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被美团收购成定局,李斌、王兴为何要“悲喜交加”

摘要:可以预见的是,美团在短途出行的投入不会少于打车市场,战线的延伸意味着其竞争对手的增加,滴滴、ofo和哈罗单车背后的阿里均不是好惹的主,破局难度将陡增。


昨天,备受关注的摩拜出售疑云终于有了定论:美团将收购摩拜,创始团队套现离场。

据新京报报道,美团以35%美团股权、65%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不过,我对这一交易细节持怀疑态度,去年美团点评融资40亿美元,估值300亿美元,35%股权价值105亿美元,摩拜显然不值这个价。

因此,我认为严谨的说法是:美团以现金支付摩拜65%的股权,剩余35%的股权则对价折算成美团股份,也就是互联网并购案中常见的现金+股权支付方式。摩拜被美团收购已成定局后,创始团队是去是留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尽管摩拜创始人胡玮炜、美团掌门人王兴均表态摩拜创始团队不会退出,但并不能让人信服。 

众所周知,摩拜单车的创业点子源自胡玮炜,其找到易车、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后者成为摩拜天使投资人,曾担任Uber上海总经理的王晓峰则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加入摩拜,出任CEO一职。在我看来,胡玮炜在摩拜更像是个产品经理,王晓峰则是前线打仗和内部管理一把抓,真正具有话语权的是李斌,其负责摩拜融资、合作事宜。

据雷帝网报道,王兴与李斌进行了半年的谈判,直到两周前细节才大致敲定下来。这一细节也从侧面说明李斌才是有权决定摩拜命运走向的话事人。搞清楚谁是摩拜一把手后,创始团队的去留也就逐渐明朗:不具备创业精神的王晓峰出局是必然,没有实权的胡玮炜是去是留并不重要。

当然,胡玮炜与王兴口风一致,坚称创始团队不会退出也可以理解,目的是在特殊时期安抚人心,避免内部团队出现较大动荡。待收购交易完成后或者团队平稳过渡后,无论胡玮炜循惯例退出还是留下当个有名无实的产品经理,都在外界意料之内。要知道,当摩拜从李改姓王后,李斌也无力回天,胡玮炜更无法改变什么。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摩拜被美团收购后,接近李斌的一名人士在朋友圈中以“悲喜交加”来形容这笔交易。这一结局让李斌悲喜交加,看似是赢家的王兴又何尝不是悲喜交加。至于到底喜的成分更多还是悲的成分更多,或许只有当事人李斌、王兴心里最清楚。

先说李斌,喜的是,摩拜被收购使其获得退出渠道,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都能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作为早期投资人的李斌无疑将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换个角度看,摩拜被收购后IPO梦想折戟固然惋惜,但相比市面上的独角兽,投资人在摩拜成立3年后就能套现离场,投资回报周期短且收益不菲,无疑是一起成功的投资案例,李斌自然赚得盆满钵满。

同时,对于身陷困境的摩拜而言,被美团收购何尝不是件好事,李斌终于甩掉了这个大包袱。他曾痛批共享单车补贴乱象,“补贴是互联网竞争的万恶之源,摩拜本来挺好,用户也挺开心,5毛钱一次,1块钱一次也没觉得是个事儿,突然有人不收钱了,你怎么办?这不是一个可以持续的商业模式。”

换言之,共享单车行业恶性竞争使原本健康的财务模型变成不可持续,无论头部玩家还是中小创业者,都陷入现金流紧张的困境,为了生存不得不挪用用户押金、取消月卡优惠。摩拜内部财务报表显示,截至当前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供应商欠款约10亿元,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入不敷出的摩拜已成为烫手山芋,被美团收购对李斌来说是种解脱。

悲的是,李斌是一位低调的野心家,其以互联网人的身份,主导4家出行或互联网汽车行业明星公司,总共牵动了35亿+美元融资,还投资30余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创企,将势力渗透到与车相关的众多环节,被誉为“出行教父”。不难看出,李斌正在建设一个与车的一切有关,乃至向更大范畴的出行扩展的生态,摩拜、嘀嗒拼车、首汽约车均有他的身影,试图与滴滴一较高下。

作为李斌出行版图的重要一员,摩拜不仅扮演发力短途出行、试水分时租赁的角色,还起到资源整合的作用,其接入首汽约车、嘀嗒拼车,实现高效协同,提升订单转化率。摩拜被美团收购后,李斌出行版图不再完整,失去资源整合的重要抓手,而且野心勃勃的美团打车延伸产品线后,或将成为首汽约车、嘀嗒拼车的劲敌。

