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收购摩拜,年轻气盛的ofo戴威给自己和滴滴挖了个坑

摘要:腾讯战略入股摩拜,阿里重金投资ofo和哈罗,二者本质上都在打支付市场。

共享单车每天的需求至少是2亿人次,日订单量远大于淘宝/天猫(6000万+)、京东(1000万+),滴滴(2500万+),美团外卖(1500万+)。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腾讯要战略入股摩拜,而阿里要重金投资ofo和哈罗,本质上打的是支付市场。

 - 作者| 李成东 

- 公众号|东哥解读电商(ID: dgjdds)

4月3日消息,美团正式以27亿美金收购摩拜,并承担摩拜10亿美金的债务。27亿美金,包括了10亿美金现金,加上17亿美金美团点评的股份。

恭喜前腾讯的两位同事,胡玮炜,可以说是最为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之一,而实际操盘手王晓峰,作为职业经理人也成功退出。胡玮炜股份有9个点,换算下来可以拿到15.3亿元,王晓峰比胡玮炜少2个点的股份,也可以拿到11.9亿元,都算是功成身退。包括天使投资人李斌在内的其它投资人,也都赚到了。

 

美团为什么要收购摩拜?出行对抗滴滴,支付备战蚂蚁金服

两周前美团出行在试运行一年以后,杀入一线城市上海,在短短一周时间就拿下了滴滴30%的订单。具体可见《滴滴7年夯筑的壁垒,美团出行7天就打破了|李成东》但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血补情况下实现的,美团出行真的想撼动或者反超滴滴,几无可能。美团点评正在快速进入滴滴所在的出行市场,滴滴日订单量2500万+,除非进入到更加高频需求的共享单车市场,拿下更高频的共享单车市场,或有可能逆袭滴滴。美团收购摩拜,心塞的不只是ofo,心里千万个草泥马的还有滴滴程维。

收购摩拜与美团发力出行市场战略有直接关系,但还有另外两个更重要的维度。一个是共享单车未来会成为最核心的移动互联网流量入口,一个是美团点评想自己做大移动支付,王兴必须要拿下共享单车场景。所以昨天东哥在发朋友圈点评的时候,大家要思考的重点不是共享单车商业模型是否成立,摩拜为什么“难以为继”卖给美团,而是美团王兴为什么要追着实际操控人李斌拿下摩拜?摩拜在整个美团点评的未来战略中,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

每天中国人有30亿+次出行需求,大部分选择还是低廉公共交通工具,打车还是小众需求,从市场预测来看共享单车每天的需求至少是2亿人次,日订单量远大于淘宝/天猫(6000万+)、京东(1000万+),滴滴(2500万+),美团外卖(1500万+)。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腾讯要战略入股摩拜,而阿里要重金投资ofo和哈罗,本质上打的是支付市场。

从出行和支付,这两大战略意义上来看,美团花37亿美元收购摩拜一点都不贵。接下来,美团点评马上就要赴香港上市,收购摩拜也有助于提升美团点评的估值想象空间。

公司的大小,取决于创始人的格局和基因,从这点来说,美团王兴绝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

Ofo戴威给自己的年轻气盛付出代价

美团点评收购摩拜,必然会加大对共享单车的投入,也通过美团点评多年积累的经验,大幅提升摩拜的运营效率。所以皮球踢给了ofo,ofo接下来该怎么办?ofo的投资人该怎么办?阿里已经重金投资了哈罗,不可能同时支持两家共享单车公司。而且从长远来看,共享单车持续的高强度竞争是长期存在的,也就是不大可能盈利,也就意味着这是一个无底洞。如果没有新的投资人进入,那么必然会导致ofo违约,阿里将通过债转股形式,低成本控股了ofo。

半年前,年轻气盛的戴威拒绝了滴滴程维希望ofo与摩拜合并的建议,赶走了滴滴派来的管理层,失去了滴滴的支持。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见大势已去,就把股份卖给了阿里。阿里之所以收这股份,并非与朱啸虎交情好,而在于金沙江创投持有的股份是有一票否决权的。戴威以为引入了阿里,可以平衡滴滴,但实际上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滴滴明显是腾讯系的公司,与阿里关系很差,在董事会决策的时候,肯定是相互死掐。缺钱的ofo,病急乱投医,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ofo共享单车抵押给了阿里,拿到了暂时保命的10亿现金。

