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胡玮炜:生于理想,死于欲望

摘要:“生于理想,死于欲望”,如今完全交出摩拜控制权的胡玮炜,是否还记得当时的理想?

We face a consequence,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我们面临一个结局,这是终结的开始)

从消息透出,到完成投票,仅仅不到24小时,摩拜就迎来了新的主人。

对于着急放出消息的投资人来说,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但对于胡玮炜来说,似乎有些悲凉的气息。

“大家都更喜欢戏剧性”,多年媒体经验让胡玮炜深谙传播之道,她将此形容为新的开始,终结的开始。

理想主义者

“生于理想,死于欲望。”这是2011年底胡玮炜在微博上记录的一段话,也是她的真实写照。

80后的胡玮炜怀揣着新闻理想,拎着一个小箱子就来到了北京,先后在《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等任职,梦想当一个好记者。

在汽车圈摸爬滚打了十年,因为感受到了互联网科技的变化浪潮,便投身创办汽车新媒体GeekCar。

当时很多人质疑胡玮炜“你是做公益吧”,认为GeekCar赚不了钱,但她坚持未来所有汽车都不应该是信息孤岛,希望搭建平台让汽车与互联网进行对话。

但连胡玮炜自己都没想到,仅仅过了不到一年时间,自己也投身到了交通的战场之中。

2014年11月,胡玮炜牵线把汽车设计师陈腾蛟介绍给易车董事长李斌。陈腾蛟想要做一款颜值高、智能助力的自行车,可是李斌对此不感兴趣。

他更想要做个随处都能借的自行车,借完了随处停,手机扫码开车锁,骑一次手机上付一块钱。李斌还给这种车起好了名字,把mobile和bike拼起来,叫mobike,中文叫摩拜,像顶礼膜拜的谐音。

原本是牵线搭桥的胡玮炜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她觉得这个想法太牛了。大家坐着聊到深夜,从咖啡馆出来,一面打车,她一面还在反复说着,这事一定要做,要和陈腾蛟一起做。

但很快陈腾蛟就带着设计团队离开了,并按照自己最初的想法创办了轻客,而胡玮炜却深深地陷入了这个“无底洞”之中。

事情总有办法解决

“你疯了吧”,当胡玮炜对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谈起自己要做摩拜之时,张鹏一脸吃惊,“这得花多少钱,得弄多少辆车啊?”

“它又不是造火箭,只不过是摆一辆车,你可以用手机扫二维码开锁。”胡玮炜一开始想得很简单,认为很多事情总有办法解决。

按照李斌最初的设想,只要一辆车四年里没有维护费用,就可以回本。但他同时也表示实在亏了就当做公益。“做公益的同时顺便把钱挣了,这才是商业的最高境界。”

摩拜也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做出了无链条、轴传动、实心胎橙色自行车。车子很酷炫,很有科技感,但也被迅速打上了“难骑”的标签。

胡玮炜后来反思道,第一代车是有点“过分设计”的,“虽然打磨出了好的设计和材料、结构、产品,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你是给谁用的,他们的需求是什么”。

摩拜的想象空间很大,但是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一下将胡玮炜拉回了现实。

摩拜上线不到半年,几个刚刚从校园中走出的年轻人将ofo带入了大众视野之中。并凭借着成本低、骑行体验好迅速抢占市场。

每天面对新挑战,也让胡玮炜倍感压力,“可能你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碎了,然后又重建” 。

疯狂融资

互联网商业竞争带来的无休止补贴,再加上一台3000元的高昂造价,使得摩拜不得不吸收更多的资金。

李斌给胡玮炜带来了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刘二海对胡玮炜的第一印象是很随意,“很多事情好像也不是特在意……就是那种‘干吧,没什么问题。’”

他相信李斌的背书,向摩拜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但同时也有点犯嘀咕:“大姐能不能把这事弄起来?”

胡玮炜当时由于缺乏经验,也没再找别的投资人了。“李斌给我介绍了一家,那我只看到了这一家。”

摩拜的B轮融资则显得更加艰难,摩拜见了许多投资人,但并不顺利。期间为了让项目继续运营下去,她甚至通过亲友去找民间借贷借钱。

好在,熊猫资本在与胡玮炜聊了两个月时间后终于下定决心,而他们最看重的也是胡玮炜对商业的直觉。

后来,摩拜火了,沈南鹏因为站在窗边,看到接连经过的摩拜单车而决定投资;曾担心单车会被偷掉而拒绝投资的马化腾回心转意;李开复牵线搭桥富士康,大幅降低单车生产成本。

C轮1亿美元、D轮2.15美元、E轮6亿美元,再加上一系列的战略投资,摩拜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走完了许多创业公司10年都走不完的路。

终结的开始

巨额融资推动着摩拜的车轮不断向前,但随着资本不断涌入,创始团队的控制能力也在不断削弱。

“资本比较喜欢看到三个月结束战争这样的商业故事。”但是在胡玮炜看来,大佬其实是应该引导大家做一些更加伟大和重要的事情。

胡玮炜不像很多男性那样荷尔蒙旺盛,每天想着要打仗,她更看重公司的愿景和未来成长。但是资本无情,投资回报是他们最重要的勋章。

“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胡玮炜在年初接受专访时这样说,这也预言了如今的结局。

4月3日,随着股东的投票刚刚超过法定数量,摩拜正式易主美团,虽然管理团队没有更换,但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摩拜CEO王晓峰这样说。

走出会议室,胡玮炜在朋友圈内分享了一首《The Beginning of the End》,这首歌并不像标题一样悲凉,它充满律动,富有摇滚精神。

网易云音乐之中,这个原本只有16个评论的歌曲,涌来了一批摩拜粉,有人为胡玮炜加油,也有人为之叹息。

“生于理想,死于欲望”,如今完全交出摩拜控制权的胡玮炜,是否还记得当时的理想?

来源 | 新浪科技

作者 | 张泽宇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张泽宇,责编:王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