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三大并购战背后的卖身者:有的融入, 有的退隐, 有的转场

摘要:两年多来的三起并购案——合并大众点评、纳入钱袋宝和入主摩拜单车,可谓是美团的三大战役,让王兴的梦想“eat better,live better”不只是停留在蓝图之上。

几天以来,美团收购摩拜彻底占领了大家的朋友圈。

在这宗收购之外,大家的关注点也多种多样,有聚焦共享单车未来的,有感慨资本力量强大的,有对幕后腾讯系和阿里系进行梳理的,也有对美团狂奔之路或看好或看衰的......

然而,当清明节的假期叠加氛围让这件收购案慢慢由热转冷之际,或许更应该想一想, 失败狂人王兴是怎样从千团大战中脱颖而出,悄然之间就成为了仅次于 BAT 的 TMD 新巨头的。两年多来的三起并购案——合并大众点评、纳入钱袋宝和入主摩拜单车,可谓是美团的三大战役,让王兴的梦想“eat better,live better”不只是停留在蓝图之上。

现在,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三大战役。

01 | 合并大众点评:卧榻之侧无酣睡者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又一次业界老大和老二牵手的模式 。“昨天双方浴血奋战,今天我们握手言欢,明天我们共创未来。”王兴在内部邮件中以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总结了这场世纪大合并。

就当时的行业格局看,美团、大众点评和百度糯米作为前三名,瓜分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根据易观智库的统计,其中美团占 51.95%,大众点评占 29.5%,百度糯米占 13.6%。

不过,美团虽然占据了半壁江山,但也已经心力交瘁,一者 O2O 市场是一片红海,百度又磨刀霍霍,倾力扶持百度糯米;二者烧钱大战遇到资本寒冬,砸钱模式难以为继;三者美团的外卖业务还在与饿了么进行肉搏,如果能减少一线作战,短期内集中精力在外卖业务,必能巩固和扩大外卖的成果。

据后来当事人的爆料,红杉资本在这次合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也意味着,美团的第一战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次被动的战役,也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役,更是一场仓促的战役。这些,从双方的人员整合困难重重,联席 CEO 制度不足一月即告破产,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不久之后就退居幕后可以看出端倪。

不过,这一战过后,在团购市场上,美团再无敌手。百度糯米作为强势的第三者,只能看着新美大绝尘而去,卧榻之侧再无他人酣睡。

02 | 收购钱袋宝:补齐最重要植入插件

第一战之后没几个月,美团被上海律师熊万里实名举报了。律师熊万里在实名认证微博中称:“本人已向央行等监管部门实名举报,美团在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情况下,从事第三方支付结算业务,已违反了中国《非金融机构支付朋务管理办法》,甚至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

于是,收购支付牌照成为美团将要打的第二场战役。尽管不清楚两年前的王兴是否已经有了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 LBS 场景的设想,但没有支付牌照就好比电脑中没装系统、空有武器却没有子弹一般。这一个重要的“插件”势必要补齐。

当时,市场上总共有 267 张牌照,最终卖给美团牌照的是王兴在亚杰商会的同学孙茳涛。一者,钱袋宝牌照齐全,拥有银行卡收单、网络支付、移动支付全牌照,以及外汇支付;二者,钱袋宝在八年间专注于支付行业,建立了完备的支付、清算、风控、合规系统; 三者,钱袋宝业绩良好,股东和投资方也有退出的意愿。

当然,最终促成这笔并购的直接原因,在于合理的价格。刚完成不大众点评合并后的美团,手头的资金并不算富裕。体谅这一点的孙茳涛,在对价方式上做了转圜——少量现金+大比例美团股票。2016 年 9 月,并购得以成行,公开资料并未看到交易对价,但据业内人士分析总对价应该超过 3 亿美元。

经此一战,美团的支付问题彻底得到了解决,当美团在一年多以后将战略目标调整为吃、 行、玩,要做全系统亚马逊的时候,恐怕会更庆幸当年补齐了这一重要插件吧。而理解王兴苦衷,多要股票少要现金的孙茳涛,在看到美团估值不断上涨之际,恐怕也会更加坚定“成就他人就是成就自己”的信念吧。