戴威,真的是年轻气盛。难道笃定自己就能够在两三个月内融到钱,把钱还给阿里么?还是自己早知道了结果,故意换种方式,绕过滴滴,低价卖给阿里?阿里要么自己经营ofo,要么低价甩手给哈罗接盘。

如果2017年年轻的戴威接受滴滴程维的建议,ofo和摩拜合并,那么就不存在美团收购摩拜,然后在出行市场逆袭滴滴了。其次合并以后,减少内耗,商业模式更健康,哈罗也不会有机会“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反超摩拜和ofo。那么摩拜和ofo未来作为独角兽单独上市,有更大的资本想象空间。其三如果ofo和摩拜合并了,滴滴也没有必要自己去做共享单车了。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成功套现离场,留下的是滴滴程维被深度套牢,一声叹息,两家关系也不如以往。还因为戴威不同意ofo与摩拜合并,两家在一二线城市恶战,哈罗通过三四线城市反超ofo和摩拜,渔翁得利。哈罗的反超已经势在必行,摩拜最终经营的亏损,新的融资艰难,被迫卖给了美团。美团点评有了摩拜,在出行市场,是可以与滴滴在出行市场一拼高下的。就如当年朱啸虎自己说的,高频打低频,高维打低维,降维打击。现在该恐慌的是滴滴了,2017年底滴滴收购小蓝单车,正式进入到共享单车市场,但是目前来看,小蓝带给滴滴的“能量”杯水车薪。

美团点评收购了摩拜,ofo最终可能面临的选择就是债转股方式,低价让阿里接盘。除了戴威及创始人团队,直接损失数亿美金,顺带遭殃的还有投资人损失十几亿美金。阿里已经明确全力支持哈罗了,哪个投资人愿意继续赌一把ofo?

戴威,还是太年轻,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有野心,没谋略,还欠缺执行力。管理能力欠缺,供应链贪腐,不能控制成本,提升效率,亏损严重。在2017年ofo亏了60-70亿,摩拜20-30亿,哈罗是亏损最少的,小几亿,加上2017年底融资,哈罗手持现金最多的共享单车公司。而哈罗启动全面的免押金成了“压垮”ofo和摩拜最后一根稻草,跟还是不跟?再加上ofo和摩拜融资遭遇挑战,才有了现在的收购,真的很艰难。

同样的是大学生创业者,饿了么的张旭豪显然水平高很多。见机行事,虽然一开始拿了腾讯和京东的钱,但最后还是果断抱了阿里的大腿,最终成功把公司卖给了阿里,自己和投资人也都算是功成身退。

互联网创业越来越依赖资本,上半场是谁融资多谁赢。BAT不融资,也早就挂了。但资本只是必要条件之一,还不够玩家撑到决战。最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创业早融资、融资多就能一定赢吗?

谁才是最终的收割者?

另外成功的收割者又具备什么样的特点?

谁才是最终的收割者?

最近有三个经典案例,讲得都是领先者被跟随者反超逆袭的案例。

一个是美团。不防再来回顾一下美团的逆袭:

先说说美团和点评的那段:按成立时间看,点评成立最早,拿钱最早,2003年就上线,做团购是在2010年,最终却被美团吞并。

美团2015年10月吞并点评,有了点评的几亿用户流量,才有今日美团出行出击滴滴的可能。你可以不用美团,但你很难回避点评。点评,真的是非常非常优质的资产。

其实点评还不是团购最早的玩家,国内玩得更早的是冯晓海的满座,但在当时那个阶段拿钱最多的玩家老大是吳波的拉手。然而最后这些玩家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或被收购,或消失了。

在出行市场,滴滴也不是最早的玩家,也不是最早拿钱的玩家,成立于2011年的摇摇招车,北京市场的绝对老大,很早就拿到了真格和红杉的350万美金A轮融资,那个时候滴滴和快的连天使轮都没有拿到。但最终,滴滴吞并快的,又吃下了uber中国,成为了网约车老大。本以为江山坐稳了,然而还要被“打”,美团出行才是最终的收割者吗?

