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唱了一曲凉凉,区块链说别急!我来接棒

摘要:其实仔细琢磨一下,你会发现共享经济和区块链居然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蚂蚁的奋勇対食蚁兽而言只是一个笑话。

                                                                                                                                                                                                                                                 ——希尔伯特·让·昂热《龙族》

 还记得2017年下半年,互联网界的主旋律是,垄断已成,尘埃落定,不再会有惊心动魄的创业神话,更多的是互联网公司们选择向谁臣服。

 结果谁也没想到,从新年伊始,就注定了2018绝对不会平平淡淡才是真,甚至它正在奋力地要把自己写入中国互联网的史册。

先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眠不休的区块链,温暖了许多互联网人渐冷的心房,一大批一路跟随互联网,但并未走向上人生巅峰的互联网精英们,成了区块链最忠实的信徒,甚至比当年二十多岁的他们刚投入互联网时,还要笃信虔诚,还要激情四射。

 image001

接着又有像拼多多、趣头条、抖音这样的互联网新贵,秉承着“城市流量贵,我要回农村”,赶上了三~六线市场消费升级的大风口,悄无声息地收割着比一二线城市更澎湃的流量,当人们突然惊醒,它们俨然成了一个个不容小觑的小巨头,但它们无一例外地已然名花有主,不是身出名门,就是早早被大财主收养了。

再往后,腾讯系下骁勇善战的名将——美团王兴,如野蛮人一般横冲直闯进网约车业务,本以为已经垄断得妥妥的滴滴,居然被搞得有点焦头烂额,此人们才突然发现,滴滴似乎并不像想象中的坚不可摧。

归根结底,因为它是资本催熟的,虽然最胖,但有点虚。

同样,被资本催熟的共享单车的老大和老二,前后脚陷入了现金流枯竭的困境,退潮时才知道,资本这根拐棍根本就丢不了,一扔就倒!

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已经破产,前两年,中国特色的共享经济消耗掉了1000亿的资金,剩下的却是一地鸡毛。

坤鹏论甚至认为,凡是像滴滴这样一出生就拄着资本拐棍,用钱烧出来的独角兽,估值都要大幅下滑,因为美团出手,把“烧钱烧出规模就能赚钱”的逻辑,给证伪了。

随着共享单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也再次印证了互联网的模式再次升级,以前是赚取流量→垄断行业→获取利润,现在则转变了紧紧团结在各自背后的大生态,赚取流量→服务生态→生态盈利。

阿里和腾讯,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中国互联网企业大部分都是它们手中不同颜色的棋子。

说到这里,不禁让坤鹏论想起前两年,共享经济如日中天时,有句俗话说得好:共享经济是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

现在共享经济轰塌了,区块链顶替了它,上面那句顺口溜直接照搬过来,也挺般配:区块链是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

 image002

 

其实仔细琢磨一下,你会发现共享经济和区块链居然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比如:

1.都是利用新技术的商业模式层面创新,只要是这个层面的创新,共享经济能加的,区块链也都照加不误。中国是商业模式的偏执狂,论应用这个世界没人敢比,只要是这个层面的创新,创业者、投资人都会不自觉地趋之若鹜,归根结底,咱们的技术底子还是太薄;

2.都不需要真正理解技术本身,有个一天半天的学习,摇身就是领域达人,掌握关键的几个名词,不断憧憬着人类最美好的憧憬,够了;

3.都是奔着挑战人性去的,但共享经济已被人性战败,它们高额的运营成本中很多是在为人性之恶买单,坤鹏论一直认为,人性是人类的基因,改不了。

只要条件许可,机会成熟,人人都想着作恶,任何人都不要抱怨卑鄙和下流,因为在这世上只有卑鄙和下流才是威力无比的。

 4.虽然表面大义凛然地要做价值创业和价值投资,其实内心都藏着澎湃的投机之心。为什么如今大家都不爱人工智能了?有BAT有钱有势,很难竞争得过的原因,关键的关键还是AI不仅费钱,时间还挺长,等不及更等不起!

  image003

自打王兴2016年7月鸣哨宣布互联网下半场正式开始,也快接近两周年了,结果当我们清醒地观察时,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流量生意却依然是互联网的核心。

所以,看穿了,阿里和腾讯大手笔的收购、投资,线上线下一个劲儿地折腾,其实最关键的还是获取流量,同时最大限度地榨取流量价值。

2018年,除了BAT之外,二线互联网公司中最猛最彪悍的非美团莫属,坤鹏论认为其中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据说美团要在美国冲击上市了,不把盘子搞大,不弄点新鲜故事,精明的美国人不会买账。