再说王兴,喜的是,收购摩拜单车有助于提升美团上市估值。此前,美团启动上市前的预备工作引发关注,外媒披露美团已选择美银美林、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为赴港IPO做准备,预计最早今年晚些时候完成上市,估值在600亿至800亿美元。

不过也有人认为,现在决定IPO估值还为时尚早,因为美团IPO讨论处于早期阶段。在我看来,美团慎重研讨上市时间、地点、估值可以理解,即便动作慢点也不碍事,但为上市营造良好气氛已刻不容缓,说白了就是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美团曾披露拥有3.2亿活跃买家和超过400万商户,去年总营收达到54亿美元,但未透露具体利润。

显然,现有成绩并不能让王兴足够满意,自然不能达到其心中理想的上市估值,因此美团在上市前再度拓宽边界以获得漂亮的营收数字,与滴滴互相杀入对方腹地,这或许是一场劳命伤财的竞争,但王兴意志坚定且野心勃勃,希望拿下1/3的市场份额,收购摩拜使其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增加。

正如王兴所言,多元化布局是美团杀入打车的优势,当出行与吃喝玩乐场景打通后,业务增长将步入快车道,前提是完成冷启动且积攒良好口碑。因此,前期美团采取补贴策略来拓展南京、上海市场,但遭到滴滴的强势狙击,尽管各自对于市场份额说法不一,但短期内美团无法撼动滴滴领先优势是业界共识,而且财大气粗的滴滴比美团更具备长期打补贴战的实力。眼看从打车、快车市场突围无望,美团盯上了短途出行,共享单车行业回归理性是一大利好,而这恰恰是滴滴的薄弱环节,其与ofo不和、青桔单车多地投放被约谈,使美团看到突围的希望。

因此,美团收购摩拜后,不仅可以分散滴滴在打车、快车市场的注意力,而且能通过资源整合,扩大在短途出行领域的优势。去年9月,美团在App上线摩拜单车入口,用户通过美团App首页入口,可直接点击进入摩拜单车页面。小有所成的打车、快车+行业排名前二的短途出行,构成美团进军出行市场1年来的成绩单,有利于为其上市高估值添砖加瓦,这是王兴所乐见的局面。要知道,他持有美团10%的股份,即便经济紧张时也从未出售过任何股份,按照800亿美元估值计算,美团上市后王兴身价将达到80亿美元。

悲的是,美团羞于启齿的利润会因大举进军出行领域而变得更难看。去年5月,美团高级副总裁陈少晖透露,美团整体业务已实现盈亏平衡,收入同比三位数增长,公司现金充沛,账上实际资金储备超过30亿美元,加上去年10月融资40亿美元,美团账上有70亿美元现金,足以支付摩拜65%的股权。由于双方具体交易价格未知,不妨以摩拜27亿美元估值计算,美团需支付17.55亿美元现金。

尽管不差钱的美团有能力完成这笔交易,但对出行这场硬仗的投入还是超出王兴的预期,更像是上市前孤注一掷的豪赌。此前,美团打车为了在扩展业务时给予更多优惠吸引用户,准备10亿美元来满足支出需求,而且上不封顶,用王兴的话来说,美团一定要做成打车。但现如今,其一直渴望突破的打车市场没花掉10亿美元换来市场繁荣,反倒在短途出行就花掉数十亿美元,打乱了其原有布局。

同时,随着摩拜加入美团大家庭,其自身困境也将如影随形,订单下降、运维成本居高不下、一二线城市禁投三四线城市被哈罗单车狙击、3年报废期将至,加上押金监管将越来越严格,摩拜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其造血能力不足或将拖累美团,重回亏损是大概率事件。

可以预见的是,美团在短途出行的投入不会少于打车市场,战线的延伸意味着其竞争对手的增加,滴滴、ofo和哈罗单车背后的阿里均不是好惹的主,破局难度将陡增。悲观地看,美团花了大把钱不仅不能取得预期效果,反而深陷出行泥潭。

作者:龚进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龚进辉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官宣!王兴发内部信宣布全资收购摩拜,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

美团收购摩拜:这可能是对起点的超越

摩拜成功“卖身”,投资人“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