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的前世今生

摘要:有的人因鬼畜而改变了人生轨迹,“大力哥”成了主播,在网络上喃喃自语。有的人一如既往,像梁逸峰当了中文教师,继续投身他热衷的事业。而更多人,则消失在人群之中,哪怕当年的网络上到处流传着他们身影。

近日,一段“央视点名批评鬼畜”的视频又把鬼畜这一边缘文化推上了风口浪尖,鬼畜视频指的是什么?它是否构成了对影视作品的侵权?被鬼畜的人又是怎么看待这一行为的?今天,文创资讯带你一起来探究这些问题。

鬼畜视频的起源与发展

在ACG文化圈,鬼畜的一般定义是通过剪辑的手段,制作音画高度同步的片段并重复使用的行为或以其为主的视频。因为制作难度相对不高且视频观感很具“魔性”,鬼畜视频在弹幕网站上数量众多、很受欢迎。

鬼畜一词在圈内的发展与早期NicoNico上一个著名音MAD《M.C.ドナルドはダンスに夢中なのか?最終鬼畜道化師ドナルド・M》有关,据萌娘百科介绍,当年该视频传入国内的时候,ACG圈内并未形成“音MAD”这一概念,于是许多人便把这种画面声音重复洗脑的视频叫做鬼畜,而视频中的麦当劳叔叔也成了公认的鬼畜教主蓝蓝路。

严格意义上来讲,鬼畜脱胎于音MAD并且两者略有差异。在弹幕网站哔哩哔哩,就有一个“鬼畜”专区,包括了“鬼畜调教”、“音MAD”等分类。但对于两者间的区别,不仅仅是一般观众,有些UP主也感到了困惑。许多人把喵帕斯的笛声、燕小六的唢呐之类当音源的音MAD都看做了广义上的鬼畜,圈内也默认了这一设定。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鬼畜视频

制作鬼畜的素材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种是影视文艺广告作品,比如大家熟知的《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中的刘醒和梁非凡,《金馆长VS金馆长VS金馆长》中的 金馆长,化肥广告金坷垃等等;另一种是对网络流行视频的提取,常见的有对“大力哥”赵某的采访片段,配音演员葛平的介绍视频等。

不难看出,鬼畜其实和同人作品、翻唱等行为一样,处于版权法规的灰色地带。一方面鬼畜素材要么造成了对影视作品的侵权,要么可能涉及对他人隐私权名誉权的侵害。另一方面版权方或公众人物出于曝光率影响面等因素的考虑,也很少对鬼畜视频进行版权申诉。

不过,不久前广电总局的红头文件就明确表示“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那么鬼畜这种二次创作是否合规就很成问题。加上B站对UP主的奖励计划,让“非商业性制作”这一护身符也显得缺乏说服力。

之前较为敏感的“红军”系列音MAD已经下架,其它类型的鬼畜暂时未受影响。不过今后鬼畜视频的版权问题是否会持续发酵还尚未可知。

被忽视的主角们

对于鬼畜视频,影响最大的自然是视频主角了,而他们对鬼畜的观点也不尽相同,大体分为理解支持,不太接受这两种态度。

前者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葛平老师和雷军了。葛平老师作为国内鬼畜全明星的代表,对待这类事物还是很宽容的,他在采访中表示鬼畜一下自己、大家图个乐也没什么,还亲自录了音源给广大UP主。至于雷总么,顺手就上了个特别版鼠标垫和T恤,还让自家智能音箱小爱同学播自己的鬼畜歌曲,想来也是不太介意的。

后者典型的就是唐国强老师了。唐老师在B站的某期采访中就比较含蓄的指出自己不太能理解鬼畜,他在《三国演义》中所饰的诸葛亮一角多被恶搞,作为一名老艺术家看了不太接受也很正常。

不过还有一种态度文创资讯没有提到,也无从知晓,只因他们都是普通人。

他们的视频被流传到了网上,至于当事人是否介意并没有人去关心。我们不知道那个认真卖力做早操的“操帝”看到自己的鬼畜视频会怎么想,大家嘻嘻哈哈地看“百元哥”之时,也不会在意另一位主角因这个视频而被公司辞退。

有的人因鬼畜而改变了人生轨迹,“大力哥”成了主播,在网络上喃喃自语。有的人一如既往,像梁逸峰当了中文教师,继续投身他热衷的事业。而更多人,则消失在人群之中,哪怕当年的网络上到处流传着他们身影。

作者 | 文创资讯记者 西鹤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