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VS滴滴:这是一个勇者变恶龙的过程

摘要:从目前事实来说,美团、滴滴二者在各自市场,从勇者变恶龙,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结局。但说来惭愧的却是,对于我们用户、司机而言,事实上我们却是需要他们的这个过程。

在经历2015年10月8日美团与点评合并,2016年8月1日滴滴宣布收购优步中国这两轮大并购之后,原本以为这场以资本为矛的游戏就会画上休止符,而后各家就会在已取得优势乃至垄断地位的市场默默耕耘,但事实却是双方在短暂的休养生息之后,就试图打破边界,突袭对方领地,倏然间又开启了新巨头间的又一轮烧钱战争。

而从此前双方各种对外的吹风举措来看,我们可以预期的是,这场战争双方都可能不会轻易的鸣金收兵。当然,我们更能预见的是这场战争的终局,到头来也只不过是另一个勇者变恶龙的故事,只不过用户需要这个过程。

一场可能并不会轻易终结的战争

作为从创业死亡堆里爬出来的新时代巨头,美团与滴滴这次的短兵相接,会朝着何种路径演进,是点到即止还是持久作战?从双方各自举措来看,这可能并不是一场能够轻易终结的战争。

此前,财经杂志宋玮与美团王兴和滴滴程维进行了两次深度对话,而这两次对话,事实上也可以看作是美团和滴滴分别带给业界的吹风会。王兴与程维在回答宋玮提问时,说的有两句话我认为是非常有意思的,基本可以说是双方的战争宣言。

下面做一个摘抄:

美团王兴部分:

问:美团的业务边界在哪里?还是完全没有边界?

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你可以把边界理解成万有引力,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它会产生引力,会影响其它所有物质。差别就在于——离核心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质量越小,变得影响力越小。

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对话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

滴滴程维部分:

问:王兴曾说,如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这不是一场战役,这是“战争”。

程维: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后,曾派出一支商队前往西方,路经中亚花剌子模国,商队被杀害。后来成吉思汗派出的主使官也被杀害了。于是成吉思汗决定西征,并派人给花剌子模国王送去战书。当时他的部下写了一封战书,引经据典,词藻华丽。成吉思汗看了后,说全部删掉,战书只用五个字就够了。这五个字就是:尔要战,便战。——《对话程维:多数人只知道战争,却并不真正理解竞争》。

若以王兴的“核心论”为理论原点,当下美团进军出行市场、买下摩拜单车,进行不断的扩充边界,以至于与滴滴短兵相接,其实质内核始终是在打造一个更具一站式服务能力的大生活服务体系,构建一个围绕、满足实现用户“去哪里”、“吃什么、玩什么”、“怎么去”的本地生活服务闭环。

从这个层面来说,美团现在出击倒也是无可厚非。但站在滴滴的角度,美团不断扩充边界将战火烧到自家地盘,并且抛出要吃掉市场30%的市场份额时,显然仍谁都不会坐视不管,滴滴当然需要拿出“尔要战,便战”这五字宣言,无论是打一场市场份额的保卫战还是出击战。

而从现实来看,在面对美团上线打车业务时,滴滴更多的是选择了打一场市场份额的出击战——走进美团的优势领域,上线外卖业务,可以说基本开始与美团讲述同一个故事。

当然,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在王兴“核心论”与程维五字宣言的背后,还有支撑他们展开持久战的充足资金储备。此前业界给出的一个大致数据是:当下,美团手中握有近3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滴滴手中则有近12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充足的弹药为双方开展持久战奠定了基础,如果他们真的想投入这场烧钱就能真的能够撬动市场份额的战争的话。而在自身的现金储备之外,双方还能给资本市场讲述出新故事,吸引投资。

故事的终局只不过是另一个勇者变恶龙的故事

当然,美团与滴滴的这场相互侵入对方领地的战争,究竟会打多久,可能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谁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时间,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双方这场战争的终局,造就的不是一个勇者,而是另一个勇者变恶龙的故事。