2.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现金储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美团,绝对不可能让钱爬在账上。

去年有人说美团的现金储备只有区区30亿美元,但是,他们忘记了美团T+N的账期,只要有账期,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自由现金流,这是美团气粗的底气,现金流的重要性和妙用可以参考坤鹏论之前写过的《欠下百亿债务的金立还有救吗?企业生死都是现金流惹得祸》。

3.美团有海量用户和流量,覆盖吃穿住用行玩游,是一个比58更神奇的平台,美团点评加在一起的业务线和品类恐怕至少超200个,但其用户和流量变现的招数不够多,流量价值榨取的程度远不够。

4.美团说到底工具属性强,是那种用到时打开,不用时束之高阁的工具,高频业务太少,日活不低,用户时长却偏偏很难上去,滴滴、摩拜其实都类似,甚至比起美团更加不如,这类实用型工具的出路,一个是前面讲的,进入到大生态中,赚取流量、服务生态、生态盈利,或者是走到一起,抱成一团,靠大而全活,要不然就是被吃的命,要不被手机系统吃,要不被巨头吃,就像如今的360安全卫士集成了N多功能,也干死了N多小工具。

5.打车这个业务其实门槛并不高,即使是滴滴,也只是个乘客与司机的撮合平台,远远没有触碰到核心本质。所以它发展至今,还只是个最大的网络打车平台,主要靠抽成过活,打车这个十节甘蔗的生意,滴滴也只吃了中间小小的一节,并且是最没有壁垒的一节。

那么,有流量的,有关联的,都能进来参合一下,反正人家都有自己赚钱的主营业务,扩展到你的地盘,全无包袱,输赢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你是赌上全家性命,人家光脚不怕穿鞋,捞过界就捞过界,不行就回来,反正家里的正经营生一点没耽误。

美团做的是人和服务的连接,而滴滴做的是出行。对于美团来讲,出行是其中服务的一环,是顺手做的,而对于滴滴来讲,出行是主营业务,是拿来赚钱的。

美团可以用平台的思路来做,而滴滴就要在其中努力牟利。

所以,你看市场这一乱起来,高德也做,携程也做,嘀嗒拼车也又出来了,更别说一直有的神州、首汽或莫名冒出来的曹操专车等。

 image004

现在想想,王兴和刘强东真的有些相似,他们都选择重兵各自生意中很重的一部分,一个是自建骑手团队,一个是自建物流,当然,京东更牛的地方在于早早还布局了仓储。

自己越重,资产越厚,壁垒越高。

所以,坤鹏论认为,互联网下半场,也是一场增重竞赛,谁更沉,谁更不容易倒,美团玩命扩张和收购其实就是给自己猛加料狠揣肉,肉越厚越不容易死。

6.以前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是商业模式竞争,这样的竞争企业壁垒最不好搞,没有壁垒的企业就没有价值,所以大家就用融资搞壁垒,用速度搞壁垒。

那时候流行的是唯快不破,这个“快”,一是融资快,拿个商业计划书就赶紧找钱,天使轮刚到位,就得开始找A轮,二是跑得快,加班加点成为创业公司的常态,为了就是比竞争对手快出哪怕10%个身位,只要有这个优势,就能比别人拿更多的钱,最终成为互联网丛林法则中的第一,形成垄断,然后慢慢盈利。

结果现在的问题出来了,钱少了,钱荒了,唯一优势——“老子比你有钱”彻底歇菜了,这个时候,再次印证了亚马逊贝索斯是多么英明,他的自由现金流致胜说开始闪闪发光。

为什么要盈利,为什么要向产业上游走,为什么要深度控制供应链,无非让血流成河的竞争发生在家门外,最终,拿到其他竞争者棺材的终极定价权。

 image005

 提到了亚马逊,不得不说,它最近比较郁闷,股价跌了不少,因为特朗普盯上它了!连续两周、四次推特猛怼亚马逊。

坤鹏论感觉,亚马逊是特朗普手中的鸡,要杀它儆那几个已经过于牛逼的科技公司。

 image006

这不禁让坤鹏论想起了索罗斯在去年达沃斯论坛上的一段发言:

互联网公司欺骗他们的用户,通过操纵他们的关注,并导向自己的商业用途,让他们对提供的服务上瘾。

他们利用控制的数据,捆绑提供的服务,并使用歧视性定价来保持他们自己的利益。

在我们的数字化时代,人类注意到的东西是非常有害的,也许是不可逆转的。不仅仅是分心或上瘾,互联网公司正在诱导人们放弃自主权。塑造人们注意力的力量,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公司手中。

监管和税收将毁灭他们。

文|坤鹏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坤鹏论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