第二个案例依然是出行市场——哈罗单车

2017年3月和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聊过。但那个时候,包括东哥在内的所有人几乎应该都不会觉得哈罗单车有机会,入场太晚了,2016年9月份才上线,而且在资金,品牌,技术等各方面都没有优势。

2017年5月时各主要共享单车日订单量

2017年5月时哈罗的订单量也只有摩拜和ofo的五分之一,杨磊和我说那个时候,账户里的钱也就“刚刚”够发员工工资。做的时间晚,品牌弱,钱也拿的少,那个时候滴滴和阿里已近入局支持ofo,腾讯和高瓴支持摩拜,哈罗凭什么还有机会翻身呢?

摩拜订单数据

而到了今年3个月哈罗的日订单量到了1500万次/天,而ofo只有1200万左右,摩拜比哈罗多个100万单,但哈罗超过摩拜估计也就是这一个月的时间了。哈罗是如何逆袭的,是个非常值得研究学习的经典互联网逆袭案例。

第三个逆袭案例是京东

京东的成长和融资有着直接关系。但京东电商真正开始成立发展时间是2004年,2007年拿到了今日资本徐新2000万美金,2010年拿到了高瓴资本张磊的3亿美金融资。

论到出生时间,京东没赶上最好的“点”——当当是1999年成立,2004年就盈利了,而且已经拿到了几千万美金老虎基金投资,2010年也率先到美国上市,现金储备比京东多得多。也是在2004年亚马逊收购了雷军的卓越进入中国市场。在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劲敌2001年进入中国市场的新蛋网中国,也就是说京东所做的类目已经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竞争对手。另外就不提后来被苏宁国美阿里围剿了。到了2007年,2008年,最热门的新电商公司还不是京东,而是用户粘性更强的母婴电商李阳创办的红孩子。

论销售规模,到2017年京东GMV是1.2万亿元,营收2632亿,当当不会超过200亿元,收入不超过100亿。只是看图书音像,京东也在2017年反超了。而在京东的成长历程中,被干趴下的竞争对手包括新蛋网(2009年),当当网(2016年宣布退市),易迅网(2014年收购),1号店(2016年收购),而苏宁和国美已经不再是中国最大的家电零售商了,一将功成万骨枯,唯一阻挡京东的只剩下了阿里巴巴。

好了,问题来了,具备什么样特质的互联网公司会是最终的行业收割者,供创业者和投资人参考!

首先是追求用户体验,和成本效率放在第一位的公司。简单的说,就是烧钱必须更有效率,能够沉淀用户,沉淀能力不会被融资更多的公司搞死。这是苏宁易购不可能打过京东的根本原因,不是苏宁没有钱。

其次至少是第一梯队的公司,融资不能太少,成立时间不能太晚。京东虽然成立时间不是最早的,但晚两年的老卜的易迅网和王治全的库巴网,就没有那么好运气。老板能力上,并没有那么大差距。哈罗、美团、滴滴、京东几家逆袭的公司,至少都是第一梯队,受到资本宠幸的公司。

其三核心创始人团队是有创业经验的,无论是杨磊,王兴,还是刘强东在创办各自公司的时候,都是多年的创业者了。中国创业环境太恶劣了,创业者没有历练过很容易被搞死。管理就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其四创始人都能够主导公司业务发展的人,而不是资本。当年刘强东坚定要做物流,扩家电,而徐新都反对过,还是觉得“小富即安”,稳扎稳打比较好。所以徐新当年投京东刘强东,就没想到过京东能够给今日资本带来这么大的荣耀和利益。其实东哥身边就有特别多的创业朋友,被“资本”坑过,就是自己缺乏足够的判断力和主见,被资本牵着鼻子走,好好的业务,越做越差。钱越拿越多,业务越来越不稳定,心也越来越不安,心虚的不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李成东 的原创作品,责编:任思。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