从现实来看,双方在对方市场攻城略地的手段,与几年前的网约车大战可谓是如出一辙,其核心竞争力,坦白来说,都是以烧钱吸引用户,进行新一轮的的市场用户认知培育。

滴滴在无锡上线外卖业务,招募旗手开出的条件是:忠诚骑手每周在线大于 48 小时就可以拿到月收入保底 1 万元的收入,而自由骑手的订单收入也会翻倍。4 月 1 日当天,在无锡获得忠诚奖一等奖的骑手将获得 400 元奖金,而 4 月 2 到 4 月 8 日试运营期间,单量最高的骑手能获得 2500 元奖金。

而美团在南京、上海等地上线打车业务时,所用手段亦是如此。美团打车在南京首次试运营对司机开出的条件是抽成为8%(相对而言滴滴抽成20%),在其他城市开放报名时,给出的条件是司机成功注册成为美团打车平台车主,可限量领取开城后三个月的“零抽成”福利,推出每天600元保底收入等形式,以此吸引司机们注册,成为美团打车的司机。

这与当年的网约车大战是何其相似?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预示了勇者变恶龙的大概率。

回头看看,当时滴滴为了和快的、Uber竞争,开展的也是烧钱大赛,拼补贴,拼服务,但随着滴滴与快的合并、收购优步中国这两大动作的接连实现,使得滴滴在中国网约车市场成为拥有绝对优势的第一平台,而后滴滴也可以说是从曾经打破出租车公司垄断,降低行业门槛、带来优质出行服务的勇者变身为了另一个出租车公司,开始一方面提高司机的抽成费用,另一方面则是逐步减少用户福利,部分司机的服务质量也是大不如从前。

就在这个清明小长假里,本人和朋友们使用滴滴打车,在短短一个下午就遭遇三次接单爽约。奇葩的是:滴滴快车司机在接单爽约之后,居然还要求用户自己取消订单,用扣我们的平台信用和钱的方式,来维护其自身在平台的信用分值,不被扣钱以及接单量的奖励;而更为诡异的是,最后一位爽约的司机,居然能让滴滴快车客服两次三番的给我们打来电话,要求我们取消订单,好让爽约的快车司机继续接单。

而从个人的这些亲身经历来说,显然,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当一家公司在一个市场占据了绝对乃至是垄断优势时,此前所谓的什么以用户为中心、契约精神,有时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在此,那么当美团打车真的能够取得网约车市场30%乃至更多市场份额之后,美团还会给司机和乘客这么多的优惠福利吗?大概率会是:在完成市场启动,用户认知培育,抢到一定市场之后,美团就会停止烧钱转而开始提升抽成费用等等。其从打破滴滴垄断的勇者,变身为另一条恶龙。当然,我们并不希望这种假设成真。

但用户需要这个过程

从目前事实来说,美团、滴滴二者在各自市场,从勇者变恶龙,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结局。但说来惭愧的却是,对于我们用户、司机而言,事实上我们却是需要他们的这个过程。

简单粗暴的来说,虽然他们最终都会变成恶龙,但是在双方争斗的过程中,他们还是扮演了一个勇者的角色,为我们用户、司机带来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利益,无论是让司机在短时间内的收入水平得以切实提高,还是让用户付出的费用切实降低,得倒更好的服务质量等等。

可以说,只有在他们化身勇者进行市场争夺的这个阶段,我们用户或许才真的是他们的用户。所以在此,事实上我们所希望的是:双方的这种缠斗能够更久一点儿,我们用户需要双方争夺的这个过程。

注: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文|邻章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邻章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滴滴的“四面楚歌”

滴滴外卖无锡试运营:每3份外卖就有1份来自滴滴,近期考虑进入更多城市

滴滴内部信:上海日订单超160万,美团份额跌至15%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