03 | 入主摩拜单车: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出行成为美团四大 LBS 场景之后,王兴的布局开始加快。几周前美团出行在试运行一年以后,杀入一线城市上海,在短短几天时间就占据了30%左右的份额。

此番并购摩拜,根据相关消息,是包括 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 15 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腾讯和华兴资本则在背后起了重要推手的作用。

尽管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表示还会跟摩拜一起同行,但她的个人标签将不可避免地从摩拜上抹去。未来,摩拜可能将被纳入美团点评刚宣布成立不久的出行事业部,归入美团副总裁王慧文的管理。

截至目前,美团在出行板块布局了摩拜单车、美团打车,目标直指 ofo 和滴滴;在到家、到店方面,布局了美团外卖、大众点评、掌鱼生鲜,目标指向饿了么、糯米网和盒马鲜生;在旅行方面,布局了美团旅行、猫眼电影,目标指向携程和淘票票。

回望三大战役,合并大众点评,真正树立了美团(新美大)的整体框架;纳入钱袋宝,不仅解决了支付难题,甚至拥有了与阿里(支付宝)叫板的底气以及和腾讯(微信)谈判的筹码;收购摩拜单车,则完备了美团出行的战略规划。

短短两年多,从第一次战役的被动和无奈,到第三次战役的淡定从容,美团不只是成长为TMD,甚至想要摸一摸BAT了。

美团的帝国之路必将一路狂奔,那么三位车上和车下的 “卖身者”现状如何,又给了互联网创业者们什么样的启迪?

04 | 融入、退隐、转场 不同的路径选择

在美团宣布收购摩拜之际,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原话是“大家都更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而王兴也对摩拜单车极尽赞赏,并表示摩拜品牌独立运行。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其实创始人胡玮炜和她的共享单车结束了;美团员工胡玮炜和美团摩拜开始了——只是这个开始能持续多久,可能需要打上问号。

君不见当年担任美团点评联席 CEO 的张涛,在短暂履职没几天,就成为了董事长,退居二线,只负责新公司战略制定、组织文化和人才发展。当然,张涛当年与王兴可谓平起平坐,只是一山不容二虎,联席 CEO 显然是个馊主意,退隐势在必然。

胡玮炜不同,摩拜本身的量级与美团差距甚大,并不存在张涛当年的尴尬窘境。只是摩拜并入美团之后,在品牌理念、战略发展中,都将由美团,或者说王兴来主导,胡玮炜甘心只做个单纯的执行者吗?

或许钱袋宝创始人孙茳涛的做法更具普遍意义。

钱袋宝并入美团之后,孙茳涛主动“出局”,没有加入到美团,而是转战区块链等新兴行业。当然,这与孙茳涛本人的经历有关系,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钱袋宝本就不是他唯一的事业。

在卖掉钱袋宝以后,孙茳涛作为发起人,联合神州数字(08255.HK)、高榕资本、海通投资等创立了 Goopal Group,致力于打造一个没有边界阻隔的区块链生态系统,目前已经完成 A+轮融资,估值 1.4 亿美元。

于此同时,他运作上市的神州数字(08255.HK)也在积极布局新兴行业,包括科技金融领域、区块链领域以及前沿科技领域的投资。

如今,退隐之后的张涛,消失在公众眼中已经很久了,偶有零星的报道,也是关于对当时合并案的回顾;孙茳涛依然奔波在创业和投资的路上,布局着属于他自己的小生意;胡玮炜依然会处于聚光灯下,只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将变为:她在美团能呆多久?

有句话说的好,BAT 之后,TMD将是互联网创业者的上限;而 TMD 之后,将再无 TMD。

那么,对于众多互联网的创业者,或者说相对成功的创业者而言,在被 BAT或者TMD吞掉之际,融入、退隐或者转场,三种路径就应该思量好了,毕竟,对于娜拉来说,出走之后该怎么办,才是重点。

当然,对于尚在路上的创业者而言,不管是 IPO 还是卖掉,都要时刻具备时间投资意识。

文 | 一点财经 邓攀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一点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