月前升级一次。因为,CEO的认知是就是公司的天花板。我的思考质量,直接决定了团队是事倍功半还是事半功倍。

我有条交友原则:刻舟求剑者,不深交。

有的人,一段时间不见,就有许多新的思考,这是值得交的朋友。因为这种人处于快速变化与成长中。

有的人,头次见面很惊艳。但见多了,发现他就是那套东西从来不变。我觉得这是待在舒适区,认知停滞的表现,不值得深度交往。

我面试人也有一条原则:

但凡对自己从事的工作能讲出偏本质性认知的人,立即录用。因为,有认知体系的人都不简单。

希腊德尔菲神庙上刻着一句话:认识你自己。身处当下社会,人在30岁前不构建相对完整的自我认知,很可怕。

今天很多人在讨论阶层流动的问题。我看来,当今一个人改变命运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中一张卵子彩票。比如有个好爹、天生有某种过人天赋、颜值很高,都属于胎投的好,中了卵子彩票。第二种,没有卵子彩票。那么唯一能改变你命运的东西,就是认知水平。

这几年创业,我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我发现其中成功的人在认知上都有趋同性:价值导向、逻辑好、坚韧不拔、有较强危机感、延缓欲望满足能力较强、好奇心、好胜心较强、结果导向等。

不太成功的人在认知上也有趋同性(关键是这类人一般还不知道自己认知是这样的):价格导向、逻辑差、缺乏毅力、居安不思危、延缓欲望满足能力较弱、缺乏好奇心、求胜心弱、过程导向等。

创业的高度不确定性与变化性,决定了它是一场认知求生游戏。唯有经受住一轮轮的认知升级的人,才能在一轮轮的淘汰缩圈中活下来。

总之,我挺庆幸自己在30岁以前走上了创业这条路。并非因为它给带来了多少外在的东西,而在于它为我提供了一条认知升级的高速通道。

这四年来,我们团队逐步形成了一个传统:加入公司的新员工,有条件的话都要进行一段80KM的徒步。这段旅程的特点是,进入后半程全是山路,没有信号、保障车开不进去,无法退出。

所以,不管身体是什么状况,只要进入后半程,跪着也必须走完。

之所以安排这种项目,是因为我想告诉自己和团队: “创业如行路。就算行路难,难于上青天,那我们就去捅破天”

接下来的创业历程,对我而言就是一段只进不退的山路徒步。

作为一个湖南人,“霸蛮”是我骨子里的精神。这个湖南方言的意思是“死磕不服输”。

第二个四年,我希望我能卖出1亿份牛肉粉。完成这个目标,靠的就是“霸蛮”劲头。所以,在我们成立四周年之际,我想将“伏牛堂”这个品牌直接改为“霸蛮”。

霸蛮最终应该是个什么样?我有想法。

中国最近两代90后,都不一般:

一个是1890后。比如,毛主席1893年出生。

这代90后赶上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由封建国变为共和国。变局来临之时,毛主席们刚好处于二三十岁的“而立”之年。于是这群90后响应了时代使命与号召,成为新中国的奠基者。

另一个是1990后。

我们赶上了中国百年未有之变局:过去一百年中,这个国家头一次宣称“强起来”。我们这群人刚好处于二三十岁的“而立”之年。

所以,我们这代90后,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 “如何为强起来的中国进行世界性的符号表达?”

前段我看了麦当劳创始人克罗克的传记电影《大创业家》。其中克罗克说了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当我开车路过教堂时,我看到了十字架。  当时我就觉得,未来金拱门的数量应当和十字架一样多。”

金拱门之所以伟大,不仅因为汉堡,更因为它是一个文明的符号。金拱门之所以能成为符号,是因为它产生于美国全面崛起、需要文化自信的时代。

今天的中国,也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中。

西方文明是小麦文明,小麦制作的汉堡最终成为了一个文明符号。东方文明是大米文明,大米制作的米粉成为一个文明符号,有何不可?

中国要有自己的世界500强饮食企业,要有自己的文化符号。这才是我做这件事的愿景。

我24岁到27岁年华的味道,就是牛肉粉的味道。我希望终有一天,我们能将霸蛮塑造为一个代表中国Z世代年轻人精神的世界级消费符号。

这才是这碗牛肉粉的星辰大海。

来源 | 新消费内参

作者 | 张天一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张天一,责编:王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想“速成”的创业梦醒后,创业培训市场凛冬已至

存量经济时代,餐饮业的三大问题与三大对策

俞敏洪:创业者最重要的八种能力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